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中共海上民兵對台情報偵察不容輕忽

海巡特勤隊員查獲越界作業的中國漁船。(資料照,海巡署提供)

7月30日上午,海巡署東部分署透過雷達,發現兩艘大陸籍漁船「瓊三亞漁72107號」及「瓊三亞漁72108號」進入蘭嶼周邊12浬領海範圍內,隨即派出海巡艦艇前往驅離。海巡艦艇抵達現場後,除廣播要求大陸漁船駛離,也一路伴隨監控直到大陸漁船駛離相關水域為止。

乍看之下,這又是一件大陸船隻越界作業的事件。在去年海巡署光是在澎湖南端「台灣灘」驅離違法抽砂的大陸船隻高達3422艘次、平均每天9.3艘次的情況下,兩艘大陸漁船侵入蘭嶼海域似乎算不了甚麼大事。

但下列現象卻讓整起事件顯得並不單純:第一,7月30日事發當天,仍然在中共官方發布的休漁期間內,這兩艘漁船卻出現在遠離母港的蘭嶼海域;第二,從海巡署公布的驅離畫面可知,這些大陸漁船在上層結構加裝不少衛星天線;第三,中科院在7月27日、7月28日至30日,及8月3日至4日,在九鵬基地規劃了數波武器實彈射擊,蘭嶼則緊鄰這些演習區的東南邊緣。

這些跡象顯示,這兩艘大陸漁船之所以侵入蘭嶼附近我方領海,極有可能是共軍派遣海上民兵以漁船身分為掩護,執行對我九鵬基地武器試射的電子參數情蒐或觀測任務;甚至不排除有共軍專業人員藏身於這兩艘大陸漁船內操作設備執行任務。

漁船具有不受武力攻擊的豁免權

海上民兵可協助監控在大陸沿岸雷達盲區內活動的海上目標,更可以在「軍用艦艇不宜進入的敏感海域」活動,拓寬共軍的情報渠道。中共計畫將部分海上民兵優先列入聯合作戰力量體系。

當中共在2015年開始推動軍事改革後,對沿海各省以漁民為主之海上民兵的重視程度未減反增。不僅認為海上民兵在「海上維權鬥爭和支援保障軍隊海戰中具有獨特優勢、能夠發揮重要作用」;更主張要「建立由軍隊、海上執法力量以及民兵預備役和漁民為主要組成的海上人民戰爭力量體系」,以便將「地方政府、民兵預備役人員和人民群眾置於聯合作戰統一領導之下,賦予其國防動員、輿論宣傳、法理鬥爭、擁軍支前和海上封鎖、海上佯動、偵察警戒、保交護航、島岸防衛、搶救搶修、醫療救護、運輸補給等多種任務」。

目前中國大陸沿海各地的省軍區,都已將海上民兵的資料調查、整編與訓練,列為重點工作項目;還計畫將部分海上民兵優先列入聯合作戰力量體系,納入聯合訓練規劃,積極推動海上民兵與海軍等其他遂行任務力量聯演聯訓。

在2018年7月1日中共海警整體劃歸武警部隊領導指揮後,省軍區系統與海警局就在戰區的指導下,建立「直接聯訓、帶訓、合訓海上民兵機制」,並定期與海軍、海警等聯合進行指揮通信、協同配合、伴隨保障、海上救援等課題聯訓聯演,提高配合執法、應急救援和支援保障作戰能力。

被認為是「海上民兵」的中國漁船盤據牛軛礁海域不願離開,引發中菲關係緊張。(美聯社)
中共海警整體劃歸武警部隊領導指揮後,省軍區系統與海警局就在戰區的指導下,建立「直接聯訓、帶訓、合訓海上民兵機制」。(資料照,美聯社)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近年在中共軍方的相關論述中,非常強調海上民兵的下列特性:

1.船舶上一般都裝載通信設備與衛星定位設備,能根據需要參與資訊作戰;除協助傳遞資訊,也可以進行隱蔽偽裝並釋放錯誤信號以誤導對手,甚至進行電磁干擾。

2.漁船做為海上民兵的主要載體,在日常執勤與作戰中具有豁免權,不能受到武力攻擊。

中共學者認為,前述特性使海上民兵可協助監控在大陸沿岸雷達盲區內活動的海上目標,更可以在「軍用艦艇不宜進入的敏感海域」活動,拓寬共軍的情報渠道。

海上民兵強化偵察台灣東部戰區

中共挑選一定數量的精銳民兵情報船編組「骨幹機動隊」,前往指定海域執行「跟踪監視、電子偵察、水下探測」等任務。7月30日出現在蘭嶼海面的大陸漁船,可能是隸屬南部戰區某省軍區的骨幹機動隊。

