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選凝專欄:中國抗疫代言人張文宏險些被拉下神壇

張文宏被舉報並捲入了一場被「拉下神壇」的風暴,風暴的起因是他在微博發言中稱要和新冠病毒「長期共存」。(取自網路)

過去一年裡,傳染醫學專家張文宏當屬中國形象最好的抗疫代言人。他既因站在疫情一線具備實戰經驗而有專業上的公信力,又能用溫和理性的抗疫話語撫慰公眾,所以被認為是「中國醫學界、公眾以及政府的最大公約數」。

但不久之前,他卻被舉報並捲入了一場被「拉下神壇」的風暴,風暴的起因是他在微博發言中稱要和新冠病毒「長期共存」。

7月29日凌晨,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發布了一條微博,當時南京突發疫情,人們最關心的問題是南京的疫情會怎麼發展?疫苗到底有沒有用?以及未來要如何應對疫情?張文宏的微博恰恰就是以專業主義立場回答了人們的困惑。

國藥疫苗。(美聯社)
國藥新冠肺炎疫苗是中國自產的滅活疫苗。(資料照,美聯社)

張文宏指出如果以減緩傳播和降低病死率作為目標,中國滅活疫苗可以承擔一定的保護,但是「作為清零和根除疾病流行,可能是目前疫苗不能達到的目標。」他也表示:「世界要學會與這個病毒共存。南京疫情讓我們再次看到病毒的無時不再,不管我們願不願意,未來的風險一直會有。」

觸動「堅決清零派」的敏感神經

「堅決清零派」和「與病毒長期共存派」在大陸輿論場各執己見勢不兩立,兩種抗疫思維更被簡化為「中國(積極)抗疫模式」和「西方(消極)抗疫模式」之爭。

這番表態其實並無新意,「與病毒共存」也早就是醫學界共識,早前包括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中國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專家)王辰等大陸專家都曾表達類似觀點──新冠病毒有可能轉成慢性的、像流感一樣長期存在的疾病;如果新冠病毒對人類健康的影響程度慢慢降低,它與人類共存將成為可能。然而偏偏這次,張文宏的發言觸動了「堅決清零派」的敏感神經。

中國大陸各地對小規模爆發的疫情一直以「清零」為抗疫目標,所以「堅決清零派」和「與病毒長期共存派」在大陸輿論場各執己見勢不兩立,兩種抗疫思維往往更會被簡化為「中國(積極)抗疫模式」和「西方(消極)抗疫模式」之爭。

針對張文宏微博最激烈的批評來自兩篇文章,一篇是原衛生部部長高強在《人民日報》客戶端發表的〈「與病毒共存」可行嗎?〉,文章指英、美等國的「與病毒共存」已給全球抗議形勢帶來嚴重後果,中國絕不能重蹈覆轍。

2021年7月,中國南京新冠肺炎疫情再度爆發(AP)
2021年7月,中國南京新冠肺炎疫情再度爆發。(資料照,美聯社)

另一篇則是《環球時報》刊發的北大教授張頤武所撰〈繼續全面防控,不要中了西方的連環計〉,文章認為,「與病毒共存」的論調就像勸防疫優等生去向成績差的學生抄作業,必是別有深意。

結果不止張文宏的「長期共存論」被群起攻之,不少網民還展開了對他個人的攻擊。有人指他是「香蕉人」,也有人說他是「西方利益集團的代言人」,還有陰謀論者說他故意要「挑起受封閉影響的生意人來恨國家的防疫政策」。

被扣上「漢奸」、「反動學術權威」大帽子

張文宏被指控博士論文抄襲,學位論文抄襲疑雲向來最能挑動大陸自媒體的神經,許多公眾號紛紛跟進,一大堆負面標籤突然和抗疫英雄張文宏連在了一起。

人身攻擊之餘,為了把他拉下神壇,有一位名為「大盛說」的微博用戶更在8月中旬舉報張文宏在2000年撰寫的博士論文,抄襲了齊魯理工學院教授黃海南所發表的期刊論文,涉嫌學術造假。這對於學者而言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平民王小石」、方舟子等人亦先後呼籲有關部門啟動調查,甚至要求復旦大學吊銷張文宏的博士學位。

學位論文的抄襲疑雲向來最能挑動大陸自媒體的神經,許多公眾號紛紛跟進,一大堆負面標籤諸如「漢奸」、「反動學術權威」等都突然和抗疫英雄張文宏連在了一起。

另一方面,不少支持張文宏的網友也指出,黃海南的論文是一篇研究綜述,而張文宏博論被指控抄襲的部分並非獨創性的研究成果,是正文附錄的綜述;他大量引用了黃海南的綜述原文(4-5頁),並加以擴充為13頁左右──如果以今天的學術規範來說,引用二手文獻卻未嚴謹標示出處確有瑕疵,但似乎並不構成「學術造假」,畢竟涉及原創性的部分還是張文宏自己的成果。

抄襲爭議擾攘一周之後,復旦大學於8月23日公布了「校學術規範委員會」對張文宏博士論文的調查結果:認定張文宏的論文符合當年授予博士學位論文的要求(原上海醫科大學1999年修訂的《科研型博士研究生培養工作細則》),並認為「附錄綜述部分存在寫作不規範」但「不構成學術不端或學術不當行為。」復旦大學的聲明讓不少人欣慰於「張文宏的名譽保住了」,但也讓更多人感到悲哀。

憂心科學精神在公共討論中消失

有人擔心,張文宏若因恐懼口誅筆伐而憚於發聲,「試問,中國醫學界還有誰敢單槍匹馬再憑科學話語談論疫情?」。歸根究柢,「人類無法清零的不僅是病毒,更是愚昧。」

公眾號「脆皮先生」就指出「這次大規模黑張文宏醫生」的理由竟然是學術,而不是收受紅包、違規多點執業、科研經費使用不端、病人投訴乃至與西方反華勢力勾結的「實錘」等等,足以說明張文宏品性溫良,全身上下根本沒什麼值得攻擊之處。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為了讓他不再發聲引導公眾,有人都會跳出來舉報他,舉報的理由就只剩下專業上的攻訐。

公眾號「冰川思享號」認為,如果此後張文宏因為恐懼口誅筆伐而憚於發聲,「試問,中國醫學界還有誰敢單槍匹馬再憑科學話語談論疫情?」堅決清零派當然可以不相信人類未來要與病毒長期共存,但不相信「共存」,不代表就要讓張文宏這樣的專業人士噤聲。歸根究柢,「人類無法清零的不僅是病毒,更是愚昧。」

鬧劇一般的張文宏抄襲事件落幕之餘,很多人仍然希望,張文宏所代表的尊重科學精神的公共發言未來不要消失於公眾視野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