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習近平打給普京與拜登的兩通電話,跟他沒說出來的事

習近平。(美聯社)

適逢九一一事件二十週年,兩架波音七六七客機化身巨大飛彈,撞擊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雙塔的震撼畫面,在媒體的回顧報導下不斷重播,讓世人再度經歷了一次(或說無數次)塑造二十一世紀全球格局的悲劇時刻。賓拉登的黨羽以及跟隨者彷彿二戰末期的神風特攻隊,只是當初日本皇軍的軍機上沒有別人,恐怖分子所挾持的波音七六七上卻滿載無辜乘客;神風特攻隊撞擊的是與他們正在交戰的美軍軍艦,恐怖分子撞擊的卻是裡頭有數千名尋常百姓的摩天大樓。

這次成功的恐怖攻擊,並未達成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將美國勢力逐出中東」的宏願,而是引來了美軍的多股兵鋒,在阿富汗與伊拉克造成更多的戰爭與傷亡。二十年來,除了神學士(Taliban)被逐出阿富汗;伊拉克的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垮台、海珊遭到審判絞死;賓拉登在巴基斯坦遭到美軍特種部隊擊斃;「伊斯蘭國」也一度在伊拉克與敘利亞境內崛起,並且在聯軍的圍剿下「滅國」——更重要的是,中東的騷亂讓中國意外獲得崛起的寶貴時間,並且成長為比恐怖主義更難對付的戰略對手。

2001年9月11日,紐約,九一一恐佈攻擊事件(AP)
2001年9月11日,紐約,九一一恐佈攻擊事件(AP)

九一一事件的元兇賓拉登早在2010年斃命,當初因為「包庇賓拉登」遭遇戰禍的阿富汗卻始終等不到美軍撤離。川普決意繞過阿富汗政府、直接跟神學士在多哈會談,並且確立了美軍撤離的決定,拜登也不願繼續投入這場「永無止盡的戰爭」,鐵了心要執行去年川普政府與神學士所達成的撤軍共識。其結果卻是政府軍兵敗如山倒,神學士被逐出喀布爾的二十年後竟然成功復辟。美軍用兵阿富汗二十年,最後竟然又回到了原點,賓拉登的想望—美軍撤離中東—此刻竟成了某種極其弔詭的黑色幽默。

當然,美軍並沒有真的撤離中東,第五艦隊仍在波灣巡弋、美軍中央司令部在科威特、巴林、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曼、巴基斯坦依舊設有軍事基地,百廢待舉、近百億美元資產遭到美國凍結的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即神學士政權)也談不上站穩腳步。倉皇撤走的美軍短期內自然不會再回到「帝國墳場」這塊傷心地,但相隔五個「中亞斯坦國」的俄羅斯、以及藉由瓦罕走廊連接的中國,這兩個在地緣關係上遠比美國親近的「現世帝國」,恐怕才是接下來影響阿富汗的最關鍵因素。

這也是習近平與普京最近通話的最主要原因。

在喀布爾機場跑道準備起飛的C-17運輸機。(美聯社)
在喀布爾機場跑道準備起飛的C-17運輸機。(美聯社)

按照新華社發布的新聞稿,習近平與普京是在8月25日通話,兩人談得最多的自然是阿富汗局勢。習近平與普京都表示「不干涉阿國內政」、「外部勢力強行推行其政治模式的政策行不通」,雙方願意鼓勵阿富汗各派協商構建開放包容的政治架構、抵御外部勢力干預破壞,更與各類恐怖組織徹底切割。在實施溫和穩健的內外政策之下,希望阿富汗與世界各國友好相處。

