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不滿!疫情下縮水的公民權:抗爭用人形立牌,線上審議排除數位弱勢(漂浪島嶼專文)

本土疫情未歇,在防疫限聚令下,陳抗團體於總統府前立起人形立牌抗爭。(漂浪島嶼攝)

7月9日,總統府前停車場內,桃園美麗華高爾夫球場罷工抗爭的員工,以及聲援他們的勞工團體,在艷陽下立起10多面人形立板,展開三級警戒防疫下的勞權抗爭。

這起抗爭緣自2018年1月的美麗華罷工事件,起因是公司宣布不發年終獎金,引起工會成員抗議,事後18名員工遭到解僱,其中15名是工會成員,員工集體發起罷工抗爭,封鎖公司大門。美麗華工會理事長黃文正指出,罷工後進行協商,公司不理會法院裁定3項支持工會的暫時處分,不願簽訂團體協約,甚至以企業分割理由,變相解僱員工,於是今年5月再度發起罷工。

不能群聚 人形立牌轉戰各地抗爭

抗爭團體戴著總統蔡英文的面具,對著「推卸責任」、「推成團協」牌子揮桿推球,演出行動劇,諷刺蔡英文曾經2次到美麗華球場,如今推卸責任,無視勞工抗爭,放任資方打壓勞工。

警方在現場進行蒐證,除了以違反《集會遊行法》,高舉「行為違法」的警告牌,甚至特製三級警戒防疫的限制聚眾的宣導牌,表示若有違法,將依《傳染病防治法》開罰。

20210710-桃園美麗華高爾夫球場罷工員工9日在總統府前抗爭,警方舉牌防疫指引規範抗爭活動。(作者提供)
桃園美麗華高爾夫球場罷工員工9日在總統府前抗爭,警方舉牌防疫指引規範抗爭活動。(漂浪島嶼攝)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葉瑾瑜指出,5月11日發起罷工抗爭,沒過多久就進入三級警戒,戶外活動、集會限制最多9人,罷工現場不能群聚,於是製作工會成員的人形立牌,放在現場參與罷工,後來帶著轉戰各地,都以不超過10位抗爭成員,加上人形立牌來壯大聲勢。

疫情下環團無法監督 業者順勢大走程序

美麗華罷工幾乎成為三級防疫以來1個半月時間內,唯一舉辦的現場抗爭記者會,其他抗爭幾乎全部停止,甚至轉往網路直播。

彰化縣環保聯盟過去不時會前往現場蒐證,並且召開記者會,透過媒體報導守護環境。但是三級防疫期間,彰化縣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只能用「足害耶!」形容當下景況。她表示,疫情升溫,全國疫情警戒第三級宣布後,許多現場無法去,記者也不太敢來;舉行線上直播記者會,根本不知有誰在看,留言互動效率很低,最後媒體刊播率非常低落。

環境團體難以監督,但是開發業者卻是大走程序。施月英擔任彰化海上風機的監督委員,進行風機開發的審查與監督,開發業者在疫情期間,舉辦3小時的線上研討會,前面2小時邀請專家演講,後面1小時宣讀報告,竟然變成線上說明會,她立即提出抗議,不能利用防疫期間跑程序。

在台中清水地區,計畫開發一個產業區,依照《環境影響評估法》必須召開地方說明會,疫情期間為了進行環評程序,開發業者找了一塊農田邊的廣場,發出通知召開說明會,引來當地居民的反彈,認為疫期聚眾違反法令,民眾不敢前往,無法表達意見進行監督,業者只是想趕開發程序;最後在不斷抗議下,取消現場說明會。

20210711-防疫期間重大抗爭、環評、徵審事件。(製表:漂浪島嶼)
防疫期間重大抗爭、環評、徵審事件。(製表:漂浪島嶼)

網路參與開發審查 數位民主亂象叢生

政府在防疫期間進行開發審查機制,多數推動網路參與方式,但是每個單位作法不同,亂象頻生。桃園航空城開發計畫推動數年,現在陸續進入徵收審議階段,7月7日進行內政部土地徵收審議小組224次會議,會中排定第八案審議航空城部分地區的地上物徵收計畫。

審議方式以網路進行,並非公開直播,而是要觀看的民眾,必須申請帳號登入,要發言的民眾,必須事先提出申請,再依人數排序發言,所以並不是所有公眾、地主都能參與。

內政部地政司視察張先生指出,為了彌補數位落差,一些人不善使用網路,於是就在大園航空城聯合服務中心,開設現場轉播會場,利用大會議室,開放民眾進場觀看,採取梅花座維持距離,並且另外設立小發言室,提供申請民眾線上發言。

