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突圍1》台灣拍不出《魷魚遊戲》?Netflix在韓砸196億元,台劇錢從哪裡來?

國際網路串流時代百家爭鳴,但台灣影視產業仍在力求突困。圖為韓劇《魷魚遊戲》引爆全球熱潮。(資料照,取自Netflix網站)

說到台灣戲劇發展,真的可用篳路藍縷形容。從10年前的單集製作費200萬元,如今終於跨入「千萬俱樂部」,儘管有所成長,但面臨網路串流時代的國際競爭,日、韓早在10年前便砸下一集2000萬元資金,在本土市場始終有限的情況下,國際串流平台的青睞也左右國內業界心緒。在金鐘獎剛落幕、韓國《魷魚遊戲》正攻占全球的此刻,台劇敲響的究竟是金鐘還是警鐘?(台劇突圍系列4之1,資金篇(上))

「台灣市場也許很小,可能很難做出大格局、大製作,我們認命,但不認輸,台劇加油。」當以《做工的人》摘下金鐘獎最佳導演時,導演鄭芬芬的感言,幾乎堪稱這些年來影視從業人員的最佳寫照,在台灣,拍片或許就跟做工一樣,是個吃力不討好的苦工。

又走過一屆的電視金鐘獎,在熱鬧之後卻暗藏憂慮基調,正如評審團主席曹瑞原在致詞時疾聲呼籲:「我們很多人離開到了對岸,我真的希望政府,可以回應還待在這裡這些人,對影視產業有更大投注,讓影視產業的人可以看到希望。」

「台劇爆發」是個近年來不時會出現在媒體、社群上的口號,然而走到今年,儘管歷史記題材有《斯卡羅》、《天橋上的魔術師》領銜;職人劇有《火神的眼淚》、《做工的人》上陣;喜劇還有《俗女養成記2》、《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穿透觀眾,但看似百花齊放的背後,業界卻是暗自憂愁。

曾擔任《我們與惡的距離》、《誰是被害者》製作人的湯昇榮,談到眼前局勢直言不樂觀:「因為更強勢的韓劇已經來了。」

導演曹瑞原,出席傀儡花節目製作發表會。(陳明仁攝)
電視金鐘評審團主席、導演曹瑞原日前出席傀儡花(斯卡羅)節目製作發表會。(資料照,陳明仁攝)

《魷魚遊戲》全球爆紅 韓劇風頭正盛恐威脅台灣業界?

由OTT串流平台龍頭Netflix推出的原創韓劇《魷魚遊戲》在9月底全劇開播,根據流量監控網站FlixPatrol統計顯示,《魷魚遊戲》過去1周裡,已經在全球超過80個國家拿下收視冠軍;不只流量爆發,Netflix股價日前甚至因此衝上613.15美元新高,連帶韓國相關影視製作公司股價也跟著水漲船高。

韓國影視產業足以在世界攻城掠地,如今已是不爭事實,從電影《屍速列車》、《與神同行》衝出國際票房,到《寄生上流》在2019年先後拿下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奧斯卡最佳影片,如今電視影集《魷魚遊戲》勢如破竹,只能說是水到渠成。

資深電影發行人黃孝儀便指出,韓國從電影開始累積20年,10年前將電影製作導入模式電視劇,「當有一部爆炸性作品出現後,就會每年都有同樣的作品,因為已經累積到了一個高峰。」

韓國影視的成功固然有其厲害之處,但為何卻讓台灣業界倍感威脅?關鍵要回到多年前,正處在擴張階段的Netflix在亞洲積極尋找合作對象、投資自製戲劇,在日本推出《AV帝王》,韓國則以《屍戰朝鮮》正式吹響號角,台灣部分最為人熟知的作品,則是評價兩極的《罪夢者》。

美國OTT巨擘Netflix是台灣人訂閱付費第一高的境外影音平台。(郭晉瑋攝)
OTT影音串流平台成為現行主流。(資料照,郭晉瑋攝)

來到今年,《斯卡羅》、《天橋上的魔術師》2部大戲在Netflix上僅有台灣播映,儘管下半年仍買下《華燈初上》、《茶金》等台劇開播,但對比外媒報導,Netflix在韓國投注資金至2020年已高達196億元新台幣,今年更在首爾周邊設立2座片場,落差之大,也讓業界無法忽視。

但湯昇榮指出,台灣一年新拍戲劇大概有40部左右,當然下半年表現精采,然而目前可以看到,國際平台購片時會更加謹慎,能站上去的作品並不多,而在投資拍攝來說,「他們也還在觀望台灣的表現。」

