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拜登宣布─安息吧,華盛頓共識!

拜登新政有如宣布:安息吧,華盛頓共識!。(資料照片,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正式宣告:安息吧,華盛頓共識!這個曾是美國在全球主推的經濟政策與意識型態,隨著拜登上台後的政策與作為,與雷根主義一樣,已形同被宣告死亡了,而且,這次應該是「死透」了。

拜登新政─「華盛頓共識」的反面政策

相較於自稱「關稅人」的川普,喜歡用關稅作為與其它國家作經濟與貿易競爭時的武器,拜登的偏好不同,他祭出的是產業政策、補貼措施,列出幾個重大產業,從半導體到製藥業再到稀土礦產以及供汽車使用的大型電池等領域,基於國家安全、供應鏈保障、與中國競爭等理由,政府大手筆支援這些產業,上月前國會通過520多億美元預算,幫助建設新的半導體製造廠。

這筆預算被外媒認為是「前所未有的產業補貼法案」,因為所謂「幫助建設新的半導體製造廠」,就是大手筆且公然的給興建晶圓廠的廠商資金,這種作法,過去在老美口中,正是十惡不赦的「政府補貼」,也是中國一直運用的「不公平競爭手段」,必欲去之而後快。後面,還有金額更龐大、對製藥等產業的補貼等著哩。

另外,就是大規模的財政政策、賦予政府在經濟上更大的責任與比重,上周國會通過的1兆美元基建預算就是一例,為了籌措經費,需要舉債與加稅。

而所有這一切,恰恰都是美國向全球世界推銷的「華盛頓共識」的反面政策。

爭議多、效果差、後遺症嚴重卻推行全球數十年

上世紀80年代時,拉美國家陷入債務危機,需要進行經濟改革,在1989年時,美國找了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及拉美代表,在華盛頓召開一個研討會,會中討論出拉美經濟改革方向,包含財政紀律、降稅、貿易與金融的自由化、公營事業民營化、縮減政府在產業發展中的影響……..。後來整理成10項政策共識,作為拉美及後來所有開發中國家碰到危機時的經濟改革「指導天條」(包括亞洲金融危機),這就是所謂的華盛頓共識。

這套華盛頓共識其思想根源是脫胎於80年代的新自由主義,雷根、柴契爾夫人上台,讓新自由主義成為之後數十年全球經濟的主流,不論是對拉美債務危機、或是亞洲金融風暴、或是蘇聯崩潰後解放的前共產國家,歐美國家及其主導的IMF、WB等幾乎都是拿這套「藥方」到處推銷,而不管其效果可議、帶來的後遺症與負作用又嚴重。

2008年金融海嘯,讓歐美各國政府大舉介入、舉債救經濟、銀行收歸國有,先進國家經濟下挫,這讓歐美提出的經濟藥方說服力大打折扣;反而是中國祭出4兆人民幣的財政政策,不僅維持本國經濟高成長,也成為全球經濟成長的支柱,貢獻超過3分之1以上的全球經濟成長,隱約之間「北京共識」有替代「華盛頓共識」之勢,當時英國首相布朗說出「舊有華盛頓共識已終結」的話。

亞洲成功發展經濟體成為「反證」

但實際上,華盛頓共識的觀念與思維仍持續主導各國政策,最明顯的就是「歐豬五國」主權債信危機時,危機國被逼迫接受的還是華盛頓共識那套藥方─撙節、減債、砍人事、減少福利支出、公營設施民營化等。

其實,華盛頓共識那套教條,20年前就被曾任世銀首席經濟學家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蒂格里茲大力抨擊,之後有不少學者跟著「揭竿而起」,例如著有《踢走梯子》的韓國經濟學家張夏準,對IMF、WB等國際金融組織不斷鼓吹的新自由主義提出批判,認為發達國家早期也採保護與產業政策,待本身有競爭力後再大力宣導自由開放政策,因此強烈建議後進國家千萬勿採行。

再如喬埃.斯塔威爾 (Joe Studwell)在《成與敗:亞洲國家的經濟運作之道》中對亞洲9個國家經濟成敗的比較研究,當然,還有更多中國經濟發展的研究,反而指出政府的干預、產業政策、依發展程度有節奏的開放等,才是後進國家發展經濟的成功道路,日、台、韓、中國被認為是這種政策成功的案例。

而歐美學者(如馬祖卡托等)也指美國其實有不少重要科技產業是來自政府培養扶植,美國不是如外界所認為(或是其所自認)的政府不介入、無產業政策等。因此,原本近幾年來華盛頓共識確實已信譽日減、相當掉漆了。

美國努力「抄作業」,華盛頓共識「死透」

不過,這次是連被視為提出華盛頓共識、同時也是其成功的典範國美國,都開始揚棄這些「天條」,反而「拿香跟拜」原來其批判最力的對手中國,產業政策、補貼企業、舉債加稅、擴大政府在經濟與產業的影響力…….,老美儼然是不惜以今日之我與昨日之我作戰,《華爾街日報》那篇「為了抗衡中國!西方政府重返產業補貼老路」的長文,算是把美國等先進國家尷尬的「抄作業」寫得非常清楚。

當華盛頓共識在自己的老家都被揚棄、不再受青睞,而且連同其思想根源的雷根主義、新自由主義都開始被翻轉時,大概就可說華盛頓共識已經「死透」了!

安息吧,華盛頓共識!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