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當歐洲出現第一間以「台灣」為名的代表處:立陶宛的骨氣,或許是撞翻「一中原則」的第一枚骨牌

(美聯社)

立陶宛確實是一個很小的國家。

若是考慮到該國剛好位於俄國通往波羅的海的必經之路,立陶宛的近300萬人口、6.5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也就更顯薄弱。說到這種強鄰在側的感受,雖然遠在地球另一端、恰好也擋住中國通往太平洋之路的台灣,理應最能懂。

立陶宛雖是一介歐洲小國,但若回顧當年的蘇聯解體史,第一個敢於在新時代裡迎向自由與獨立的勇敢國家,恰恰就是二戰時被史達林併入蘇聯的立陶宛。為了表達獨立意願,立陶宛1989年與另外兩個波羅的海小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共計200萬人以手牽手的方式組成長達675公里的人鏈轟動一時,號稱「波羅的海之路」(Baltic Way,後來台灣與香港也都曾仿效)。立陶宛隔年便率先宣佈獨立,成為第一個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獨立的國家。

1989年8月23日,「波羅的海之路」(Baltic Way)人鏈(Jaan Künnap@Wikipedia / CC BY-SA 4.0)
1989年8月23日,「波羅的海之路」(Baltic Way)人鏈(Jaan Künnap@Wikipedia / CC BY-SA 4.0)

要從當年的蘇聯底下宣布獨立,絕非牽牽手組成人鏈,或在自家首都唸唸宣言便能成事。蘇聯末代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不容國家分裂,何況當年的蘇聯已經瀕臨經濟崩潰、各加盟國紛紛出現大規模抗爭,戈巴契夫當然更要盡力撲滅可能燎原的星星之火。

1990年3月11日才宣告恢復獨立的立陶宛,果然立刻迎來了蘇聯長達了74天的經濟封鎖,包括石油、原物料、民生必需品、甚至連熱水都不准進入立陶宛。但就是這個有骨氣的小國,硬是咬牙調配資源、挺住經濟制裁。蘇聯又發動數次政變與軍事入侵,手無寸鐵的立陶宛人則湧向首都維爾紐斯,與試圖攻佔國會與政府機關的蘇軍對峙,當蘇軍動用武器鎮壓的流血畫面傳出,也引發國際的聲援與同情。

1990年9月,美國總統老布希和時任蘇聯總統的戈巴契夫在赫爾辛基舉行會談,討論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問題。(美聯社)
1990年9月,美國總統老布希和時任蘇聯總統的戈巴契夫在赫爾辛基舉行會談,討論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問題。(美聯社)

戈巴契夫終究沒能等到立陶宛取消他們的獨立宣言,卻在1991年8月24日因爲失勢被迫辭去蘇共中央總書記。5天後,俄羅斯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宣布蘇聯共產黨為非法組織。再過一週,蘇聯終於承認立陶宛和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為獨立國家。在一年半之前率先宣布獨立,並且挺住種種挑戰的立陶宛,當然是推倒蘇聯霸業的第一枚骨牌。最後一個脫離蘇聯的則是1991年12月16日宣布獨立的哈薩克(連俄羅斯自己都跟烏克蘭、白羅斯先走一步),人走茶涼的蘇聯也只能走向終結。

30年前敢於挑戰蘇聯的立陶宛,如今不但仍是反俄急先鋒,甚至又攤上了另一個區域霸權—中國。

台灣的命運與當年的立陶宛如出一轍,遭到身旁偌大的霸權挾持欺凌。而且台灣根本還沒走到「獨立」這一步,不過是以「台灣」之名(而不是「台北」)在立陶宛設立代表處(還不是大使館),北京便暴跳如雷、宣布撤回駐立陶宛大使。當然,立陶宛「得罪」北京的事蹟遠不止同意設立「台灣代表處」,在判定中國是國安威脅之後,立陶宛今年3月成立了友台小組「立陶宛-台灣論壇」、退出中國主導的「17+1」集團(甚至呼籲各國跟進)、贈送台灣2萬劑AZ疫苗、也嚴正譴責中國在香港與新疆的倒行逆施。

