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習近平比拜登更需要拜習會,台灣會是擋路石嗎?

在這條通往拜習視會的路上,一是中美貿易問題尤其關稅,二是台灣問題,是美中面臨的兩個重要待解決的議題(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通話之後,美中關係加速變化中。從9月9日兩人通話至今幾個影響美中關係的關鍵事件包括:10月1日到4日共軍軍機大規模侵入台灣空域;4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宣布拜登政府對中國經貿政策主軸,她也預告將與中國副總理劉鶴會談;5日拜登被問到共軍擾台時說,他與習近平通話時,雙方同意遵守「台灣協議」(Taiwan Agreement);6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和中國外交負責人、國務委員兼中共中央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箎在瑞士蘇黎士進行長達六個小時的會談;兩人會談結束後,白宮隨即宣布拜登與習近平將於年底前舉行視訊會議。

綜觀不到一個月之間美中關係這些重要事件,可發現在這條通往拜習視會的路上,一是中美貿易問題尤其關稅,二是台灣問題,這兩個是美中面臨待解決的重要議題。至於拜登一向關切的氣候議題,習近平9月21日在聯合國大會視訊演說已做出善意回應。

中共中央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箎在蘇黎世與蘇利文舉行會談。(美聯社)
中共中央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箎(左二)在蘇黎世與蘇利文舉行6小時會談。(美聯社)

美國只求中國多買美國貨不求結構改革

川普成功地用保護主義爭取到受全球化傷害的白人勞工選票,明年面臨期中選舉試煉的拜登政府,也得擔心降關稅會不會對共和黨授之以柄,藉此攻擊拜登、攫取勞工票。

先看中美貿易,戴琪10月4日在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闡述拜登政府對中貿易政策,著重在川普時代美中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協議重點是中國在2020、21兩年要擴大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而中國實際進度遠落後於所做的承諾。此外,戴琪強調檢討對中關稅,因為對中國進口品加徵高關稅,讓需要使用中國原料組件的美國廠商與使用中國商品的消費者叫苦。戴琪表示要把一些商品排除在懲罰性關稅之外。她還說,美中不應尋求「脫鉤」,而應在「新的基礎上重新掛鉤」。

北京顯然歡迎戴琪的宣示,一方面她強調不脫鉤,另一方面中國多進口美國貨比進行結構性改革容易多了。包括國有企業、政府補助等結構性改革屬於當初川普政府設定的第二階段議題。與中國官方關切密切的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清泉接受CSIS訪問時也說,他今年初曾參與排除高關稅貨品的討論(川普祭出懲罰性關稅後,中國也以報復性關稅回應),他相信中美雙方應已就這個議題討論過。

調降關稅似乎是對美中雙方都有利的。美國刻正面臨通膨壓力,調降關稅可讓消費者受益。不過從另一角度看,當初川普對中國貨課高關稅一大訴求是:保障美國藍領工人的飯碗不被中國勞工搶走,雖然降低物價壓力對勞工有利,但就像川普成功地用保護主義爭取到受全球化傷害的白人勞工選票,明年面臨期中選舉試煉的拜登政府,也得擔心降關稅會不會對共和黨授之以柄,藉此攻擊拜登、攫取勞工票。

戴琦雖然批評中國用數十億美元補貼農業、鋼鐵和半導體等產業,讓美國難以競爭,但她也表明暫時不處理第二階段問題,因為中國不會認真承諾改革。美方當然瞭解,對中國這個「國家中心的經濟體系」(state-centered economic system),不打破國家對市場的控制, 其他國家難以和中國公平競爭──更何況習近平上台後,「國進民退」更加嚴重,尤其是這一年來大規模整肅私人企業集團,國家對經濟管制力更強大。

對付「國家中心」的中國,戴琪透露出的策略其實就是拜登上任後的「拉幫結社」手法,聯合盟邦制訂國際規範來規訓中國──戴琪本身在CSIS演說完也立即飛到巴黎參加OECD部長級會議,宣揚怎麼讓貿易對大家都有利。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2020年10月4日在CSIS演說(取自CSIS網頁)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2020年10月4日在CSIS演說談拜登政府對中國貿易政策。(取自CSIS網頁)

戴琪演說讓北京安心但盟友不放心

川普宣布美國退出TPP,拜登至今也還沒有打算重返CPTPP;美國自己在形塑全球貿易體系的過程中邊緣化自己,甚至連中國都已早一步申請加入CPTPP,怎麼領導盟友抗中?

不過,要當個「帶頭大哥」不能只是把大家找來共商大計,自己卻沒先想好一個藍圖。而且川普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拜登至今也還沒有打算重返《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美國自己在形塑全球貿易體系的過程中邊緣化自己,甚至連中國都已早一步申請加入CPTPP,怎麼領導盟友抗中?

