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新冠疫情在台灣遲到了一年半,這個世界教給我們什麼?

第三級防疫警戒,西門町徒步區人煙稀少。(顏麟宇攝)

2021年5月9日,台灣當天的新冠肺炎確診僅有境外移入病例1人、累計病例1132人,除了整個社會運行如常,國民也都以台灣領先全球的防疫成就自豪。不過從這一天起,我國的新增病例數便不斷攀升,短短不到兩周累計病例已飆破3千人,5月21日也有315人確診,其中312人為本土病例。

台灣的新冠疫情進展與全世界相比,可說是「遲到」了一年半。當然,我們希望病毒永遠不來,而非只是「遲到」,但該來的總還是要面對。與最早爆發疫情的中國相比,對岸是在2020年1月23日突然宣佈武漢封城、關閉對外交通,當天宣布的感染情況是「新增444人確診、17人死亡」。此後中國政府嚴令武漢的千萬人口不准離開當地,但宣布封鎖前,據稱已有500萬人緊急「逃離」(這也是全球新冠大流行的重要原因)。當地民眾在幾個月的時間裡陸續接受檢驗、隔離,所有大型聚會被取消,每家每戶只有一個人可以離開住家採買,時間不准超過兩個小時。

直到2020年3月,武漢的隔離措施稍有放鬆,但也有更多中國城市陸續宣佈封城,世衛則在去年3月11日宣布「全球進入新冠大流行」,最初爆發疫情的武漢則在2020年4月8日宣布解封。中國這套「封城」作法最初雖褒貶不一,不過當疫情傳至全球,在能夠對病毒產生抗體的疫苗注射到你我的血管裡之前,能夠最大程度讓病毒不要繼續蔓延的各種「限聚令」、「禁足令」、「緊急事態」、「外出自肅」,即便各國寬嚴程度不一,確實也成為人類社會面對世紀大疫的共同選擇。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風傳媒VIP文章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