當然,踩上中國禁忌紅線之舉,還是首推挑戰「一中原則」的「台灣代表處」,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為此更在報端撰文侮辱立陶宛,說這個「反華的國家」是「美國的走狗」、「藉著向美國的戰略對手狂吠來換取保護」,「立陶宛將為激進行為付出代價」,《環時》也引用學者看法,宣稱不排除「與立陶宛斷交」。

問題是立陶宛當年經濟高度依存蘇聯,連石油供應被斷都挺了過來,遠在天邊的中國真有辦法讓立陶宛就範?在歐盟成員國中,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是接受中國直接投資最少的國家,這三國從2000年到2019年僅獲得中方投資1億歐元,立陶宛今年上半年對中國出口也只佔出口總額的2.3%。

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涅里斯河日落景象(AP)
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涅里斯河日落景象(AP)

羅馬尼亞亞太研究所(Romanian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the Asia-Pacific)副所長安德烈‧布林薩(Andreea Brinza)就說,波羅的海國家對中國的低度依賴,意味著中國根本找不到經濟制裁的施力點。立陶宛副外交部長艾德梅納斯(Mantas Adomėnas)甚至表示:「立陶宛人大概對高壓習慣了」、「目前的中方壓力十分溫和」。

話說回來,一個蕞爾小國成立一間台灣代表辦事處,真值得天朝上國這麼動氣動真格嗎?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美聯社)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美聯社)

除了違反中國念茲在茲的「一個中國」,擔憂立陶宛再次成為推倒強權的第一枚骨牌,可能才是北京屢屢對立陶宛叫罵、召回大使、宣稱「勢必付出代價」(斷交?)的原因。一間辦事處當然推不倒中國,不過推倒「一個中國」原則確實首次露出曙光。美國與日本雖然與台灣交好,但在實際利害的考量之下,台灣在這兩個強權的代表處分別稱作「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與「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倒是立陶宛這回做到了美日不敢為,這也是歐洲第一個台灣代表處。

北京真正擔心的是,隨著立陶宛登高一呼,就為講究自由人權的歐盟成員國可能陸續跟進。即便數目可能有限,但「一個中國」原則也就隨之鬆動。自1993年的《馬斯垂克條約》以來,歐盟成員國第一次被中國召回大使,但立陶宛總統諾賽達(Gitanas Nauseda)的反應卻是「立陶宛是主權國家,當然會自行決定外交政策與對象,北京應該收回最後通牒式的成命,改以對話方式溝通」。

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新華社)
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新華社)

中國政府過去也曾因為「一中」問題召回大使,包括1981年荷蘭政府允許對台軍售潛艦,中國就曾召回駐荷蘭大使;1995年美國政府允許時任總統的李登輝訪美,中國也召回了駐美大使。不過澳洲國立大學的兩岸問題專家宋文迪認為,這次立陶宛畢竟不是同意設立「台灣大使館」,對於一個小角色的過度反應,反而可能激怒歐盟,對於習近平想要「說好中國故事」、打造「可信、可愛、可敬中國形象」的做法可說背道而馳。

捷克智庫「歐洲價值安全政策中心」(European Values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主任揚達 (Jakub Janda) 則分析,中國要是真的動用強硬手段制裁立陶宛,也會對目前在歐盟議會遭到凍結的《中歐投資協議》更為不利。畢竟在中美新冷戰之下,需要歐盟市場作為奧援、甚至拉攏歐盟作為潛在盟友的一方,正是北京。

然而中國海洋大學的國際關係專家龐中英指出,立陶宛今年稍早退出北京領導的「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機制」(CEE,17+1),甚至呼籲其他國家跟進。如果中國不懲罰立陶宛給其他國家看,難保不會有更多歐洲國家仿效,歐洲恐怕會冒出更多「台灣代表處」。但弔詭的是,由於歐盟在外交上採取共同立場,龐中英也擔憂北京的強硬作法到底是會不會造成「反效果」,或者在討論共同回應時,反而讓過去不願碰觸台灣議題的國家踏出第一步。

