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豪專欄:張亞中讓朱立倫成了豬八戒照鏡子

國民黨主席選舉中,張亞中(左)像面鏡子,朱立倫(右)成了照鏡子的豬八戒。(資料照,國民黨提供)

本來沒人關心的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因為黨主席候選人張亞中的異軍突起,竟然引發國民黨不少人的支持,進而吸引了台灣社會的注意。

張亞中就像一面鏡子,把國民黨的矛盾照得一覽無遺,讓最有勝算、號稱「主流派」的黨主席候選人朱立倫變成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

張亞中原本只國民黨政治圈的邊緣人,卻因為威脅到黨主席候選人朱立倫,被朱直接丟給他一頂「紅統」的帽子,原因是張亞中主張「統一」與要和北京簽「和平備忘錄」。

但「統一」難道不是國民黨的主張嗎?國民黨黨綱裡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一中」難道不是指一個統一的中國;如果不是,中國國民黨怎麼和中國共產黨怎麼坐下來談?總不能用騙的,而且能騙幾次?騙多久?

朱立倫成了「親近總統的大嘴巴」

至於張亞中的「和平備忘錄」則被朱立倫形容稱:「張沒有從政過,黨員聽他慷慨激昂爽度很高,但其實和平備忘錄的內容很恐怖,我們覺得不能接受。」「張若當選,明年選舉大家都很害怕,投給XXX就等於投給張亞中,對候選人來說壓力非常大。」

但是國民黨在二○一六年將「兩岸和平協議」放進黨綱,張亞中的「和平備忘錄」位階還比「兩岸和平協議」低。朱立倫與國民黨這些縣市長與民意代表要怎麼向台灣人民解釋,「兩岸和平協議」不會比張亞中的「和平備忘錄」更可怕?

朱立倫會這麼氣張亞中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張亞中依據《維基解密》質疑朱立倫的「AIT線民」事件。這也是當初張亞中被國民黨選監小組移送國民黨考紀會的原因之一。

當初《維基解密》揭露AIT認為朱立倫是值得保護的消息來源。原本這應該是朱立倫與美方關係深厚、最強而有力的佐證。但朱立倫卻對AIT說了兩件事:第一件事,馬政府與北京協商成功關於世衛大會(WHA)觀察員邀請的安排;第二件事,因為WHA獲得解決,所以有了當時國民黨吳伯雄前往南京參加「國共論壇」。

但朱立倫又多說了一句話,他認為吳伯雄將是最後一次以國民黨黨主席身份處理兩岸問題;同時他認為,隨著「準官方的聯繫管道和新建立的海峽論壇等溝通方式不斷成熟,讓國共論壇沒有必要繼續」。除非這是當時總統馬英九的授意,否則朱立倫就成了「親近總統(馬英九)」的「大嘴巴」。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朱立倫曾與習近平會談,但《維基解密》讓朱立倫得花多少力氣「洗白」北京對他的親美印象(美聯社)

怎麼洗白北京對朱的親美印象

問題不止於此。朱立倫因為《維基解密》的親美印象,當他主導國民黨未來的兩岸關係時,朱立倫要花多少力氣與代價,才能「洗白」北京對他的印象?也因此朱立倫必須拉攏連戰家族,以增加北京對他的「好」印象。

張亞中原本只是國民黨政治圈的邊緣人,他的主張也和台灣社會主流背離。但張亞中的主張是大白話,一聽就懂;而朱立倫的主張則是知乎則也的文言文。國民黨夾在美中對抗的架構下,要怎麼說服台灣人民,國民黨「親美不抗中」的主張能被美、中雙方接受?朱立倫與國民黨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就在《新新聞》擔任記者。寫新聞之餘也「說」新聞,常上政壇節目擔任所謂的名嘴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