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攻打台灣為何不像諾曼第登陸?易思安:客觀條件相去甚遠,港口是解放軍更好的目標

2020年7月6日,總統蔡英文慰勉海軍陸戰隊九九旅步二營。(總統府辦公室)

「諾曼第的海灘戒備森嚴,但駐守兵力不多,約有5萬德軍在此防衛。為了擊敗他們,盟軍動用了六千多艘船隻、上千架飛機,在D-Day這天空降了大約15萬5千名官兵,其中2萬4千人是空降部隊。」

易思安,《為什麼入侵台灣不會像是諾曼第登陸》

對台灣的國家安全來說,中國絕對是首要假想敵。說是「假想」敵可能都太過客氣,雖然雙方目前並未宣戰、也不是處在戰爭狀態,但從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的謀我之心,到種種針對攻打台灣的建軍策略,連美軍太平洋司令都公開警告「解放軍動武之日不遠矣」。如果戰爭真的無法避免,這場戰事將會以何種面貌呈現,台灣又該如何防衛、乃至於擊退強敵,更是關心東亞局勢者縈繞於心的難題。

曾以《中共攻台大解密》(The Chinese Invasion Threat: Taiwan’s Defense and American Strategy in Asia)一書深度探討中國侵台策略的易思安(Ian Easton),日前在華府智庫「2049計畫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再次出版了最新的研究成果。接續《中共攻台大解密》聚焦兩棲登陸作戰,以及「1000個轟炸目標、14個登陸地點、一年兩度攻台時機」的思路,易思安在新作〈敵對港口:台灣港口和解放軍入侵計劃 〉(Hostile Harbors: Taiwan’s Ports and PLA Invasion Plans)中繼續思考對台兩棲作戰的可能性,並且將共軍的可能視野擴及台灣港口。

近日,正在東南沿海駐訓的第73集團軍某兩棲重型合成旅組織兩棲重型合成裝甲部隊,展開越海奪島體系聯合登陸演練。(央視軍事視頻截圖)
今年稍早,正在東南沿海駐訓的第73集團軍某兩棲重型合成旅組織兩棲重型合成裝甲部隊,展開越海奪島體系聯合登陸演練。(央視軍事視頻截圖)

兩棲作戰難度很高,仍是解放軍侵台最終選擇

在這份長達35頁的智庫報告中,易思安再次強調「兩棲作戰」雖然難度很高,但仍是其他侵台選項失敗後的最終選擇。何況只靠空襲與封鎖可能難以迫使台灣當局投降,解放軍的實際入侵與佔領依舊需要出動龐大的船隊。若從運輸的觀點看,港口肯定比沙灘更有效率,那麼「解放軍會如何運用台灣現有的港口設施來支持侵台作戰」,就是易思安這次想要回答的核心問題。

由於二十世紀兩場最重要的兩棲登陸作戰,都不是以港口為主要攻佔目標。易思安先回顧了二戰的諾曼第登陸戰與沖繩登陸戰,並且指出攻打台灣所需要的兩棲登陸規模更為宏大困難。諾曼第登陸發生在法國農村的50英里平坦海灘,能夠俯瞰諾曼第的懸崖僅有30至50公尺,沿海平民早已疏散;沖繩則只是一個面積1206平方公里、人口僅30萬的小島,全島最高點是503公尺的與那霸岳。這兩場戰役的防守方,兵力都遠遠不如進攻方。

諾曼第登陸景象(圖/取自維基百科)
諾曼第登陸景象(圖/取自維基百科)

台灣沿海易於防守,只有14個小型海灘適合登陸

那台灣呢?

台灣是一個極其崎嶇、高度城市化的國家,除了島嶼面積比沖繩大得多,人口也遠較稠密。與諾曼第或沖繩更為不同的是,台灣沿海易於防守,全島只有14個小型海灘適合登陸之用,而且都與懸崖或者城市接壤。以台北附近的林口海灘為例,不遠處就有觀音山、林口台地與陽明山,由鋼筋混凝建築遍佈周遭高地,由於台灣常年遭受颱風地震襲擊,每座建築物跟橋樑都能夠承受劇烈震動。  

易思安指出,台灣的防禦也遠較當年的諾曼第與沖繩強大。台灣戰時至少可以動員45萬兵力(常備軍約19萬)。由於攻防兩方都擁有現代化的彈道飛彈,能夠從數百公里外精確摧毀海上陸上目標,雙方也都擁有從未實際運用過的先進武器,包括網路戰與電子戰軍備、智慧型水雷、無人機群、高超音速飛彈;雙方都有能力削弱對方經濟;雙方也都有大量公民居住在對方的領土上,其中都混雜著破壞者與間諜;雙方都面臨是否要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可怕選擇—這讓台海戰爭變得更難以預測,甚至難以想像。

