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能好生意1》綠能政策肥了誰?吃下兆元大餅的綠電金主政商網絡大公開

蔡政府上任力推能源轉型,喊出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量占比達20%目標;而台灣的光電產業也進入高速擴張時期。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2015年6月,總統蔡英文走訪家鄉屏東,為民進黨執政後的綠能政策正式定調,她在臉書官網上,特別讚揚了董基旭和陳貴光2位綠電先行者,強調「綠能是一種可能」、「政策的思考應該回到土地,回到生活中,從屏東的努力,讓我們看到新能源的希望」。而「回到土地」的能源政策思考,帶動執政後全台綠電大躍進,2025年20GW裝置容量目標衍生的兆元商機,從太陽能電池採購、電廠施作工程層層轉包,農地出租每公頃40萬元的保證收益,綠電兆元商機的「涓滴效應」,讓地磚一般的光電板,鋪設在原本早已破碎的農地上,台灣,有了鋪天蓋地的改變。

農地種綠電政策,不乏政府部門宣揚的青年返鄉、地方創生個案,「北漂返鄉」,往往也是最能打動台灣社會的故事;然而,如同其他政府重大公共建設一樣,這些故事的背後,同時正上演著每年千億的光電工程爭奪戰,勝負的關鍵,多得靠資本堆砌,綠能,早已是各方利益角逐的戰場,以往爭戰股市的金主,早已爭先恐後地搶進了這片藍海。

跨足金融、營造、光電 陳貴光北漂返鄉種電

「北漂返鄉」的向陽優能負責人陳貴光,在投入種電以前,已經在資本市場打滾了數十年,2000年左右曾是勝和證券董事,後來離開金融圈,接連跨足營造業、光電業。陳貴光後來返鄉投入了屏東「養水種電」,前農委會主委曹啟鴻任內,還曾以該公司成功在光電板底下種香蕉,獲AIT官員專程考察,作為成功案例。

有了屏東成功的案例,陳貴光在政府綠電政策明朗後,2018年找上了國內鋼鐵廠「新光鋼鐵」,雙方合資成立「新威光電」,共同角逐嘉義東石、布袋地層下陷區「漁電共生」開發案。

陳貴光的事業版圖,具體展現了台灣太陽能產業的變遷。一位光電業者表示,台灣在民進黨政府上台以前,太陽能電廠投資仍處於簡單模式,也就是單純的投資電廠與銀行貸款,姑且稱為「太陽能1.0」時代;由於電廠所在區域多在偏遠地區,資金取得不易,台電雖提供20年躉購保證,但必須等到10年後才回本,因此規模難以擴大。

向陽優能電力公司董事長陳貴光28日於「台灣的地面型光電未來願景」公聽會演講。(顏麟宇攝)
向陽優能電力公司董事長陳貴光。(資料照,顏麟宇攝)

高速擴張「輕資產化」成公式 綠電業者財務槓桿能力高超

隨著民進黨政府上台,台灣進入「太陽能2.0」時代,部分業者為了提前收回投資,將電廠之發電模組分割出售。2018年起,政府大量標租閒置國有地,讓光電業者進入了高速擴張的「太陽能3.0」期,在資金需求孔急下,業者以出售股權方式,開始找上市公司合資;舉例來說,當時雲豹能源曾一度找上中華電信,後來因為中華電信內部意見分歧,雲豹後來找上了國外私募基金「貝萊德資本」。

森崴能源的財報顯示,綠電業者以成立SPV(「特殊目的項目公司」)持有太陽能案場,在電廠興建完成後出售SPV股權,提前收回資金、實現獲利,資金取得後再投資新案場,達到滾動式成長的目標。這種「輕資產化」投資模式,如今廣泛地被業界使用,元晶太陽能將尚未完工的彰濱崙尾東光電廠,賣給日商丸紅就是最好的例子。

事實上,民進黨政府政策配合下,綠電業者各個都具備高超的財務槓桿能力。

太陽能開發商雲豹能源認購天力300萬股,成為第三大股東。(柯承惠攝)
國內太陽能電廠開發投資商雲豹能源成立於2016年。(資料照,柯承惠攝)

「晁陽農產科技」負責人邱信富,過去是大華證券副總經理,在證券市場打滾20多年,早在馬政府時代就成為綠電先行者。他在2013年底在麥寮6.7公頃的土地上,成立了結合太陽能、食農教育體驗農場,成為亞洲首座複合式太陽能休閒農場;除了個人的財富,邱信富還有福華飯店廖東漢的資金奧援。

晁陽旗下的天璣智慧能源,去年獲得屏東縣政府青睞,成為8家「專案輔導業者」其中之一,承租屏東佳冬鄉40公頃地層下陷區推動「農電共生」,承諾農民每公頃年收入至少40萬元租金。