「2017年Netflix布局亞洲時,在日、韓、台丟下的資源其實都一樣,但為何最後是這樣,那就是台灣產業競爭的問題。」黃孝儀說。

台劇苦熬10年跨進「千萬俱樂部」 官方歡迎國際資金

國際平台對影視產業界來說,到底多重要?回歸2項關鍵,無非就是希望藉此紓解長年缺乏資金的痛苦,以及重新奪回觀眾眼球。

回到10年前,台灣電視劇每集製作費,平均大約落在170、180萬元(新台幣,下同),「百萬預算」乍聽之下是大手筆,但光跟亞洲國家比較就已經捉襟見肘,比如日本《篤姬》、《仁醫》等NHK大河劇,單集預算長年來多維持在2000萬元水準,而曾在台灣掀起韓式炸雞熱潮的《來自星星的你》,單集製作費則為1732萬元,往前看去,韓國2009年製作的諜報動作劇《IRIS》單集達2700萬元。

做為對比,同樣在2009年播出的台劇《痞子英雄》,單集製作費400萬元,在當年已經開創全台最高紀錄。

20211007-SMG0035-吳尚軒_A近年亞洲焦點戲劇單集製作費
 

同時在2010年前後,面對中國影視產業崛起,不僅影視人才在廣電總局祭出利多下大舉「西進」,《後宮甄環傳》等宮鬥劇也成為瓜分台劇觀眾的另一個對手;儘管偶有《我可能不會愛你》、《犀利人妻》等亮眼之作,或者《拜金女王》、《一把青》等劇突破製作規格,但台灣戲劇當時不管在製作或者收視上,都可說是沉到谷底。

根據尼爾森統計,從2009年開始,我國電視頻道播映戲劇中,韓劇加上中國戲劇的比例始終不低於5成。

不過近年台劇終於跨進「千萬俱樂部」,背後兩大資金來源,除了政府前瞻預算之外,另一者便是國際業者投資。《斯卡羅》、《天橋上的魔術師》皆獲前瞻預算1.55億元補助,加上團隊自籌、企業投資等資金後,單集分別來到1683萬元、2000萬元規格,而由HBO Asia投資的科幻劇《獵夢特工》為單集1625萬元預算,Netflix在台首部原創作品《罪夢者》儘管未公開預算,但業界盛傳也達千萬元之譜,至此台劇在預算規模上,才終於開始慢慢追上國際。

20211007-SMG0035-吳尚軒_B台灣電視劇平均每集製作成本
 

政府以特別預算做為支持,短期內雖可撐出高規格製作,不過健康生態仍是民間資金要正常流動,而國際平台挾資金優勢登陸,不僅國內影視製作業者引頸期盼,就連官方也寄予厚望。如文化內容策進院在今年出版的電視產業報告中,便指出國際OTT業者相較國內業者,可以投資更優渥的內容製作費用,吸引優秀團隊投入製作,並將海外版權賣斷給國外平台, 雖然帶來危機,「但也產生與突破機會。」

「今年台劇確實大爆發,但那是前2年前瞻預算,加上外國平台投資的累積。」眼見《斯卡羅》、《天橋上的魔術師》都未能賣出海外版權,湯昇榮對未來2、3年非常憂心,尤其在製作成本開始走高,而國內不管電視、本土OTT業者難以祭出高價購買版權的情況下,「如果是政府投資的戲還好,但回到民間投資,就會面臨尷尬情況。」

「靠外部決定生死很危險」 業界籲政府扶植本土平台

「5年前戲劇一集預算有200萬元就很厲害,《天橋上的魔術師》則是一集2000萬元,代表有大成長,希望往後台劇能越做越大。」隨著《天橋上的魔術師》在金鐘獎摘下戲劇節目獎,台灣大哥大總經理林之晨也站上金鐘頒獎台,高喊未來將繼續投資台劇。

隨著網路串流時代到來,OTT業者投資戲劇、節目也成為趨勢,包含Line TV、Catchplay +、台哥大myVideo等過去數年來,也從單純的購片方,加入變成出品方,目的無非更是希望透過打造吸引用戶的內容,吸引會員註冊。

台灣大哥大影音事業處副處長邵珮如就指出,過去平台買片時,只能從現有成品判斷是否適合觀眾,因此後來內部討論,是否能在更上游加入、更前期評估作品是否適合自家用戶,於是在2018年開始投資戲劇《雙城故事》,做為踏入影視投資的第一步,如今到作品敲響金鐘,也可以看到市場上投資情況持續熱絡。