俄羅斯雖然是上一個從阿富汗敗退的「帝國」,但普京對於阿富汗的戰略重要性卻也一直放在心上。俄國除了可能對阿富汗的礦產感到興趣,普京也在2019年公開表示,希望建造一條能夠打通印度洋的公路,當年以武力強行打開阿富汗的做法已被證明行不通,但當時的阿富汗完全處於美國的掌控之下,俄國恐怕也找不到合作的機會。但神學士今年8月佔領喀布爾的第二天,普京任命的阿富汗特使卡布洛夫(Zamir Kabulov)便宣稱「神學士是比傀儡政府更值得信賴的夥伴」、「喀布爾現在比賈尼(Ashraf Ghani、逃走的阿富汗總統)掌權時更加安全」,積極拉攏新政權的態度昭然若揭。

俄羅斯總統普京(AP)
俄羅斯總統普京(AP)

不過俄羅斯畢竟是曾與阿富汗惡戰的世仇,神學士的態度顯然對於中國更為積極。除了希望加入「中巴經濟走廊」(或者說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希望遏止恐怖主義與疆獨分子在新疆的肆虐,也讓北京對於阿富汗的事務存在積極介入的動機。尤其中國向來強調「不干涉他國內政」,對於人權議題更是興趣缺缺,跟神學士當然更為合拍。中國上週已經承諾對阿富汗提供3100萬美元的緊急援助,如何避免自家境內的恐怖分子利用混亂的阿富汗繼續壯大、如何利用阿富汗豐沛的銅礦(Aynak銅礦為世界第二大)與鋰礦(阿富汗素有「鋰的沙烏地阿拉伯」之稱),當然才是北京所謂「不干涉阿國內政」背後的真正盤算。

除了打電話給普京,習近平9月9日也打了電話給拜登,這通電話就更有意思了。第一、拜登與習近平已經7個月沒有通話;第二、拜登堅持如期撤出阿富汗,絕不更改或遲延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希望騰出手對付更重要的戰略競爭者、應對中國所帶來的挑戰。不過在所有美軍不計一切代價撤離喀布爾的一個多星期之後,這兩個戰略競爭者的領導人卻通上了電話。拜登說美國持續努力且負責地處理美中之間的競爭,雙方也針對「如何確保競爭不會演變成為衝突」進行廣泛的討論。

拜登(右)和習近平(左)曾有過8次會面,其家族在中國的政商關係也備受檢驗。(美聯社)
拜登(右)和習近平(左)。(美聯社)

根據白宮所公佈的通話內容,拜登認為美中之間雖然正在進行激烈的競爭,但他也相信必須對此設置「界限與護欄」(setting parameters and guardrails)、保持開放的溝通管道,避免競爭發生失控、或者淪為「不是接觸就是對抗」的兩極路線。不過根據新華社報導,習近平雖然同意雙方可以在氣候變遷、疫情防控、經濟復甦、以及其他重大區域問題上合作,但他也將美中關係的困境完全歸咎於美方,因為都是美國採取的對華政策,才會讓中美關係遭受嚴重困難。

在這通「拜習通話」中,最重要的問題恐怕還是台灣。因為從智庫學者到所有的國際媒體分析,大概都認為台灣海峽是美中之間最危險的衝突點,台灣問題是美中兩國最可能發生軍事衝突的關鍵因素。不過白宮方面不願多談這通長達90分鐘的對話細節,只說「這次通話是禮貌和坦率的,而不是指手畫腳或居高臨下,通話意圖在於維持兩國溝通管道的暢通」,新華社的報導則說「習近平告訴拜登,兩國應該互相尊重彼此最關切的核心議題,並妥善處理雙方分歧」。

2021年5月1日出版的《經濟學人》稱,台灣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區。(取自經濟學人臉書)
2021年5月1日出版的《經濟學人》稱,台灣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區。(取自經濟學人臉書)