20210217-專案輔導業者名單。(取自屏東縣政府綠能推動辦公室網站)
(取自屏東縣政府綠能推動辦公室網站)

設立亞洲首座太陽能農場 晁陽「農電共生」遭農業界質疑

晁陽綠能園區的「農電共生」模式,過去曾被農業界質疑,網路媒體《上下游》曾經報導「某些農業大棚下方則會種些過溝菜蕨、山蘇等耐陰性植物或是養蟋蟀,勉強做個『農業設施附屬綠能設備』的樣子」。這個光電大棚養蟋蟀的典故,其實就是出自於晁陽,該公司早年曾經舉辦過「蟋蟀文化節」,標榜自然生態探索。

邱信富早在2014年,就曾對外表示晁陽獲利前景可期,「已有創投表達投資意願,預計年底前辦理現增至3.5億,朝股票上市櫃目標邁進」,當時農業評論家「文青別鬼扯」就曾對這樣「農電共生投資公司」的模式提出質疑,「類似晁陽這種推廣農地種電的公司,基本上只負責招攬農民。當農民簽約後,就需將所有權狀、身分證影本與印章提供給晁陽公司,再委由專業代書負責申請農業設施容許使用及建築執照,太陽能鐵皮屋的搭建則發包給太陽能板裝設工程業者。」

20210217-2014年,農業評論家「文青別鬼扯」曾在臉書針對晁陽所謂「農電共生農場」提出質疑。(取自文青別鬼扯臉書)
2014年,農業評論家「文青別鬼扯」曾在臉書針對晁陽所謂「農電共生農場」提出質疑。(取自文青別鬼扯臉書)

晁陽後來雖然沒有股票上市,但其「綠色金融」財務工程理念,後來由邱個人的「富新財務顧問公司」,轉投資的「微電能源」推動。這個在2018年國發基金「創業天使」脫穎而出的團隊,後來獲得了聯邦銀行與福華廖家的注資,該公司運用了時下最夯的大數據科技,把光電案場每年出售給台電的售電收入,背後的「電流、金流、資訊流」串接起來,將綠電未來20年金流,分割包裝成電廠基金出售,一度準備挑戰金融法令灰色地帶。

事實上,就像「微電能源」一樣,過去4年浮上檯面的每一家大型綠電業者,背後都像串肉粽一般,串起了一長串利益,業者之間彼此相互投資,分進合擊的情況比比皆是。

(延伸閱讀:綠能好生意2》青年軍玩綠電如何穩賺不賠?揭開成功背後的綠色身影

2019年底,台南市政府與茂鴻電力、太陽能模組廠安集科技簽約,2家公司將合資「鴻鼎控股」,攜手投資174億元,投入台南地區太陽能電廠開發與營運,預計2021年完成第一階段100MW設置量;目標在2025年前完成300MW的太陽光電計畫。根據台南市政府新聞稿,茂鴻獲得國泰金控旗下「國泰永續私募股權基金」投資,「鴻鼎控股」旗下的光電案場,出資人均為茂鴻電力與晁陽農產。

政商關係佳、財力雄厚 寶佳跨足綠電完美合拍蔡政府

所有綠電金主當中,財力最為雄厚的當屬寶佳集團。寶佳經理人今年2月才因為涉嫌勾結勞動部勞動基金運用局前組長游迺文,將寶佳持有遠東百貨股票,高檔出脫給勞保基金的醜聞,讓寶佳的政商關係成為話題;事實上,寶佳除了唐楚烈、廖燦昌等前公股銀行經理人轉戰之外,2018年寶佳跨足太陽光電,找來的同樣也是證券市場出身的國票證券總經理蔡佳晋。

寶佳投資的寶晶能源,在農地種電上喊出的口號,和綠營執政基調完美合拍,包括「光電扶貧」、「地方創生」、「農地都更」等口號,都和綠營先前鼓吹北漂返鄉綠能創業不謀而合;寶晶在屏東的投資,一出手就是150億元,且在2020年8月馬上獲得合庫為首的8家金融機構青睞,獲得近50億元融資額度。

(延伸閱讀:綠能好生意3》南台灣土地煉金術揭密!光電5年大限倒數 銀彈獵地手法曝光

寶佳深知農地種電,必須與當地業者合作,因此挑選了「城市發展」地產公司合作,除了在林邊地層下陷區之外,寶佳土地開發的觸角,旗下的寶隆能源,還南下深入屏東獅子鄉屏鵝公路旁山坡地。

屏東沿海上千公頃的地層下陷區,早在馬政府時代就開始推動「養水種電」,在種電的同時,為了能做到農業與漁業的共生,綠電業者們過去幾年早就開始兼營農產生意。新光集團大股東林伯翰與和典建設合資的地產業者「誠新國際開發」,就在雲林口湖與屏東,養起了白蝦,並且成為農委會的成功案例,未來在屏東「漁電共生」面積,高達260公頃。

