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東奧正名水下異常凶險 中國發狠踢台灣出奧會 我靠老美結盟解危

2018年,前奧運選手紀政領銜發起的「東奧正名」公投案最終並未過關,但看似船過水無痕的公投議題,曾一度讓中華奧會險些被踢出國際奧會之列。(資料照,美聯社)

東京奧運在新冠疫情肆虐下登場,我國奧運代表隊將在國際競賽的舞台上為台灣爭光。但鮮為人知的是,2018年11月24日,一場由台灣民間發起、爭取東京奧運正名台灣的公投案,隱藏了一段驚濤駭浪的危機歷程——台灣差點被踢出國際奧會。

這項由前奧運選手紀政領銜發起的公投案,2018年1月推動中華奧會名稱由「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改為「台灣」(Taiwan),以此參加東京奧運及所有國際體育賽事。歷經近1年的紛擾,公投當天共有1140萬人投票,同意得票476萬(占45.2%),不同意得票577萬(占54.8%),公投結果否決提案。

國際奧會三度致函敲響警鐘

公投結果表面上和平落幕,但其實沒有解除警報,反而是危機的開始。知情人士透露,台灣人民的邏輯很簡單,認為公投沒過就算了,最終確實差了100萬票,公投並沒有過關;不過,北京當局可不這麼想,北京認為東奧正名公投案,就是台灣走向「制憲正名」的第一步,中共鐵了心要把台灣踢出國際奧會,要讓台灣失去會籍,無法參加東京奧運及其後的所有國際體育賽事。

就在投票日的前一周(11月16日),國際奧會第3度致函中華奧會(前2度發函是5月4日、10月16日),這是措辭最嚴厲的一次。國際奧會在函文中強調,台灣若提出申請改名,國際奧會將不予核准,而且「任何試圖對『中華奧會』過度施壓的行為,將被視為外界干預」;而如果有外界干預,國際奧會將撤回中華奧會的承認。此封形同國際奧會下達最後通牒,因為北京早已準備發動攻勢,迫使國際奧會撤回對中華奧會的承認,此函讓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瀕臨崩潰邊緣,因為他可能成為末代主席。

太晚宣布延期,國際奧會主席巴赫挨批。(AP)
國際奧會曾針對「東奧正名」發函中華奧會,且措辭頗為嚴厲。圖為國際奧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資料照,美聯社)

蔡政府國安團隊失靈

情急之下,林鴻道率團會見時任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在場有蔡英文核心幕僚邱太三、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等人。林鴻道在會上直言,中方認為東奧正名是法理台獨的第一步,但我方政府完全沒有警覺心。對此,陳菊說會向總統蔡英文反映此事,但陳菊堅定認為:「公投是民主的實踐,政府不能干預公投」;另有國安官員當場表示:「政府評估公投不會過關,沒有什麼好緊張的」;不過,邱垂正是在場官員中最感到不安的,他說:「政府會成立專案小組來加以因應。」

據了解,林鴻道經過幾次跟國安團隊交手,發現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率領的國安團隊沒有能力解決危機,那時他們只執著在寫信向國際奧會「說之以理」。據與會人士形容,那根本是「秀才遇到兵」,寫信說理方式無法對付「流氓」。於是,林鴻道找前國安會秘書長丁渝洲,丁渝洲再找到台灣戰略模擬學會(TASS)會長張榮豐;丁渝洲、張榮豐皆是李登輝時期的國安會團隊成員,處理過1995至96年飛彈危機、戒急用忍政策等,透過民間力量解危。

當時蔡政府的國安團隊失靈,中華奧會認為李大維處理得很糟糕,轉由張榮豐的台灣戰略模擬學會(TASS)接手這項任務。因為,蔡英文聽得進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的建議,張榮豐和林鴻道約張忠謀碰面,準備說明兩岸因東奧正名公投案釀成會籍危機;當時張忠謀準備啟程赴亞太經合會(APEC)巴紐峰會,張忠謀接到訊息後,隔天回電說:「已告知蔡英文,蔡英文已了解危機的嚴重性,不必勞駕你們前來。」

