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不准獄中刑後強制治療寬限期過一半 法務部拚奇蹟、衛福部難樂觀

大法官不允許刑後強制治療在監獄內進行, 設置強制治療專區成法務部與衛福部極大挑戰。(資料照,取自Pixabay)

大法官2020年底釋字第799號解釋要衛福部、法務部完成1項應該做、立即做的任務:將性侵害加害人的刑後強制治療專區設置在監獄外。而且,3年內做不到的話,在不能違憲的情況下,性侵害加害人即使是高再犯危險,也只能統統撤出監獄回歸社會進行社區治療,期限過了快一半,兩部會推動專區卻阻力重重,由於攸關未來社會安全網會不會有破洞,不容小覷。

司法院大法官於2020年12月31日做出解釋前,衛福部及法務部官員都很緊張,如果大法官認為《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2條之1《刑法》第91條之1,刑後強制治療的規定抵觸《憲法》,台中監獄內有63名性侵害加害人將在解釋出爐後回歸社會。

還好,大法官認為刑後強制治療只有部分違憲,而且還給了衛福部及法務部3年的緩衝時間,去解決刑後強制治療專區問題。

大法官要求刑後強制治療專區不能在鐵窗內

為什麼這樣解釋?《大法官釋字第799號》解釋的理由書特別提到:刑後強制治療本質上應該是一種由專業人員主導實施的治療程序,受強制治療者是立於「病人」的地位接受治療,以有效降低再犯風險為目的,並不是刑事處罰。

大法官認為衛福部等部會將刑後強制治療專區設置監獄內,接受治療的性侵害加害人跟在監獄服刑的受刑人沒有什麼兩樣。所以,治療專區要與監獄有明顯的區隔,簡單地說,治療專區不能在鐵窗內。

大法官給的3年期限,對衛福部及法務部來說,照理應該是綽綽有餘,衛福部更是醫療機關的主管單位,根本不成問題。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

20220406-SMG0035-新新聞-林益民_A刑後強制治療法源
 

法務部官員說,刑後強制治療於2006年7月1日開始實施,法務部當時就認為遲早不能在監獄內設置強制治療專區,於是積極透過衛生署(現衛生福利部)協助尋找醫院合作,尤其是公立醫院來進行強制治療。

這位官員說,法務部找過的醫院包括草屯療養院、南投教養院、花蓮玉里醫院、宜蘭海天醫院、屏東迦樂療養院、亞東醫院及旗山醫院。一般醫院之外,還動腦筋到國軍系統、退輔會系統的醫院,包括國軍北投醫院、國軍高雄總醫院、國軍台中總醫院,北榮玉里分院及高雄榮總屏東分院。

找醫院合作或自行蓋樓   頻因風聲走漏破局

為了讓這些醫院願意設置強制治療專區,法務部包括檢察、矯正等單位上上下下,全員出動進行遊說,用上可以動用的資源,就是希望醫院內有性侵害加害人的容身之地。

原本皇天不負苦心人,法務部高層說服國軍台中總醫院願意協助,雙方並在2008年底簽訂執行委託契約書,強制治療專區總算有著落。但是塵埃沒落定,卻因媒體報導而使計畫搖搖欲墜。在居民及民代極力反對之下,即使法務部準備「月光守護計畫」說帖,對外說明戒護可以做到滴水不漏,仍無法讓居民等擺脫「與狼為鄰」的陰影,全案胎死腹中。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法務部官員說,找醫院配合設強制治療專區,既辛苦又要看人家臉色,完全沒有主導權。對方即使答應,連約都簽了最後還是會變卦。於是,法務部高層決定自行建構強制治療專區大樓,然後再找醫療人員進駐。因為方便管理及戒護,法務部還是選在台中監獄附近。

法務部搞定治療大樓用地及建設經費後,本以為這次應該沒問題,但還是輸在走漏風聲。媒體大肆報導後,引來居民一波又一波的強烈反對聲浪,治療大樓難敵民意,法務部只能改弦易轍,將治療大樓計畫變為台中市南屯區培德路的台中監獄矯正教育館。

蓋樓風波之後,法務部又只能繼續找醫院接納治療性侵害加害人,除衛福部所屬療養院外,還找上迦樂療養院、宏慈療養院、海天醫院、中國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高雄凱旋醫院、樂安醫院、層林醫院、培靈醫院宏恩醫院、陽光醫院及賢德醫院等協商。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也出面協調法務部及衛福部一起解決問題,但還是沒有下文。

