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選舉政見中的芭樂、牛肉與雞肋

陳時中提出所費不貲的全面更換免治馬桶政見,才熱了幾天就成了雞肋。(取自陳時中臉書粉專)

每次選舉,總會輿論抱怨:候選人都在噴口水、打高空,沒有端出政見牛肉。候選人會提一些和自己要競選的職務不相干的「政見」,例如要選縣市議員卻高談闊論統獨;不然就是抺黑對手、人身攻擊。人身攻擊也不是全無正面意義的,它的作用在企圖摧毀對手在選民心中的信賴度,也讓民眾可以藉機檢視政治人物的一致性──今年最火熱的學歷問題就是其中一例。其實各縣市長主要候選人並不是沒有提出政見,只是在網路訊息撲天蓋地、傳播生命周期更短暫的年代,15分鐘成名都嫌太長,會吸睛、刺激選民腎上腺素而讓他們有投票衝動的政見,通常不是牛肉而是短暫賞味期一過就變成雞肋、或者成了實現不了的芭樂票。

今年選戰中,一個有創意卻成了最失敗的政見是陳時中的「免治馬桶」。它的傳播效應很強但多屬負面,主因是那自以為幽默卻性別不正確的偷窺畫面。其實陳時中提出的公廁政見有「三寶」:酒精、座墊紙和免治馬桶,但酒精、座墊紙都不是新鮮事,公廁設免治馬桶在台灣的確是少見。免治馬桶面臨最大質疑是衛生,當媒體質疑噴水頭的清潔問題,陳時中只回應,噴嘴頭的清潔「可以嚴加檢查」。陳時中估計更換免治馬桶經費要4320萬,但他的團隊應該未好好計算過,要維護免治馬桶的後續人力、零件的經費。就如同過去很多「蚊子館」、「大白象工程」政見,都把硬體做好,軟體以後再說;結果軟體不足,硬體就只能養蚊子。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風傳媒VIP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

顧爾德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