編銜改制仍是陸軍掌軍政、軍令大權 海、空軍將領還有那些作戰區可管?

國防部長邱國正日前證實,為強化國軍聯戰效能,軍方有意以「作戰區」取代陸軍「軍團」、「防衛部」等編銜;但隨著新一波國軍高層人事異動,相關政策似出現變數。圖為三戰區裝甲部隊執行步戰協同演練。(資料照,蘇仲泓攝)

今年5月,軍方傳出將取消陸軍「軍團」、「防衛部」等編銜,並以「作戰區」取代,且指揮官可由陸軍以外軍種將領出任,國防部長邱國正當月在立法院受訪時,證實確有規劃,表示相關作法均為提升國軍聯戰效能。只是如今2個多月過去,部長的話言猶在耳,但從軍方日常發布的訊息,可隱約嗅出不同氛圍;特別是在7月初總長換人後,高層有無新想法、政策方向是否產生新的變化,再再引發關注。

海軍出身的前參謀總長黃曙光上將於7月屆齡退伍,由陸軍出身的陳寶餘接任,如此在部長、總長均為陸軍背景的情況下,軍團改作戰區一事,若指揮官由海空軍將領出任,對陸軍而言,因將官員額錙銖必較,這種有如自斷臂膀的政策,可謂極度不討好。因此從是否續行,到調整幅度、執行速度,都將成為軍方核心班底就位後的關注焦點。

20210723-國軍新一波上將人事異動本月初到位,包括國防部長邱國正(左)、參謀總長陳寶餘上將(右)這對軍政、軍令龍頭,兩人均為陸軍背景,連串調整結果被認為軍種極度不平衡(即重要職務都由單一軍種出任)。(取自軍聞社)
國軍新一波上將人事異動本月初到位,國防部長邱國正(左)、參謀總長陳寶餘上將(右)這對軍政、軍令龍頭,兩人均為陸軍背景,連串調整結果被認為軍種極度不平衡(即重要職務都由單一軍種出任)。(取自軍聞社)

事實上,「聯合作戰」若能在既有的基礎上落實或能更顯實際,因就軍方現行編制,軍團、防衛部、作戰區等編制名稱,其實是同時存在的。例如主管北部防務的陸軍六軍團,就是第三作戰區;負責東台灣防衛的陸軍花防部,則為第二作戰區等;倘若取消軍團編制,就將對「陸軍限定」帶來衝擊。而作戰區包括海空軍,因此若能依作戰區任務特性,讓主責軍種將領出掌指揮官,更能發揮聯合作戰的遠景。那若想維持現行陸軍指揮官指揮作戰區的模式,究竟可不可行?

陸軍指揮官頻視導他軍種單位 政策變化出現端倪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軍方發布訊息,披露第一作戰區(陸軍澎防部)指揮官劉協慶中將本月初視導駐澎湖的空軍「天駒部隊」(攔截侵擾共機的緊急應變戰機單位),強調「作戰區有指揮三軍作戰權責,平時應建立迅速、有效溝通機制,戰時即可快速整合三軍作戰能量,發揮整體作戰效益」。

第三作戰區指揮官鍾樹明中將本月中前往空軍新竹基地(幻象戰機聯隊)視導,掌握單位戰備整備情形,並指「各部隊應結合單位特性和敵情概況,研擬行動準據及完備區域聯防機制」、「當今決定戰爭勝敗的重要因素在軍種與兵種間,並依裝備特性及戰術戰法形塑聯合戰力」。

第二作戰區指揮官李榮華中本月底則前往轄內空軍單位視導,勉勵幹部發掘問題、即時消滅潛在危安,確保部隊運作正常,「有效鏈結作戰區聯戰能量」,都突顯聯合作戰效能提升已成當前顯學,且要由陸軍「自己實行的」現況。

20210723-軍方傳出為強調聯合作戰,將取消陸軍「軍團」編銜,改以「作戰區」取代,甚至考慮由陸軍以外軍種將領出任作戰區指揮官,但從近期陸軍作戰區指揮官,頻前往作戰區內的空軍單位視導,相關政策是否異動,引發關注。(取自青年日報)
軍方傳出將取消陸軍「軍團」編銜,改以「作戰區」取代,甚至考慮由陸軍以外軍種將領出任作戰區指揮官;但從近期陸軍作戰區指揮官,頻前往作戰區內的空軍單位視導,相關政策恐有變數。(取自青年日報)

