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立刻送醫就沒人管!室內空品成疫情公衛焦點 學者嘆法規齊備難落實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美國哈佛大學等研究機構指出,過去空污較嚴重的地區,肺炎致死率也較高,這也讓提升室內空氣品質儼然成為疫情下的最新公衛焦點。示意圖。(資料照,柯承惠攝)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本土疫情未歇,面對詭譎多變的病毒,迫使人們更重視室內通風、空氣品質,除可能直接影響病毒傳播以外,在人們足不出戶的如今,也成為不得不面對的健康議題。

外國研究陸續發現,室內通風不佳將引起頭痛、頭暈、身體發癢等症狀。放眼台灣對於室內通風、換氣規範,儘管早在1970年代便接軌國際,但專家學者指出,台灣接收太多國際標準後,缺乏統一規範反而落實困難;此外比起防震、消防來說,「空氣品質不佳、二氧化碳濃度過高不會直接送醫院」,過去因此難以喚醒大眾對空氣品質的重視。

通風不佳恐導致生理不適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世界超過1年,在國外,專家學者陸續關切各項指標對疫情的影響,其中,美國哈佛大學等研究機構發表研究指出,過去空污較嚴重的地區,肺炎致死率也較高,呼籲正視對空氣品質的要求。

根據《經濟學人》報導,室內空氣品質如今已是國際全新防疫措施,美國在調查100間教室後發現,其中87間的換氣率過低;丹麥、法國、義大利、瑞典與挪威的研究人員也發現,66%教室的空氣品質低於健康標準。另外,除了學童以外,如今不少人超過9成時間都待在室內,研究人員發現,包含頭痛、疲倦、頭暈、身體發癢等許多不適症狀,都與室內通風不佳有關,室內空品不佳,如今被認為是加劇曠職、造成生產力下降的元凶。

20210427-高中職校園教室。示意圖。雲端教改配圖。(柯承惠攝)
《經濟學人》報導提到,有研究指出,學校通風程度長期不足;在一份針對100間美國教室做的研究顯示,有87間的通風率過低。示意圖。(資料照,柯承惠攝)

回到台灣,隨著全國疫情進入三級警戒,室內通風、換氣如今成為關注焦點,即便我國相關建築法規早就包含相關規範,但看在專家學者眼裡,實際執行時上卻出現巨大落差。

美國冷凍空調工程師協會(ASHRAE)台灣分會理事長杜威達便表示,台灣目前對於建築通風量、換氣量相關法規,包含內政部建築技術規則、新建建築物節約能源設計標準;而綠建築評估手冊也有相關規定,可見政府對建築空氣品質、環境品質及健康高度重視,但相關法規約束僅止於機關單位建築物,並未納入民間機構之建築物。

行之有年卻缺乏統一標準

成功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潘振宇則指出,早在日治時期,台灣已跟日本同步制訂換氣相關規定,最初以自然換氣為主,如規範多少室內面積要有多大開口;而後日本隨著經濟發展,電視、冰箱等大發熱量的電器出現,因而在1980年代制訂了「建築物衛生環境相關規則」,台灣內政部當時也同步沿襲相關規則。從此層面來說,台灣對於換氣相關規定相當先進。

對於後來產生落差,潘振宇說明,「問題就在收取太多資訊」,最早的建築管理法規,是以室內面積或人數規定,後來台灣又引進美國ASHRAE標準,是以室外二氧化碳為基準,而台灣冷凍空調技師公會出版的手冊裡,又包含中美日韓與台灣標準,「大家都想到要換氣,但要參考誰?又要換多少氣?」

「問題就是,到底誰有資格或公正力?」潘振宇指出,目前問題在於沒有一個機構可以認定相關標準。如日本有建築設備士,會去協助建築師包括換氣、施工檢核等事項的規劃;德國建築師也要負責室內空氣品質;台灣目前雖有冷凍空調技師公會、其他民間學會與倡議團體會要求室內空品,但可以說缺乏統一標準與規定。

換冷氣划算,還是多繳電費划算?(圖/徐炳文攝)
成功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潘振宇指出,台灣換氣規範雖行之有年,但缺乏統一標準。(資料照,徐炳文攝)

