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比起阿輝伯,小英文藝春秋的訪問像杯白開水

同樣接受日本《文藝春秋〉訪問,李登輝與蔡英文傳達出的效果差很多。(顏麟宇攝)

1998年8月,當時總統李登輝接受日本《文藝春秋》專訪,當時是由台裔日籍學者、杏林大學教授伊藤潔(劉明修)提問。那場訪問進行的時間點很特別:

首先,那是在6月底時任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訪問中國、在上海提出「新三不」政策(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台灣加入任何必須以國家名義才能加入的國際組織)之後。

其次,在中國領導人江澤民原訂9月6日訪問日本之前,後來江的行程延後到11月底。

第三,當年10月,海基會董事辜振甫訪問中國,與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上海舉行了非正式的「辜汪會」,並赴北京拜會了江澤民。

李登輝受訪考量整體策略布局

1998年6月28日,美國總統柯林頓與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中南海會面。(AP)
1998年6月28日,美國總統柯林頓與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在中南海會面。柯林頓之後在上海宣布「新三不」(AP)

李登輝當年安排《文藝春秋》採訪不單單只為媒體曝光、創造個人聲量而已,他的幕僚團隊顯然是把中、美、日、台各種互動、布局都考慮進去,才會在那個時間點安排受訪。

柯林頓在1996年年的台海飛彈危機時派出航艦尼米茲號與獨立號到台海,具體阻止解放軍可能攻台的企圖,不料兩年後訪中,非正式地提出了對台灣非常不利的「新三不」。而中國一直期待和日本簽署第三個公報,台灣當然不希望日本步上美國之後,在江澤民訪日時與中方共同做出類似「新三不」的宣示。另外,中國也反對日本加入美國戰區飛彈防衛系統(TMD),更不想美日修訂安保防衛指南的涵蓋範疇,把台灣也納入TMD大傘內。

而辜振甫的中國行,一方面依國安幕僚的劇本演出,藉二次大戰後的《波茨坦宣言》,向汪道涵主張兩岸現狀憲法定位為「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在與江澤民會面時,則向江提議兩岸領導人可以在亞太經合會(APEC)會面。當年11月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將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行。不過當江澤民聽到辜振甫的建議時,先是不置可否,接著點點頭說:「還要創造條件」。

從上述背景可以知道,李登輝當年安排《文藝春秋》這個採訪不單單只為媒體曝光、創造個人聲量而已,他的幕僚團隊顯然是把中、美、日、台各種互動、布局都考慮進去,才會在那個時間點安排受訪。而主訪者伊藤潔不只是個台裔的台灣問題專家,早年在日本留學時也是台獨聯盟前身「台灣青年社」成員,長期透過評論寫作向日本大眾宣揚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至於有「日本國民雜誌」之稱的《文藝春秋》,在文化領域舉足輕重,在政治立場上則偏右派,對中國採取批判性。

那麼李登輝那次訪談說了哪些亮點?最大亮點就是,當時任期還賸一年半的他透過《文藝春秋》宣告不再競選連任。李登輝說:「我年紀已大,抱歉,請見諒,不可能連任吧!」

但李登輝強調,在退休之前,「為了台灣民主化,必須建立並完成民主政治的制度。我還有一年半的任期,應該致力於彌補其不健全的部分。由於我年歲已大,恐怕所餘歲月有限,往後不知是否有無十年。然而將竭盡所能,全力以赴。就是希望民主化的總其成,在我任期僅餘一年半的時間內,應該可以完成吧!」而廢省就是他舉的例子。

藉廢省說明推動民主化決心

20150806-SMG0045-006-宋楚瑜宣布參選記者會-蘇仲泓攝.jpg
李登輝決定廢省,當時輿論很多認為這是要根除宋楚瑜的「葉爾欽效應」。(攝影/蘇仲泓) 

談到廢省時李登輝說,依據以往憲法之規定,台灣陷於統治全中國之虛構中,所以中華民國與台灣省管轄地重疊,是疊床架屋的不合理結構。所以要精省排除這種虛構,以現實上能夠取得平衡的形式加以正常化。

李登輝說:「這種改革雖然亦曾遭到強烈反彈,但是我認為對台灣未來發展,是絕對必要的,所以就付諸實行。」「各國均有反對民主化人士,我國亦不例外,在說服及化解之際,仍須持續推展,實在有其辛苦的一面。」「受到批評我會反省,同時為台灣之長遠將來著想,我始終在思考能為它做什麼。目前當務之急就是為求早日完成民主化制度,尚得補強不足之處。」

當時輿論很多認為廢省是要根除宋楚瑜的「葉爾欽效應」,而李登輝這段為廢省政策辯護的談話,用「排除憲法上的虛構」來正當化他的政策,也談及具體面臨的反彈抵制等難題,最後展現為了「早日完成民主化制度」、廢省勢在必行的決心。就一個政治宣傳而言,李登輝成功地達成目標。

不得罪柯林頓卻幫日本打預防針

江澤民
李登輝在江澤民訪日前接受《文藝春秋〉訪問,對中國可能向日本索討「新三不」開始打預防針。

李登輝拉攏日本的策略是同情瞭解日本人一直處於中國要求「認識正確的歷史」的壓力,要日本人破除對中國的歉疚感,進而向中國說“No !”

