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拜登執政以來最嚴重危機──阿富汗潰敗

美國總統拜登。(美聯社)

「絕不可能,各位絕不會看到人們被從美國駐阿富汗大使館屋頂接走。神學士獲得全面勝利、佔有整個國家,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美國總統拜登

拜登(Joe Biden)拍胸脯打包票一個多月之後,阿富汗游擊隊神學士(Taliban)攻進首都喀布爾(Kabul),獲得全面勝利、佔有整個國家。美國歷史上「最長的戰爭」在20年關頭畫下無比難堪的句點。

拜登提到的「大使館屋頂接人」的畫面來自1975年4月30日的「西貢陷落」(Fall of Saigon),美國近代外交與軍事史最慘痛的一頁。歷史不會重演,但經常會押韻,2021年8月15日的「喀布爾陷落」(Fall of Kabul)正是如此,場景從大使館屋頂轉移到大使館旁邊的直昇機停機坪,轉移到喀布爾的「卡札國際機場」(Hamid Karzai International Airport),但一樣兵荒馬亂,一樣驚愕倉皇,一樣滿懷羞辱。

拜登團隊的嚴重高估、嚴重低估與嚴重錯估

拜登今年4月宣布賡續前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政策,以及後者一年多前與神學士簽署的協議,從阿富汗「無條件」全面撤軍,讓阿富汗戰爭「阿富汗化」。

拜登與其國安外交團隊顯然認為,喀布爾的「民選政府」雖然是扶不起的阿斗,貪污腐敗、內鬥內行、無視民瘼,但阿富汗安全部隊應該能戰,畢竟美軍花了20年時間、830億美元(新台幣2兆元)打造調教,兵力與裝備都遠勝神學士。美軍拔營對他們而言是置之死地而後生,接下來幾個月至少能夠打成平手、形成僵局,迫使對方認真進行談判,以政治方案化解內戰。

事態的發展證明,拜登團隊嚴重高估阿富汗安全部隊的戰力與作戰意志,嚴重低估神學士的戰略、決心與動力,嚴重錯估喀布爾政權腐敗無能、遭阿富汗人民厭棄的程度。

2021年8月15日,神學士攻佔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許多阿富汗人試圖從喀布爾國際機場搭機逃離(AP)
2021年8月15日,神學士攻佔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許多阿富汗人試圖從喀布爾國際機場搭機逃離(AP)

農村包圍城市與閃電戰

神學士擁有20年的游擊戰經驗,士氣與紀律遠勝政府軍,將毛澤東「農村包圍城市」戰略發揮得淋漓盡致。5月初,神學士大舉出動,兵分多路,不少軍事分析家開始擔心,但拜登團隊老神在在。時序進入8月,神學士閃電戰(blitzkrieg)登場,以往可望不可即的省會級大城一一成為囊中物,但拜登團隊指望賈尼(Ashraf Ghani)總統能集中兵力固守喀布爾,深信神學士對城市「只能攻佔、難以據守」。

結果,神學士15日兵臨喀布爾城下,政府軍15日棄械投降,賈尼總統夾著尾巴逃往北方鄰國烏茲別克(Uzbekistan),神學士硬生生奪回20年前被美軍與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推翻的政權,重新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攻進首都喀布爾,佔領總統府(AP)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攻進首都喀布爾,佔領總統府(AP)

拜登團隊一連串誤判嚴重壓縮美方應變的時間

拜登團隊一連串誤判,嚴重壓縮美方應變的時間,暴露其計畫的薄弱倉促。原本說好要「全面撤軍」,如今必須緊急增兵5000人,在極短時間內撤離大使館人員,以及數千名多年來與美方合作、被神學士視為「通敵者」的阿富汗人士及其家屬。增援美軍暫時接管喀布爾國際機場,以便美國與盟邦進行撤離作業,但成千上萬的阿富汗民眾也湧入機場,拚命爭取逃出虎口的機會,混亂場面遂一發不可收拾。

國務卿布林肯(Tony Blinken)強調這與「西貢陷落」不可同日而語,評論家頗有同感,咸認這應該是「西貢陷落2.0」(Saigon 2.0)、「加強版西貢陷落」(Saigon on Steroids)。

拜登1月20日以來,面臨新冠肺炎疫情與川煽動的攻佔國會事件,他努力做出政績,將美國成年人疫苗接種率衝到7成,經濟成長與就業市場迅速升溫,設法讓黨派鬥爭激烈的國會通過天文數字的預算案。雖然川普繼續無恥散播「2020年總統選舉舞弊」的陰謀論,經濟紓困計畫引發通貨膨脹與民怨,拒絕接種疫苗的保守派民眾導致疫情復熾,但整體而言,拜登的第一年成績單相當不錯。他應該沒料到,自己會在外交領域遭遇上任以來最大危機。

2021年8月,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攻佔第二大城坎達哈(Kandahar)(AP)
2021年8月,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攻佔第二大城坎達哈(Kandahar)(AP)

近代外交經驗最豐富的美國總統:拜登

36年聯邦參議員、8年副總統資歷,兩度擔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主席,拜登堪稱自老布希(George H. W. Bush)以來──甚至自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以來外交經驗最豐富的美國總統。這樣的背景,讓遭遇阿富汗危機的拜登分外難堪,而且共和黨與保守派絕對會狠狠修理他,《華爾街日報》(WSJ)15日社論直斥為「非常可恥」。

阿富汗事已至此,「神學士2.0」新政權即將粉墨登場,目前看來,拜登及其團隊的善後策略就是「堅持決策的正確性」,請出撤軍協議始作俑者川普充當門神,強調美國經過20年的想方設法,已對阿富汗的情況無可奈何,強調賈尼政權要為自身下場負最大責任;同時冀望新版神學士不像舊版那麼冥頑不靈與殘酷野蠻,「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不要爆發人道災難,人權與女權不會遭到徹底蹂躪,「基地」(Al-Qaeda)等恐怖組織不會喜獲新生,美國選民不會真的那麼重視外交議題……

2021年8月,阿富汗西部大城赫拉特(Herat),街頭小販叫賣神學士(Taliban)白色旗幟(AP)
2021年8月,阿富汗西部大城赫拉特(Herat),街頭小販叫賣神學士(Taliban)白色旗幟(AP)

從政策面來看,阿富汗危機突顯「拜登主義」(Biden Doctrine)的矛盾,一方面標舉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並強調美國對盟邦──賈尼政權應該算吧?──的職責,一方面又揮之不去川普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阿富汗與阿富汗的戰爭已經無關美國的核心利益(除非又有恐怖組織以它為基地攻擊美國),美國沒有必要繼續糾纏下去;儘管阿富汗局勢惡化之前,美國為它付出的軍事成本已經大為降低,想要「永續經營」是牛刀殺雞。

《紐約時報》(NYT)白宮特派員桑格(David E. Sanger)指出,對拜登而言,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主導美國外交政策已經太久,讓中國趁隙崛起、俄羅斯大搞破壞、伊朗與北韓發展核武。離開阿富汗是一項範圍更大工作的一部分:美國要全心全力應對核心的戰略挑戰,處理從網路戰到外太空的威脅。

這樣的「拜登主義」其實在某種度上呼應川普的「美國優先」(Amaeica First),美國的盟邦與夥伴──包括台灣──準備好了嗎?找到自己的定位了嗎?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