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1999年顏清標怎麼當上大甲鎮瀾宮董事長,成為「小教宗」

顏清標任鎮瀾宮董事長後,主持大甲媽遶境,宋楚瑜也到場參與。(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對於很多人來說,大甲鎮瀾宮幾乎已經和顏家畫上等號,顏清標也儼然成為大甲媽的代言人。但事實上,1999年顏清標當上鎮瀾宮董事長,其實有點機緣巧合。

這篇刊登於1999年4月22日出版633期《新新聞》的文章,詳細地描述時為台中縣議會議長的顏清標,如何在台中縣派系互不相讓的情況下,意外當上大甲鎮瀾宮董事長,又如何因為大甲鎮瀾宮董事長的位置,拓展了自己的政治人脈和地位。

記者在這篇文章中,描述顏清標「粗中有細、工於心計,他可以藉由支持民進黨,拉垮紅派,免得黑派勢力在台中縣持續萎縮」,對於目睹目前在台中因立委補選而劍拔弩張的顏家和民進黨的讀者而言,恐怕是讓人相當吃驚的敘述。然而對熟悉許信良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極力拉攏地方派系,發展「以地方包圍中央」戰略那段歷史的人而言,應該不會太意外。(新新聞編輯部)

媽祖出巡的登場,引人注目的除了是媽祖本身外,今年媽祖遶境進香活動最有趣的,就是未來可能總統候選人的全體出席;為了迎接這4位貴客,最忙的人,就是鎮瀾宮的董事長,台中縣議會議長顏清標。

兄弟關係引起爭議

顏清標,最有名的綽號就是「豬哥標」,過去曾任省議員,也因為在省議員期間與宋楚瑜有過良好的合作經驗,顏清標對宋楚瑜一直都相當支持;即使在轉任縣議員之後,每有省議員聚會的場合,只要是為了宋楚瑜,顏清標一定出席。

去年12月,省府最後一天的晚會上,顏清標親自出席;今年,宋楚瑜回國後,過去省議員轉戰成功的立委宴請宋楚瑜,顏清標大老遠地從台中到台北參加;這一次媽祖出巡,四大天王出現的時間難以擺平,宋楚瑜本來排定的活動是參加霹靂布袋戲的演出,但是臨時取消,一直到最後一刻,都沒人知道宋楚瑜當天的活動安排為何。

結果,宋楚瑜在最後一刻到達現場,當時的顏清標還在鎮瀾宮地下室陪著許信良、趙守博及多位立委參加迎賓茶會;沒想到,顏清標將所有與會的貴賓都送到了觀禮台上之後,原來應該陪著觀禮,身為主人的顏清標卻又自己留在鎮瀾宮內,接待宋楚瑜。

對於宋楚瑜(左三)顏清標(左四)總是不遺餘力地力挺。(新新聞資料照)
對於宋楚瑜(左三)顏清標(左四)總是不遺餘力地力挺。(新新聞資料照)

從外型而論,顏清標實在是個「鄉土得可以的」的議長,跟他說話時,他的嘴巴一定動個不停,因為他的嘴內一定有顆檳榔。與台灣一般政治人物不同的是,顏清標愛抽的不是香煙而是雪茄。不過,這些都不是顏清標最引起爭議的部分,他最引起外界爭議的,是他與兄弟間的關係。

台灣本省掛的勢力之中,縱貫線可算是統稱的名詞,其中,又可以分為山線及海線兩掛;顏清標出身台中龍井,屬於海線的範圍,「豬哥標」的稱號,也多是從大哥小弟間流傳而來。

然而,台灣大哥藉由選舉漂白,顏清標不是第一個;每次只要有媒體在報導中提到「縱貫線大哥」時,許多人的第一聯想都是顏清標。然而,這些繪聲繪影的說法及報導,到目前為止都未能得到任何證實,就連這次他會當上鎮瀾宮的董事長,當時也有許多不利於他的傳聞,但都遭到顏清標的否認。

鎮瀾宮有龐大資源

大甲鎮瀾宮擁有的資源在無形上而言,是信仰的中心;在有形之中,則是民眾對廟方所捐助的香油錢。而每年的媽祖出巡,特別是從去年開始,這項宗教活動成了重要的民俗大事之後,董事長一職當然是許多人極有興趣的位置。

鎮瀾宮董監事的改選是在今年1月20日,在章程中只規定了董事長得連選連任,卻未有連任次數的限制,為了避免萬年董事長的出現,兩派人馬本來想找「第三者」參選,原訂的人選是台中縣黑派立委郭榮振。不過,同是紅派的立委卻對人選有意見,在爭執的過程中,才有人提議要找顏清標參選。

