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為什麼一個有問題的掩埋場,就是無法撤銷?

反坤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自救會多次舉辦記者會,「要求環保署撤銷坤輿掩埋場設置許可」。(資料照,顏麟宇攝)

6月14日苗栗縣政府再度發給坤輿掩埋場「試營運計畫」,這是1年半以來第三度發出,過去兩次因為村民埋鍋造飯擋下,但相較過去兩次,這次更關鍵。因為如果業者不能在90天內通過試營運,就到了法規的死線,無法取得處理許可證,連帶20年前拿到的同意設置文件也會失效,掩埋場宣告終結。

因此未來90天,業者一定會更積極完成試營運,村民這邊也一定會奮力阻止,雙方衝突必會升高。但整件事只看到村民跟業者對峙,擁有公權力的政府卻連公親都談不上,怎麼看都覺得荒謬、不合理。

一個包括監察院、立委及議員都指出問題重重的掩埋場,連農委會主委都公開說支持農民,但說歸說,至今沒半個中央官員到過現場,讓苗栗縣政府一再核准試營運計畫,最後只剩下村民跟業者的事了。難怪村民要感嘆:「到哪裏陳情都沒有用,人民有難到底該找誰?」

咬住當初免環評,問題掩埋場就不動如山

申設掩埋場有幾個主要程序,首先如果達到應該做環評的規模,就要先通過環評審查才能談其他,之後要取得三個主要文件:同意設置文件、試營運計畫、處理許可證,掩埋場才可以正式營運。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2002年設置掩埋場的規定是兩公頃以上才要做環評,坤輿掩埋場的面積1.7958公頃,所以不必做環評,當時的苗栗縣長傅學鵬即發給「同意設置文件」,業者在2005年完成試營運。等到2011年要申請處理許可證時,被當時的苗栗縣長劉政鴻駁回。一直到苗栗縣長徐耀昌上任後的2019年,業者再度申請處理許可證,但被要求重提試營運計畫,最終在2020年12月31日核准。

於是坤輿掩埋場的抗爭隨即開始,並獲得各界支持與聲援,各方提出的證據主要是指業者規避環評,少報了掩埋場聯外道路、場內的一座地磅、一棟兩層樓辦公室,如果加計這三項面積,就達到應該做環評的規定。

這三項設施沒有算入掩埋場總面積,以現場的位置來看的確不合理。業者說聯外道路是公眾使用,但其實他們請了警衛管制進出,苗栗縣對此也未置可否。另外從管制處目視就可以看到地磅跟辦公室,很難辯解這不是掩埋場的一部分。

20220620-SMG0034-E01-朱淑娟專欄_01-坤輿掩埋場申設過程
坤輿掩埋場申設過程。

死線前三個月再度核准試營凖計畫

不過苗栗縣政府只要咬住當年的環評規定,大家就無可奈何,因為沒有環評,所有的對抗都被輕輕回擊,不能要求他做環評變更、也不能告他環評造假,更找不到法令撤銷掩埋場。苗栗縣政府則繼續「依法行政」允許試營運。

在這之間出現一個契機,環保署在2021年9月13日修改「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管理辦法」第14條,依這個條文規定,2012年12月7日以前核發的「同意設置文件」,應該在法規修正1年內、也就是今年9月13日前取得「處理許可證」。逾期未取得者,「同意設置文件」就失去效力。

於是趕在這個死線的3個月前,苗栗縣政府在6月14日再度核准試營運計畫,期限剛好3個月,這是坤輿業者的最後機會,同時也是村民的。

不適合蓋掩埋場的地方,應該果斷撤銷

法規是行政的底限,更重要的是實務,不論20年前怎樣,如今這個位置就不適合做掩埋場,距掩埋場600公尺就是明德水庫的灌溉水潭「龍昇湖」,灌溉苗栗高鐵站鄰近500甲農地,一旦地下水遭受汙染,對作物及飲用水影響甚巨。

坤輿掩埋場申設已經過20年,這段期間環境變化很大,對汙染的管制想法也已經不同,一個地點不對的掩埋場,果斷撤銷應該是唯一該做的事。

*作者為獨立記者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