光是中國召回駐立陶宛大使,一名歐盟發言人就對法新社表示,「我們承認北京政府為中國唯一的政府,但我們也有興趣與台灣進一步深化關係,因此歐盟在台北設有歐洲經貿辦事處」。這名發言人也不認同歐盟國家與台灣互相設處,違反了歐盟目前所採取的「一中」政策。法媒《費加洛報》更在報導標題直言:「(台灣)對中國來說是一個省份,對他人來說卻是一個國家。」

立陶宛國會(資料照,AP)
立陶宛國會(資料照,AP)

雖說其他歐洲國家的「經濟曝險部位」不若立陶宛那麼低,不見得能像立陶宛一樣「諸法皆空、自由自在」。不過波羅的海另外兩個小國,確實是北京嚴加防範跟進的對象。拉脫維亞里加斯特拉丁斯大學(Rīga Stradiņš University)的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貝爾齊納-切倫科娃(Una Aleksandra Berzina-Cerenkova)認為,中國可能就是打立陶宛給拉脫維亞跟愛沙尼亞看,希望至少這兩個小國不要轉向台灣。等達成目的後,就會悄悄地收手。

畢竟拉脫維亞跟愛沙尼亞目前依舊顯得猶豫不決,而且這兩個國家過去也有踩到中國腳趾的「前科」。愛沙尼亞(2011)跟拉脫維亞(2018)都曾接待達賴喇嘛來訪,拉脫維亞2019年也曾接待西藏流亡政府代表,並且共同召開會議。愛沙尼亞去年通過反華為法案,禁止採用華為設備作為基礎建設,波羅的海三小國今年稍早也曾共同表態,譴責北京關閉香港《蘋果日報》。

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仍有為數不少的無軌電車,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特色之一。(圖/想想論壇提供)
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仍有為數不少的無軌電車,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特色之一。(圖/想想論壇提供)

愛沙尼亞政府的顧問卡林迪(Liisi Karindi)對《南華早報》表示,他認為拉愛兩國大概不會像立陶宛那麼「衝」,但確實也在以自己的方式疏遠中國。卡林迪說,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希望遵循歐盟的一般做法,亦即「在歐盟官方立場的範圍內,繼續與台灣保持關係」。不過他也說,拉愛兩國也在「17+1」峰會逐步減少官方代表人數,這也等於是一種「低調退出」。

丹麥國際問題研究所(Danish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研究員拉森(Jessica Larsen)認為,波羅的海三小國除了不受經濟因素牽制,更能以自由人權的角度思考國際局勢,他們對於對中俄交好也非常感冒。畢竟俄軍在1991年承認三國獨立後,直到1999年才真正撤出波羅的海,並且堅持認為蘇聯吞併波羅的海國家完全合法。

立陶宛總統諾賽達(Gitanas Nauseda)(AP)
立陶宛總統諾賽達(Gitanas Nauseda)(AP)

不過中國的「17+1」拉不住這三國的心,還是要回歸經濟本身。拉森指出,「17+1」模式看似美好,但對波羅的海三小國來說收效有限。因為出口程序繁瑣,三小國的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難度很大,反倒是中國公司進入波羅的海三小國容易得多。因為這三國屬於歐盟的單一市場,中資只要以採用與其它歐盟成員國相同的標準即可。對波羅的海三小國來說,這一切並不公平,雙方似乎也不是平等的合作夥伴。由於中國無法在「平等互利」這一點說服對方,「17+1」對三小國來說自然也沒有什麼好留戀。

義大利的《宣言報》(Il Manifesto)指出,除了立陶宛無懼中國恐嚇,捷克、斯洛伐克先前也曾捐贈台灣疫苗,中國想從中東歐進軍歐洲大陸的企圖恐怕已經落空,因為不少中東歐的國家已從親中轉為反中,甚至成為防堵中國勢力的第一道圍牆。那麼中國攔得住立陶宛這塊骨牌倒下嗎?目前看來不行。至於立陶宛是否會觸發拉脫維亞與愛沙尼亞跟進挺台灣,甚至讓整個歐盟的態度產生骨牌效應,讓「台灣代表處」在更多國家落地生根—這也是北京最擔心的結果—勢必將是下半年最值得關注的歐洲局勢。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