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罕見「自首」裁罰案原因曝光 他踏不進行天宮大門

位於台北市中山區的行天宮,是我國重要民間信仰場所。(新新聞資料照)

舉頭三尺有神明,你相信嗎?但它就真的發生了。金管會今年7月5日公告裁處華南永昌投信60萬元、已經離職的盧姓基金經理人停職6個月,罰度很輕,自承犯案的自首舉措則是相當罕見,因歷來裁罰案不是金檢查出就是公司查出,極少有把自己供出。

從裁處書內容來看,這是個簡單的案子。金管會檢查局去(2023)年10月30日到11月8日對華南永昌投信進行一般業務檢查,發現曾經擔任永昌基金的盧姓基金經理人,「自承於擔任基金經理人期間,有以職務上知悉之消息,於基金帳戶從事個股交易期間,利用特定人帳戶為相同個股買賣,且未向公司申報交易之情事。」

熟悉此案的金融業高層說,現年35至40歲的盧姓男子,自己跟公司坦承,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到10年但也好幾年了,他透過人頭帳戶來買賣自己操盤的基金的個股。舉例來說,假設他操盤的基金正在買進台積電,他也利用其他人的帳戶去偷偷買進台積電。

金融業高層說,盧男跟進交易的標的是自己做決策的股票,並非跟進他人買股,因而此案不宜用「跟單」來形容。華南永昌投信的正式報告,用的字眼是重疊,而非跟單。

華南永昌投信不准基金經理人交易與自己操盤的基金重疊的股票,就算不重疊,基金經理人提出申請,公司也不會核准。舉例來說,基金經理人自己先買進聯發科,為了不重疊,公司發行的基金得讓開不去買聯發科,這麼做是不對的。

自招違反規定 長年零星重疊買股

讓華南永昌投信的主管們傻眼的是,盧男長時間偷偷買賣與自己操盤的基金重疊的股票,每次只有一兩張或兩三張,連炒作都稱不上。「我30年前念大學時就是一張、兩張在玩的,他(盧男)就是做一張、兩張。」金融業高層說。

華南永昌投信沒有調查權,盧男違反公司規定,用他人名義買賣與自己操盤基金重疊的股票、時間長達好幾年、每次僅零星幾張,這些案情,都是盧男自己向公司招供的。也因如此,近日,靠北投信投顧的群組上,不少投信投顧從業人員對此直呼不可思議。

金融業高層說,整個過程,盧男一直講說,他真的對公司很不好意思,惹出這個麻煩,一直在道歉。他先自白講出狀況,接著被公司調離基金經理人職位,然後,華南永昌投信對他展開正式對話與調查,均有完整會議紀錄與簽名。

盧男相當內疚,理解無法繼續擔任基金經理人角色,之後一直請假直到離職,整個過程相當平和。金管會命令華南永昌投信停止盧男6個月執行業務,他雖已離職,但是停職6個月意味,今年8月1日起到明年1月31日,盧男不能任職於投信或投顧公司。

原想祈求神明幫忙 卻踏不進行天宮大門

盧男為什麼向公司自首?這個尚未被破解的謎題,答案與國內知名廟宇行天宮有關。消息人士透露,盧男跟金管會人員面談時敘述,他聽說檢查局要到華南永昌投信做金檢,很擔心自己違反規定偷偷買賣股票的事情被查出來,於是興起到行天宮拜拜的念頭,想祈求神明不要讓檢查局的人發現,「可是,當他要踏進行天宮大門的時候,他踏不進去。」

盧男驚覺自己的腳竟然踏不進行天宮的大門,內心相當掙扎,於是決定在金管會檢查局展開金檢之前,先行向公司自首。年輕有為、積極向上、頗受公司器重的他,聽到長官對他說,自己很讓他們失望時,一度紅了眼眶、泣不成聲。

投信公司的基金經理人偷買股票或跟單的事情,層出不窮、無法杜絕,金管會只能加強檢查與教育宣導,並且要求投信公司要掌握員工的生活狀況。其中在檢查部分,大數據扮演重要角色,金管會用大數據來比對利害關係人及確切的交易資料,讓自以為船過水無痕者,留下走過的痕跡。

情侶變配偶 大數據讓利害關係人現蹤

今年4月18日,國泰投信被金管會記警告、核處120萬元,曾經擔任國泰投信全權委託投資帳戶的吳姓經理人被金管會命令解職,就是檢查局運用大數據的代表作。

據了解,吳男擔任國泰人壽全權委託國泰投信投資帳戶(台股九)經理人期間,利用陳姓女友的帳戶,及陳女之父的帳戶,買賣與其操盤之全委帳戶相同的個股,且並未向國泰投信申報。由於情侶並非利害關係人,吳男以為金管會再怎麼厲害也檢查不出來,可以船過水無痕。

豈料,幾年之後,吳男與陳女結婚了,配偶是利害關係人,金管會用大數據比對資料時,不是只有查結婚後的交易,結婚之前的也會追溯。這項用心的舉措,猶如照妖鏡,讓走過者留下了痕跡,也讓並非自首而是被逮到的吳男,有嚴肅的牢獄之災必須面對。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怡慈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