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拜登能信守對台安全承諾?

美國總統拜說:台灣不是阿富汗。圖為神學士進入喀布爾,600多民眾擠上超載的美軍C-17逃出生天。(美聯社)

美國從阿富汗撤軍,讓總統拜登(Joe Biden)成了眾矢之的。對美國外交政策有重要影響力的外交關係協會(CRF)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就把阿富汗撤軍和越戰慘敗類比:「喀布爾的迅速淪陷讓人回想起 1975 年西貢丟臉的可恥淪落。」 從哈斯到美國盟友都在質疑這次撤軍是情報分析與策略析的重大失誤,甚至是道德的失敗;從美國國內到國際普遍認為這將有損盟友對美國的信任。中國官媒《新華社》則稱喀布爾陷落敲響美國霸權衰落喪鐘,「當美國的小跟班沒有好果子吃」。當然做為美國盟友的台灣,內部也出現不少批評台灣政府在美中爭霸中一面倒向美國、過度相信美國。

其實從阿富汗撤軍是拜登上任之初就可預見的必然結果。遠的來說,拜登從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就反對美國繼續增兵阿富汗。2008年歐巴馬剛勝選不久,拜登就以副總統當選人身分訪問阿富汗。這趟行程讓他對阿富汗情勢不樂觀──即使他在擔任參議員時支持小布希(George W. Bush)出兵阿富汗。

撤軍是拜登必然的選擇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AP)
拜登曾勸歐巴馬不要再把大量美軍隊投入阿富汗這個「危險泥沼」。當時拜登是歐巴馬團隊中極少數始終反對增兵阿富汗的。(AP)

拜登不信任喀布爾政權,加上川普時代與神學士的協議,加上美國民意卻不支持這場戰爭持續下去,這讓拜登自然會選擇撤軍。

拜登曾勸歐巴馬不要再把大量美軍隊投入阿富汗這個「危險泥沼」。當時拜登是歐巴馬團隊中極少數始終反對增兵阿富汗的。當中情局與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暗殺了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之後,歐巴馬卻沒有下令撤軍,而是決定先幫阿富汗建立一支可獨立作戰的軍隊後再撤軍。但是在拜登眼裡,喀布爾政權是個腐敗政權,而美國進軍阿富汗的目的是清除蓋達(Al-Qaeda)等恐怖組織,而不是幫阿富汗建構國家。

而拜登上任前,川普政府於2020年2月與神學士在杜哈談判達成協議,承諾美軍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部隊撤離,而神學士承諾將與阿富汗政府在舉行和平談判,不攻擊聯軍,也不支持恐怖組織。而神學士與賈尼(Ashraf Ghani)政權也在去年九月進行和談。

拜登不信任喀布爾政權,加上川普時代與神學士的協議,這讓拜登自然會選擇撤軍。若拜登不依協議撤軍,可能要和神學士正面衝突,就需要投入更多美軍。不過,美國民意卻並不支持這場戰爭持續下去。

在阿富汗情勢轉危急的8月12日到16日,依美聯社(AP)與芝加哥大學NORC研究中心進行的民調顯示,六成美國人認為阿富汗戰爭不值得打,而且認為美國國內極端團體帶來的威脅多於境外的極端組織。

拜登自己長年對阿富汗的觀點、川普時代簽下的撤軍協定、拜登堅信美國戰略布署重點是針對中國、加上民意走向,這些因素讓他毅然撤軍。

不能團結對外,沒有強權會長期挺你

拜登8月18日接受ABC專訪時說,若北約遭任何入侵,美國一定做出回應,「對日本、南韓和台灣也一樣。」(翻拍自網路)
拜登18日接受ABC專訪時說,若北約遭任何入侵,美國一定做出回應,「對日本、南韓和台灣也一樣。」(翻拍自網路)

