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李登輝走了一年,回首看他的「三大罪過」

前總統李登輝逝世滿一周年,怎麼評斷他的歷史功過?(新新聞資料照)

「民主先生」李登輝逝世已滿一周年。去年過世時,許多藍營政治菁英一方面緬懷肯定,另一方面則對其功過委婉保留,例如馬英九辦公室說,雖然李登輝卸任後「政治理念發生巨大轉變」,馬英九仍感念他對國家的付出,「也相信歷史將有公正客觀評價」。連戰說:「功過是非則留待歷史論斷」」黨主席江啟臣則說:「愛憎褒貶都隨著李前總統的辭世而劃下句點,功過評斷留待後人。」

到底哪些「功過是非」讓這些藍營菁英、尤其是曾受李登輝提拔過的馬英九與連戰,既心存不滿又不敢言明?

當年國民黨內新生代最早造李登輝反的代表人物趙少康,他清楚地點出李登輝的「三大罪過」:刻意搞垮國民黨、挑動台灣省籍對立及開啟黑金政治。

趙少康判李登輝「三大罪過」是否公允?

20210428-中廣董事長趙少康28日至國民黨中常會專題講演「和平、奮鬥、救台灣」。(顏麟宇攝)
趙少康點出李登輝的「三大罪過」:刻意搞垮國民黨、挑動台灣省籍對立及開啟黑金政治。(顏麟宇攝)

把新興本土政商力量都說成黑金

上升中的經濟勢力,想要打破舊的特許壟斷派系,在政治上取得發言權。他們正好與李登輝結合,一方面在黨內平衡舊黨國官僚,另一方面在地方政治中壓制興起中的民進黨反對運動。

先看黑金政治。有一種說法是,蔣經國時代政治清廉,而李登輝要藉地方派系打擊中央外省黨國官僚集團,所以緃容黑金勢力在台灣基層坐大。

這一方面是對蔣經國時代一種烏托邦式想像。其實一般人只要比較一個具體經驗就可以知道,蔣氏王朝是否真的政治清明──回想一下,當年小老百姓與衙門打交待、甚至生病就醫,要送紅包、塞錢的情況比較嚴重,還是民主化之後的今天?答案很清楚,當年威權體制下,統治者 高張四維八德這些道德教條,但整個體制實際上存在著制度性腐敗。選舉政治時代權錢交易盛行,但還有陽光法案規範;威權時代制度性腐敗的參與會不會出事、被揭發,端看你對統治者是否忠心。看看對岸的中共政權就很清楚,從江澤民到習近平,「反腐敗」既是收攏民心的口號,更是政治鬥爭、打擊異己的最佳工具。

「黑金政治」也是台灣政治經濟轉型的副作用,蔣氏家族藉威權侍從體制控制台灣基層政治,在地方培植兩個派系互相制衡,同時也給予兩個派系不同的特許經濟利益,A派掌農會,B派則控制水利會:白派有信用合社,紅派則壟斷交通運輸。

兩個派系在中央統治者可控可管的範團內相互競爭壟斷的政治權力和經濟利益。

但197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後,地方經濟生態改變了,許多藉土地利益發達起來的「田僑仔」,或許是靠不需要仰仗政府特許的外銷產業賺錢的新興企業家躍起了,像「涼椅大王」曾振農。而這些上升中的經濟勢力,想要打破舊的特許壟斷派系,在政治上取得發言權。

這些新興力量正好與李登輝結合,一方面在黨內平衡舊黨國官僚,另一方面在地方政治中壓制興起中的民進黨反對運動。一些迅速累積財富的田僑仔道德紀律不高,而在那個經濟爆發成長的1980年代,情色賭博電玩各種快速致富的管道很多,這些賺了錢想尋求政治保護傘的新貴們當然會選擇向當權者靠攏。

但是「黑金」只是當時經濟新貴的一部分。黑金是個問題,但也被遭受新興經濟勢力挑戰的舊黨國勢力放大了。十信案就是一個例子。

十信案:本土政經勢力捲入黨國接班鬥爭

蔡家第二代、十信董事長蔡辰洲不到40歲,人脈就直通黨政軍高層。(新新聞資料照)
十信董事長蔡辰洲捲入蔣經國接班鬥爭,引爆十信案。(新新聞資料照)

當時被蔣經國安排接班、擔任國安會秘書的蔣孝武去跟蔣經國報告國泰集團禮聘很多退役將領,蔣經國很生氣地回說:「是要開國防部嗎?」

1979年蔡萬春掌門的國泰集團分家,長子蔡辰男取得國泰信託、樹德工程與國信食品,次子蔡辰洲取得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十信)、國泰塑膠與國際海運等事業。蔡萬春兩個弟弟蔡萬霖與萬財分別拿到國泰人壽、國泰建設,以及國泰產物保險。

