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如何才能順利崛起?《霸權興衰史》耶魯學者建言習近平:學學鄧小平,中國將成美國最強勁敵

北京一處宣揚中共成就的紀念館中,民眾正在觀看習近平的影像。(美聯社)

「一個經濟正在發展中的強國(如一八六0年代的英國、一八九0年代的美國和今天(編按:一九八七年)的日本總希望先富裕起來,而不願在軍備上花太多的錢。但是再過半個世紀,國家投資的輕重緩急就可能發生變化,因為經濟上的擴張必然會帶來許多海外義務(如對國外市場如原料、軍事聯盟的依賴,也許還仰賴軍事基地和殖民地)。」

保羅‧甘迺迪/《霸權興衰史》前言

耶魯大學歷史教授保羅‧甘迺迪(Paul Kennedy)在其經典著作《霸權興衰史》(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中細數最近五百年的大國興衰,試圖論證大國的優勢與其可用資源高度相關,但軍事過度擴張造成的國力衰弱,則是大國必須面對的恆久威脅。因為大國的野心與安全需求往往超出了其資源基礎的承受能力,往往在決定霸權興衰的關鍵戰役之前,經濟力量的變遷早就預告了新強權國家的崛起。

不過甘迺迪在書中對「美國將在二十一世紀走向相對衰落」的預言並未實現(對蘇聯衰落的看法則是很快應驗),美國至今仍是世界第一強國,依舊扮演著世界警察的角色。第一版《霸權興衰史》的封面甚至畫著山姆大叔頹喪的走下舞台,扛著太陽旗、西裝筆挺的日本上班族則在攀上頂峰。甘迺迪也在二0一0年的媒體專訪中承認,他對日本崛起確實看走了眼,但這並不妨礙論述紮實《霸權興衰史》成為譯成二十三種語言的暢銷書,甘迺迪在耶魯大學也持續開設「自1500年以來的西方軍事史」課程,在全球格局與歷史縱深之下探問霸權的興衰之理。

《霸權興衰史》書影。(翻攝亞馬遜網站)
《霸權興衰史》書影。(翻攝亞馬遜網站)

初次出版《霸權興衰史》的甘迺迪不過剛接到耶魯聘書四年,是一位年方四十二的秀逸學者。如今三十多年過去,「日本第一」的神話崩塌了、與美國曾各擅勝場的蘇聯解體了、歐盟則不復《馬斯垂克條約》通過時的意氣風發,但全球舞台上還站著中國與美國兩位巨人。如今七十六歲的甘迺迪仍在修訂第六版《霸權興衰史》,《經濟學人》也在中國崛起及阿富汗撤軍的時代氛圍下,請這位專精強權興衰與大戰略的歷史學者,再談談美國的未來。

保羅‧甘迺迪認為,「美國是否正在面臨不可逆轉的衰落」這些年一直都是最能吸引外交政策研究者的題目。這個全球強權在亞洲的又一次撤退,無疑助長了支持這個命題的聲勢。但對總是把時間維度拉長來看問題的甘迺迪來說,中國國力的穩步上升、甚至可能超越美國,恐怕比阿富汗撤軍來得更為重要。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可能也更為關注「中國的真正實力」、「美利堅盛世(PaxAmericana)是否將被亞洲世紀所取代」。

1991年8月,蘇聯共產黨強硬派發動政變,總統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一度遭到軟禁(AP)
1991年8月,蘇聯共產黨強硬派發動政變,總統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一度遭到軟禁(AP)

預測「美國即將退出全球強權」曾經失準的甘迺迪,這次不願急著給出「美國確實正在衰退」的肯定答案。不過他也表示,目前的全球局勢其實跟他在上個世紀撰寫《霸權興衰史》的情況並無二致。雖然這段時間出現了蘇聯解體、伊拉克領導人海珊(Saddam Hussein)垮台等重大發展,但若從國際關係、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三個面向來看,美國國力的復甦只能說是暫時性的,整體局勢對美國而言依舊不利。

從國際關係來看,半個世紀前的美國身處一個兩極世界,他們只需面對日漸衰落的蘇聯。但今天的國際體系卻是由四五個強權所組成,他們彼此之間無論是透過硬實力還是軟實力,都無法強迫其他國家做他們不想做的事。在《霸權興衰史》的最後一章,甘迺迪就曾指出世界秩序正朝多極化轉變,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三個十年後,全球格局看來更為多樣化:除了為居領先群的美國、中國、印度、俄羅斯之外,歐盟與日本依舊緊追其後,印尼與伊朗也日益重要。甘迺迪認為,此一發展標誌著世界權力的重新分配,因此即便美國仍是「全球第一」,也只不過意味著它是「叢林裡許多大猩猩的其中一隻」。

習近平時代,中國社會對領導人的個人崇拜達到新高點(AP)
習近平時代,中國社會對領導人的個人崇拜達到新高點(AP)