陸軍指揮官視導作戰區其他軍種單位訊息頻發,除反映陸軍努力將國軍5個作戰區(代表5個中將)緊緊抓在手裡,特別是當前仍有新冠肺炎防疫命令持續執行;加上進入汛期、颱風季節,根據「國軍協助災害防救辦法」所產生的災防分區,同樣也都有作戰區統籌跨軍種資源的影子。且軍方高層現階段陸軍占有絕對優勢,即便更銜,繼續由陸軍將領任指揮官,大概也是預料中的事。

指揮官現階中將調任占多數 海空軍承接得先調整人事思維

更銜與指揮官由其他軍種出任,本質上有所不同,即便未來打破陸軍出任的「傳統」,海空軍的人事思維勢必也將面臨調整。對陸軍而言,作戰區指揮官掌握的是整個地區遂行國土防衛的核心,是極為重要的中將職務;由現階中將平調機會多,像是一戰區指揮官劉協慶由陸軍六軍團副指揮官調任、三戰區指揮官鍾樹明由總統府侍衛長調任、四戰區指揮官傅正誠由陸軍教準部指揮官調任、五戰區指揮官李兆明是由參謀本部訓次室次長調任,其中僅二戰區指揮官李榮華是以少將占缺方式晉升中將。

20201110-同樣也是陸軍出身的鍾樹明(左),在張捷下台後,臨危受命從憲兵指揮官一職火速轉任侍衛長救火,而在此危急之際,鍾也確實帶領團隊挺過風暴,甚至圓滿達成2020總統大選安全維護這項超大任務。(資料照,蘇仲泓攝)
陸軍出身的鍾樹明(左)從憲兵指揮官一職火速轉任總統府侍衛長救火,帶領團隊挺過私菸風暴,而後調任三戰區指揮官。(資料照,蘇仲泓攝)

上述可見陸軍「人多」,且由至少歷練過一個中將職務以上者出任作戰區指揮官,也能突顯職務的重要;相對的,海空軍要找出合適人選,要現階中將調任還是資歷完整少將占缺,都值得軍種省思。

另外,海空軍若要取得指揮官席次,恐得針對作戰區任務特性予以考量,如三戰區責任地境涵蓋台北衛戍區,雖然國軍一再強調要「濱海決勝、灘岸殲敵」,但台北都會區顯然是高度城鎮戰環境,地面部隊仍是整體防衛的重中之重,因此由陸軍將領執掌機會還是最高。那麼,海空軍又分別適合哪一個作戰區?

海空軍將領出任指揮官 南、東部作戰區最適合

一般認為,南部五戰區有指揮官中將編階的海軍艦指部、陸戰隊指揮官,本身已是海軍大本營,加上須緊盯東、南沙等超遠國土,無論海上航行還是登陸槍攤,海軍出任可能會是合適人選;東部因有2個空軍飛行單位(五、七聯隊),又有供戰機戰力保存的佳山基地,二戰區由空軍執掌最為適切。

20210723-南部第四作戰區內有左營軍港這個海軍大本營,最重要的艦隊指揮部及陸戰隊指揮部皆在此,一般被認為是海軍出任作戰區指揮官的最佳選擇。(取中華民國海軍臉書)
南部第四作戰區內有左營軍港這個海軍大本營,最重要的艦隊指揮部及陸戰隊指揮部皆在此,一般被認為是海軍出任作戰區指揮官的最佳選擇。(取中華民國海軍臉書)

不過隨著新總長就位,軍種平衡聲浪再起,高層日前決定起用空軍中將退伍的柏鴻輝出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但輿論多不買單,認為此舉僅為回應外界質疑,陸軍獨大本質並未改變。另外,蔡政府第二任期還有2年多,部長、總長都還有異動可能;而在邱國正和陳寶餘這組軍政、軍令龍頭任內,有無機會打破外界對軍種平衡上的疑慮,將成為2人歷史定位的一大指標。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