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專欄:10月共軍大規模空中操兵透露的警訊

10月初共機密集擾台,每一波都有殲-16參與。(資料照,取自中國軍網)

從10月1日到4日,共軍空中部隊在台灣西南方到東南方空域,實施了大規模、高強度的實戰化演練。在短短4天內出動多達149架次的各式軍機,包括殲-16戰鬥機100架次、蘇愷-30戰鬥機20架次、轟-6轟炸機16架次、運-8反潛機7架次和空警-500預警機6架次。

跡象顯示,共軍空中部隊這4天的行動,可能是以武力犯台及對抗外軍干預為假想場景之大規模實戰化演習。

第一階段(10月1日白天)是派遣空中兵力對在巴士海峽附近的敵軍海空目標實施打擊,同時派反潛機與水面兵力合作實施反潛巡邏,掩護海軍兵力與核子動力潛艦從巴士海峽突破,進入西太平洋深水區並占領重要的戰術位置。

第二階段(10月1日夜間)是共軍派出由長程戰鬥機與轟炸機組成的體系化打擊機群,在空中預警機的指揮管制下,於夜間深入台灣南方與東南方空域,攻擊國軍在花東與西太平洋的戰力保存區。

轟-6K改自俄羅斯Tu-16長程轟炸機,作戰半徑超過3500公里。(空軍司令部提供)
10月初擾台的共機之一轟-6改自俄羅斯Tu-16長程轟炸機,作戰半徑超過3500公里。(資料照,空軍司令部提供)

第三階段(10月2日至3日)則是派戰鬥機群於巴士海峽實施日、夜間戰鬥空中巡邏,以確保巴士海峽的制空權,並掩護反潛機持續執行反潛巡邏,防止敵軍潛艦破壞共軍經巴士海峽的海上交通線。

第四階段(10月4日)則是輪番派出由長程戰鬥機、轟炸機及預警機組成的體系化打擊機群,對假想中在菲律賓海附近集結並朝巴士海峽方向接近的美軍海空部隊實施飽和攻擊。

除出動的軍機架次數破表,這4天共軍空中部隊的大規模實戰化演練還透露出「具備派遣體系化作戰機群連續出擊能力」、「空中作戰部隊聯合作戰能力明顯提升」、「殲-16戰鬥機部隊機務狀況與技術水準優異」與「新一代北斗衛星導航定位系統大幅提升長距離飛行能力」等四項值得我方警惕的訊息。

體系化作戰機群已具備連續出擊能力    

這是共軍首度於夜間派出完整、真正具攻擊能力的打擊機群,長途飛行到此一空域。代表共軍已有能力於白天和夜晚,輪番派出打擊機群,對國軍戰力保存區發動連續的打擊。

從下表可知,在共軍這4天、7波的演練中,除4日夜間是僅由單一機種實施外,其他六波都是由多機種混合編組的機群,顯示共軍已具備:在短天期內密集派遣體系化作戰機群連續出擊的能力。

20211015-SMG0035-新新聞_A10月1日至4日共軍空中兵力進入我西南空域情形
10月1日至4日共軍空中兵力進入我西南空域情形

而在共軍這4天、多波次的體系化作戰機群演練,更出現3個前所未有的現象:

第1,在10月1日與2日,首度連續兩晝夜都派機群出擊。

第2,在10月1日,首度於夜間派出殲-16戰鬥機,接受空警-500預警機的指揮管制,替轟-6轟炸機護航前往我防空識別區南方與東南方空域,執行長距離打擊任務。

雖然共軍曾在今年6月15日派遣殲-16戰鬥機替轟炸機護航,飛往我防空識別區南方與東南方空域;但只有4架次殲-16戰鬥機、2至4架次轟-6轟炸機和1架運-8反潛機,且是在白晝實施。

換言之,這是共軍首度於夜間派出完整、真正具攻擊能力的打擊機群,長途飛行到此一空域,讓機群中的轟-6轟炸機在殲-16戰鬥機護航下,以巡弋飛彈或長程空射反艦飛彈,對國軍在花東的戰力保存區、在台灣以東海域實施戰力保存的國軍艦隊,甚至部署在菲律賓海的美軍發動打擊。代表共軍已有能力於白天和夜晚,輪番派出打擊機群,對國軍戰力保存區發動連續的打擊。

第3,在4日白天,共軍大舉出動多達52架次的各型軍機,包括2機種36架次的戰鬥機、12架次的轟炸機、2架次預警機與2架次反潛機;是共軍自2015年開始派軍機實施遠海長航以來之冠,顯示共軍可能出動了至少兩個打擊機群,對假想目標實施不間斷的飽和攻擊。

空軍聯合作戰能力明顯提升

在這4天、7波的作戰演練中,殲-16是無役不與,卻未見到共軍的電戰機參與;不禁令人好奇,在這100架次的殲-16中,是否包括若干電子戰構型的殲-16D,隨同實施作戰測評。

