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政壇洗學歷不是近年才有!1995年洋學歷遭偽造文書罪起訴,劉邦友拉吳伯雄作證「我真正去讀書」

當年劉邦友(左)身背學歷偽造文書案參選桃園縣長,李登輝(右)回以「我相信你這個人啦。」(資料照,陳愷巨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林智堅論文門在新事件不斷發生的情況下,持續數周仍沒有降溫的趨勢。但也不禁讓人懷疑,這些在政壇上已經有實績表現的政治人物,為什麼還那麼在乎那一紙學歷證明?

事實上,政壇洗學歷不是近年才有!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在1995年7月27日,遭到桃園縣地檢署起訴美國加州州立大學長堤分校公共行政碩士是「偽造文書」,還被政敵黃木添爆料他淡江大學夜間部讀了16年才拿到學歷。認為被爆料是「奇恥大辱」的劉邦友,當時接受《新新聞》記者黃創夏專訪,解釋自己為什麼淡大念了16年才拿到學位,並強調長堤分校公共行政碩士的學歷「自己真的有去念書」,並喊冤說如果學歷證明是偽造,自己也是受害者。

儘管這篇刊登於1995年8月6日的專訪寫於27年前,但然仍可以透過劉邦友的談話,看到台灣政治人物是基於什麼心態,對於「拉高學歷」如此汲汲營營,甚至在公務繁忙的狀況下也要抽空去上課。就如劉邦友在專訪中所說,「我當選縣長,也不靠這一個學歷,選舉像金字塔,高學歷只是上面的一點」。其實大部分政治人物應該都知道,高學歷和爭取選票未必有直接關係;但也如劉邦友所說,「我認為將來有個一官半職,總是有一個學歷比較好」,大概是這種心態,即使經過二三十年後,現在的政治人物還是非常努力地要「進修」,拉高自己的學歷。

1996年11月21日早晨,劉邦友在官邸遭到槍殺,這起槍殺案造成8死1重傷,轟動了整個台灣。劉邦友成為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於任內遇害的縣市首長,然而因為忽略犯罪現場保存等因素,這起血案至今都沒有偵破,已成為懸案。(新新聞編輯部)

台灣的政壇上,「高學歷」常被包裝成等於「形象牌」。一些早年的「因故失學」政治人物,也興起了一陣進修風,在公餘時負笈西行,他們的學位因此日進千里,留美的博士、碩士一大籮筐。

造假被告提出反擊

7月27日,桃園縣地檢署起訴縣長劉邦友的美國加州州立大學長堤分校公共行政碩士是「偽造文書」,並以「連續犯」要求「加重其刑」。次日,劉邦友選舉政敵黃木添更召開記者會,挖出劉邦友淡江大學夜間部讀了16年的往事。這件事令劉邦友深感是「奇恥大辱」,而提出反擊。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在寬敞豪華的縣長辦公室中,劉邦友站在六尺寬的大辦公桌旁,就揚起他的大噪門說:「真是奇恥大辱」,接著拿了1970年淡江大學畢業紀念冊,以及一大本厚厚的資料夾,娓娓道來他崎嶇的求學路。

黃木添、台灣省議員、立法委員、桃園。(新新聞資料照)
黃木添(見圖)挖出劉邦友淡江大學夜間部讀了16年的往事。(新新聞資料照)

劉邦友打開紙張已經泛黃的紀念冊中已作好記號的一頁,指著右邊中間的淸秀面貌說:「這是我!」接著,劉邦友用高張的語氣,比手畫腳地澄淸「16年的大學」的傳奇。

劉邦友退伍之後直接考上淡大會計系夜間部,念書時,也開始他自己的事業,「我是1965年進去的,1970年兩學科沒有過,畢業證書沒有拿到。」至於是哪兩科?他說:「有一個微積分什麼的,還有一個什麼我忘掉了。」被「當」的原因,劉邦友可是記憶猶新。「就是點名2分之1不到,當時外面事業做的很大,晚上有應酬,就沒有去上課了,沒有注意超過2分之1。」

1970年,也正是劉邦友政治的開始,「我爸是水利會代表,連續作了4屆,第5屆修改規定,要初中畢業才能做,我爸不能做了。後來我的叔祖父中壢市長(當時中壢是縣轄市)超過65歲,新規定也不能選了,他告訴我:『劉家不能沒有人、邦友!你來選縣議員』。」當上水利會代表忙了兩、三年,劉邦友也沒想到去補學分。

是否退學也不確定

「1973年,縣議員當選後,我想到淡江的學分還沒有修,就回學校申請補學分,結果學校說:『你被退學掉了,你補什麼學分?』,要用考插班彌補。」劉邦友有沒有收到退學通知?「有沒有通知我,大槪、或許會有,嗯!應該會有。」劉邦友沉吟一陣,也不確定。