沖繩戰役中,美國碉堡山號航空母艦被神風飛機重創。(維基百科)
沖繩戰役中,美國碉堡山號航空母艦被神風飛機重創。(維基百科)

台灣總統若在登陸戰前被殺被俘,台灣的武裝反抗也將隨之瓦解

雖然台灣登陸戰顯然會比諾曼第或沖繩登陸戰更為複雜,但易思安仍提出了一些具體的評估數據。包括台灣總統若在兩棲登陸戰前被殺、被俘,台灣的武裝反抗也將隨之瓦解,那麼解放軍可能需要運送30至40萬士兵登陸;但台灣總統若能在首波空襲(或者暗殺行動)中倖存,並且有效動員防禦戰力,由於進攻方的指揮官通常希望擁有3倍到5倍防禦者的兵力,這意味著台灣若有45萬大軍,那麼解放軍送往台灣的部隊恐怕在225萬之譜(諾曼第登陸從6月6日到8月底運送了200萬大軍,沖繩登陸戰美方則動員了50萬部隊)。

數以百萬計的兵員,加上大量的戰車、裝甲運兵車、各式火砲軍備與燃料後勤,當然需要上萬艘的巨大船隊負責運送、護衛、佯攻、或者作為誘餌。除了海軍艦艇之外,中國民間的2000艘貨輪、65萬艘商船都會是重要的資源。甚至可以說,中共的軍民融合戰略就是為這樣的行動預作準備。如此龐大的運送需求,如果沒有強大的後勤與運輸能量作為支持,這場兩棲戰役很快就會面臨分崩離析。

中央電視台對於解放軍進行兩棲登陸備戰的報導。
中央電視台對於解放軍與民間合作兩棲登陸備戰的報導。

入侵台灣的核心其實是放在台灣的港口

易思安認為,入侵台灣的成敗可能取決於兩棲登陸部隊是否能夠奪取、控制和利用台灣的大型港口設施。因為僅憑台灣的少數小型海灘,難以滿足解放軍部隊、武器、補給驚人的運輸需求。加上這些地點缺乏卸載大型運輸工具的專用設施,本身又是容易暴露於敵火的陣地,解放軍擔心登陸部隊遭到包圍、乃至殲滅,遑論將人員裝備輸送上岸。

根據解放軍內部研究,台灣的海灘與機場可能只是作為登陸作戰的輔助,入侵台灣的核心其實是放在台灣的港口。因為只有大型港口才能支撐數十萬增援部隊與其重型裝甲軍備在短時間內大量湧入,這些部隊正是攻打台灣城市與遠離海灘地帶的第二波正規軍。從中國軍方的角度來看,搶灘與空降作戰,只是兩棲登陸的必要先鋒,不可能藉由這些少數部隊決定最終戰局。

易思安所臚列的14個適於登陸作戰的海灘。(易思安的新版2049研究所報告)
易思安所臚列的14個適於登陸作戰的海灘。(易思安的新版2049研究所報告)

解放軍提出6種攻打台灣港口的策略

台灣的沙灘易守難攻,難道更為重要的港口就完全不設防了嗎?當然不是,根據解放軍的內部研究指出,台灣軍方將港口防禦列為重點,港口常以環環相扣的射擊陣地將其包圍,讓進攻方就算進佔港口也難以使用。台灣軍方的戰車、裝甲車、重型火砲都被隱藏在附近的基礎設施中,台灣軍隊由短程地對空飛彈、高射砲和電戰設備提供防空保護傘,台灣空軍的戰鬥機,海軍的水雷、反潛戰力、快速攻擊艇,陸軍的武裝直升機、巡弋飛彈、多管火箭砲,更進一步強化港口防禦。

中國軍事研究人員認為,台方若真的守不住港口,甚至可能擊沉大型貨輪來封鎖港口,即便解放軍能夠突破這些屏障,台方甚至打算將石油排入港口海域製造「火海」,甚至炸毀自己的碼頭、起重機、發電廠、燃料庫、供水線等基礎設施,防止港口設施落入入侵者手中。面對台灣的防禦作為,解放軍也提出了6種攻打港口的策略,並且針對優缺點進行分析:

(一)直接兩棲攻擊 

透過運輸艦與登陸艦將機動化步兵運送到台灣的港口,並且直接在碼頭進行登陸。解放軍從港口進入台灣陸地後,進而佔領周圍的城市地區。這種方法的優勢是速度與衝擊力。因碼頭能夠快速卸載,短時間內讓更多部隊採取行動,最大程度地動搖防禦方的信心與士氣。  

