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靠盎格魯薩克遜同盟,美國真能鎮住中國?白宮前國安顧問談AUKUS下一步:別忘了帶上日本、歐盟跟台灣!

美國總統拜登9日抵達英國,在米登霍爾皇家空軍基地對駐英美軍發表談話。(美聯社)

「如果白宮主人換人當,美國還會像川普時代一樣挺台灣嗎?」這是台灣去年高度關注美國總統大選的關鍵所在,畢竟有中國這個整天想要「統一台灣」的強鄰,美國對待台海兩岸的態度,直接攸關台灣民主成果的存續。幸好拜登上台後,美國繼續將中國視為最重要的競爭對手,美軍持續在台海與南海巡弋,北京期待的取消關稅也沒有發生。從Quad到AUKUS,拜登更是積極拉攏盟邦應對中國崛起的時代挑戰。

當然拜登與川普的對中態度還是有所不同,2018年12月在加拿大被捕的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被放回中國,雖然布林肯、蘇利文今年3月在阿拉斯加跟楊潔篪、王毅吵了一架,但拜登政府依舊展現出與中方談判的積極意向,除了蘇利文幾天前又跟楊潔篪在瑞士碰面,美國貿易代表戴琪也預告將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重啟貿易談判。更有美方官員透露,拜登與習近平年底之前可望舉行視訊會議。

中美阿拉斯加會談18日在安克拉治登場,布林肯與楊潔篪在會談中互不相讓、火花四射。(美聯社,風傳媒合成)
中美阿拉斯加會談18日在安克拉治登場,布林肯與楊潔篪在會談中互不相讓、火花四射。(美聯社,風傳媒合成)

不過美中之間也不是只有「關係重啟」的跡象,拜登與英相強森、澳洲總理莫里森9月15日宣布成立的「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就讓國際社會見識到拜登以「多邊主義」手段抗中的決心與手法。當美國拉著英國一同輸出核動力潛艦技術給澳洲,很難不讓人感受到「美中新冷戰」的現實—因為美國上次(也是唯一一次)將核動力輸出英國,就是為了對抗冷戰時代的強敵蘇聯—即便拜登、強森、莫里森絕口不提AUKUS的「抗中」現實,反潛能力薄弱的中國依舊氣的跳腳。

AUKUS軍事合作同盟,讓四方安全對話、五眼聯盟相形失色

雖然美、日、印、澳從2007年起就組成「四方安全對話」(Quad,2008至2017年因澳洲退出一度停擺),曾被《南華早報》稱為「反中堡壘」,AUKUS橫空出世之後,包括「四方安全對話」、「五眼聯盟」(Five Eyes,由美英加澳紐組成)在內的多邊合作都相形失色。因為Quad只是戰略對話關係、「五眼聯盟」側重情報分享,AUKUS卻是正式的軍事合作同盟。約莫2030年,澳洲就會拿到美國技術支援的8艘核動力潛艦,其他武器與軍事科技的支援與交流更不在話下。

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強森、澳洲總理莫里森15日舉行線上會議。(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強森、澳洲總理莫里森9月15日宣布結成AUKUS同盟。(美聯社)

川普時代「對中鷹派」要角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便在《經濟學人》撰文指出,AUKUS是美國打造「抗中聯盟」時的必要轉變。正如蘇聯曾是西方國家在冷戰時代的生存威脅,如今各國面對中國的挑戰,各國也必須同樣以務實且真正適應時局的方式全力應對。正如十八世紀英國政治學家伯克(Edmund Burke)所說的:「主啊,每當我看不清前路,我都會謹慎緩行。」波頓認為在前景不明的情況下,AUKUS就是美國在摸索現實下量身定做的應對方案,也是美國十多年來最重要的抗中策略。

AUKUS的建立了一個橫跨東西半球的軍事聯盟

當人們對中國「和平崛起」、扮演「負責任的利害關係人」的樂觀預期逐年消退,澳洲從中國的重要貿易夥伴,轉變成為美國維護印太穩定的堅定軍事盟友,最能清楚顯示時代氛圍的變化。波頓認為AUKUS的重要性在於建立了一個橫跨東西半球的軍事聯盟,連結了半個多世紀來美國分別在大西洋與太平洋的合作夥伴,極大地擴展了同盟方水下戰力及其相互支援。更重要的是,波頓認為AUKUS不該侷限在盎格魯薩克遜同盟,而應該成為美國擴展同盟關係、對抗中國在政治軍事經濟領域威脅的範例,「AUKUS的潛力要廣泛得多」。

波頓出書批評川普將個人政治利益跟國家利益混為一談,很多外交決策實質上是為他競選連任鋪路。(美聯社)
曾擔任川普政府國安顧問的波頓。(美聯社)

波頓明白指出,AUKUS不該只是個「迷你英語圈俱樂部」(mini-Anglosphere club),那麼美國該如何打造這個亞洲集體防禦體系呢?波頓認為,現在肯定在苦惱該如何加入的日本,美英澳當然沒有理由拒絕;也受中國崛起威脅的歐盟,則是另外一個值得爭取的重要對象。波頓認為,歐盟成員遭受中國威脅的程度、希望採取的應對做法當然可能不同,但他不認為對中國的整體反應應該由一個軍事或經濟組織來統一管理,因為這種做法不僅可能行不通,還會延伸出圍繞宏大設計的不必要辯論—這反倒轉移了人們對中國行徑的必要關注,真正重要的是立刻採取對抗作為。

AUKUS不該只是個「迷你英語圈俱樂部」

波頓曾支持台灣自決、美軍進駐台灣、美國恢復與台灣邦交,不過他現在對美國「抗中」戰略的思考更為細膩。波頓並不認為台灣應該加入AUKUS,不過這並非是他不再支持台灣,而是他認為應該要保持應對變局的創造性和開放性。如同德國前財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所提出的「可變幾何」(variable geometry)作法,包括台灣、新加坡、南韓、越南也可加入威脅程度較低的Quad,甚至與Quad目前的某些成員另組抗中聯盟。重點是,不需要急著發展一套大戰略:這種作法通常無法捕捉現實,而是應該在實踐中持續摸索、並且迅速判斷局勢作出反應。

2021年9月25日,四方安全對話(Quad)領導人白宮峰會(AP)
2021年9月25日,四方安全對話(Quad)領導人白宮峰會(AP)

波頓在寫給《經濟學人》的文章中特別強調「不可落下台灣」。他認為這個身處危險之中、卻仍充滿活力的民主國家,完全應該被納入印太版本的「可變幾何」(這也意味著波頓不排除讓台灣加入AUKUS)。台灣曾被麥克阿瑟稱為「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沒道理讓中國否決這個獨立島嶼,讓中國藉著恐嚇各國將台灣排除在各種重要的國際合作之外。波頓明白指出,要是在組建「抗中聯盟」時未能納入台灣,就等於讓中國兵不血刃拿下關鍵勝利。

波頓雖然推崇AUKUS連結兩大洋夥伴的重要意義,認為是美國摸索現況的傑出答卷。但他也認為美國連結盟友的努力不該就此卻步,因為中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密切經濟往來,使得中國威脅的範圍與複雜性更大,「抗中」行動也勢必比當年的美蘇冷戰更為複雜,畢竟自由世界與共產世界當年的經濟聯繫相當有限。AUKUS預示了印太版本的「可變幾何」,以及一系列彼此或許獨立但也相互關聯的集體防禦關係。更重要的是,這些同盟不避局限於常規軍事活動,而是要應對中國在政治、經濟與社會領域的各種威脅,讓中國持續受到具有針對性的果斷反制。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