在談到柯林頓的「新三不」時,李登輝先表現出對柯林頓的同情理解,說柯林頓對於重要之事皆了然於心,該做的事都做了。在北京大學演講時,曾向中國大陸強調民主與自由的重要性,而且也沒簽署聯合公報,明確分辨事情之重要性。「我亦身為政治人物,可以瞭解其心境。」

李登輝沒有明白去批判柯林頓,但對江澤民訪日時可能向日本索討「新三不」開始打預防針。他「打針」的方式是迎合日本人,尤其是右派民眾,的自尊心與榮譽感。

李登輝批評中國要求日本「認識正確的歷史」,日本雖曾發動大東亞戰爭,但已結束50年,如今要提及往事,於事無補。日本有很多人士在報章雜誌上自我批判,但如果一直這麼做,將使日本失去自信,日本現在需要信心。

李登輝說他希望日本各界勿因二戰問題喪失自信,「以前的日本人是不會如此,如果繼續發展下去,那就不得了,現今的中國大陸有如當時日本昭和初年邁向作戰體制的狀況?如此,難以期望亞洲能有和平之日。」

李登輝拉攏日本的策略是同情理瞭日本人一直處於中國要求「認識正確的歷史」的壓力下,要日本人破除對中國的歉疚感,進而向中國說“No !”

不談這種右派論述的正當性的高下,就策略而言的確可以打動日本。強化日本人的自信心,也讓日本人支持台灣在面對中國時,應該也成為一個有自信的主體,李登輝的結論是「基本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

在兩個半小時的訪談中,李登輝也談到日本的不良債權問題,97回歸後香港的經濟問題,還有中國人民幣匯率操縱等問題。李登輝說中國為捍衛人民幣付出很大代價,中國外交部還回應這種說法是「混淆視聽」。

小英泛泛而談難以打動人心

蔡英文接受《文藝春秋》視訊訪問(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接受《文藝春秋》視訊訪問沒有傳達出可以打動台灣人、日本讀者的內涵。(總統府提供)

訪問人船橋洋一已經做足了功課,也不斷丟出好球讓蔡英文可以揮棒,但她的回應卻平淡無味。

總統蔡英文是當年李登輝的國安幕僚,對李登輝如何安排國際媒體訪問、訪問想傳達哪些訊息、達成什麼目的應該有所瞭解。但很遺憾的,蔡英文日前同樣接受《文藝春秋》訪問,卻沒有傳達出可以打動台灣人、日本讀者的內涵,當然也更難讓其他國際媒體進行二手傳播。

其實訪問人船橋洋一已經做足了功課,也不斷丟出好球讓蔡英文可以揮棒,但她的回應卻平淡無味。

例如,談到台灣被世衛組織(WHO)排擠、參加「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遇到的問題,蔡英文的回答都是泛泛而談,沒有提到具體問題,談CPTPP,她說:「今後,為了讓台灣加入,若日本願意持續給予台灣支持,我們會非常地感謝。」談WHO,她說:「我們在生醫科技、醫療、公眾衛生等領域也有卓越的發展,如果能參加WHO,相信對全球人類的健康必將能有所貢獻。台灣2300萬人的健康權利不應遭到漠視,不該遭到特定政治意識形態的壓迫。」到底台灣參加CPTPP、WHO受到什麼壓迫?日本讀者真的知道嗎?

船橋洋一花很多力氣要問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蔡英文回答也是空洞的。至於香港問題,她回答:「香港的人們現在正為爭取自由、人權、民主而奮鬥,國際社會應該強力展現出支持他們的態度。」一樣是難以打動人心的空話。

不卑不亢但不能平淡無味

更重要的是,蔡英文對日本捐贈台灣疫苗的感謝:「這證明雙方長期以來的友情,日本在台灣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台灣人民內心都非常感激。」這種泛泛的感謝辭不會像當年李登輝一樣從同理心出發去打動日本人。

蔡英文多年來對中國不卑不亢,不像陳水扁會脫線而惹惱北京和華府;但當台灣需要向國際發聲時,蔡英文的發言不能像白開水一樣,沒有激起任何效應。阿輝伯的領袖魄力或許強學不來,但小英還是可以重溫一下前老闆阿輝伯是怎麼去布局、發動一個戰略。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