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其實BNT不想跟郭台銘談!」德國原廠高層大爆國際疫苗談判秘辛

根據來自德國BNT高層消息透露,其實「BNT不想跟郭台銘談下去」。(資料照,顏麟宇攝)

自稱擅長國際談判的總統蔡英文,手下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衛福部)卻經歷史上最曲折的國際商業談判——連續3度與德國BNT(BioNTech)疫苗談判破局——台灣人民在三級警戒悶了1個月,大多數仍等不到疫苗。

最近一次的BNT談判是,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熱心捐贈500萬劑BNT疫苗,最受全台民眾關注。但根據來自德國BNT高層消息透露,其實「BNT不想跟郭台銘談下去」,原因有二:一是擔心郭台銘太過政治性,覺得沒有安全感;二是郭台銘會透過媒體、民意和投資人來施壓,談判風格過於強勢。

20210610-台灣新冠肺炎三級警戒,民眾減少外出。(柯承惠攝)
台灣人民在三級警戒悶了1個月,大多數仍等不到疫苗。(柯承惠攝)

由於郭台銘購買BNT疫苗可能卡關,如果台灣要採購取得BNT疫苗,可能需要重組談判模式。據了解,郭台銘本來委託台康生技被拒絕,所以又找上德國BNT可以信任的裕利公司,但裕利公司希望郭台銘將錢捐給衛福部,再由德國BNT、上海復星公司、裕利公司、衛福部簽署4方合約,而這一模式是目前台灣突破採購BNT疫苗困局的可能途徑。

第一次破局

台灣購買BNT疫苗的命運多舛,第一次是東洋製藥代理案破局。台灣衛福部一開始也跟美國輝瑞公司談判,但美國輝瑞公司稱不負責這款疫苗在亞洲的相關業務,因為上海復星已取得BNT在大中華區(包括中國大陸和台港澳)的代理權,所以衛福部去年8月才會對接德國BNT總公司,透過視訊會議與德國BNT公司進行疫苗採購談判。

當時,東洋製藥取得德國BNT公司授權。按照東洋最早銷售計畫,當時提出每劑採購價31美元,東洋自行吸收冷鏈運輸;預計2020年聖誕節前後,東洋即可運回台灣第1批BNT疫苗,優先提供給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施打。但此案最後破局,東洋宣布退出,原因眾說紛紜:一說是衛福部想要購買的劑量太少,BNT要賣3000萬劑,但衛福部只要200萬劑;二是台灣冷鏈技術跟不上,又禁止東洋進行自費施打;三是衛福部說「沒有原廠授權書」,但東洋製藥董事長林全反批「這是在吃我豆腐!」

東洋宣布取得德國BioNTech新冠肺炎疫苗的台灣代理權,董座林全表示冷鏈是關鍵。(林瑞慶攝)
東洋宣布退出BNT疫苗採購原因眾說紛紜,衛福部曾說「沒有原廠授權書」,但東洋製藥董事長林全反批「這是在吃我豆腐!」(資料照,林瑞慶攝)

市場上盛傳,由於衛福部不認上海復星是大中華區的總代理,加上「吳姓立委」介入遊說使此案生變。台灣自此錯失了現貨市場,只能寄望於充滿不確定的期貨市場。

第二次破局

第二次是衛福部直接與德國BNT原廠談判,幾乎快要買成500萬劑疫苗,不僅提前支付訂金,甚至開始在台灣進行冷鏈運輸的準備,但最後因為中英文新聞稿的「一字之差」,談判破局。

衛福部長陳時中5月27日在中央疫情記者會「還原」與BNT原廠談判始末,刻意說出關鍵時刻「幾點幾分」:1月8日下午4時53分,雙方已確認合約內容;8日晚上9時21分,BNT強烈建議修改中文新聞稿,將「我國」用詞更改為「台灣」,比照英文新聞稿;1月9日下午4時27分,我方就完成調整也配合討論呈現內容;我方卻得到BNT在15日回覆「重新評估全球疫苗供應量」,簽約時程延後數周,從此沒有下文。陳時中特別強調這是「合約外的因素」,言下之意,就是中國介入造成談判破局「有人不希望台灣太高興!」

20210610-疫情指揮中心10日召開疫情記者會,指揮官陳時中出席。(指揮中心提供)
衛福部長陳時中5月27日在中央疫情記者會「還原」與BNT原廠談判始末。(資料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不過,根據德國BNT高層的說法,衛福部長陳時中大搞兩面手法,英文新聞稿寫「台灣」,但在中文新聞稿寫「我國」,認為陳時中沒有誠信,專搞小動作。至於德國政府是否有對BNT施壓?這位BNT高層表示,「德國外交部、經濟部都沒向公司施壓,因為這只是單純的國際商業行為,反而是台灣太複雜了。」

第三次談判

台灣本土疫情大爆發,雙北首當其衝,社區感染遍地開花,戳破了「國家隊」超前部署的防疫神話。台灣迫切需要疫苗之下,郭台銘發起捐贈500萬BNT疫苗,國際佛光會要捐贈50萬嬌生疫苗,連慈濟也表示將加入捐贈莫德納和嬌生疫苗的行列。然而,嬌生公司強調只跟中央政府談判,致使佛光山和慈濟等宗教團體難以為繼,只有郭台銘透過永齡基金會備齊資料,火速向衛福部提出完整的申請文件。