若從軍事實力來看,美軍實力當然還是全球霸主。但甘迺迪也指出,美軍的規模與軍備確實比上個世紀八0年代要來得更小、也更老—這裡的「老」並非人員組成,而是武器年限。畢竟擁有七0年役齡的B-52轟炸機比許多現役軍官還要老上許多,舊款的阿利 · 伯克驅逐艦(Arleigh Burke destroyers)也已經服役超過三十年,他質疑美軍還能繼續維護與使用這些武器多久?去年西太平洋的航母戰力一度出現空窗,雖然只是暫時的尷尬,但這也顯露出美國海軍的航母戰力確實比四十年前更加萎縮的事實。

由於美國的軍艦並非只用於自我防衛,更用在對不同地區進行部署。當美國不再擁有足夠的軍艦來履行它沉重的全球承諾,在歷史學家看來,這個全球強權看來更像昔日的哈布斯堡王朝(House of Habsburg)—擁有龐大但疲憊的軍隊,戍守在過多的防區。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在甘迺迪看來也頗有哈布斯堡王朝的色彩,因為美軍為了對抗神學士游擊隊,他們的軍事裝備就必須分散在阿富汗各地。

美軍與阿富汗兒童在撤離喀布爾的C-17上嬉戲。(美聯社)
美軍與阿富汗兒童在撤離喀布爾的C-17上嬉戲。(美聯社)

對於當今的時局,甘迺迪再次提出「窮兵黷武可能讓大國衰落」的主張。他質疑美國是否還能承受保持領先地位的代價?美國必須坦誠地問問自己,究竟要把軍費提高到多少(目前約佔GDP的百分之三點五),才能擁有一支能夠履行全球安全承諾的軍隊。甘迺迪認為,即便是提高到GDP的百分之四可能也遠遠不夠,提升到百分之六或許就差不多了,但經濟學家跟國會恐怕難以接受。

在美國顯出疲態的同時,中國似乎正在世界各地展示自己的實力。更重要的是,由載人飛行器與大型水面戰艦主宰戰場的局面似乎也在發生變化,許多人認為,無人機與其他新型武器的出現,可能會讓美國、中國、俄羅斯、甚至是伊朗的勝算重新洗牌。過去的軍事革命往往有利於美國,但這一次恐怕不會那麼肯定。

解放軍的戰機操演。(翻攝中國軍網)
解放軍的戰機操演。(翻攝中國軍網)

如同甘迺迪在《霸權興衰史》中一再強調的:在國際關係體系中,財富與國力總是相對的,一個國家相對的經濟實力與軍事力量的消長也總是同時出現。如果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決定將不斷成長的GDP的百分之五分配給軍隊(甚至更多),那又會怎麼樣?美國面對這種局面又該怎麼辦?甘迺迪表示,這種情況在半個世紀以前根本不存在,但今天的華盛頓似乎沒有人願意談論這個問題。

甘迺迪認為,這也引出了分析中美實力消長的第三個面向—(相對)經濟實力。甘迺迪指出,從二十世紀的八0年代以來,全球最大的變化就是中國經濟規模的急劇成長。無論人們對中國的經濟實力提出何種質疑(如不可靠的統計數據、勞動力將出現嚴重萎縮等),中國經濟事實上就是在以更快的速度成長。甚至按購買力平價調整後的GDP,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與美國旗鼓相當。

《霸權興衰史》書影。(翻攝亞馬遜網站)
《霸權興衰史》書影。(翻攝亞馬遜網站)

甘迺迪認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放在歷史的維度中,才能看出它真正的意義。因為從十九世紀八0年代美國經濟超過英國以來,美國放眼世界從來不曾出現對手。美國的經濟規模在整個二十世紀,大約是其他任何一個大國的二到四倍。如果回頭看二戰時期—珍珠港事件時美國的經濟規模大約是日本的十倍,希特勒在歐陸魯莽宣戰時,美國則是德國的三倍。

然而美國的經濟優勢顯然正在終結,由於中國的人口規模和不斷成長的繁榮,全球事務正在發生驚人的轉變。中國有十四億人口,美國則是三點三億,因此中國人民的收入只需達到美國平均水準的一半,其總體經濟規模就會是美國的兩倍。如果這件事成為事實,中國的國防開支未來將可獲得大筆資金,美國無論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當家,對此趨勢恐怕也都一籌莫展。

中國經濟,在北京街頭購物的民眾(AP)
中國經濟,在北京街頭購物的民眾(AP)

身為一個研究霸權興衰的著名學者,甘迺迪在《經濟學人》送給習近平的建言就是「模仿鄧小平」(imitating Deng)。雖然甘迺迪沒有明言「究竟要模仿小鄧什麼」,但從他宣稱「模仿鄧小平」可以「讓中國的經濟與軍事實力繼續成長,在過程中不要出亂子」看來,甘迺迪的意思應該就是「韜光養晦」,在實力還沒有跟美國真正比肩之前,切莫橫生枝節。但這也將帶給美國一個最大的挑戰:全球舞台上將會出現一隻跟自己一樣魁梧的黑猩猩。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