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榮欽專欄:政府應儘速促成臉書言論審核透明

祖克伯對於言論審查等「社會責任」興趣缺缺。(資料照,取自Mark Zuckerberg@Facebook)

臉書(Facebook)有20多億用戶,並控制全球前10大社交媒體中的6個,2020年營收達860億美元,市值超過豐田、通用、奇異、索尼、麥當勞與宏碁總和,是當代影響力最大的科技巨頭之一。

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對臉書反托拉斯法的指控,被哥倫比亞特區法官鮑斯貝格(James Boasberg)駁回之後,FTC於期限內補件,並於日前公布了臉書於美國社交媒體市場的數據,令眾人得以一窺臉書的影響力。

臉書在社群媒體驚人的壟斷力

根據行銷公司Comscore Inc. 的研究,從2016年9月到2020年12月,臉書在美國社交媒體的日使用者市占率,在智慧手機平均為80%,平板電腦為86%,桌上型電腦為 98%。FTC表示,無論在任何設備上,臉書從沒有在任何一個月的市占率低於70% ,最接近臉書的Snapchat,在任何設備的市占率僅超過10%。

以使用人數來判斷社交媒體的壟斷力也許不夠精準,因為社交媒體與網際網路興起前媒體的主要差異在於,在資訊過多的情況下,當前的媒體在競爭注意力,因此估計人們花在社交媒體上的使用時間,應該是較好的評估方式。

從使用時間來看,臉書的壟斷力甚至比活躍人數更為驚人,從2012年9月到2020年 12月,臉書用戶在美國社交媒體花費的時間占有率平均高達92%。與此同時,包括 Snapchat、Google+、MeWe 和 Friendster 在內的其他社交媒體競爭者,使用者花費時間佔有率的「總和」,在這段時間的任何一個月,從未超過18%。

3c產品、小孩、滑手機、平版、平板電腦。(圖/pixabay)
臉書在平板電腦使用者的社群軟體市場占有率達86%。(資料照,取自pixabay)

當然,所有的反托拉斯法官司,都牽涉到市場的定義,FTC將臉書與TikTok(抖音)、Twitter(推特)、Reddit和Pinterest等網站區分,因為後面這些網站並不專注於朋友和家人的連結,這種市場定義是否會獲得法官同意,仍在未定之天。

臉書壟斷力的形成,與其併購策略高度相關。臉書一旦發現潛在競爭對手,就會抄襲對手的功能,如果無法取代對方,便會提出併購。例如Instagram和WhatsApp推出時,臉書當時雖然在桌上型電腦領先競爭對手,卻遲遲未能跨入移動領域,導致在行動裝置遠遠落後,對臉書的未來構成重大陰影。

由於網路效應造成大者恆大的效果,如果失去行動裝置先機,臉書的未來岌岌可危。臉書先是抄襲Instagram的照片濾鏡功能與引入與WhatsApp功能類似但保密功能較差的Messenger,發現無法消滅對手後,便併購了對方。這不僅有違反《反托拉斯法》反競爭行為之嫌,可能也傷害了社會的創新速度;連1980年代後遭到《反托拉斯法》定罪的最大企業微軟的高管都說:「臉書的策略與我們過去如出一轍」。

各種遭到臉書荒謬審查的案例

近日由於台灣AI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與葉高華教授兩人,遭到臉書離譜的審查而被禁言,我因此貼文希望大眾能夠關注此事,結果獲得大量網友貼出各種遭到臉書荒謬的審查而懲處的案例。

例如有人僅是轉貼接受日本《週刊文春》訪問對台灣獨立的看法,就被判定違反《社群守則》垃圾訊息的規定;有生態人士紀錄景點時會貼出附近的公里數指標為標記,但是一張「426」公里數的照片,被臉書判定違反《社群守則》種族歧視的規定;還有人在狗品種時,說科基是英國狗、柴犬是日本狗都沒事,但是回答巴哥是中國狗,就被判定違反《社群守則》仇恨言論的規定。

20200917-PTT創辦人杜奕瑾17日出席玉山科技協會年會。(盧逸峰攝)
杜奕瑾日前因遭臉書禁言引發軒然大波。(資料照,盧逸峰攝)