20210710-內政部於7月7日進行桃園航空城徵收審議,因應疫情開設現場直播會議。(作者提供)
內政部於7月7日進行桃園航空城徵收審議,因應疫情開設現場直播會議。(漂浪島嶼攝)

但是整場審議會議,線上登記參與約10多位民眾,現場觀看也僅10多位民眾,共計20多人參與,甚至還出現公務員比民眾多的場景。台灣人權促進會、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等團體則聯合提出聲明,指出公民參與權力,不該因為疫情倒退,在法令未完備,數位落差未克服下,不應召開各項線上審議會議。然這次會議最後仍審議通過「桃園航空城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第一期之其他搬遷區地上改良物徵收案」。

過去一年,在防疫法令下,政府各機關都以線上審議、審查,取代現場會議,維持形式上的民眾參與。然而,各機關使用的網路與器材,品質各不相同,就已經影響轉播、直播的品質,加上民眾的數位落差,尤其偏鄉地區民眾、老年人及經濟上處於不利地位的群體,都不善運用網路,將會嚴重侵害民眾參與程序的權利。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表示,過去以現場參與審議為主,搭配網路直播,有助民眾參與。但是防疫期間,取消現場參與,以網路參與取代,就會產生限縮人民參與權利的問題。他強調,公民參與權利被限縮,不只是妨礙民權的問題,也會有程序不正義的法律問題,一旦缺乏完整公民參與,事後都可提出行政訴訟,駁回開發程序。

20210710-防疫期間的數位審議。(作者提供)
防疫期間的數位審議。(漂浪島嶼攝)

防疫「微解封」未及公民權 線上審查問題多

7月9日,政府宣布防疫三級警戒微解封,針對民生、經濟事務,制訂指導規範,但是卻對公民參與、街頭抗爭,沒有任何的指引;環保署與內政部官員指出,維持現制,再依政策進行調整。

反迫遷人士陳致曉對公民參與權是否微解封覺得「沒什麼意義」,「過去參與現場審議就已不民主,並不會因為網路設限,解封後就變得民主。」他說。

過去徵收審議案,多數採取民眾發言全程公開,委員審議過程隱密的作法,甚至連記者都不能在場,造成外界根本不知討論過程的「黑箱審議」,長期讓許多自救會、民眾所詬病。防疫期間的網路參與,也是同樣作法,就算申請參與,也只是看見民眾發言部分,委員審議過程就斷線。

20210710-民眾在徵收審議會議中若發言不當,有可能遭請出場。(作者提供)
民眾在徵收審議會議中若發言不當,有可能遭請出場。(漂浪島嶼攝)

陳致曉長期抗爭南鐵東移案,參與無數次審議會議,但是常常被抬出趕離會場。他以嘲諷口氣說,徵收審議行禮如儀,限定發言人數,限定發言時間,限定發言態度,民眾提出疑問不回答,一有抗議立即抬出,公開審議已經問題重重。防疫期間的網路審議,只是更方便管控,就算微解封,開放現場,開放抗爭,就會變得比較正義嗎?問題還不是一樣存在。

面對防疫期間,開發審議的數位民主問題,立法委員陳椒華指出,過去就算是實體環評,也常有公民無法現場旁聽,難以表達意見之惡評,現今線上審查,一旦造成公民無法獲知或陳述,已經有違反《環評法》第4條環評應公開說明及審查的疑慮,所以在法制化與相關配套完成前,應該暫緩舉辦。

20210711-環評會議、都委會議、土徵小組線上審查狀況。(製表:漂浪島嶼)
環評會議、都委會議、土徵小組線上審查狀況。(製表:漂浪島嶼)

公開透明、準備周全 數位化反可彌補實體參與不足

彰化環盟成員施月英和吳慧君從事環境運動,已經慣用手機進行直播,無論是現場勘查,或是審查會議,都能提供更多關心人士參與,以及透過網路留言,有著更多的互動。

施月英指出,資訊數位化有助民主,防疫期間的網路審查,開發單位與政府機關必須做出更多準備,像是事前提供足夠資訊,會議必須全程公開,事後放上網路提供檢閱,民眾意見表達,除了公開發言,也需設置留言空間,讓所有意見都能呈現;如果公開透明,準備周全,數位化確實可以彌補實體參與的不足。

防疫期間,許多抗爭、審議的公民權利都遭到限縮,但是開發、徵收案件不斷進行,在缺乏公民監督下,有如徵收、開發的「超前部署」,無論是損害人民權益,或影響環境監督,都成為防疫時代危害人民權利的民主新問題。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名郭志榮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