按照顏清標的秘書林金池表示,董監事改選前2天,他們正在花蓮視察,對於這個提議,他們根本就沒準備;另外,按照鎮瀾宮的章程規定,董事長的人選,本身一定要是大甲、外埔、后里、大安等地的人,顏清標當時還擔心如果將戶籍從龍井遷出,會不會面臨到因為選區不同,而必須放棄議員身分的考慮。結果,在今年1月19日,顏清標等人從花蓮回台中縣之後,才開始拜會地方人士 ,經過大家都同意之後,顏清標在隔天的選舉中,順利地當上鎮瀾宮的董事長,成為立委曾振農口中的「我們的小教宗」。

曾振農(左)稱當上鎮瀾宮董事長的顏清標(右)為「我們的小教宗」。(新新聞資料照)
曾振農(左)稱當上鎮瀾宮董事長的顏清標(右)為「我們的小教宗」。(新新聞資料照)

台中縣在政治版圖上分屬紅、黑兩派,顏清標隸屬黑派,不過,在鎮瀾宮這種擁有龐大資源的選舉中,顏清標卻成了紅、黑兩派都同意的人選。

說他聰明,並不是說顏清標是某名大學畢業的,他的學歷不過是嘉義神州高中補校畢業,但是,從4年省議員的過程中,顏清標現在在台中縣議會主持議會,確實是有板有眼,該拍板定案時也相當明快。

目前的台中縣議會中,除了一位民進黨籍的縣議員劉坤鱧之外,其餘的37名縣議員,全都是國民黨籍;過去大家對「大哥」的印象,大多還留在透過暴力解決問題,就像是前屏東縣議會議長鄭太吉會動用槍枝或是肢體暴力脅迫,不過,在台中縣議會,顏清標解決紛爭的方式卻是「民主」,說穿了,就是數人頭。

以「民主」解決紛爭

在某一次台中縣議會開會時,劉坤鱧與顏清標同派的某位議員,對議案有不同的意見,沒想到,在案子要做成決議時,顏清標完全忽視劉坤鱧的意見,直接做出了決定;事後,劉坤鱧還特別跑到顏的身邊問他:「議長,那個案子為什麼沒有處理?」顏清標說:「又沒人看法跟你一致!」「可是你沒問,怎麼知道沒同意我的看法?」結果,顏清標就提出民主的數據說:「我有38票,你有幾票?」

按照顏清標的邏輯,即使表決,劉坤體也就僅有1票,既然對結果不會有任何的改變,為什麼還要表決;從學術的角度來說,當然不成理由,甚至可能被視做為多數強暴少數,但是,從實務的操作來說,1比37的比例,程序上的正義要如何地進行。

顏清標在議會殿堂中,不使用暴力手法,不過,他仍存有大哥愛面子的心態。

在政壇之中,顏清標是粗中有細、工於心計,他可以藉由支持民進黨拉垮紅派。(新新聞資料照)
在政壇之中,顏清標是粗中有細、工於心計,他可以藉由支持民進黨拉垮紅派。(新新聞資料照)

不久前,顏清標招待了一批大陸客,席間還有台中縣紅、黑派及民進黨的縣議員,顏清標一開場就對這批來自大陸的貴賓說:「台灣有些東西是值得你們好好學習的,像我們都是只問是非,不分黨派……像我們在場的,就有一位民進黨籍的議員,他是民進黨之內最優秀的。」面子做到對岸去,有位民進黨的縣議員作陪,顏清標的聲望自然增加不少。

另外,在台中縣議會審査「台中縣古蹟保存辦法」時,劉坤鱧提出了另一個版本,在議會中進行連署,當時,顏清標正坐在議長位置上,並無法看清楚劉坤鱧的動作;為此,顏清標還交代秘書打了行動電話給劉坤鱧,追問他究竟在做什麼;大概是對答案不太滿意,顏清標還特別又找了劉坤鱧。

不過,議員提案是好事,顏清標也不好提反對的意見,但是,身為議長,總是應該表現出對此事的關心;沒想到,顏清標開口就對劉坤鱧說:「一個提案你寫了十四張紙,一次又要印個四、五十份,如果每個議員都像你這樣,議會的紙不是都被你們用完了,以後怎麼辦?」

粗中有細工於心計

劉坤鱧則是說:「議會就是要監督市府,我們提個案子與市府的併案審查,這樣看起來也比較有水準。」

一聽到「有水準」,果真說到了顏清標的心坎,有人提案,似乎顯示出台中縣議會的水準不差,顏清標當場就說:「對啦,這樣也可以讓外面的人看看,我們也不是阿草,也是有議案的。」

在政壇之中,顏清標是粗中有細、工於心計,他可以藉由支持民進黨,拉垮紅派,免得黑派勢力在台中縣持續萎縮;或許,顏清標在政治的手法上改變了過去的做法,但是,他的本質卻是沒有任何的改變,他還是十分草莽,顯然充滿爭議性。

(本文刊登於1999年4月22日出版的633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