奇怪的是,臉書對於仇恨言論的標準極端不一,有人以簡體字一直罵人「民進黨養的狗x種」,經檢舉卻被判定未違反《社群守則》;同樣的,諸如「台巴子」、「留島不留人」等各種言論,都在臉書允許之列。

不過臉書一向對外界的批評反應十分遲鈍,在出現舉世震驚的劍橋分析案之後,臉書又被爆出與華為分享使用者資訊,接著又發生駭客將5億5300萬名臉書使用者資訊公然放在網路供人下載,但是臉書卻拒絕通知被害者資訊遭到洩漏。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記者弗倫克爾(Sheera Frenkel)和康(Cecilia Kang)在採訪超過400名臉書員工與高管後,最近在新書《醜陋的真相》(An Ugly Truth)揭露為何臉書對於外界的隱私與言論自由的批評,反應如此遲鈍與失靈。

臉書並不真正在乎「仇恨言論」

原因很簡單,因為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與COO桑伯格(Sheryl Sandberg)根本不在乎。對他們而言,臉書的成長率和利潤才至關重要,其他均屬次要事項。即使因劍橋分析醜聞遭到FTC處以50億美元的罰款,也沒有讓臉書感到不安。投資者反而很高興案件得到解決,公司股價再次上漲。臉書並不真正在乎假新聞、隱私、言論自由、仇恨言論、垃圾言論或是社會責任,他們最重視者是如何分析與操縱用戶以獲取更多利潤和成長。

例如前次美國總統大選,對祖克柏來說,重要的是如何從中獲取利潤。雖然選後關於選舉舞弊等資訊以幾何級數增加,而且攜帶武器集結抗議的訊息爆增,當時臉書已經預見到國會山莊即將發生暴動,高管於是向祖克柏提出打電話給川普(Donald Trump),要求川普出面阻止,不過祖克柏對此興趣缺缺。

川普支持者1月6日闖入國會山莊,與國會警察發生激烈衝突,當晚國民兵在國會大廈外集結防禦。(美聯社)
美國總統選後發生川普支持者闖入國會山莊事件,國民兵在國會大廈外集結防禦。(資料照,美聯社)

等到國會山莊發生暴動,臉書才在輿論下公布要處置川普的帳號,因為當時川普已經不是總統,臉書處置的顧慮消失,不過具體要如何處置,臉書仍未決定,因為祖克柏想先看看推特的做法再做決定。最後祖克柏決定不要讓臉書獨自承擔這個責任,改由外部人士成立監察委員會,由他們代替臉書決定,以分散外界的壓力(雖然他們最後將之退回臉書,不願替臉書背書)。

監察委員會表面上看來可以成為為臉書審核不滿者的申訴管道,但是從今年1月成立至今(9月),僅審核決定了15個案子,對一個二十多億人使用的社交媒體來說,這數量少的可憐,比中彩券的機率更低,並無法實際發揮功能。

臉書實際上也不如對外宣稱的在乎仇恨言論,事實上臉書演算法的同溫層效應,反而更容易助長小圈圈的仇恨言論,臉書對此知之甚詳,不過為了流量與黏住使用者多花時間,並無意改變。

在美國,只有政府「會」言論審查

在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對於言論自由的保障,在於防範政府侵害人民自由,壓制特定言論,而臉書乃民間企業,因此審核言論並不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換句話說,只有政府才叫言論審查(censorship),臉書有權刪除任何它不喜歡的言論。

除此之外,科技巨頭平台還受到《通訊規範法》230 條款的保障,230條款規定網路服務供應商,不必為平台上第三方內容負責,且賦予業者出於善意撤除平台上惡意內容的權力,免除了業者的法律責任。

不過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的總統科技與競爭政策助理吳修銘表示,當目前的社交媒體主要競爭注意力時,過去對於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詮釋已不合時宜。而FTC主委琳娜.汗(Lina Khan)也曾表示,當科技巨頭平台實質上「功能如管制機關」,當臉書壟斷力達到一定程度,已經足以妨礙言論市場發揮功能,甚至傷害言論自由。

事實上臉書的演算法根本不符合言論市場競爭的假設,在市場發揮功能之前,演算法已經人為進行言論篩選排序。吳修銘也批評道,祖克柏經常承諾將做政府的工作:像是提供安全保障、與俄羅斯對抗假新聞等等。但檢視歷史,就會發現臉書在保護免受外國攻擊方面的記錄不良,無法達成其承諾。儘管如此,目前此類看法仍未成為主流意見。