20200803-總統蔡英文3日召開記者會,宣布總統府秘書長由李大維就任。(盧逸峰攝)
針對東奧正名事件後續效應,中華奧會當時認為,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見圖)率領的國安團隊無法因應此危機。(資料照,盧逸峰攝)

中國踢走中華奧會「勢在必行」

另外,有一張函是國際奧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要中華奧會回答的函文。某日,林鴻道與外交部長吳釗燮、時任教育部長葉俊榮等人到總統官邸,商量回函內容,林鴻道建議「不要申請變更會籍」,但蔡英文不同意。據與會人士轉述,「上次東亞青運被取消,小英很生氣,這次(會籍事件)她是既生氣又焦慮。」蔡英文幕僚在給國際奧會的回函中,做了部分修改,加重政府對公投持開放態度,並交待林鴻道要否認公投案的政治效應。

會後,林鴻道向友人感嘆說:「中華奧會就像一位老母親,由我這位大兒子在照顧。現在老母送進加護病房,已經發出病危通知,你們還說暫時不要告訴國人。老母如果真的死了,大家不就都來怪我!」尤其,北京介入取消2019年預定在台中舉辦的東亞青年運動會,如今中華奧會又可能要被踢出東京奧運。

林鴻道找上張榮豐商量,張榮豐建議投票日(11月24日)之前就回信給國際奧會,引用時任行政院長賴清德所說:為了「保護選手參賽權」,儘管「很多人不滿意」,但《洛桑協議》(指中華奧會在1981年與國際奧會簽署的協議)規定台灣參與奧運的名稱是「中華台北」,政府對於民間發起東奧正名公投抱尊重態度。

其次,據中華奧會所掌握的情報指出,中國方面透過2至3個管道告知,不論11月24日公投是否通過,中國奧會都要透過盟友在國際奧會執委會提案,要交由所有會員通訊投票,停止中華奧會的會籍;一旦提案過關,台灣就會被踢出國際奧會,不只台灣運動選手無法參加這次東京奧運,甚至連未來都不能參加奧運了。

20180904-第18屆亞運中華代表團長林鴻道4日至立院拜會立法院長蘇嘉全。(顏麟宇攝)
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當年為東奧正名後續效應奔波。(資料照,顏麟宇攝)

蔡政府曾私下向美、星求助

當時對蔡政府來說,適逢九合一大選慘敗,民調聲望處於低潮期,一方面怕政治干預體育,另一方面又怕激怒選民,顯得動輒得咎。因此張榮豐向林鴻道建議,由中華奧會動員所有參賽選手,向社會大眾說明這項正名公投可能存在的風險;更重要的是,國際奧會執委會是否通過提案,還是需要美國的幫忙,也只有美國有這個能力解圍。

為了解決燃眉之急,張榮豐開始透過美國在台協會(AIT)的管道,傳達中華奧會的會籍危機,希望AIT找國務院官員幫忙,希望透過參議員去說服國際奧會。其實,當時不只是張榮豐透過民間管道努力,據國安人士透露,其實蔡英文也有交代外交部長吳釗燮聯繫AIT,同時聯絡新加坡政府尋求協助。但是,吳釗燮12月中旬在立法院備詢仍強調,我國國名就是「中華民國」,參與國際活動當然以國名為主,若需要彈性,可以用「中華民國台灣」或「台灣」,以避免矮化。

20210408-外交部長吳釗燮8日於立院接受媒體聯訪。(顏麟宇攝)
針對東奧正名危機,總統蔡英文當時曾請外交部長吳釗燮找AIT尋求協助。(資料照,顏麟宇攝)