當時規定學生不得參選,而劉邦友已經打算參選省議員,所以計畫在選上省議員之後再補學分,拿回學位。1978年選上省議員,1979年插班重進淡大夜間部,3年的時間再修十幾個學分,加上原先的學分,劉邦友終於在1981年得到淡江大學夜間部文憑。「讀了16年,其中有7、8年是我沒去念,這都沒有去講,只說讀了16年。」劉邦友感到憤慨不平。

至於長堤碩士學位,則是選上省議員後的故事。「當上省議員之後,都有野心,一定會比省議員更高的職務。我認為將來有個一官半職,總是有一個學歷比較好。」劉邦友說,1981年初,當時的省議長高育仁和東海大學合作,請人到省政府上社會學,劉邦友也很積極,「我每天晚上去讀,一點都不假!」最後得到東海9學分的學分證明。劉邦友還和黃秀孟、呂秀惠去考東海大學的研究所,不過落榜了。

黃秀孟、省議員、立法委員、台南縣。(新新聞資料照)
黃秀孟任省議員時,曾去考東海大學的研究所。(新新聞資料照)

恰好在這個時候,專門針對第三世界國家作工作的美國半官方的亞洲協會,提供台灣政商人士到美國接受密集的課程訓練。第一期的學生是黃鎭岳、廖泉裕、施金協。劉邦友看了很羨慕,就問他們這個課程的情況,結果知道免入學考,免托福、GRE,一次4000美元,時間每年7月中到8月,5個星期即可,而且東海的9個學分都可以抵免。劉邦友說:「沒有入學考試,我當時也覺得怪怪的,但他們告訴我是針對落後地區,就像大學聯考,原住民、退伍軍人加分一樣。」於是,劉邦友就在1983年參加第二期的課程,「我和廖泉裕還領了4年的1年1000美元的獎學金」,5年後,這位優秀學生也拿到一張「碩士證書」。

說他作假深感不平

劉邦友這張證書拿的還滿辛苦的。周一到周五白天上課,晚上還小班上英文。周六、日則是去迪士尼、海洋世界……去考察,回來還要交報告。上英文課時,老師還會問看到什麼,有什麼感想。「被搞死掉!他問Understand?我們說I don't know!叫他解釋,還是英文,越聽越不懂。」劉邦友回憶起這段辛苦的請書過程,還被起訴是「假學歷」極感不平,「我是真正的去讀書,雖然不是正規的,但絕不是哪種花個8萬、幾十萬買一個的。」

他被起訴後,一位縣議員拿了坊間流行的「政治經濟班」的宣傳資料給他,劉邦友還當場發了一頓脾氣,「去你的,我才不會那麼沒水準!」,劉邦友說,如果證書是假的,「我才是受害人!我們怎麼知道是假的?」

吳伯雄。(新新聞資料照)
吳伯雄(見圖)在李登輝面前,幫劉邦友證明他真的有去念書。(新新聞資料照)

證書會不會是假的?黃鎮岳回憶說,他們沒有直接和亞洲協會接觸,「當時有一個牛博士,到省議會來跟我們說,我們覺得滿好的,就參加了。」這位牛博士的背景,黃鎭岳他們也不了解。而這些大議員到了美國,語言不通、學制也搞不淸楚。而來上課的確是加大的敎授,開學典禮也是校長出席,也就不疑有他了。

最重要的是,那份證書燙金而且精美,劉邦友說:「拿到這東西,高興的要死,精裝的之漂亮!」多年的心願達成,有機會當然會現寶。而且,選舉時人人都秀出高學歷,因此,在符合縣長資格的學歷外,劉邦友也錦上添花的拿出「碩士」作個門面,不過他說:「我當選縣長,也不靠這一個學歷,選舉像金字塔,高學歷只是上面的一點。」。

這次的學歷官司,會不會影響他的政治前途呢?29日,能夠決定他政治前途的李登輝、宋楚瑜和吳伯雄在桃園晚宴時,同時給了他定心丸。

政治高層都說無妨

當天,劉邦友除了向李登輝說明來龍去脈外,還說:「報告總統,我現在很擔心會不會影響我的政治前途?」李登輝就說:「你選舉我都拍胸脯給你保證,我相信你這個人啦。」劉邦友接著說:「報告總統,我真正去讀書,吳伯雄也知道這件事。」吳伯雄連忙在旁作證。

宋楚瑜也安慰這位「國民黨執政最大縣分的縣長」,他勸劉邦友酒說:「壓壓驚,壓壓驚,安啦,安啦,安心去辦你的事啦!」而吳伯雄安慰劉邦友:「這最後會是鬧劇一場」,他還對這位同縣後進面授機宜進行消毒,劉邦友說:「吳伯雄告訴我說,把來龍去脈寫出來,每個鄰長一人一張。」

看來,這些能決定劉邦友的政治前途並不為所動,黃木添和林啓榮要用「學歷」拉下劉邦友的努力,恐將徒勞無功。

(本文刊登於1995年8月6日出版的439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