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虐.搶救》「錢不是花在刀口上,而是傷口上」 社安網為何沒接住這些幼小生命

熱心正義人士通報的案件減少,是兒童保護工作的警訊。(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

政府推動社會安全網計畫,將保護兒少列為重要工作,但投入資源忽視初級預防的重要性,重心放在兒少遭虐待通報或成案後的二級及三級預防上,形同「錢不是花在刀口上,而是傷口上」,也使得社安網無法有效接住幼小生命。(系列2之2)

為保護兒少安全,政府從2018年到2020年推動了社會安全網第一期計畫,並且在2019年修改《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家庭教育法》、《刑法》,將保護客體從16歲拉高到18歲,並加重虐童刑責,凌虐致死可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然而,重罰下並未使兒虐件數有效減少,反而從2019年起連續3年都是超過萬件的虐兒成案。

雞婆正義人士通報比率從4.3%一路下滑到2.5%

專家憂心,學齡前兒少受虐通報的黑數恐怕更多,因為一項警訊是「雞婆的正義人士」變少了,分析台灣整體通報件數雖然下滑,甚至在近3年有增加情況,這主要是因為醫事人員、警察、教育人員等得責任通報增加,一般通報比例有遞減趨勢。原本2014年鄰居及正義人士占通報比率是4.3%,2020年已降至2.7%,去年降到2.5%。

20220721-SMG0034-N01-洪敏隆_01_兒童少年保護案件及開案人數
 

家扶基金會社會資源處長林秀鳳指出,「社區」是與兒少緊密互動的生活圈,且學齡前兒童相比學齡孩子,更無法被學校等社會資源介入並注意,必須仰賴鄰里及熱心人士的通報,因此學齡前兒少受虐通報黑數恐更多,成為兒少受虐難突破的冰山、死角。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專家建議兒虐問題應從源頭的家庭問題全面檢視協助才能改善,2017年衛福部原編列3年6億元經費要發放內含尿布、濕紙巾、嬰兒衣物及育兒指南的「育兒百寶箱」給新手父母,原本是個可以仿造國外機制協助風險或脆弱家庭很好方式,但在台灣卻變調成只規畫送百寶箱給父母,沒有後續支持,後因社會各界罵翻而喊卡。

監委暨國家人權委員會委員葉大華說,百寶箱制度在日本是視為育兒指導,推動全面普及性的嬰幼兒家庭關懷訪視措施,由公衛護理人員、育兒指導員帶著百寶箱到家裡教導怎麼照顧小孩,並了解家庭養育環境、育兒有什麼困難,媒合相關需要支持的資源,「是一個Team協助一個家庭」,台灣應該比照,在懷孕期間就應全面訪視、協助。

預警篩檢機制只涵蓋到0.1%的6歲以下兒童

衛福部雖然另結合跨部會實施「6歲以下弱勢兒童主動關懷方案」的預警篩檢機制,予以特殊家庭提供即時協助包括衛生醫療、社政等資源,但林秀鳳直言,有法令但未落實,無法精準及時篩選高風險因子。監委王美玉去年(2021)公布調查,這項預警篩檢機制只涵蓋到0.1%的6歲以下兒童,各網絡執行也不夠落實,且對這類父母的育兒需求與篩檢預警,竟只靠一紙由家庭視意願填寫的調查表。

為建構社安網機制,衛福部強調補足過往人力不足問題,在社安網1.0增聘地方政府2440名社工人力,去年起為期4年的社安網2.0預計再增加9821名各類專業人力,並招募500名家庭關訪員,針對評估家庭風險較低案件的家庭,提供個別化資源串聯。

高市社會局啟動保護服務,視被害兒少需求,社工(右)提供適當的協助。(圖/社會局提供)
衛福部陸續撥經費補足人力不足問題,讓地方社會局有餘力啟動保護服務,視被害兒少需求,社工(右)提供適當協助。示意圖。(高雄市社會局提供)