所以拜登在阿富汗撤軍之後,打算以更充沛的資源、更強硬地對付中國嗎?這個問題當然需要更多時間觀察,但從他上任後的第二通「拜習通話」看來,美國政府對於台灣、香港、新疆議題的態度,卻似乎相對收斂。因為兩人上次(今年2月10日)通話後,白宮在聲明強調, 拜登在通話中表示自己的首要工作是保護美國人民,同時保持印太地區自由開放,並向習近平對中國當局在香港的鎮壓、在新疆的侵犯人權、對台灣越來越強硬的態度表達關注。但在這次通話中,拜登政府似乎更傾向管控兩國在「利益、價值觀以及其他觀點的分歧」,白宮不再詳談兩人對話內容,僅由資深官員對媒體表示「(台灣、香港、新疆)當然都是美國不會讓步的議題」。

那麼在美軍撤出阿富汗之後,習近平對台灣問題的態度呢?若從這通電話來看,新華社說「拜登強調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雙方同意今後繼續通過多種方式保持經常性聯繫」,習近平則表示「如今國際社會面臨很多共同難題,中美應該推動兩國關係盡快回到『穩定發展的正確軌道』,造福兩國人民」。當然,這些內容並不意味著台美關係受到影響,美國的對台承諾與友好關係發生實質變化,但也確實看不出習近平在通話中對台灣問題到底怎麼想。不過在《經濟學人》斷言「撤軍阿富汗意味著美國走向衰落」的著名學者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認為,習近平可能會對併吞台灣更為積極。

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新華社)
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新華社)

弗格森在《日經亞洲》(Nikkei Asia)的專訪中指出,習近平並不會因為美軍撤出阿富汗感到壓力,因為這件事對北京來說,可能意味著「美國不願參與海外戰事」,促使習近平抓住歷史機會,積極對台灣動武。弗格森認為,習近平當然清楚與美國為敵的危險性,但他也知道現在可能是「最好的時機」。因為除了美國缺乏可信的威懾力,「撤出阿富汗」在習近平看來就是另一個克里米亞,美國終究只會祭出經濟制裁,不會真的投身干預海外事務。

弗格森認為冷戰時代並沒有在1989年真的結束,而是隨著中共(在1989年)的倖存與(趁著反恐戰爭)崛起繼續前進,或者說開啟了「第二次冷戰」。但他也提醒世人,在「第一次冷戰」時代美蘇雖然沒有真的動武,但朝鮮半島確實也發生了一場「熱戰」。他認為「第二次冷戰」很可能也會發生一次「熱戰」,而台灣是最可能發生這場戰爭的地點—而且很快就會發生。弗格森說,大規模戰爭往往發生在侵略者認為「時間並未站在自己這邊」之際,此時的最好策略是「盡快行動」而非繼續「等待時機」。

美國總統拜登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發表談話,強調一定會讓主事者付出代價。(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發表談話,強調一定會讓主事者付出代價。(美聯社)

弗格森並不認為「阿富汗撤軍」是拜登或者是美國哪個領導人的問題,他引用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的說法:「外國人往往認為美國有什麼外交政策,然而事實上這只不過是所有政府部門鬥爭的結果,這個結果其實是不同部門之間鬥爭的副產品。」他認為阿富汗的現況就是白宮、國務院、五角大廈、中央情報局和軍方之間的爭執結果,不過「阿富汗撤軍」確實也鼓勵了習近平,並且可能讓他認定「現在攻打台灣的時機比十年後更好」。

但弗格森也不認同拜登會對台灣撒手不管,因為這意味著美國願意放棄在印太區域的主導地位—這當然無從想像。因此弗格森判斷,只要習近平真的認定「美國不會插手」,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美中發生一場「真正的大戰」,因為拜登政府當然會針對這場侵略採取行動。不過拜登上任後跟習近平第二通電話,究竟是控管了弗格森口中「不會讓歷史學家感到意外的衝突」,還是誘發中國領導人更加認定美國可欺,從而在東海、南海等區域的行動更具侵略性?當美國政府決定將全球博弈的大棋盤焦點從中東移到東亞,這也是拜登團隊最該沉吟再三的關鍵問題。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