美方態度兩極最終仍結盟保台

據了解,美國國務院對於台灣會籍問題分成兩派,一派認為這是台灣自己要處理的事;另一派認為是中國正在改變兩岸現狀,美國國會可以在這個案子幫上忙。美國國務院找國際奧會的人來溝通,但是初步溝通不理想,因為國際奧會說自己是人民團體,不是政府機關,國際奧會主席是巴赫,不是時任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而且2022年冬奧會在北京舉辦,因此態度謹慎消極,但美國不願看到台灣被進一步孤立。

最後,就是中國與美國在國際奧會執委會的拉票角力戰。中國決心要把台灣踢出奧會,美國則是結合德國、日本等國家,在國際奧會的執委會拉票,拉到足夠的票數,擋下中國奧會的提案,讓台灣保留會籍。知情人士透露,東奧正名公投看似「船過水無痕」,其實那時台灣差一點被踢出奧會,「如果不是美國幫忙,台灣就死定了。」

20210511-SMG0035-林庭瑤_A2018年東奧正名台灣公投案事件簿
 

正名大船水上無痕、水下波濤洶湧

「東京奧運正名台灣公投期間,我國在國際奧會的會籍真的很危險!差點被除籍。」國際奧會台灣籍委員吳經國曾受訪時指出,國際奧會真的有在考慮取消對我國的承認,蔡英文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後,委託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找吳經國幫忙向國際奧會疏通,以化解危機。

談起《洛桑協議》,吳經國表示,那是兩岸在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和蔣經國)同意下,與國際奧會簽下《洛桑協議》,我國會名改稱為「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讓我國會籍得以延續,運動員可以繼續在國際賽會中參賽爭取榮譽。

20180713-體育署代理署長、新任署長交接典禮,國際奧會委員吳經國。(甘岱民攝)
國際奧會委員吳經國(見圖)曾受總統蔡英文委託幫忙向國際奧會疏通。(資料照,甘岱民攝)

蔡政府以李大維為首的國安團隊,「佛系」的危機處理能力令人無法恭維,應對東奧正名公投案時被視為「荒腔走板」。首先,對於正名公投,國安團隊沒有定見,以尊重民意為由,放任民間主導輿論方向;其次,如果公投案真的通過,國安團隊只有被動,並沒有應對預案;第三,東亞青運被取消的前車之鑑,國安團隊沒有警覺北京的謀略動機,卻只想回向國際奧會回函說明「公投是民主的實踐」,沒有因應危機的處理能力。

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台灣差點被踢出奧會,北京動怒提案,最後在美國出手解圍下落幕。但蔡政府從東奧正名公投案有記取什麼教訓嗎?當前美中台關係進入震盪期,中共軍機頻頻在台灣西南空域演習、在台海穿越海峽中線,英國《經濟學人》以封面報導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國安團隊真的有能力應對危機嗎?回顧東奧正名公投的驚險歷程,不禁令人冷汗直流!

紀政摯友沈君山,曾加入台灣會籍危機小組

前奧運選手紀政領銜發起公投案,推動中華奧會名稱由「中華台北」改為「台灣」,以此參加東京奧運及所有國際體育賽事。巧合的是,紀政的摯友沈君山曾經是參與爭取台灣會籍危機處理小組的成員。

根據《永遠向前—紀政的人生長跑》書中提及,沈君山與紀政結識於1978年,紀政讓沈君山留下深刻印象。1979年,國際奧會執委會在日本名古屋召開,為爭取中華民國(台灣)會籍問題,當時為「中國會籍危機處理小組」成員之一的沈君山,堅持要紀政、楊傳廣一同出席在名古屋召開的記者會。

從名古屋回台後,沈君山與紀政的感情迅速升溫,兩人曾共遊希臘,在愛琴海邊許下誓言,但最後愛情昇華成友情。2005年沈君山2度在新竹中風,半夜打電話給紀政求救,紀政馬上找到沈君山的管家與119,先送新竹馬偕醫院急救,紀政自己也從台北南下協助;原計畫轉台大醫院,後台大醫院打電話給新竹馬偕醫院,說沒病床。為此,紀政打電話給台北市副市長葉金川,他是台大醫學院畢業的校友,才調到病床,救了沈君山。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