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山部隊關鍵戰力競賽主場摘冠破魔咒 為何海龍蛙兵狙擊賽卻更勝一籌?

俗稱「涼山部隊」的「陸軍高空特勤中隊」在國軍今年度的「關鍵戰力競賽」中奪冠,這份殊榮亦打破比賽2018年開辦至今,尚未摘下第一的魔咒,對提振該隊士氣有很大幫助。圖為該隊演訓情形。(總統府提供)

國軍「關鍵戰力競賽」(特種部隊競賽)日前落幕,今年特勤組冠軍由俗稱「涼山部隊」的「陸軍高空特勤中隊」(ASSC)奪得。涼山部隊近年首度摘冠,同時也將第一名殊榮留在自家主場;若再加上前面「狙擊競賽」獲得第二名的「陸軍兩棲偵察營」,陸軍在這次賽事的表現,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近年關鍵戰力競賽期間或賽事結束後,軍方發布訊息,通常以參謀本部長官視導比賽情形為主,對於排名部分則絕口不提,避免產生強弱之分。因為有資格參賽的單位皆已為國軍精銳,互相競爭的心態非一般部隊所能比擬。

至於有資格參賽的隊伍,除前述涼山部隊外,還包括俗稱「黑衣部隊」的「海軍陸戰隊特勤中隊」CMC.SSC,及俗稱「夜鷹部隊」的「憲兵特種勤務隊」MPSSC在內,3隊同時也是國軍三大特勤隊。

20211009-去年「關鍵戰力競賽」比賽期間,時任副總長執行官的徐衍璞上將前往視導,在後方背景中,能看到場地布置包括人員以臥射方式,自窗框向遠處目標實施射擊的想定。(取自軍聞社)
去年「關鍵戰力競賽」比賽期間,時任副總長執行官的徐衍璞上將前往視導,在後方能看到場地布置包括人員以臥射方式,自窗框向遠處目標實施射擊的想定。(取自軍聞社)

只是國防部長邱國正上台後,軍聞發布空間銳減,今年已看不到相關資訊,從數月前的陸軍特戰營濱海城鎮戰術行軍訓練被「抽掉」,到涉及不對稱戰力整建的狙擊競賽,賽事部分也只出現一篇,明顯感受當前氣氛及主政者想法,都與過去有很大區別。

把握主場優勢 涼山部隊「關鍵戰力競賽」特勤組摘冠 

不過據了解,今年關鍵戰力競賽特勤組冠軍,由陸軍高空特勤中隊奪得,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輪到該隊主辦,除打破2018年比賽開辦以來未曾摘冠的魔咒,更將第一名殊榮留在自家,有助提升團隊士氣。在為期數天的賽程中,以完成全部關卡,耗費時間最少者獲勝的原則進行,排名越前面,代表隊伍完賽速度越快;而此輪流舉辦的機制,讓在家出賽的主場隊占有一定優勢。

近年曝光的比賽項目,2018年有所謂的「綜合接力射擊」,參與各隊得先在限定秒數內,完成負重行軍,然後接續實施狙擊槍、步槍、手槍射擊,去年則有包括射擊、限制空間戰鬥(CQB)等,甚至從軍方發布的將領視導畫面背景,還能看到模擬從家屋窗框臥射的景況,除考驗特種部隊本職學能,亦透過關卡設計,增加賽事難度和變化性。

20211009-2018年「關鍵戰力競賽」比賽項目的「綜合接力射擊」,各隊在限定秒數內完成負重行軍,接續實施狙擊槍、步槍、手槍射擊,考驗單位團隊默契和特種部隊本職學能。圖中戴黑盔者為「憲兵特勤隊」隊員。(取自軍聞社)
2018年「關鍵戰力競賽」比賽項目的「綜合接力射擊」,各隊在限定秒數內完成負重行軍,接續實施狙擊槍、步槍、手槍射擊,考驗單位團隊默契和特種部隊本職學能。圖中戴黑盔者為「憲兵特勤隊」隊員。(取自軍聞社)