林家宏近日頻頻出面為寶佳集團形象止血,澄清政商關係。(新新聞資料照)
寶佳少主、副董事長林家宏。(新新聞資料照)

綠電、循環經濟全插旗 力麗積極響應「5+2產業」

另一個政商背景雄厚的力麗集團,這段期間也同時插旗太陽光電與離岸風電,連同生質能、廢棄物回收等循環經濟領域。力麗集團參與民進黨政府之「5+2產業」,可以說是無役不與,力麗2020年入主的股票上櫃公司「天方能源」,後來把全台16個營運或興建中,合計5.6MW容量的太陽光電廠,賣給了「微電能源」子公司「標捷綠能」,出售金額為2億4000萬元。

根據「天方能源」公告訊息,該公司原名為凱柏實業,原為經營IC設計與經銷代理,後來「因應政府政策及未來營業規劃之考量」,2020年底投資力麗集團之力能能源,藉由其營運經驗逐漸轉型投入太陽能光電產業,希望藉此「擺脫營運低潮」,並增進全體股東權益。

力麗集團出售16個電廠給「微電能源」之外,2020年3月力麗集團旗下的下水道BOT營造廠「山林水」,宣布與半導體材料供應商崇越科技攜手,取得台糖「農業循環豬場改建投資計畫第一期統包工程」,投資金額上看60億元;由山林水負責沼氣發電循環利用,崇越子公司建越科技專攻污水處理技術。

蔡英文 5+2產業創新計劃(圖/總統府Flickr)
蔡政府推出智慧機械、亞洲矽谷、綠能科技、生醫產業、國防產業、新農業及循環經濟等5+2產業創新計畫(資料照,總統府Flickr提供)

崇越科技早在2018年就已跨足綠電,旗下的「嘉益能源」標到台糖大林糖廠地面型太陽能發電設備建置案,「嘉益能源」也與綠營頗具淵源,董事長黃營杉在扁政府時代曾任經濟部長。

跨界綠能 義聯光電聯姻一樁接一樁

綠能新貴的「跨界聯姻」,最近在農委會劃出嘉義、台南沿海「地層下陷區」2626公頃「漁電共生」先行區之後,更是蔚為風尚。由於「漁電共生」、「風雨操場」等太陽光電設施,必須要有不鏽鋼支架作基樁,南部的鋼鐵業者在這一波綠電搶建潮過程,也扮演了關鍵角色。

2020年4月,義聯集團的不鏽鋼廠燁輝,宣布與太陽光電業者天泰能源、睿禾控股、士興科技以及柏帝能源結盟,宣示組成「太陽光電支架產業」最強國家隊。睿禾專責太陽能光電系統案場開發與建置;天泰管理顧問負責電廠維運保養;士興科技負責屋頂型光電結構工程;柏帝能源是太陽能發電支架系統設計、加工製造。

義聯集團的「光電聯姻」不只一樁,2020年10月又再度宣布與宸峰工程科技與永記造漆,合作組建「漁電共生型光電發電系統」國產國造國家隊,宸峰工程與永記造漆二家公司,背後各自代表台灣綠能界的一方之霸,前者是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開陽能源」集團蔡宗融的家族營造公司,後者則是中鋼與燁輝等離岸風電防蝕鋼構廠,主要之塗料供應商。

2017-10-31-義聯集團燁輝企業高雄廠。(取自燁輝)網站
義聯集團旗下的「燁輝」是國內最具規模的鍍烤鋼材廠。(資料照,取自燁輝網站)

綠電商機「萬佛朝宗」 台糖綠電案鄭永金家族也參股

綠電產業成為各方資金匯聚的溫床,參與的金主當中,自然也不乏具政商背景人士,2020年2月《風傳媒》就曾報導,前行政院政務委員鄭永金家族,透過「天輔能源」,參股中興電工得標的台糖七股98MW的地面型太陽能電廠。「天輔能源」剛開始資本額才2000萬元,後來中興電工以每股34.99元參與增資,鄭永金家族也獲利出場,和鄭家一起投資的,還有綠營新竹縣樁腳、「力暘能源」負責人古盛煇。

據了解,「力暘能源」原本相中屏北萬巒台糖平地造林地區,準備進行「農地種電」,但遭外界批評為「砍樹種電」無疾而終,不過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屏東縣政府將佳冬鄉地層下陷區光電開發案,給了力暘能源和中租控股的投資團隊,有了深口袋的合作對象,該案一出手就是150億元。

20210913-SMG0035-林上祚_2兆太陽光電大餅誰分到?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3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