至於缺點,則是這種做法只能在目標港口已經清除守方戰力時才能順利進行。即便如此,進入港口的解放軍艦船可能依舊會遭到攻擊、或者火海戰術的阻攔與封鎖。登陸部隊也可能遭到空襲,以及埋伏在內陸的預備役部隊反擊。  

(二)間接兩棲攻擊 

改在港口兩側的海灘進行兩棲登陸,讓裝甲機械化部隊搶灘成功後發動快速箝制攻擊,奪取周邊城區、進而包圍港口,切斷增援部隊,最後再奪取港口目標,便於後續增援部隊登陸。這種方法的優勢在於利用港口側面的防禦弱點進攻,港口守軍甚至會因為遭到包圍不戰而降。  

不過解放軍的兩棲機械化部隊試圖包抄港口時,可能會被雷區和城市地區的障礙所困。在機動相對容易的開闊地帶,擁有重型裝甲的台灣地面部隊則會給予迎頭痛擊。更明顯的一個缺點是,這種間接攻擊讓大軍登陸的時間被迫延後,什麼時候才能對港口發動鉗形攻勢難以預測,這讓解放軍難以快速佔領目標港,使得第二波部隊遲遲無法登陸,首波搶灘成功的部隊可能陷入孤立。

(三)掠海突襲 

解放軍運用武裝直升機、氣墊船、飛翼船對港口發動奇襲,在守方發現他們之前迅速進佔港口基礎設施與周邊的城市地帶甚至軍事基地。這種方法的優勢是可以在夜間與惡劣的天氣條件下進行,讓防守方措手不及,立體作戰也讓防守方的水雷與各種水上障礙無用武之地。

不過這種作法的缺點是只能動用少量部隊,因此掠海突襲被認為只適於用在防禦薄弱、或者守方戰力已被擊潰的港口,另一個缺點則是,由於屆時登陸的人員軍備都非常有限,面對多變的戰場局勢,進攻方在指揮上其實更為困難。

(四)空中攻擊

解放軍運用大量直升機對台灣的港​​口及其周邊城市後方投放連級、營級部隊,在內陸地區奪取有利地形與防禦據點後,再行包圍港口。這種攻勢可以避開台方軍隊的港口防線,迅速行動製造混亂。此類行動可與海上兩棲部隊協調攻勢,進行立體與多方向的攻擊。

明顯的缺點則是台軍可以在登陸地帶以壓倒性火力發動反擊,因此進攻方是否擁有空優救治為關鍵,否則難以保證能在港口附近遂行作戰。根據中方估計,一次營級空襲需要兩平方公里的空地,以台灣港口附近的地形來說,可能很難找到適合的登陸地點。

(五)橫向攻勢 

此種戰法將港口視為次要目標,依舊在海灘發動師級的兩棲登陸行動,並且在推進攻勢時順帶佔領港口。這種方法的優勢是攻方可以壓倒性的部隊來對抗防禦嚴密的港口,即便台灣陸軍的裝甲部隊可能也難以抵禦,讓後續的增援更為順利。

不過台灣的沙灘所連接的陸地不利部隊推進,沿著海岸公路的防禦工事也會讓中國的裝甲部隊難有進展。台軍的戰車、火砲與配備肩射飛彈的步兵,可能對解放軍的補給線發動突襲,這可能會使得進攻方奪取進佔港口的時間被迫延後,第二波攻擊行動也因而陷入癱瘓。  

(六)特種部隊滲透 

利用飛機、直升機、艦船讓特種部隊秘密進入台灣,在充分偵查與搜集情報後,才對港口發動攻擊,並且奪取重要的防禦陣地、橋樑、道路與碼頭,直到增援部隊到達。這種做法自然出奇不意,並且將對港口基礎設施的損害降到最低應。但防禦方的偵查與監視可能讓滲透行動功敗垂成,特種部隊的輕裝備若遇上正規部隊的強大火力也難以持久,一旦特種部隊與增援部隊的聯繫遭到切斷,計畫也等於宣告失敗。

中國利用企業試圖先行控制台灣港口

易思安指出,解放軍在針對台灣港口的戰法進行縝密分析後,也提出了兼有各種戰術之長的綜合作戰計畫。但這個計畫最重要的環節,卻不在上面六種戰法之列。易思安認為,台灣的港口與碼頭若能被中方企業先期控制,甚至使用與中國軍方有密切關係的各種設備,那麼對於台灣港口的情報收集自然不在話下,後續作戰也會立於不敗之地。