「涼山上住著一群鬼」 名號響亮總統視導特別點名

涼山部隊隸屬陸軍航特部,成軍於1980年代,當時軍方為因應國際恐怖攻擊萌芽,開始組建能專門應處恐攻、敵特攻滲透、破壞的專責單位(三大特勤隊都成軍於此一時期)。因駐地位於屏東涼山,涼山部隊因而得名,更因隊員身分高度保密,又有超強體能戰技加持,外界對「涼山上住著一群鬼」名言可謂耳熟能詳,就連總統蔡英文2017年前往該隊視導時,都曾提過這句話,顯見名號響亮。

該隊為三棲特種部隊,早年曾與另外2隊執行監獄鎮壓任務而聞名,近年則於官員及媒體前往南沙太平島的區域情勢較為複雜地區時,派員全副武裝實施戒護。

另外像是前面提到的陸軍特戰營行軍,亦由具隊員資格的資深士官長擔任「教官的教官」,將特戰職能傳授予基層特戰官兵;在層峰前往空訓中心視導時,軍方搬出各類傘具解說,其中穿著高空跳傘裝具者,亦為涼山隊員,足見該隊無論技術或任務,均為全陸軍之最。

蔡英文視察涼山部隊(總統府提供)
2017年,總統蔡英文(右一)赴涼山部隊視導。(資料照,總統府提供)

而在關鍵戰力競賽前,還先舉辦狙擊競賽,由於狙擊有以槍枝口徑大小區別,有一、二類區別,前者所操作的狙擊槍口徑為12.7公厘,參賽隊伍來自特戰部隊,後者則以7.62公厘狙擊槍為主,選手外加基層一般單位所培養的狙擊手。

國軍狙擊槍大致可分為3類,包括特戰部隊用的M107A1和M82A1/A3重型狙擊槍、由陸軍特戰指揮部狙擊連使用的R.E.P.R.20狙擊槍,以及各級部隊通用的國造T93K1狙擊槍,組成摧毀敵軍重要裝備,或高價值目標等戰略(術)任務之利器。

「狙擊競賽」黑衣部隊摘冠、海龍蛙兵躍至第二

狙擊競賽(第一類狙擊手)由陸戰特勤隊拔得頭籌,該隊同樣成軍於1980年代,目前編制於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轄下,主要執行南部地區的反恐、反劫持、反破壞任務,戰時則以水域滲透、岸際偵察為主。

受陸戰隊性質影響,人員循水路行動能力非比尋常,近年因軍艦返國獲得一批原先提供給艦隊反恐小組使用的新槍(MPX衝鋒槍及SIG P226手槍),頗受外界關注;加上採購的新式突擊艇已進入單位服役,戰力和任務遂行能力都有顯著提升,成為近年少數外界知悉接裝新裝備的國軍特種部隊。

20210127-兩棲偵搜大隊水中爆破中隊操駕新式突擊艇(蘇仲泓攝)
兩棲偵搜大隊水中爆破中隊操駕新式突擊艇。(資料照,蘇仲泓攝)

不過亮點是排名第二,常被以「海龍蛙兵」稱之的陸軍兩棲偵察營。兩棲營無論定位也好,執行任務類型也罷,和三大特勤隊相比,都是級別略低的「偵搜部隊」,但據了解,海龍第二名的表現,甚至比第三名的涼山部隊更佳,和去年相比,亦進一步一名,令人好奇持續進步,是否有秘訣?

