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榮欽專欄:台灣學子走向世界的機會

今年麻省理工公布提前錄取榜單中的707位新生,沒有任何一位是來自中國。(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高等教育已經發展成為龐大的產業,不僅透過教學與研究傳遞知識與發展新知,也透過服務改變社會,擁有龐大校務基金的大學如哈佛與耶魯等名校,還經由投資影響金融市場。

而且美國人對於教育付費的觀點根深蒂固,很少人會質疑為何哈佛與耶魯等私立名校擁有驚人的校產,卻依舊向學生收取學費。雖然如天文數字般的美國學生學貸,已經成為重要的社會議題,更成為總統大選的焦點,無論是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一筆勾消或是華倫(Elizabeth Warren)的免息,都在前次民主黨總統黨內初選中獲取極大的關注。

美國的外國留學生前3名過去10年從未變動

儘管如此,美國的高等教育產業依舊是全球最具國際競爭力的教育產業,吸引了最多的外國學生,對美國與世界都產生重大影響。

根據美國教育研究所的統計,過去10年來,美國的外國留學生前3名從未變動,一直是中國、印度與南韓,目前三國每年留美學生人數分別是37萬、20萬與5萬,因為差異太大,預計未來改變名次的機率不大。接下來是沙烏地阿拉伯、加拿大與越南,沙烏地阿拉伯與越南分別從2009/2010年的第7名與第9名,上升至今日的第4名與第6名。

第7名就是台灣,從2009/2010年的第5名跌落至今,人數也從2萬6685人減少至2萬3724人。台灣雖然赴美留學的人數減少,但是出國留學的整體人數增加。教育部依據留學簽證的人數統計,台灣出國留學總人數從2010年的3萬3881人增加到2019年的4萬1559人,2020年因為疫情留學人數大減,但是並非常態。

留美減赴日澳增,台灣學生選擇更多元

過去10年來(即2010至2019年),雖然赴美留學人數減少,不過到其他國家留學人數增加得更多。除了美國之外,台灣人留學國家依次為:澳洲、日本、英國、加拿大、南韓、德國與法國。人數增加最多的是澳洲與日本,這兩國增加的台灣留學生人數就超過減少的美國留學生。

不過從比率上來看,增加最快的是南韓,從2010年的645人增加到2019年的2055人,足見南韓軟實力的快速增長。整體來看,雖然英語系國家仍是主流,但是台灣留學日、韓、德、法等不同語系的人數逐年增長,比過去更為多元。

不過隨著美中對抗情勢的升高,台灣學生出國留學的策略也有改變的必要。近10年來,中國不僅是美國高等教育中,外國學生的最大宗,也是增長最快的國家,從12萬餘人暴增至37萬餘人,比第2至第8名人數總和還多。

儘管近年來美國對於中國企業併購諸多設限,但是美國依舊是中國透過留學獲取新知識與技術的主要來源。不過中國出國留學的第2到5名:加、英、澳、紐,從人口比例上來看,比美國密度更高。

美國哈佛大學(AP)
美國依舊是中國透過留學獲取新知識與技術的主要來源。圖為哈佛大學。(資料照,美聯社)

簡而言之,中國學生留學仍然以英語系國家為主,近10年更呈爆炸性成長,不僅造成中國學生在這些國家之中,擁有最龐大的外國學生團體,也因為國際學生的學費通常是本地生的2到3倍,中國留學生成為這些大學的重要經費來源。

中國留學生通常刻苦耐勞,在求學上十分積極,也有不錯的表現,但是有時也因為對民主人權的理解與西方國家不同而產生衝突,最經典的要算今年5月的羅冠聰事件。

遭中國學生抵制,羅冠聰懷疑中國使館主導

流亡海外的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獲邀到芝加哥大學任4星期講座,與學生交流。不料卻遭到芝大的中國學生及學者聯會(University of Chicago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致函校方反對,要求取消羅冠聰講座,因為此舉「可能加深疫情以來對於亞洲人的歧視」。信中並隱含威脅道,邀請羅冠聰令中國學生感到受傷,許多中國學生已後悔入讀芝大,並建議新生不要到校上學,要求校方正視他們的訴求。

有趣的是,羅冠聰反駁他們的做法是「挑戰大學校園的言論自由,間接散播中共的威權主義」,並懷疑中國大使館與此有關。

香港民主運動人士羅冠聰(Nathan Law)(AP)
羅冠聰在芝加哥大學的講座遭到中國留學生的抵制。(資料照,美聯社)

羅冠聰的懷疑並非全無理由,2019年2月,維吾爾族運動人士托度希(Rukiye Turdush)受邀於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演講,不料演講途中遭到麥克馬斯特中國學生與學者協會(McMaster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成員強行打斷。其中一位在會場吼叫的中國學生,告訴加拿大國家電視台(CBC),他們的行為受到中國大使館的指導與監視。麥克馬斯特的學生會因此投票,以學生表達意見應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為由,取消中國學生與學者協會的法定地位,禁止再享有校園資源。

不僅如此,自從川普(Donald Trump)發動美中貿易戰以來,美國對於中國留學生與學者的警覺性大增,許多「千人計畫」的參與者都受到美國政府的調查,以免將技術非法移轉給中國。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也將針對接受NIH資助的1萬家機構,是否存在外國資金與非法技術移轉展開調查。

把握中生空出名額爭取進入菁英大學

美國部分的菁英學府,也開始對中國學生的入學申請嚴格審查。史丹佛大學招募新生,在全球50多個地方展開面試,包括台灣與香港都名列其中,卻唯獨沒有中國,缺乏面試機會,代表中國高中生進入使丹佛大學就讀的機率微乎其微。

台灣學生應該趁此機會,重拾申請美國大學的熱忱,尤其是針對MIT或史丹佛大學等菁英學校,把握中國學生所空出的名額,爭取進入一流名校就讀的機會。有許多證據表明,高素質人力資本的增加,是國家經濟成長的關鍵,特別是對於市場尚未成形的新創領域而言,人才是開創新市場的決定性要素。即使留在國外工作,也經常能夠成為撮合台灣與當地的橋樑,促成兩國合作的契機,此時正是台灣學生申請美國名校的最佳良機。

*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副教授,法國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博士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