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空汙惡化緊急防制辦法,為什麼效果都有限?

「空汙惡化緊急防制辦法」在緊急空汙事件發生時,能發揮的效果很有限。圖為從周圍的山上遠眺台中市的霧霾,空汙情況嚴重。(呂紹煒攝)

環保署上周修正「空汙惡化緊急防制辦法」,這是一個因應空汙惡化時的緊急調適措施,相較於現行版本已經有相當大的進步,不論做法或觀念。只不過在顧及供電穩定、不要影響生產或限制人民行動的前提下,這個防制辧法在緊急空汙事件發生時,能發揮的效果還是很有限。

雖然這個辧法已經在權衡下,做了它該做的事情,但好空氣是有代價的,就看你願意付出什麼、或付出多少來交換。有以下幾個觀察面向。

電廠降載,帳面減量只是在玩數字遊戲

這次修訂最大的改變,是把燃煤電廠的降載計算基準,從「許可核定量」改為「實際量」(排放量、燃煤機組發電量或燃料使用量)。這也是環保署這幾年在空汙治理方面,最大的觀念變革。

一個電廠(或固定汙染源)在設置前,環保單位會給一個汙染排放限值,並登記在許可證上成為「許可量」。但這個量一定是最大量,也就是俗話說的「火力全開」會達到的量。但實務上不會有工廠火力全開,實際的生產量及排放量,至少打個七、八折,遇到有機組歲修時甚至更少。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以台電為例,過去幾年常聽他們說為改善空汙做了多少貢獻,在網站上也有一個「空氣品質改善作為」詳列各電廠的「降載資訊」,但這些降戴量都只是在玩數字遊戲,因為計算的基準是「許可量」而不是「實際量」。假設一個電廠的許可量100,實際量70,依照許可量降載一成是90,還是大於實際量70,對改善空汙完全沒有幫助。

舉3月4日到6日空汙應變的例子,環保署發新聞稿強調已要求台電配合降載,台電網站上則可看到台中電廠降載3個機組1650MW、興達電廠降載2個機組1550MW,但這些所謂降載的機組全都是「歲修機組」,本來就沒有發電,把這個算進降載的數量完全沒有道理,但台電卻可以大聲說自己改善了多少空汙、而環保署也竟然買單。

或許台電認為,歲休機組本來就有許可量,現在不發電已經對減少空汙有貢獻了,不能再要求他更多。這在平常或許還說的過去,但想想看「空汙惡化緊急防制辦法」是為了什麼而存在?不正是為了緊急、而非平常,做一個無助於改善空汙的帳面減量就完全違背原意。

20210221-近期空氣汙染嚴重、空氣品質不佳。(盧逸峰攝)
灰濛濛的天空幾乎成為台灣的日常。(盧逸峰攝)

降載改以實際量改基準,但有穩定供電的前提

這次修訂改以「實際量」為基準,如果預估空氣品質指標AQI達到150(對所有群族不健康),就要求降載10%,達到200降載20%,但有一個前提,全國供電在280萬瓩以上,且備轉容量率在10%以上時才會要求降載。

這個門檻很高,一來AQI要達到150已經不容易,環保署近五年的統計,一年之中AQI在100(對敏感族群不健康)以上的只有一成。但我們並不能以追求這個為目標,因為真正良好的空氣是AQI在50以下,但卻要達到150燃煤機組才會降載,可以說是一個看得到、用不到的辧法。

當然空汙嚴重時只要求電廠降載並不實際,因為電廠所占的空汙量只有一成左右,雖然這次修訂增加一些應該降載的行業包括:石化業、鋼鐵業、公民營焚化廠,但同樣有很高的啟動門鑑。

汽機車管制可以有更積極的做法

而空氣汙染有一大部分來自汽機車,但緊急應變方案卻很少,過去沒有規範,這次的修訂版本也只是授權地方自己訂,雖然汽機車管制複雜度高,每個地區情況不同,但中央可以有一個更明確的建議或指引。

以宣導為例,在不斷強調空汙對身體的影響後,很多跑者都知道空氣品質不好時盡量不要跑步,這是「保護自己」的安全。但至於空汙嚴重時,會自動自發不要開車或騎車製造空汙以「保護別人」的卻很少,而這同樣可以透過不斷宣導、或強制設置空氣品質防制區來改善。

當然,「空汙惡化緊急防制辦法」,最理想的狀況是備而不用,而且空汙應變的精神是「減少排放」、不是「減少生產」,平常就應要求業者改用低汙染的設備,並提高用水、用電效率。汽機車汙染不要只是汰舊換新,減少老舊車輛、柴油車在街區行駛,是減少民眾健康危害的第一步。

*作者為獨立記者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