與外軍交流有助益 海龍狙擊排名更勝涼山 

熟悉國軍特種部隊運作的人士分析,海龍年年派員出國受訓,甚至和美國海軍「海豹部隊」接觸,不斷注入新穎觀念,戰力自然向上發展;而在蔡英文上任至今5年,除赴涼山部隊視導過一次,駐地全數位於外離島的海龍則都去看過2次(2016年9月及2019年10月),對這群戍守前線的陸軍蛙人讚譽有佳。

近日,外媒引述華府未具名人士消息,證稱美軍特種部隊人員在台和我方交流協訓,內容涵蓋陸軍和陸戰隊所轄的特戰單位,後者更以此習得突擊艇操駕與作戰運用等技術。即便我官方仍維持一貫的「不否認,但也不承認」基調,然未來是否由美方持續釋出相關訊息,將台美特戰交流協訓持續檯面化,以及而交流後的成果,是否反應在關鍵戰力競賽內容,甚或是戰術任務行軍等實戰化訓練上,都值得觀察。

20211009-「陸軍兩棲偵察營」(黑衣者)定位雖僅為偵搜部隊,但在今年狙擊競賽(第一類狙擊手)中,拿下僅次於「海軍陸戰隊特勤中隊」的第二名,甚至較「陸軍高空特勤中隊」更佳。熟悉特種部隊運作人士認為,與美軍交流協訓有關。(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陸軍兩棲偵察營」(黑衣者)定位雖僅為偵搜部隊,但在今年狙擊競賽(第一類狙擊手)中,拿下僅次於「海軍陸戰隊特勤中隊」的第二名,甚至較「陸軍高空特勤中隊」更佳。熟悉特種部隊運作人士認為,與美軍交流協訓有關。(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海巡特勤納入關鍵戰力競賽?軍方給軟釘子

另一個關注焦點是,國內執法部門的特殊單位有無機會參與競賽,與軍方同性質友軍一較高下?實際上在關鍵戰力競賽告一段落時,就有委員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中,向備詢的國防部官員提及,應當將「海巡特勤隊」(CGASTF)納入的想法。

對此,列席將領回應「競賽項目是根據部隊任務特性設計,海巡和國軍的根本任務不同,可以先邀請觀摩,至於是否參賽,兩部將再研議」。這段話某種程度上,也是給委員想法一個軟釘子碰。

海巡特勤隊員手持登船鈎。(蘇仲泓攝)
圖為海巡特勤隊員手持登船鈎。(資料照,蘇仲泓攝)

這個軟釘子確有其道理,原因在於軍警本質上的差異,縱有部分任務重疊,但要用軍方的標準去衡量海巡或警察,合適與否顯然值得商榷。可行的作法便是重新設計比賽內容,打破軍方主辦的局面,將競賽項目專業化,淡化可能出現的體能大比拚情形,置重點於戰技類或壓力下的作業能力,如此才有參加意義。

同為「戰略預備隊」 軍、警、海巡特勤共同操演反特攻作戰

若單純只是軍警特勤隊間的交流或同場實施演訓,則又是截然不同的情況。最顯著的例子,是去年漢光演習期間,軍方的憲兵特勤隊就與海巡特與警政署「維安特勤隊」(NPASOG)共同進行衛戍區重要目標防護演練,模擬戰時敵特攻奪取我衡山指揮所,我方如何統整來自三個不同部門的特勤隊,順利將建物或設施奪回的想定。

此舉代表這些最高級別單位,戰時都被視為「戰略預備隊」,因此如何完備單位間的橫向聯繫與指揮鏈的垂直整合,顯然比起是否參賽,更值得關注。另一方面,執法部門在裝備採購、對外交流、日常出勤的彈性和機會,亦較軍方來得大,即便國軍底子硬,但缺乏外在刺激,整體容易陷於停滯,此時前者之於後者,便有如活水注入一般,截長補短,才能確保人員能夠走在進步和精壯的道路上。

20211009-去年漢光演習期間,軍方史無前例安排「憲兵特勤隊」、隸屬海巡署的「海巡特勤隊」、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共同執行衛戍區重要目標反特攻作戰操演。(取自憲兵指揮部臉書)
去年漢光演習期間,軍方史無前例安排「憲兵特勤隊」、隸屬海巡署的「海巡特勤隊」、警政署的「維安特勤隊」,共同執行衛戍區重要目標反特攻作戰操演。(取自憲兵指揮部臉書)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