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3億財稅舊案追回率不到3成 923億欠稅明年3月到期一筆勾銷

明年3月到期的「財稅舊案」,預計有923億元追不回來。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

《稅捐稽徵法》追稅時效改為15年後,2007年3月5日前未執行完畢的「財稅舊案」有8萬餘件,金額近1263億5000萬元,由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接手追討,明年3月4日就全部到期,而且不再延期。執行署預估總共追回340億元,3成都不到,其餘一筆勾銷,國庫將因此少收923億元。

行政執行署最近忙著算「財稅舊案」這筆陳年舊賬,署長林慶宗8日在內湖的行政執行署召集台北等13個分署的分署長開專案會議,要求能追的現金盡量討,能拍賣的不動產趕快辦理拍賣。執行署為什麼那麼緊張?因為財稅舊案2022年3月4日就要到期了,而且追討的情況不是很理想。

什麼是財稅舊案?執行署官員說,本來《稅捐稽徵法》對追討欠稅,規定5年徵收期限,但卻無執行期限;後來《稅捐稽徵法》於2007年修法通過,明定徵收期5年,執行期則是最長10年,追稅時效前後總共15年,前5年由財政部國稅局負責追討,後10年則交由法務部行政執行署負責。

20190131-法務部卸、新任高階主管及執行機關首長聯合交接典禮。圖為新任法務部行政執行署署長林慶宗。(蔡親傑攝)
法務部行政執行署署長林慶宗8日在內湖的行政執行署召集台北等13個分署的分署長開專案會議,要求能追的現金盡量討,能拍賣的不動產趕快辦理拍賣。(資料照,蔡親傑攝)

修法明訂15年的追討欠稅期限後,財政部將2007年3月5日之前的欠稅案件全部移送行政執行署追討5年,總共8萬餘件,總金額近1263億5000萬元,統稱「財稅舊案」。

第1次延長應在2012年3月4日屆滿,執行署5年從1263億5000萬元的財稅舊案中追回274億800萬元,達成率有13.13%。本以為就此結束追討任務,但因社會各界一片租稅公平的呼籲聲中,追討任務欲罷不能,決定再延5年。不過,追討目標鎖定50萬元以上的案件。很快5年又過了,執行署在舊案中又榨又擠出58億3600萬元。

3次延長追討時效 執行官:從渣中再榨出汁

可是,政府還是不願罷手,2017年3月5日第3次延長財稅舊案,提出「追大放小」策略,針對千萬元以上大戶、曾被法院裁定拘提或管收確定的義務人及曾遭法院核發禁奢等禁止命令的義務人,實施最後5年的追討。

執行署官員說,2022年3月4日將要結束「追大放小」任務,追討金額有341億8000萬元,執行署追討至今年9月共追回6億8000萬元,預估最後衝刺5個月,可追回9000萬元,最後追討結果7億7000萬元,連3%都不到。1名執行分署執行官形容,對追討15年的財稅舊案,「我們是榨了又榨,最後從渣中再榨出汁。」

以1998年爆發的禾豐集團掏空案為例,刑事方面,負責人張朝翔、張朝喨兄弟很快被判刑定讞入監服刑,但旗下企業積欠營利事業所得稅、地價稅、房屋稅等共2億餘元的部分,則從2002年開始追討,光是追查義務人的動產及不動產、拍賣不動產,執行署花了18年才在去年底大功告成。

禾豐集團掏空案是執行署查扣到財產可以拍賣,但對近10年久居滯欠大戶榜首的黃任中家族51億元欠稅,執行署追討15年,可以說是無功而返。

黃任中家族欠稅51億只追到2900萬 4個月後將註銷

黃任中是司法院前院長黃少谷的兒子,1990年代叱吒台灣政商界,因與知名女藝人往來成了社會關注對象。後因出售遠東航空公司股票被財政部國稅局認定欠稅,還牽連他的2位姐姐夏黃新平及黃燕平,黃任中還曾被管收,入獄過1次,2004年2月間因病過世。