「政府的社會安全網資源投入主要在招聘人力及接案後的二級、三級預防,忽略應該在發生兒虐前的初級預防強化才是關鍵。」桃園家扶中心社工督導徐清勳指出,政府在初級預防必須投入更多資源、聯絡單位,才能接住風險家庭。

徐清勳表示,尤其社區欠親職教育服務的可近性,親職教育包含孩子發展、管教與溝通、情緒管理等知能,現況社區能取得管道多為家庭教育中心;然而以家扶服務對象來說,年齡在30到39歲居多的家長,多為高中學歷,工作大多是輪班制,而且比較不穩定,如何讓他們更容易尋求專業協助,不用花費更多心力摸索就能就近取得資源,才能避免更多的失誤風險。

大學畢業民間社工薪水約3.6萬元,卻有高工作風險

國家人權委員會在今年(2022)《兒童權利公約》(CRC)第2次國家報告獨立評估意見,也有檢討兒少預算不足的問題。葉大華說,社安網預算雖有成長,但初級預防的投資仍不足,形同「錢不是花在刀口上,而是傷口上」,即使修法後讓家庭教育中心聘相關背景社工,但親職教育是「願者上鉤」,發揮不了太多功能。

林秀鳳說,對於需要工作賺錢的弱勢家長,必須有誘因去上親職教育,例如媽媽上課就提供孩童上幼兒園補助,透過上課可以認識同質性家庭,不只在心靈上治療彼此,也能相互支援幫忙帶小孩,成為相互支持、相互成長的團體力量。

學齡前孩童家長需要親職課程協助引導。(家扶基金會提供)
學齡前孩童家長需要親職課程協助引導。(家扶基金會提供)

此外,社安網雖投注非常多資源增聘人力,但徐清勳認為,更重要是如何改善兒少保護社工流失的問題。徐清勳說,保護性的社工平均要經過兩年經歷養成才能獨當一面,兒少保護社工的人才流失率相對較高,政府雖提高薪資待遇,大學畢業社工背景的民間社工薪水約3.6萬元,但工作風險很高,不僅夜間或假日訪視須配合服務家庭,自己的生活要跟工作取得平衡不容易,且兒少保護複雜性較高,社會期待是通報後就應安置,讓社工承受更大壓力,都是人才留不住的原因。

徐清勳強調,服務延續性很重要,若社工一直轉換,無法建立彼此信任感。不過社安網也不該只是社工網絡,必須要有社會不同資源協助家庭,才能撐起這個家,保護兒少。

兒少自己通報比率僅17%,須增強兒童表意權

針對家內體罰仍是兒虐案件主因之一,葉大華說,與台灣國情及文化相近的日韓,都已修法拿掉家內處罰,建議政府也應就《民法》1084、1085條攸關父母管教部分修法進行社會溝通,盡早降低學齡前兒童虐待問題;但人權會最近有關對《兒童權利公約》認知的民調,受訪者竟有一半不支持「不能體罰小孩」,這顯示台灣的兒權意識仍不足,仍是傳統觀念「管孩子是父母的權利」。因此,兒童人權意識的認知及社會文化改變,須長期溝通,提醒大眾相關法令,並且鼓勵舉報的人。

南韓政府研議在近期內修法,禁止家長或法定監護人體罰兒童。(翻攝影片)
南韓政府研議在近期內修法,禁止家長或法定監護人體罰兒童。(翻攝影片)

葉大華觀察兒少自己通報比率也僅17%,顯示兒童表意權仍待努力,機制必須友善,像是國外接申訴專線是比較年輕或有相關經驗願意傾聽,兒少較有安全感及信任感。

少子化的危機讓大家更重視兒保議題,如同葉大華等人所言,一個小孩長大需要的不只是一個家庭,而是一個社區甚至整個國家的共同支持與維護;兒少保護有待政府民間共同努力。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