拜登被問到中國嘲諷台灣人不能指望美國時,他回應說,中國不這麼說才怪,他進一步聲明,若北約遭任何入侵,美國一定做出回應,「對日本、南韓和台灣也一樣。」

當然,上述民調也顯示,民眾對拜登處理外交的認可度只有47%,否定的達51%,而認可他處理國安問題的民眾也只有52%。因此,拜登近日積極為他的國安外交政策辯論。

拜登18日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專訪時,被問到中國嘲諷台灣人不能指望美國時,他回應說,中國不這麼說才怪,他進一步聲明,若北約遭任何入侵,美國一定做出回應,「對日本、南韓和台灣也一樣。」他強調這些國家根本和阿富汗無法比較。這些國家是「與我們達成協議的實體,並不是基於他們島上或南韓發生的內戰,而是基於他們有一個團結政府,事實上正努力對抗壞人對他們幹出壞事。」

拜登在這裡把台灣也納入「與我們達成協議的實體」並非恰當的說法,因為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承諾是依《台灣關係法》(TRA)等國內法規範,不像美日是簽署了《安保條約》。事後一名拜登政府高層官員被路透社問到此事時,只是低調回應,美國「對台灣政策沒有改變」。其實拜登要表達的是對台灣安全的承諾未變,至於是否有防衛協定並非他要說的重點。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對阿富汗沒有信心是因為那是個長期因軍閥分裂、政權腐敗的國家。他認為這種國家若不能自救,美國沒有義務去幫忙重建。更何況美國已達成打擊蓋達、伊斯蘭國的目標。拜登這種態度可以稱為現實功利,但現實就是如果一個國家不團結對外,沒有任何強權會長期當你靠山。

福山問:美國會為島國獨立犧牲子民嗎?

日裔美籍政治學泰斗法蘭西斯.福山(中央社提供)
福山談阿富汗問題舉台灣為例問道:美國兩黨對中國威脅民主已有共識,「但美國政府會願意為了那座島國的獨立而犧牲自己的兒女嗎?」(中央社提供)

《歷史的終結》作者福山指出:「長期決定美國是否走向衰弱的是國內因素多於國際因素。」他並且舉台灣問題為例……。

現實主義的國際政治學者,常會對某些家把民主、自由掛在口上嗤之以鼻,認為那只是粉飾權力競逐的藉口。雖然冷戰時期美國也支持過不少威權政體(如 台灣蔣氏政權),但長期觀察美國外交政策,這個國家的政府與人民對國際上民主政體的支持的確比其他強權要堅定。

阿富汗事件後,《經濟學人》(Economist)邀請幾位專家發表他們對美國強權前景的看法,第一個上場的是《歷史的終結》作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他指出,阿富汗事件不是美霸權興衰轉戾點。「長期決定美國是否走向衰弱的是國內因素多於國際因素。」他說,美國還會多年維持一個強權地位,但其影響力有多大,決定於它修復內部問題的能多於外交政策。

福山舉台灣問題為例問道:美國兩黨對於中國威脅民主已有共識,「但美國政府會願意為了那座島國的獨立而犧牲自己的兒女嗎?」對於這個攸關美國利益的嚴肅問題,他認為美國政府得先恢復人民的民族認同感與使命感,才能在國內團結一致下,與國際盟友共同建立對民主友善的國際秩序架構。

藉由具體政策凝聚社會團結

20190815-抗中保台踩紅媒大聯盟《NCC普渡 普渡NCC》普渡大會。(盧逸峰攝)
對抗外敵需要團結與共識,但團結與共識不是激情的口號,而是落實在具體政策。。(盧逸峰攝)

團結與共識不是激情的口號,而是落實在具體政策,從防疫、社會安全、所得分配、教育與社福,每一項具體政策都可能增強社會團體,也可能撕裂社會。

我們寄予厚望的山姆大叔,若不能建立自己國內共識,就不可能在台灣遭受危難時長期挺台灣;同樣的,福山的說法也適內於台灣內部,如果台灣的執政者、重要政治團體與政治菁英不能致力於建立台灣共識,就沒有辦法對抗外敵,也無法讓其他強權願意挺你,即使他們支持民主政體。

團結與共識不是激情的口號,而是落實在具體政策,從防疫、社會安全、所得分配、教育與社福,每一項具體政策都可能增強社會團體,也可能撕裂社會,而這一點一滴的累積或消減,就是台灣共識的基礎,也決定台灣會不會成為阿富汗。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