1982年蔡辰洲高票當選立委,他結合了立法院年輕本省籍立委組成非正式的次團體十三兄弟。同時國泰關係企業中也找來很多退役將領當顧問,例如蔡辰洲禮聘總政戰局退役中將、王昇的愛將蕭政之到旗下企業掛名董事長,蔡辰州也因蕭政之關係認王昇為乾爹。這些動向遭當時被蔣經國安排接班、擔任國安會秘書的蔣孝武注意到,並傳出他去跟蔣經國報告國泰禮聘很多退役將領,蔣經國很生氣地回說:「是要開國防部嗎?」 而與章孝嚴(蔣孝嚴)關係較深的王昇對蔣孝武接班頗有意見。

1984年底江南案發生,蔣孝武涉入其中,這已影響到蔣經國接班布局;為了維持政權穩定,他決定對既聚集本土菁英又拉攏外省將領的國泰集團下手,公開調查十信不正常放款、現金有偏低,結果引起十信與國泰信託擠兌。

當時也在國泰集團任職、長期擔任蔡辰男幕僚的老政治犯蔡焜霖回憶說,大家認為江南事件跟國信、十信事信有關,「如果再對照國民黨當局在當時前後即開始出手協助亞洲信託集團一事,而與當時國泰信託的處境相比,基本上是強烈對比。」

觸動台灣認同而非挑動省籍對立

20200915-1993年1月5日,已故前總統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三度對談,提及生為台灣人的悲哀。(取自總統府)
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對談,提及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觸動台灣民眾的情感。(取自總統府)

李登輝那句「身為台灣人的悲哀」(場所的悲哀),為島嶼居民說出百餘年來幾代人的共同感受,觸動了台灣人深層情感。這不能說這是挑動省籍對立

十信案,就是一個本土新興政商利益集團興起,涉入國民黨高層政治權力門爭而被整肅的最佳例證。而之後李登輝時代,新興的本土經濟勢力也想打破既有政商 壟斷,而與李登輝結合,一起對抗黨內舊勢力。就像當年十信案的蔡辰州被冠上「經濟犯罪」的惡名,國民黨本土勢力中的黑金部分也被黨內權勢受到挑戰非主流派放大。

引進本土勢力對抗舊黨國勢力,當然存在著省籍門爭,但不代表外省菁英主導國民黨時就沒有省籍矛盾,而是被威權統治者強壓住,粉飾太平否認政治權力分配上有省籍不平等,而居弱勢的本土政治勢力不敢表達不滿。

李登輝是把台灣認同提上檯面,而非挑動省籍對立。他最引起民眾共鳴的是那句「生為台灣人的悲哀」(場所的悲哀)。台灣獨特地緣政治位置,讓這個島嶼上的住民一、兩百年以承受著「場所的悲哀」,他為島嶼居民說出百餘年來幾代人的共同感受,觸動了台灣人深層情感,不能說這是挑動省籍對立。台灣民調也顯示,民眾的台灣認同持續上升已是不可逆的長期趨勢。

沒刻意搞垮國民黨,只是將它當工具

1990年國民黨驚爆「二月政爭」,李登輝請出黨內八大老出面勸退「林蔣配」。左三即為「林蔣配」ˋ主角林洋港。(新新聞資料照)
1990年國民黨驚爆「二月政爭」,李登輝請出黨內八大老出面勸退「林蔣配」主角林洋港(左三)。(新新聞資料照)

很難說李登輝「刻意」搞垮國民黨,應該說,他把國民黨當工具來實現自己的政治想望;不只如此對待國民黨,包括民進黨也一樣被他玩弄於股掌。

至於「刻意搞垮國民黨」,的確,李登輝領導國民黨的12年間國民黨出現三次分裂,第一次是1990主流分主流之爭,第二次是1993年的新國民黨連線出走另組新黨;第三次是1999年宋楚瑜脫黨參選總統,最後導致國民黨敗選失去江山。分裂的原於有國民黨內新舊政治權力的鬥爭、族群政治、也有對台灣政治藍圖想像的歧異。

很難說李登輝「刻意」搞垮國民黨,應該說,他把國民黨當工具來實現自己的政治想望;不只如此對待國民黨,包括民進黨也一樣被他玩弄於股掌,他以「一個半黨」的主席領導朝野完成憲改。的確,國民黨的死活不是他最關心的,那只是他實現政治目的之工具,而他的確成功地「利用」政黨實現他的政治目的。


李登輝的「三大罪過」,其實是三場驚險地政治鬥爭與實現。而他在這三場戰役中表現出的政治能力、膽識與視野,是他日後幾任繼任領導人都難望其項背的。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