「法規都在多次慘劇後才產出」

除了標準分歧外,潘振宇也指出,且通風、換氣相關規定,在整體建築法規裡只占很小篇幅,「空調技師設計時都會參考,但如果沒做或忘記了,其實也沒有像《消防法》、其他建築規則那樣嚴格審核。」

潘振宇指出,雖然從1975年至今,台灣建築技術逐漸成熟,但人們對居住環境的要求,都是要有明顯威脅才會處理。像是921大地震發生後,台灣開始嚴格要求房屋結構、防震能力,還有消防相關法規也是發生多次慘劇後才開始跟上,「這些都是人命關天,而被認為最不重要的,就是空調跟排水,但其實這些都跟健康息息相關。」

「畢竟教室裡二氧化碳高一點,學生頂多就是想睡覺,不會立刻要送去醫院。」潘振宇回顧,相關團體從15年前就開始倡議節能,但內政部直到2013年才在《能源管理法》底下通過「新建建築物節約能源設計標準」,從建築法規開始發展的這40年來,如今遭遇疫情,才總算開始慢慢發展到對換氣的重視。

朝陽科技大學KTV群聚案發生後,市府對校內及周邊環境進行大消毒,另外設在學校的前進指揮所,為學校師生快篩其中29名快篩陽性個案經過PCR核酸檢測,全數為陰性。市長盧秀燕22日宣布,進指揮所任務已暫告一段落。雲端教改配圖。(圖/臺中市政府)
成功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潘振宇感嘆,空調跟排水常常被認為不重要,但它們卻和健康息息相關。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台中市政府提供)

「沒人懷疑過室內空氣好不好」

而所謂通風、換氣實際來說要如何進行?目前以包含冷氣、抽風機、風扇等進行的通風方式,其實可分為3種類型,第一種為全部仰賴設備送風及排風的等壓方式;第二種則為機械送風、自然排風的正壓,如在室內開設冷氣;第三種則是透過自然送風、機械排風的負壓,如透過抽風機排出室內有害氣體。

潘振宇指出,在如教室等公共空間,包含家具的揮發物質、人體散發的體臭跟水蒸氣等物質,其實都需要排出,建議至少要透過負壓方式,設置如抽風機等設備並搭上濾網,將有害氣體排出之餘也不會影響其他鄰居;假若周圍都是工廠、環境較差的情況下,就要選用正壓方式換氣,並在送風裝置上加裝濾網。

杜威達也表示,雖然過去大家會重視室外空氣污染,如南部空氣品質不好時,會要求學生到室內上課,「但沒人懷疑過室內空氣好不好」,其實如室內家具的甲醛,或是使用者本身的病菌等物質都是問題。如果想要確保室內空品,除了換氣之外,還得考量對濾網使用等級的要求、多久更換一次、是否定期檢測等面向。

20210624-淨零賽局專題-工廠排氣。(柯承惠攝)
成功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潘振宇指出,若周遭環境是工廠,就要選用正壓方式換氣,並在送風裝置上加裝濾網。(資料照,柯承惠攝)

室內空品要求恐衝擊醫療院所

但杜威達談到,當要求提升室內空氣品質時,同時也會消耗更多能源,這對醫院來說會很辛苦,尤其他們是《能源管理法》列管的大用戶,被要求每年要降低1%耗電,當為了維持空品要不斷透過設備換氣時,節電任務會更難達成。像醫院、安養中心這些服務敏感族群的單位,因為最需要重視空氣品質,在空品與節能的雙重要求下,恐怕會最受到衝擊。

除了大型醫療院所外,杜威達則指出,小診所也是常被忽略的一點,如耳鼻喉科、牙醫診所等,診療過程會有很多病菌、揮發物,醫生、護理人員又要整天在裡面,但許多小診所都是租賃店面,室內裝修時未必會注意到空品,看診間往往又設置在最裡面,不太可能還有完整空間裝設換氣設備,從過去的測量經驗來說,可以判斷空氣品質都應該不會太好。

潘振宇則呼籲,希望此時能夠喚醒民間、政府對室內空品更多的重視,空污不是疫情下才要注意,正常情況也該重視,但他提醒,制訂規範時如果什麼都要求,就必須要有萬全的換氣設備,這對一般民眾來說會有很大負擔,因此要有更周全的考慮,此外不是所有地方的空污都是PM2.5,比如海邊的問題可能是鹽害,這些部分也要加入思索。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