在臉書,名人和你的言論自由不一樣

事實上對臉書而言,言論自由有其標價可以出售,因此言論自由完全可以因人而異。臉書所謂言論審查標準的《社群守則》,僅用在一般用戶,對所謂的重要人士(VIP)而言,臉書隨時提供後門,可以完全無視《社群守則》的規範,享有一般人所無法企及的言論自由。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獲得臉書的內部文件報導,臉書有一項名為XCheck的計畫,其中包括近580多萬名VIP的白名單,像是前總統川普、足球選手內馬爾(Neymar)、國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或甚至哈巴狗道格(Doug the Pug),這些帳號在臉書與Instagram 上享有其他近30億用戶所無法享受的「超級言論自由」,可以不受《社群守則》的約束而暢所欲言。

巴西足球天王巨星內馬爾(Neymar)(AP)
巴西足球天王巨星內馬爾名列臉書特權白名單。(資料照,美聯社)

通常臉書的人工智慧系統或是審核員發現貼文違反公司的關鍵字或是《社群守則》,就會立刻將內容刪除,並給用戶留下「前科」的紀錄。但是,對XCheck的VIP而言,即使人工智慧系統或是審核員發現違規,也不會立刻刪除,而是等到訓練有素的全職內容審核員,根據特定的規則重新審查。

一名臉書員工表示,這類審查「需要考慮政治因素」;但很多時候連審查也沒有,臉書內部的一份文件顯示,標記為需要注意的XCheck貼文,只有不到 10% 後來真正被審查。

例如足球明星內馬爾在2019年,將一名指控他強奸的女性在WhatsApp的對話截圖貼到他的臉書帳號,其中清晰可見該名女性的裸照,通常這類內容會立刻被刪除,但是XCheck保護內馬爾的帳號及貼文,禁止臉書刪文,最終有5600萬用戶看到了內馬爾的貼文。

臉書並未否認《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只說正在逐漸減少VIP白名單的做法,直到最後終止為止。

這些案例已經清楚地表明,臉書所謂的言論自由與言論審查,充滿了自我矛盾與荒謬。台灣對於臉書的管制十分鬆散,因此當台灣人面對臉書言論自由的侵害時,往往無處可說。

最關鍵的問題在於,臉書的言論審查從來缺乏透明。臉書懲處時,並未說明如何違反社群守則,即使申訴亦然;或者未被下架,但是被以降低觸及率的方式懲罰時,臉書也不會告知,造成自我審查的寒蟬效應。

我們也不知道臉書雇用的2萬名審查員中(臉書有多少審查員也是個謎,臉書自己在報告中表示有1萬5千人,祖克柏卻曾在演講中表示高達3萬人,因為外包之故,臉書的審核員數目可能因為定義不同而有差異),負責審查台灣言論者有多少是懂中文的境外人士,是否交由境外(如上海或香港)審查台灣言論。

不僅審查員,在工程師之中,我們也不知道臉書諱莫如深的人工智慧言論審查系統中,中文關鍵字詞的黑名單究竟如何產生、由誰所提供,以及透過什麼樣的程序由誰來更新維護。

中國人審查台灣人言論?

曾經有臉書員工爆料,臉書從工程師到審查員中,都有大量中國人士,特別是臉書為了降低成本,通常將審核外包給工資較低的國家人士,因此包含大量中國人士。有臉友在我的臉書表示,他只要把網站封鎖中國IP不可訪問,投放臉廣書告時就會直接被停廣告帳號,必須解除封鎖才會恢復廣告帳號,由此可判斷廣告審查是在中國。

鑑於台灣與中國複雜且敏感的政治情勢,中方人士的審查,具有潛在傷害台灣人言論自由的可能。唯一能夠澄清的方式就是審查的透明化,但是臉書從來拒絕公開審查的細節。這點無論責任該歸屬到NCC或是即將成立的數位發展部,都應該確保臉書將審查的程序透明化,萬萬不可如現在般將一切置於黑暗之中,給予臉書上下其手的空間。希望台灣的立委也能注重此事,儘速立法將臉書等科技平台的言論審核透明化給予法制化。

*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副教授,法國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博士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