一個刑後強制治療專區,法務部、衛福部都搞不定

這段期間,法務部依《刑法》第91條之1對性侵害加害人的刑後強制治療,只能暫時安置在台中監獄內。說也奇怪,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2條之1的刑後強制治療者,本來以為對衛福部而言,安置這些人根本不是問題;但偏偏卻出人意料,衛福部也找不到醫療場所,還是由草屯療養院向台中監獄承租舍房開辦大肚山莊進行收治。大法官2020年底還沒有做出解釋前,法務部及衛福部在台中監獄共收治60餘人。

就一個刑後強制治療專區,不論是法務部,還是專業的衛福部,為什麼那麼長久的時間一直搞不定?法務部官員說,很簡單,就是雙重鄰避(嫌惡)設施,精神病院已經很讓人不舒服,再加上精神病院內有「某某之狼」的性侵害加害人,精神病院附近的鄰居能夠住得安穩嗎?

監獄跟精神病院一樣也是鄰避設施,但監獄還有高牆及層層鐵窗,民眾勉強接納;如果換到精神病院或醫院做治療,醫院內外防護是否可靠,大眾可能會有問號。

台中監獄。(柯承惠攝)
監獄跟精神病院一樣也是鄰避設施,但監獄還有高牆及層層鐵窗,民眾勉強接納。(資料照,柯承惠攝)

大法官做出解釋之前,衛福部與法務部這對難兄難弟還可以且戰且走。但是,大法官一做出解釋,還下達最長3年要改善完畢的通牒,刑後強制治療就是不能在監獄裡實施,法務部及衛福部已經沒有轉圜餘地了。

不如畢其功於一役,趕快建設司法精神病院

《新新聞》調查,法務部於釋字第799號解釋出爐後,重新與之前接觸過的醫院進行協商。法務部官員說,以前用10幾年時間,找不到1家醫院,大法官給3年時間,不一定行,但也只能再重新RUN一遍,或許以前不行,現在可以。而且出現奇蹟,還真得讓法務部做到了。

據指出,中部地區有家醫院,有專業醫師、有床位,院內經過整俢後也符合戒護設施標準,隨即向法務部承作強制治療的業務。目前已運作幾個月,法務部將數名已服刑完畢的性侵害加害人陸續送到該醫院進行強制治療,運作正常順利。

反觀衛福部的情況,卻不怎麼樂觀。立法委員擔憂法務部及衛福部沒有處理好,性侵害加害人可能回到社區接受治療,變成社會的不定時炸彈。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去年(2021)9月下旬要求官員專題報告「性侵害加害人刑後治療之因應配套」。衛福部政務次長李麗芬表示,衛福部雖然與4家醫院洽商過,但限於床位資源、專業處遇人力等因素而沒有意願。

其實,外界並不清楚,草屯療養院向台中監獄承租舍房用來收治性侵害加害人的大肚山莊,租約早就到期。台中監獄因為對該舍房有其他用途,曾要求草屯療養院遷出卻始終沒有結果。這個公部門的房東與房客糾紛,還鬧到行政院由政務委員林萬億出面協調,但並未徹底解決問題。

20200926-衛福部舉辦性侵害加害人刑後強制治療處遇研討會,衛福部心口司第四科科長李炳樟主講。(取自草屯療養院網站)
衛福部曾舉辦性侵害加害人刑後強制治療處遇研討會,圖為衛福部心口司第四科科長李炳樟主講。(取自草屯療養院網站)

目前,台中監獄收治的性侵害加害人,法務部有49人,衛福部有11人。如果草屯療養院被台中監獄掃地出門,這11人重返社區的話,恐使居民人心惶惶。

追根究柢,與其讓法務部與衛福部到處求爺爺告奶奶,即使有醫院願意承作,會不會因為鄰避設施又遭居民反對而打退堂鼓,還不如畢其功於一役,趕快建設預設300床位的司法精神病院,一起收治性侵害加害人。距離大法官訂下的3年期限還有1年半,行政院長蘇貞昌行事一向以嚴明果斷著稱,卻對此事一點都不急,難道要社會安全網與電網一樣出狀況才著急嗎?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