戴琪演說結束後,CSIS自家的中國問題專家多認為戴琪只談第一階段並不夠,而且要求中國多買美國貨其實是「公平貿易」,與建構自由貿易體系來規範中國的想法相矛盾。中國學者屠清泉也指出,美國一直提倡「基於規則的交易體系」,但完全沒有談到底要基於什麼規則。CSIS中國商務與經濟高階顧問兼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則指出,戴琪給北京一個印象:她代表著要跟中國擴大對話,因此北京可以安心了。

所以在對中經貿上,拜登政府經過半年檢討提出的策略仍將面臨內外考驗──一方面美國民眾是否覺得新策略讓他們受益,二方面國際盟友認不認為美國準備好要帶頭建構一個好的國際經貿架構,更重要的是,中國信不信美國有鋼鐵般決心要解決美中貿易問題。

除了經貿議題,台灣成了美中雙方難以迴避的問題。中國軍機大規模侵入台灣防空識別區後,美國從太平洋司令部、國務院到白宮都發言警告中國要節制。白宮稱,蘇利文與楊潔篪會談中談到台灣以及新疆、香港、南海等問題,但並未提到有具體共識。拜登5日稱,他和習近平談到台灣,「我們同意會遵守『台灣協議』,這就是當前情況,我明確表示,他除了遵守協議外不應該做任何事。」

美國總統拜登。(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說,他和習近平談到台灣,「我們同意會遵守『台灣協議』。」(美聯社)

天外飛來「台灣協議」,華府依然戰略模糊

在戰略模糊讓北京投鼠忌器,但也讓華府保持轉圜空間可與北京談判。年底之前,正當拜登安排與和習近平對話之際,華府應該還是會在台灣問題上保持模糊空間。

這個天外飛 的「台灣協議」是美中什麼時候簽的密秘協訂?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10月6日出席台灣駐美代表處國慶酒會時向媒體說,拜登指的是美中「三公報」;白宮則要記者參考國務院3日的聲明,當時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針對共機擾台做出聲明稱,美國將繼續協助台灣維持足夠的自衛能力,恪守美中三公報、《台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的承諾。

《台灣關係法》是美國國內法,六項保證是美國總統發佈的行政命令、經國防部長和國務卿副署製成備忘錄,法律地位和公報一樣,不同的是公報是美中共同的協議。三公報中除了揭示「一中原則」,對台灣問題只是強調和平解決。其實從毛澤東、鄧小平到習近平都朗朗上口「和平統一(解放)台灣」,但也都未放棄對台動武的選項,而習近平近年來對台武嚇的強度則接近江澤民1996年在台海策動的飛彈演習。

美中建交以來,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也一直未停止過。而美國對於出兵保衛台灣則一直採取「戰略糢糊」(Strategic Ambiguity)立場──亦即不明確表示若中國武力犯台美國必定會出兵。即使在川普執政末期到拜登上任之初,美國學界、智庫曾出現美國是否該從戰略糢糊走向「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的辯論,但最終登政府還是傾向戰略模糊。

與楊潔箎見面隔天,蘇利文接受英國BBC訪問被問到共機擾台時說:「看到這些從根本上破壞穩定的行動時,我們會私下及公開地站起來發聲。」被追問美國是否準備好藉軍事行動捍衛台灣?他則稱:「我會說我們現在就會採取行動不讓那天到來。」並補充道,中國會「堅持捍衛他的世界觀」,但「美國會義不容辭地與盟友夥伴合作,表明立場,挺身捍衛朋友以及我們的利益……這是我們打算要做的事。」

蘇利文的回應是典型的戰略模糊。在戰略模糊方針下,華府沒有否認會出兵保台,讓北京投鼠忌器;但也因為沒有直接和北京正面對抗,讓華府保持轉圜空間可與北京談判。年底之前,正當拜登安排與和習近平對話之際,華府應該還是會在台灣問題上保持模糊空間。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美聯社)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被問美國是否準備好藉軍事行動捍衛台灣?他稱:「我會說我們現在就會採取行動不讓那天到來。」(美聯社)

習近平更急著藉拜習會解決內部危機

北京更想藉與美國解除貿易障礙來緩解這許多令習近平頭疼的經濟問題。此外,在二十大習近平順利繼任前,中共內部政治情勢的不穩,讓習近平沒有太多本錢不向美國求和。

那麼北京是否會利用這個模糊地帶在台灣問題上再進逼、包括又擴大軍演?其實這涉及中國是否有步步進逼的本錢?

表面上看起來,現在是拜登主動想和習近平見面,習近平甚至以「此刻不想離開中國」為由拒絕與拜登進行實體會面;不過審視中國處境,習近平其實也急著想緩和對美關係。

美國目前經濟情況不差,相對的中國反而沒有那麼好。從恒大揭露的中國地產泡沬、可能牽動的金融系體系危機、甚至危及眾多靠「土地財政」渡日的地方政府;限電背後是中國能源困境;習近平一連串整肅私營大企業可能引發外資疑慮而撤資、危及人民幣穩定;此外,民間投資不足讓經濟缺乏動能的問題嚴重………。

此刻,北京更想藉與美國解除貿易障礙來緩解這許多令習近平頭疼的經濟問題。此外,習近平近來連續發動政治整肅,包括政法系體的孫立軍、傅政華等落馬,都透露出在二十大習近平順利繼任前,中共內部政治情勢不穩。其實習近平沒有太多本錢不向美國求和。

明年冬天,中國共產黨舉行二十大,美國舉行國會選舉,這兩個「內政」分別是此刻習近平與拜登最關切的,這兩個事件也會主導著拜習會的發展。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