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同為礦坑裡的金絲雀,台灣不能不關注烏克蘭

2021年4月,烏克蘭軍方在邊界地區高度戒備俄羅斯大軍集結(AP)

美國繼續堅定支持烏克蘭主權與領土的完整性,以抗衡俄羅斯的侵略性行為;同時也支持烏克蘭積極參與歐洲─大西洋體系(Euro-Atlantic)的努力。」

──美國總統拜登

阿富汗大撤退震撼全世界,美國拜登政府如何在外交場域振衰起敝備受關注,尤其是如何重新聚焦美國的外交政策,如何調整美國與盟邦的關係、恢復後者對美國的信心,如何界定在大撤退中浮現的「拜登主義」。副總統賀錦麗8月下旬訪問新加坡和越南,初步安撫亞太國家「驛動的心」。9月1日,拜登親自出馬上陣,在白宮會見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歐洲盟邦高度關注。

2021年9月1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會見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AP)
2021年9月1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會見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AP)

美國盟邦紛紛自問:我們會是下一個阿富汗嗎?

拜登(Joe Biden)與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面對記者時並未提及阿富汗,但阿富汗的震撼效應無所不在,兩位元首會面時程甚至因此延後2天。美國在阿富汗奮戰20年,最後完全放棄、完全撤退,坐視其民選政府被遊擊隊摧枯拉朽,公民社會再度沉入黑暗深淵。不少國家(包括臺灣)怵然之餘捫心自問:我們會是下一個阿富汗嗎?

烏克蘭(Ukraine)的問號可能格外巨大。這個國家及其民族與俄羅斯/蘇聯有非常深厚、複雜的歷史關係,1991年獨立之後,仍被籠罩在鄰國的巨大陰影之中,擺盪在親俄vs.親西方的路線之間。2013年11月底,烏克蘭爆發革命,親俄政權遭到推翻。翌年,俄羅斯下重手教訓烏克蘭,併吞克里米亞(Crimea),鼓動東部親俄勢力發起叛亂。7年鏖戰、1萬5000人死亡之後,這場內戰至今難以平息。

2021年8月24日,烏克蘭獨立紀念日大閱兵(AP)
2021年8月24日,烏克蘭獨立紀念日大閱兵(AP)

烏克蘭總統訪問白宮的漫漫長路

儘管國家因此東西分裂,而且強鄰竊佔領土之餘,軍事、政治與經濟(能源)壓力一步緊似一步,但基輔(Kyiv)當局不改其志,哲連斯基與其前任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都堅持親西方路線,期盼有朝一日成為歐盟(EU)成員國,同時強化與北約(NATO)的軍事合作,甚至表明加入的意願;最後這個願望重踩了俄羅斯的紅線。

因此不難想見,對烏克蘭最高領導人而言,踏進白宮橢圓形辦公室(Oval Office)、與美國總統促膝長談、獲取其親口承諾有多重要。波洛申科2014年6月上任,9月就拿到門票;但是對於2019年5月就職的哲連斯基,這條通往白宮之路卻無比曲折,而且無端被捲入美國政壇風暴—烏克蘭門(Ukrainegate)醜聞:川普(Donald Trump)總統以白宮訪問與4億美元軍援為交換條件(quid pro quo),要求哲連斯基「調查」時為民主黨總統參選人的拜登與其次子杭特(Hunter Biden)的黑資料。

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AP)
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AP)

普京:烏克蘭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瀆職醜聞讓川普遭到國會眾議院彈劾,在共和黨全力護航之下逃過解職命運。哲連斯基則做了明智抉擇,沒有屈從川普的威脅利誘,保全了烏克蘭的國格與對美外交的生機。今年9月,哲連斯基成為繼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之後,第二位造訪「拜登白宮」的歐洲國家領導人,拿到拜登的親口承諾以及6000萬美元軍援(今年累計超過4億美元)。

白宮這場會談發生在阿富汗大撤退之後,對拜登也是別具意義。大撤退除了代表美國終結在穆斯林世界的無止境戰爭(forever war)與國家建構(nation building),更意謂美國要投入更多國力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與中國抗衡,那麼俄羅斯與歐洲呢?拜登必須在烏克蘭問題上展現強而有力的承諾,突顯「拜登主義」(Biden Doctrine)的盟邦成分、歐洲成分與俄羅斯成分。

另一方面,對於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威權獨裁者臥榻之側豈容民主政體酣眠,絕不樂見烏克蘭一路西行,發展成一個消弭貪腐、安定繁榮的國家,為俄羅斯自家公民社會示範。而且以普京為首的狂熱俄羅斯民族主義者,至今仍將烏克蘭視為「俄羅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或「小俄羅斯」(Malaya Rus),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只是第一步

烏東衝突、俄烏衝突,依循「諾曼第模式」,俄羅斯總統普京9日與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會面,同意停火。(AP)
俄羅斯總統普京(AP)

歐洲與印太「礦坑裡的金絲雀」

換言之,對歐洲—尤其是飽受俄羅斯軍事威脅的東歐國家—而言,烏克蘭猶如「礦坑裡的金絲雀」。回過頭來看看臺灣、中國與美國的三邊關係,真可謂相映成趣。拜登本人與烏克蘭淵源深厚,但「臺灣學」也早已是華府顯學。以威權獨裁而言,習近平堪與普京並稱「東邪西毒」,美國如何因應中國對臺灣的領土野心與軍事威脅,亞太盟邦正高度關注。

臺灣在政治、外交上與中國漸行漸遠,但經濟仍遠遠無法與中國「脫鉤」。烏克蘭與俄羅斯的關係亦復如是,從「北溪2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輸氣管計畫可見一斑:基輔當局強烈反對—也希望華府反對—這項從俄羅斯直通德國、完全繞過烏克蘭的計畫,擔心會喪失每年約30億美元的「過路費」,同時讓俄羅斯更有籌碼進行「能源勒索」。拜登政府雖然放行「北溪2號」,但也與德國聯手對烏克蘭做出多項承諾。

另一方面,俄羅斯對歐洲的經濟誘因大概只有「北溪2號」,中國則已是歐洲與印太許多國家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對美國外交政策形成更艱鉅的挑戰,臺灣的「礦坑裡的金絲雀」角色相形之下也更為微妙。拜登的國安外交團隊在阿富汗大撤退的執行面表現得荒腔走板,面對下一場地緣政治危機—無論是來自烏克蘭、臺灣抑或其他地區—的時候,必須設法恢復世人的信心。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