不過,對於郭台銘捐贈500萬BNT疫苗,陳時中對於一直以「原廠授權書」為由,被外界視為在「卡郭」。因為根據衛福部在2016年制訂《特定藥物專案核准製造及輸入辦法》第3條規定,輸入藥品應檢附下列文件:1、完整預防或診治計畫書及相關文獻依據;2、所需藥品數量及計算依據;3、藥品之說明書;4、國外上市證明或各國醫藥品集收載影本。但衛福部再多4份文件(總共要填8份文件),其中1份即所謂的「原廠授權書」。

德國BNT高層:郭台銘談判風格過於強勢

但據了解,關鍵因素可能不只是衛福部要求「原廠授權書」,而且有德國BNT公司在商業談判的顧慮。根據來自德國BNT高層消息透露,其實「BNT不想跟郭台銘談下去」,原因有二:一是擔心郭台銘太過政治性,覺得沒有安全感;二是郭台銘會透過媒體、民意和投資人來施壓,談判風格過於強勢。

也因此,陳時中才會在記者會上公開打包票說「現在(民間)就是買不到」;而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說「買疫苗不像冷凍雞腿」。根據陳時中12日說法,為了讓採購疫苗的這事單純一點,就「附條件」同意專案進口,還是要有「原廠出貨證明」等,只要資料來了應該就可以。

「如果台灣要採購BNT疫苗,可能需重組談判模式」

據了解,郭台銘本來委託台康生技被BNT拒絕,所以又找上德國BNT可以信任的裕利公司。裕利公司是瑞士知名藥廠Zuellig Pharma在台灣子公司,擁有全台最大的醫藥物流中心,不僅為亞太區最大的冷鏈倉儲,也首創「物流履歷」,運用物聯網技術,打造疫苗冷鏈監控管理平台。裕利早在今年3月就在桃園大園區設立醫藥物流中心,桃園市長鄭文燦4月初還曾去視察運送疫苗的冷鏈倉儲。

根據《信傳媒》5月底一篇〈破局的BNT疫苗、預定的冷鏈標案廠商,蘇貞昌還欠全民一個交代〉報導,衛福部2月23日決標了「COVID-19疫苗70萬劑倉儲物流與配送採購案」,以「時程急迫」為理由、從未公開招標程序的限制性標案中,衛福部直接洽了「裕利股份有限公司」辦理議價,由裕利公司得標。文中還指出,德國BNT指定要裕利是一個複雜的故事。最終衛福部並未順利購得BNT疫苗,因此疫苗冷鏈物流沒運用到BNT疫苗,只有用於AZ疫苗和莫德納疫苗。

20210529-首批莫德納疫苗15萬劑已於28日抵達台灣,完成通關程序後,運送至指定冷儲物流中心進行後續檢驗封緘作業。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疫苗冷鏈物流沒運用在BNT疫苗上,只有用於AZ疫苗和莫德納疫苗。(資料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裕利公司希望郭台銘將錢捐給衛福部,由德國BNT、上海復星公司、裕利公司、衛福部簽4方合約」

據了解,如果台灣要採購BNT疫苗,可能需要重組談判模式。裕利公司希望郭台銘將錢捐給衛福部,由德國BNT、上海復星公司、裕利公司、衛福部簽署4方合約,而這是目前台灣突破採購取得BNT疫苗的可能途徑。據悉,德國BNT總公司不希望把上海復星醫藥排擠出合約之外。上海復星醫藥公司11日在股東大會向投資人表示,台灣不論官方或民間採購BNT疫苗,都必須透過上海復星代理;陳時中回應,經過這段時間交涉,復星確實有代理權,盼勿干擾台灣採購。

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疫苗採購統計,台灣已購買包括AZ疫苗1000萬劑、莫德納疫苗505萬劑、COVAX疫苗476萬劑,也將規劃採購2000萬劑國產疫苗。但實際上已抵台的國外疫苗只有195萬劑的AZ疫苗,以及15萬劑的莫德納疫苗,總共210萬劑疫苗,距離要達到「群體免疫」(總人口的65%計算)的3100萬劑,差了15倍。

目前香港市民接種數量最多的就是BNT疫苗(中文名為「復必泰」),遠遠高於由中國研發生產的科興疫苗(Sinovac)。在中國大陸,北京當局為了保護國有疫苗(國藥、科興疫苗)市場與宣揚中國民族主義等因素,至今仍未核准BNT等國外疫苗在中國上市。從台灣與BNT三度談判觀察,蔡政府的考量似乎跟北京當局相同,也是為了護航國產疫苗(高端、聯亞疫苗)與捍衛「台灣價值」。

美國藥廠輝瑞與德國BioNTech合作生產的新冠疫苗。(美聯社)
目前香港市民接種數量最多的就是BNT疫苗。(資料照,美聯社)

蔡政府基於反中意識型態也為了保護國產疫苗,過去在購買國外疫苗蹉跎太多時間,如今台灣本土疫情的死亡率居全球之冠,每拖1天就有近20人告別人世間,亟待全面施打疫苗來完成社會解封,但蔡政府與柯市府大打口水戰已惹民怨。蔡政府別再「義和團式的愚民」,應盡快進口更多國外疫苗,才是正本清源之道,否則就等著出現執政危機被人民下架!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