20200701-已故中國國民黨元老黃少谷的獨子-黃任中 (新新聞資料照)。
黃任中(見圖)是司法院前院長黃少谷的兒子,1990年代叱吒台灣政商界。(新新聞資料照)

執行署指出,黃任中家族欠稅有51億餘元,其中黃任中37億餘元、夏黃新平12億餘元及黃燕平1億餘元,而黃任中的37億元之中,還有非財稅舊案19億元的部分,也即將在明年4、5月間屆滿。雖然之前查封黃的古董字畫等藝術品,後來卻發現多是贗品沒有什麼價值,15年來,執行署只追到2900萬餘元。

本來黃任中過世後,其子黃若谷並沒有拋棄繼承,執行署打算從黃若谷下手,但黃若谷卻在黃任中過世不久後突然離境,在海外神隱找不到人,而黃燕平也已過世。在沒有追查到黃任中家族其他財產的情況下,這51億元可能在4個月後就此註銷。

執行署官員表示,當初執行官向黃任中追討欠稅時,黃任中稱將錢貸款給別人,但因為景氣不好,借款人一時無法還錢,所以他沒錢還。執行官要黃任中供出借款人的身分,確認金錢流向,卻遭黃任中以有義務保密借款人身分為由拒絕,明明有錢卻不還,因此被執行官聲請管收獲准。

20211025-SMG0034-N01-林益民_a_財稅舊案滯欠金額前10名義務人
 

1名執行官說,這只是追討欠稅碰到的1種情況,還有最常碰到的就是找人頭當負責人的公司行號,這些公司行號積欠數百萬元、數千萬元的稅款,負責人名下沒有財產,通知負責人來說明,一問三不知,執行官就知道碰到人頭公司,想要溯源追上手,追實際負責人,結果人頭不是不清楚,就是不願講,執行署可能要花很多時間,繞很多圈,才能找到實際負責人。

為解決執行上的困難,行政院修改《行政執行法》的草案於今年4月底送到立法院審議,其中就參考德國代宣誓保證規定,增訂「真實切結」制度,明定義務人接受執行分署調查時,應該對財產狀況或其他調查事項做真實及完全的陳述,如果被發現不實,將成為管收的事由。執行署官員說,如果立法院通過這項法律,會對義務人心理發生強制作用,義務人為避免被管收,不再敢亂說金錢流向,不提出財產清冊。

執行官:增加管收次數和時間,可發揮追討欠稅功效

此外,1名資深執行官指出,現行管收的期間是3個月,管收1次之後,必須要有新事實、新證據才能再度管收1次,最多只能管收2次。該執行官提到,自己在處理財稅舊案時,發現很多積欠百萬元或數百萬元稅款的義務人,寧願被管收3個月,也不願交代財產流向。如果這次立法院審議《行政執行法》修正草案時,也考慮對一定金額之重大案件,例如積欠億元以上,可以增加管收次數和時間的話,應該可以發揮追討欠稅功效。不過,目前法案並無實際進展。

如果從15年前的1263億5000萬元算起,行政執行署這15年來共追回約340億元,不到3成,國庫收入短缺了923億元。

20211025-SMG0034-N01-林益民_b_2017至2022年行政執行署追討財稅舊案金額
 

923億元能做什麼?國防部長邱國正說,現在是兩岸對峙最嚴峻的時刻,國防部編列預算要幫F16型戰鬥機買AGM-88反輻射飛彈、AGM-154滑翔炸彈及AGM-84H飛彈,須花費470億8000萬元,加上編列217億2000萬元買4架MQ-9B海上衛士無人機,總共688億元;這些欠稅若能追回來,買武器保衛台灣還有找。若不買武器,還有社會福利及公共建設需錢孔急。

美國最高法院於1899年就曾宣告,「課稅是一種偉大的權力,整個國家組織以此為基礎,為國家存在和繁榮所必需,正如空氣對人類的重要一般。」不要讓「納稅是人民應盡的義務」成為一句空話,行政和立法部門都要再加把勁,建立完善的機制以利追回大宗欠稅,還要等什麼呢?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