事實上,利用海上民兵操作漁船執行情報偵察任務,已經成為大陸沿海各省軍區的重點工作之一。例如浙江省軍區就在2017年底或18年初,由時任司令員馮文平少將主持,召集沿海地區的溫州、台州及寧波等軍分區正副司令員與政委,舉辦「浙江省軍區海上民兵情報信息工作會議」,對「構建主要戰略方向海上民兵偵察情報體系」的相關工作進行研討。

而戰略方向包括台灣的東部戰區,近年在強化海上民兵偵察情報體系方面,已陸續採取下列措施:

1.初步完成「海上民兵—省軍區系統—戰區(軍種)」間的指揮管制與情報傳遞鏈路,讓陸地指揮單位具備一定程度的海上情報即時共享能力。

2.在編組方面,除了將所有在編漁船編成普通情報群、遴選部分優質漁船編成基幹情報群外,也挑選一定數量的精銳民兵情報船編組「骨幹機動隊」。骨幹機動隊擔負前往指定海域執行「跟踪監視、電子偵察、水下探測」等任務。7月30日出現在蘭嶼海面的大陸漁船,就有可能是隸屬南部戰區某省軍區所編組的骨幹機動隊。

3.在裝備方面,主要是推動民船加(改)裝成適合執行海上偵察任務的多功能船;重點在研發方便改裝、合適的多功能偵察裝備,以提高海上民兵偵察手段的現代化程度。

4.在沿海地區建設民兵海上偵察分隊綜合訓練基地。後續不排除會推動建設「民兵海上行動指揮中心」,並研發部署「民兵情報信息處理系統」,最終建立能直通戰區情報部門的專項情報信息系統。

2020078-中國漁船進入我海域違法補發海鰻,遭海巡艦艇查扣。(海巡署提供)
中國漁船進入我海域違法補發海鰻,遭海巡艦艇查扣。(資料照,海巡署提供)

事實上,當中共自去年6月起開始常態化派遣軍機進入我西南空域的同時,中共各型船舶也開始頻繁現蹤於台灣東南海域,極可能是執行計畫性的情蒐任務。令人不禁擔心,若中共次第完成前述措施,日後中共海上民兵的情報偵察行動不僅將更形專業化,對我周邊重要海域與重要軍事演訓的情報偵察活動也可能越來越頻繁。

海巡艦艇可以登檢渔船卻未執行

國安單位實在有必要在中共海上民兵偵察單位的情蒐活動更形專業與密集前,重新從法律面和執行面,檢討相關的處置措施,方能應付日後更大的挑戰。

目前海巡署在處理大陸民用船隻越界的問題上,主要是將12浬的領海範圍劃定為「禁止水域」、12到24浬的鄰接區範圍則劃定為「限制水域」;並規定若大陸民用船隻進入沿岸12浬範圍內的「禁止水域」時,海巡艦艇可直接登船檢查;若是在12到24浬的「限制水域」,則是在違法進入的大陸船隻經兩次廣播驅離還不配合駛離,才能執行登船檢查。

從海巡署公布7月30日的驅離畫面中,可從播音內容得知在海巡艦艇執行廣播驅離時,所處海域已經在「限制水域」,而非雷達最早發現時的「禁止水域」,海巡艦艇按規定不能直接登檢;不過光是在公布的畫面中,海巡艦艇就至少廣播驅離了三次,已符合執行登檢的要件,但海巡艦艇最後還是未進行登檢。

當天海巡艦艇未執行登檢,除可能因現場大陸漁船數量較海巡艦艇多、執行登檢有風險外;也不排除跟海巡單位擔心過程若發生衝突,可能意外引起兩岸爭議有關。

但國安單位也該思考,在許多跡象顯示違法進入我方禁限制水域的大陸漁船,極可能是執行情報蒐集的中共海上民兵偵察單位時,現行措施能否在不大幅升高風險的前提下,有效防止、甚至阻絕中共此一類型的情蒐活動?國安單位實在有必要在中共海上民兵偵察單位的情蒐活動更形專業與密集前,重新從法律面和執行面,檢討相關處置措施,方能應付日後更大的挑戰。

*作者為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