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解放軍來了,重回1997年香港回歸現場

1997年7月6日的539期《新新聞》,報導了中國解放軍在香港回歸前夕進駐的實況。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去年香港發生反送中抗爭時,最讓各方緊張的,就是中國解放軍會不會入港進行軍事鎮壓。

但事實上,在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之時,已有解放軍循陸海空三路進入香港。對於北京政權而言,沒有比軍隊進駐更能表現「主權移交」事實發生的「儀式」了。

香港回歸中國,被北京定義為結束「百年國恥」的一環,顯然除了香港的自由港和金融實力等實質助益,還是一場民族主義的操作。

但港人卻用了「九七大限」來描述這場讓國族者亢奮的盛宴。在1984年決定香港還中的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後,不相信「回到母國懷抱」會更好的香港人,不斷「用腳投票」,想盡辦法移民到中國政府可控制範圍之外的國家。

回歸後各種抗爭不斷,證明了港人對北京的不信任確有道理,但最後承擔的卻是無力改變者。(新新聞編輯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江澤民軍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使命,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有關規定,命令你們進駐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零時開始履行香港防務職責。」

六月三十日,這份軍令發布之後,解放軍駐港部隊就正式「師出有名」地向香港進發。

晚上八點三十分,先頭部隊共五○九位,乘三十九部車輛在深圳皇崗口岸集結完畢,八點四十五分經落馬洲關卡進入香港。先頭部隊入港後,七十八人進駐威爾斯親王軍營、一八三人進駐昂船洲軍營、一○二人進駐赤柱軍營、一四六人進駐石崗軍營。

最能具體代表主權交接的象徵

而七月一日清晨六點,解放軍駐港的主力部隊共四千餘人,則分乘十艘船艇、六架直升機、二十一輛裝甲車及四百餘輛其他車輛,從陸、海、空同時進駐香港。

陸路分三路進入港境:一、二十八輛各種車輛從沙頭角口岸進入香港;二、一七四輛各種車輛從文錦渡口岸進入香港;三、二一五輛各種車輛從皇崗口岸進入香港。
海路方面,共十艘艇船從深圳啟航進入香港水域,經龍鼓水道、咸湯門水道進駐昂船洲海軍基地,空路則由六架直升機從文錦渡上空進入香港,進駐石崗機場。

「槍桿子出政權」,解放軍部隊進入香港,是最能具體代表主權交接的一個象徵。但是對於進駐香港,中國以陸海空三軍齊發的方式進行,還是引來相當大的批評,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Madeleine Albright)及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到了香港之後,都還談及中國此舉的不適當。

港人「簞食壺漿以迎王師」

然而,中國方面對這些批評也提出反擊。發言人沈國放於六月三十日下午在會展中心舉行記者會時就不客氣地表示,向香港派駐解放軍是行使主權的象徵,而且中方在香港只有十四個營級部隊──英國有十三到二十四個,「顯然比英方在香港保持的軍隊還少很多。」

他還補充表示,解放軍駐港部隊的軍費,都是由中央政府負擔,但過去英國政府派駐香港的軍費,卻都是由香港政府負擔,「只是大家不曉得而已。」

不過,無論如何,解放軍還是開進了香港,新界附近的民眾早在半年前就組織一個籌備會,準備「簞食壺漿以迎王師」。

在七月一日清晨六點,文錦渡關卡附近下起了大雨,由深圳開來的解放軍分成三排、每排七人,胸前荷著八六式五.八毫米突擊自動步槍,直挺挺地站在軍用卡車上;另外還有十八輛裝甲運兵車、其他大小各型車輛及六架直-9型直升機陸續通過關卡。解放軍淋著雨,抵達上水接受同樣淋著雨的當地民眾「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解放軍主力部隊在1997年7月1日進入香港,象徵香港主權轉移。(林瑞慶攝)
解放軍主力部隊在1997年7月1日進入香港,象徵香港主權轉移。(林瑞慶攝)

而前晚十一點五十九分,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新翼大廳內,英國國歌開始奏起,英國國旗及香港旗降下,七月一日零時零分,中國國歌奏起,五星旗及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上升,香港就這樣在一分鐘之內,回到了中國的主權範圍內。

七月一日凌晨一點半,會展中心三樓大會堂,香港特別行政區在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宣布下正式成立,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首先宣誓,接著香港特區政府各級官員也在陸續宣誓下,從過去效忠的女皇陛下,開始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