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選凝專欄:不是「大棋盤」 非關澳煤,中國大限電的真正成因……

中國拉閘限電。圖為圖為國家電網北京市電力公司員工在檢查輸變電設備。(資料照,新華社)

9月下旬,中國東北三省突發的大面積拉閘限電讓當地民眾措手不及,嚴重波及民生。被困在電梯裡或是無法上網都算小事,吉林的一些縣市在無預兆停電後,甚至連主幹道的紅綠燈和路燈都沒了。遼寧一企業因限電更導致排風系統停運,發生高爐煤氣中毒事故。

限電原因眾說紛紜,引爆輿論之後,人們才逐漸發現原來東北地區已先針對非居民執行了「有序用電」,但執行後仍有電力缺口,在電網有崩潰的危險下,才開始對居民限電。

不合理的「一盤大棋」博弈說

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自媒體首先跳出來說「國家在下一盤大棋」:為了限產而限電。其實自從中美貿易戰開打,「大棋論」就頻繁出現,但凡社會民生出現大事件,就會有人指點江山說這是大國經濟博弈裡的對賭,無腦愛國者也喜歡迎合這種「部分人的利益必須犧牲」的論調。

可是和美國博弈,為何要限自家東北的電?邏輯實在荒謬,連官媒都親自下場批駁,央視網評〈拉閘限電裡沒那麼多「大棋」〉指出,此輪限電主要是受到全國性的煤炭緊缺、燃煤成本與基準電價倒掛等因素影響。

既然官方都確認了限電是因為缺發電的煤,那為何會出現煤炭供給短缺?有一種觀點將之歸因於抵制進口煤。

澳洲進口電力燃煤不到1.75%

中國進口煤礦的主要來源是澳洲,去年中國開始制裁澳洲煤,不少企業就已受到衝擊。但這種歸因似乎又缺乏數據支持,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自澳洲進口的電力燃煤占中國電力燃煤不足1.75%。中國對進口煤的依賴程度不但沒有外媒想象中那麼大,而且相對來說更依賴進口煤炭的也是南方的港口型電廠,不是東北三省。

所以東北缺點的主因更有可能是在「市場煤計畫電」的固有結構矛盾之下,依市場決定的煤價居高不下,但電價的漲幅卻被嚴格控制,所以電廠買煤的動力不足(發電即虧本,越發電越虧本),因而造成電力缺口。

2019年澳洲燃煤佔中國火力發電廠進口量的57%,禁止澳洲燃煤進口將影響中國的供電狀況。(美聯社)
中國進口煤礦的主要來源是澳洲,2020年中國開始制裁澳洲煤。(資料照,美聯社)

雖然中國已於2019年將實行了長達15年的「煤電價格聯動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機制,但推動市場化電價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政府定價」的計畫交易,在轉為由電廠、售電公司、電力用戶「協商定價」的市場化交易之後,電價浮動範圍上浮仍不能超過10%,而且去年為了降低企業成本,政府還規定電價「暫不上浮」。

電價不漲,燃煤發電企業叫苦不迭。今年8月,大陸網路上就在流傳一封由11家燃煤發電公司聯名向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發去的〈關於重新簽約北京地區電力直接交易2021年10-12月年度長協合同的請示〉。這份〈請示〉指出,因今年6月長期協約煤價格上漲幅度56.9%、7月上漲幅度65.3%,8月上漲趨勢仍然持續,達到歷史高位,所以燃煤發電廠的虧損面已達100%,京津唐電網根本無力完成去年底和政府簽約時的「電力交易」。

東北缺電還要對外省供電

電廠虧損嚴重無力完成合約,會否影響居民供電?當時北京城管委的工作人員接受陸媒採訪時指出「這不太可能,電力企業是有企業責任的。」──誠然,北京可能只是暫停了燈光秀,壓減了夜間景觀照明時間,不太會出現大規模的居民用電受限,但東北的狀況就不一樣了。

東北做為老工業基地,本就沒多少中小企業的產能可限,工業企業的電全部限盡,就只能限居民用電。根據《每日人物》報道,東北限電同時,還要向外省輸送電力,一份網上流傳的〈東北電網事故拉閘限電預通知單〉中指:「全網頻率調整手段均已用盡,當前魯固直流(連接內蒙、東北到山東的高壓電網)送山東454萬千瓦,高嶺直流(連接東北和華北兩大電網)送華北62萬千瓦,與國調中心確認已不具備調減空間。」

包括「俠客島」(《人民日報》海外版的微信公眾號)在內的不少媒體將限電原因歸於:「能耗雙控」的KPI之下,地方政府為了完成任務大面積「一刀切」。這一邏輯也不太說得通,因為東北三省並不屬於能耗強度高的一級預警地區。而電力缺口本質上還是煤電廠無法負擔「虧本發電」,水力和風力發電又不足以支持龐大的用電需求所導致。可是終端電價調整,又必須考慮電力用戶的負擔能力,兩難矛盾之下,就有了限電困局。

民生用電只占總用量15%

其實根據去年數據,居民生活用電只占中國總用電量的15%,所以「有序用電」或許大可不必讓民生如此動蕩。而且至少限電該讓當地民眾有所準備,而不是像東北停電期間被全網聲討的那份由吉林市新北水務有限公司所發佈的通告中所說:「將不定期、不定時、無計畫、無通知停電限電」──人們無法應對這樣毫無預兆與計畫的突然停電,生活節奏大亂,造成心理恐慌。

其實中國百姓對政府的安排和國家的困難向來十分體諒,只要當地政府有應急預案,提前發出通知預警,沒有人會不願接受限電安排。普通個體的要求並不高,不過只有這麼一點點,也只是一個現代社會正常運轉的合理邏輯而已。

*作者為文化評論人,前香港媒體人,北京電影學院畢業,香港中文大學傳播碩士,現為台大政研所博士候選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