最糟糕的是,疑似共軍的勢力確實伸入了台灣的港口。易思安指出,中國國企「中國遠洋運輸集團」(COSCO)2018年7月買下高雄的高明貨櫃碼頭的主要股份,該碼頭裝設的自動化智慧型起重機則是由上海振華重工製造。振華重工所隸屬的「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因爲與解放軍過從甚密,去年就被美國政府列入黑名單。

中國遠洋運輸集團(COSCO)是中國最大的航運企業,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53家由中央直管的特大型國企之一,2016年與中國海運集團總公司組建中國遠洋海運集團。
中國遠洋運輸集團(COSCO)是中國最大的航運企業,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53家由中央直管的特大型國企之一,2016年與中國海運集團總公司組建中國遠洋海運集團。

台中港是解放軍進行登陸作戰的最適地點

易思安說,這些中國製造的起重機可能作為「感應與通訊節點」,透過部署在港口周圍的監視鏡頭、貨櫃位置追蹤系統,建立完整的碼頭情資。這些數據甚至會被即時送回中國,讓解放軍能隨時收集最新數據。這些都是自動化智慧系統本來就有的性能,更不要提這些中國設備可能會被裝上我們不知道的秘密監控設施,中共代理人對港口事務的介入,更可能讓特務與當地商界建立關係,進行更多情報搜集與發動心理戰。

至於在台灣的幾個重要港口中,易思安認為能夠允許主戰坦克及其他重型裝備快速卸載,加上周遭相對平坦與輕度城市化,附近還有海灘或三角洲的存在,是解放軍心中最適合的攻擊目標。根據這個標準,易思安判定台中港是解放軍進行登陸作戰的最適地點,其他包括高雄港、麥寮港、台北港與安平港則是次一級的潛在目標。至於作為軍港之用的左營、基隆、蘇澳,則因為防禦嚴密,加上開戰後肯定會成為解放軍重點空襲目標,被解放軍認定是最難攻佔的港口。

解放軍關於港口作戰的報告與研究文件。(易思安的新版2049研究所報告)
解放軍關於港口作戰的報告與研究文件。(易思安的新版2049研究所報告)

作為近年研究中國兩棲侵台作戰的知名專家,易思安在這份報告結尾指出,發動大型兩棲攻勢確實只是北京的行動方案之一。只要是台灣領導人沒有料想到、並且拙於準備的戰法,其實都有可能是解放軍侵台的選項。比起全面入侵,解放軍也可能對台灣的電信網路與電網進行顛覆、封鎖或破壞。他呼籲台灣領導人必須有效運用軍方與公民社會的潛在力量,找出對中國可能行動的最佳反應。

易思安指出,港口安全確實是台灣防禦的一項弱點,這也讓台灣的港口基礎設施成為決定戰局勝負的關鍵因素。雖然易思安認為台中港最可能成為解放軍的攻打目標,但他也承認,在真實發生戰爭時,解放軍究竟會選擇哪個港口、以何種方式發動攻擊,其實難有定論。但根據解放軍的文件與其他情報進行分析與檢視,確實可讓台灣港口進行更好的防禦準備。

台灣海峽示意圖。(易思安的新版2049研究所報告)
台灣海峽示意圖。(易思安的新版2049研究所報告)

台灣政府應採取更多措施來保護港口

易思安建議台灣政府採取更多措施來保護港口乃至於國家安全,包括關閉中共控制的代理商、拆除與更換與解放軍有關的關鍵港口基礎設施;加強港口防禦的軍事準備與戰備、針對港口防禦部署更多的飛彈與地雷;建立一支規模更大、更專精於城市戰的精銳部隊;針對後備戰力進行更徹底的改革,確保能夠迅速動員數十萬訓練有素、士氣高昂的後備戰力。

易思安說,北京迄今仍對台灣按兵不動,僅動用非致命形式的脅迫對台灣施壓。習近平政權會這麼做的原因當然很多,但大概不會是台灣的政治與軍事實力所致。平心而論,美台關係仍是兩岸領導人進行決策時最重要的戰略變數。除了台灣自身的努力之外,美國若能派遣陸戰隊和特種部隊到台灣執行長期訓練、交流,並且與台灣軍方進行港口防禦演習,五角大廈的高層甚至能來台實地考察、與台灣國防官員有所互動,這對提高台灣的威懾力與港口安全都將更有助益。易思安也呼籲美國擺脫過去在外交上孤立台灣的政策,以一種「如同實際上具有國際重要性的獨立國家」的創新方式來對待台灣,避免繼續錯誤地鼓勵北京蠢動。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