共軍空中部隊上一次密集實施體系化作戰演練是今年的3月26日到4月12日,於18天內實施6次。兩相對照,可看出共軍機群出擊的間隔大幅縮短,代表共軍許多由單一機種所組成的飛行部隊,包括戰鬥機的航空兵旅,轟炸機、預警機與反潛機的航空兵團,不僅在機隊妥善方面能維持高水準;且多數空勤人員對不同機種間的聯合作戰十分熟稔,所以能在短短的3天半內,從不同的飛行部隊抽調機組員,密集編組多個體系化作戰機群。

尤其令人注目的是殲-16戰鬥機部隊,在4天內出動了100架次,包括26架次的夜間海上飛行。推測共軍空軍目前約有6個旅的殲-16戰鬥機部隊,其中駐地在東部戰區與南部戰區的有3個旅,包括江蘇如皋的空7旅、江西南昌的空40旅與廣東惠州的空26旅;以現行共軍每個戰鬥機航空兵旅約轄32至36架戰機計,共軍能在連續4天中出動100架次,顯示這3個旅的機務狀況確實十分良好。

這4天的作戰演練也證明這3個航空兵旅中,許多飛行員具備不錯的海上長距離飛行能力;甚至3度於10月1日、2日和4日夜間,分別派出10架、12架與4架的殲-16,密集實施難度最高的夜間海上長距離飛行;1日更陪同轟炸機深入台灣南方和東南方空域,顯示出極高的技術水準。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目前共軍適合替殲-16執行空中加油的IL-78空中加油機只有3架;因此不論是6月15日白晝或10月1日夜間,飛抵台灣南方和東南方空域的殲-16戰鬥機,在海上飛行時均未進行空中加油;使這些殲-16的武裝受到不少限制,研判只能替轟炸機護航,無法執行打擊任務。但日後若運-20空中加油機開始大量服役,殲-16戰鬥機對我方的威脅將更形提升。

IL-78及Su-30,共軍IL-78加油機和蘇愷30戰機。(國防部提供)
共軍IL-78加油機目前只有3架。(資料照,國防部提供)

同時,在這4天、7波的作戰演練中,殲-16是無役不與,卻未見到共軍的電戰機參與;不禁令人好奇,在這100架次的殲-16中,是否包括若干電子戰構型的殲-16D,隨同實施作戰測評。

新一代北斗衛星導航定位系統發威

這4天的實戰化演練,應該是共軍規畫已久的計畫性演訓,對日後發生高強度軍事衝突時的作戰計畫進行驗證,未必是針對近期發生的某些特定事件,臨時量身訂做。

10月1日夜間飛行至台灣南方及東南方的共軍機群,也顯示在第3代北斗衛星導航定位系統服役後,共軍空中部隊在第一島鏈外緣的導航與預警機空中指揮管制能力明顯提升,讓共軍可在夜間派出機群,前往第一島鏈外緣執行對台灣、甚至其他國家海空軍部隊的打擊任務。

事實上,在第3代北斗衛星導航定位系統2020年7月31日完整開通後,共軍已規畫實施了數次海上長距離飛行,除今年6月15日及10月1日派機群深入台灣南方及東南方空域外;共軍南部戰區也在2020年8月出動至少6架蘇愷-30戰鬥機,於接受IL-78的空中加油後,飛往南沙群島渚碧礁執行戰鬥巡邏任務,再飛返南部戰區。整個過程約10小時、航程近8000公里。

另外,今年5月31日共軍也派出16架IL-76與運-20大型運輸機,飛抵南沙群島的南康暗沙後才調頭北返。這些例證顯示,在新一代北斗衛星導航定位系統的協助下,共軍飛行部隊的長距離飛行能力已大幅提升。

最後,這四天的實戰化演練,應該是共軍規畫已久的計畫性演訓,主要目的是對體系化作戰機群的大兵力連續出擊進行實戰化演練;以考核各飛行部隊能力,並對日後發生高強度軍事衝突時的作戰計畫進行驗證,未必是針對近期發生的某些特定事件,臨時量身訂做。

雖是既定演訓也兼具政治效應

針對美國國務院的談話或美英等國航艦的動向,共軍只要照原定計畫實施演訓,自然就能讓外界產生足夠的聯想,達到中共預期的政治效果。

共軍指揮單位可能是覺得經過這幾年的換裝與海上長距離飛行訓練後,無論在機隊規模、機隊戰備程度、飛行員技術、多機種聯合、新一代北斗衛星導航和預警機空中指揮管制等方面,都已達到一定的標準,因此規劃實施這次實兵驗證。事實上,類似的大規模演習,特別是首次實施時,都要經過好幾個月的前置作業,不太可能臨時起意;且共軍各戰區應該在去年年底就已排定今年一整年內,由戰區主導之大規模聯合作戰演訓的時程。

雖然從10月1日開始的這一連串演習,主要目的是軍事訓練,但中共也知道這種規模的演習勢必產生許多政治效應;也不無可能在實施前,針對日期與內容做些調整,來擴大武力展示的效果並對內外表現出不示弱的態度,「一舉數得」。事實上,針對美國國務院談話或美英等國航艦動向,共軍只要照原定計畫實施演訓,自然就能讓外界產生足夠的聯想,達到中共預期的政治效果。

*作者為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