20200630-電信業者台灣大哥大30日下午舉行5G開台記者會,總經理林之晨在記者會上致詞.(柯承惠攝)
台灣大哥大總經理林之晨表示將繼續投資台劇。(資料照,柯承惠攝)

儘管如此,但湯昇榮認為,以目前本土OTT業者、電視台的規模無法獨資投資一部戲劇,大多要找人合資,合資作品並要在各投資者的平台、頻道播出,「這對消費者來說是好的,但對平台就沒辦法獨佔內容,沒有獨佔內容,搶會員就搶不贏人。」

在一隻手指就能隨選各種網路影音的時代,平台架上商品沒有差異,無疑會是一大弱點,也無法留住用戶。湯昇榮指出,加上目前回收恐有困難,可以預見平台的經營恐怕非常辛苦,而目前國內市場能支持的單集製作費,大概300萬元,頂多到400萬元,「但現在沒這個規格根本沒辦法拍」,他更擔憂,未來找不到買家,或只能低價賣出的劇恐怕會越來越多,投資者也會因此收手。

砸億元製作費 電信業平台:初期不求賺錢

「我們沒有想要賺錢,但還是希望能夠打平回收。」談到回收情況,邵珮如透露,台哥大從2019年至今,投入內容製作超過億元,初期累積經驗後,目前立定目標希望每季開展1到2部合作計畫;至於現階段是否有辦法回收,「只能說我們努力中」,現階段目標是希望增加新訂戶、目標訂戶,強調內容投資是細水長流,「只看1、2年不見得能回收,但一個影視作品可能可以走3到5年,時間拉長壓力相對就不大。」

邵珮如認為,目前台灣產製能量豐富,不少主創團隊也提到,有興趣的投資人確實變多,「但這就要擔心,以前是1、2個人問,現在有4、5個人問,未來會不會又變回只有1、2個人問?」

她警告,任何投資都會設置停損點,就要看投資方當下的最大目標是什麼,把回收放第一目標的人一定會先收手,「畢竟賠錢生意沒人做,但我覺得現在可以思索的,是當假設未來情況沒那麼好時,怎樣還能維持4、5個人在問?」

(圖/取自斯卡羅臉書專業)
《斯卡羅》一劇引發熱烈討論。(資料照,取自斯卡羅臉書專頁)

「台劇不能把國際平台想成是救命仙丹,要靠外部決定生死會很危險。」公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強調,台劇千萬不能走回單集200萬元的時代,目前過內需要思索的,是找到能均衡獲利,並且能成為收視主流的戲劇模式,至少先讓本土業者不賠錢,再慢慢練兵,外國平台的優勢是透過高價搶獨佔、獨播,面對如此競爭台灣業者會很辛苦,「政府應該多出點力。」

「我們根就在這裡,不會像國際平台一樣說走就走。」談到政府角色,邵珮如認為,如韓國過去對投資拍片的公司提出減稅等優惠,或者思索扶植本土平台,相關措施都是可以思索的策略,她也強調,國際平台初期雖然會在各地「試水溫」廣投資金,但等看出模式後就會開始重新評估,「以前投100塊,現在發現投60塊結果也一樣,就會減少投資,但剩下那40塊有沒有國內平台可以補上?」

文策院董座:韓國替亞洲面孔打下市占率

文策院身負產業重任,董事長丁曉菁則認為,OTT時代下確實有部分戲劇是能全球通吃,有部分有區域差異;面對韓國的成功,她則樂觀看待,「韓國打開了亞洲面孔市占率,這對所有亞洲國家都是機會的 ,回頭來看就是產業自己有多想往國際化。」

丁曉菁指出,從影視到K-POP音樂,韓國是亞洲最會打團體戰的國家,而這不是單靠政府就可以達成,政府資源會有加速作用,但關鍵還是要產官學合作,並在市場上達成整合,「有些團隊缺財務、經營人才,有些公司有錢,但缺內容敏感度,這都需要團隊作戰,是韓國花了20年才達到的,台灣現在也當成重要產業發展,大家要篤定,不能浮躁。」

 20210513-文化內容策進院董事長丁曉菁出席立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專案報告與備詢。(蔡親傑攝)
文化內容策進院董事長丁曉菁指出從音樂到影劇,韓國是亞洲最會打團體戰的國家。(資料照,蔡親傑攝)

面對跨國競爭,台灣與昔日對手如今已不只一步之遙,接下來,《台劇突圍2》《新新聞》將進一步拆解這段差距如何產生,以及產官學界如何思索應對之道。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4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