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威脅不大利益不多,中共不會力挺塔利班

阿富汗對中共在經濟利益方面,「看得到、吃不著」的成分居多。(資料照,美聯社)

在美軍完全撤出阿富汗、塔利班(Taliban,神學士)宣布「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正式回歸後,國際間開始把注意力轉向中共;且多數學者專家認為阿富汗對中共具有重要的安全與經濟利益,因此中共應該會大力支援塔利班政權。但實際狀況是否真的如此?

關於中共在阿富汗的首要利益,學者專家普遍認為是安全利益,主要又區分為二個部分:第一是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東伊運)對新疆安全的影響,第二是阿富汗毒品貿易的滲透。

在新疆的安全穩定上,許多學者主張「東伊運」是影響新疆安全的最大威脅,而「東伊運」與塔利班及基地(Al Qaeda,蓋達)組織間確實也存在密切的聯繫。在中共外長王毅7月28日於天津會見塔利班高級代表團,及阿富汗局勢變天後中共外交部的歷次發言,也多次提到「東伊運」的問題。

阿富汗因素對新疆安全威脅有限

近年新疆遭受的恐怖主義威脅,遠不及「上海合作組織」(上合組織)其他國家。而阿富汗鴉片產量雖占全球85%,但流入中國的數量卻微不足道,在2019年只繳獲78.9公斤。

但嚴格來說,「東伊運」對新疆的安全情勢並未造成立即且直接的威脅。固然有「東伊運」成員得到塔利班的庇護並接受訓練;但由於阿富汗與新疆的共同邊界僅有瓦罕走廊一帶、長度僅約93公里,控管上相對容易。加上新疆與阿富汗邊界兩側均為海拔四千公尺的高原地形,使兩地實際處於「相連卻無法相通」的狀況,「東伊運」成員經由瓦罕走廊進入新疆,發動大規模襲擊的可能性極低。

事實上,近年新疆遭受的恐怖主義威脅,遠不及「上海合作組織」(上合組織)其他國家。

烏茲別克在2020年共破獲4起極端組織活動,拘捕上百位恐怖分子嫌疑人;吉爾吉斯阻止2起恐怖攻擊,共逮捕29名恐怖分子嫌疑人;塔吉克在2020年1至6月,據報有多達875起疑似恐怖主義犯罪行為,遭逮捕的疑似恐怖分子超過200人,並成功阻止2起有預謀的恐怖攻擊;哈薩克在2020年1至7月,發生33起恐怖主義犯罪行為;俄羅斯則是在2020年全年共制止61起恐怖主義犯罪行為,其中包括41件恐怖攻擊。

中亞國家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Tashkent)(Guidecity@Wikipedia CC BY-SA 3.0)
烏茲別克光是2020年就破獲4起極端組織活動,拘捕上百位恐怖分子嫌疑人。(Guidecity@Wikipedia CC BY-SA 3.0)

至於印度,則是遭受塔利班與基地組織所支持組建的「聖戰者運動」恐怖主義網絡侵擾,對印度控制的喀什米爾地區尤其造成嚴重威脅。據估計,在查謨和喀什米爾地區活動的恐怖分子中,約有22%是在阿富汗受訓或來自阿富汗。相形之下,新疆在2016年後就沒有再傳出類似的恐怖主義攻擊行動。

在阿富汗毒品貿易滲透方面,中國大陸所受的威脅更小。在2017年時,阿富汗鴉片的年產量超過9000公噸,是2001年的42倍;2020年時總產量雖下降為6300公噸,占當年度全球總產量的比例仍高達85%。但由於交通不便,這些產量巨大的毒品中流入中國大陸的數量卻微不足道。在2019年中國大陸繳獲的毒品中,來自泰緬邊境「金三角」地區的高達27.3噸,但來自以阿富汗為中心的「金新月」地區者僅有78.9公斤,還比不上來自南美洲的166.1公斤。

換言之,阿富汗對中共在安全利益部分,實在不如外界所想像的重要。

中國投資銅礦油田開採不順

若沒有足夠的安全環境與政策穩定度,有再多的天然資源也無濟於事。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於2007年所投資的艾娜克銅礦、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2011年投資的油田,都長期停滯不前。

在經濟利益上,不少學者專家主張阿富汗對中共有極重要的經濟利益,主要區分為:

1.阿富汗做為南亞、中亞和西亞等三個地區交匯的戰略樞紐,中共可借助阿富汗的地緣優勢來培育並拓展市場,不僅可對「一帶一路」的大戰略產生明顯助益,也能和「中巴經濟走廊」,及中國大陸與中亞、南亞的經濟貿易,實現經濟上的互補雙贏。

2.阿富汗蘊藏大量的天然資源,包括銅礦6000萬噸、鐵礦20多億噸、稀土100多萬噸、鋁450萬噸、石油1600萬噸、天然氣2萬億立方米,外加鋰、媒、鈾、錫、鎢等礦產資源。

但實際上,阿富汗無論是在「一帶一路」的交通重要性,或是市場價值等方面,對中共的利益並不顯著。首先是阿富汗的地理環境,在交通上利於南北向而不利於東西向。此一特性雖然使阿富汗成為溝通中亞與南亞的戰略通道,但對「一帶一路」著重的東西向交通助益並不大;加上新疆與阿富汗接壤的瓦罕走廊海拔太高,使建立現代化交通線的成本極為巨大,不易實現。

一名在阿富汗喀布爾市郊公墓賣水的少年,在等待顧客時站在墳墓上遠眺。(美聯社)
阿富汗無論是在「一帶一路」的交通重要性,或是市場價值等方面,對中共的利益並不顯著。(資料照,美聯社)

在市場拓展上,阿富汗人均GDP雖已從2002年的179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508美元,但仍然是全世界207個國家中的倒數第7位;全國3100多萬人口中,高達39%的人口處於每天生活費不到1美元的絕對貧困狀態。整體來說,阿富汗缺乏足夠的消費力,市場價值並不顯著。

在天然資源蘊藏方面,先不論目前的估計多半來自初步的航空探測,精確度可能不足。更重要的是,這些天然資源的開發需要大量的先期投資,包括交通、電力、儲藏甚至提煉設施;不僅金額龐大,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正式開採。因此,若沒有足夠的安全環境與政策穩定度,讓外國政府或外商能將投資風險控制在一定範圍內,就算有再多的天然資源也無濟於事。

中共央企之一的中國冶金科工集團於2007年所投資的艾娜克(Aynak)銅礦,與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2011年投資的阿姆河(Amu)流域油田等項目,即因前述理由而長期停滯不前。

經濟利益「看得到、吃不著」

萬一無法償還債務,塔利班政府也不太可能將重大基礎設施長期「租借」、或賦予某種經濟特權方式,確保中共的權益。這讓中共對在阿富汗立即投入大量資本躊躇不前。

塔利班政權雖普遍被外界認為比之前的賈尼(Ashraf Ghani)政府,更具備穩定阿富汗內部局勢的能力。但塔利班政權受普什圖族傳統部落習慣法影響,強調個別部落獨立與平等觀念,其實很難建立強力的中央集權政府;而其所追求在阿富汗成立以「沙里亞」(Sharia)伊斯蘭教法為依歸之「哈里發」政教合一體制的目標,使其對外國政府透過大量投資獲取對阿富汗影響力的做法相當敵視。

萬一出現無法償還債務的情形,塔利班政府也不太可能像其他國家一樣,將重大基礎設施長期「租借」、或賦予某種經濟特權等方式,確保中共的權益。這些與其他國家截然不同的政權特性,很可能讓中共對在阿富汗立即投入大量資本,藉以開採天然資源感到躊躇不前。

一言以蔽之,阿富汗對中共在經濟利益方面,「看得到、吃不著」的成分居多。

事實上,在賈尼政府垮台前,包括中國大陸、巴基斯坦與俄羅斯等區域大國,還是寧可和比較世俗化、但由塔利班居主導地位的阿富汗政府打交道,並不樂見塔利班「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的回歸。

在2021年3月於莫斯科召開的「阿富汗和平會議」中,塔利班將恢復「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作為衝突解決方案的主張,就遭到美國、中共、巴基斯坦與俄羅斯的反對,即為明顯的例證。而區域大國之所以不樂見阿富汗政府徹底的塔利班化,主要原因就是對塔利班政權履行國際承諾的意願難以放心。

藉阿富汗各部族牽制塔利班

賈尼政府垮台,美國與印度喪失對阿富汗的影響力、進而解除對「中巴經濟走廊」北側翼的威脅後,整體形勢轉而對中共有利。美國應會增加對印度的支持力度,牽制中共繼續朝印度洋方向擴張影響力。

在安全利益不若外界想像中大,經濟利益又多屬「看得到、吃不著」的情況下,研判後續中共對塔利班政權的政策走向如下:

1.會增加對阿富汗的協助,包括人道援助與經濟支援,以強化對塔利班政權的影響力。但在塔利班政權證明具有履行國際承諾的意願前,應該不會有太大方或長期的經援或投資項目。

2.由於上合組織相關各國分別對阿富汗境內各部族保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例如阿富汗北方的烏茲別克族與塔吉克族不僅是俄羅斯的傳統盟友,賈尼政府的前副總統杜斯塔姆(Abdul Rashid Dostum)也是親俄勢力的代表人物;做為上合組織觀察員國的伊朗則是阿富汗境內哈扎拉族、塔吉克族和什葉派勢力的主要支持者。

中共應該會與「上海合作組織」相關各國協調,在確保阿富汗境內非普什圖族安全與權益的前提下,促使各民族與塔利班達成和解;以便一方面協助塔利班政權穩定阿富汗局勢,另一方面又能以這些民族為槓桿來牽制塔利班,確保塔利班的合作。

美國會增加對印度的支持力度

至於清剿目前仍盤踞在阿富汗少數地區的伊斯蘭國呼羅珊省分支(IS-K),雖已成為塔利班、中共和美國的共識,但這對緩和中美對抗的氛圍不會有太大的作用。因為在賈尼政府垮台,導致美國與印度喪失對阿富汗的影響力、進而解除對「中巴經濟走廊」北側翼的威脅後,整體形勢轉而對中共有利。

為改善戰略競爭的態勢,當美國從目前的混亂中脫身,並對伊斯蘭國呼羅珊省分支進行一定程度的打擊後,應該會增加對印度的支持力度,以盡可能牽制中共繼續朝印度洋方向擴張影響力,回到原本中美競爭激烈的態勢。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