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何就是贏不了美國?裴敏欣:超越美國的最大障礙,正是中共自己

在歷經小布希、歐巴馬、川普三位總統之後,拜登終於在入主白宮的第一年,就將美軍全部撤出阿富汗。這當然是為了執行川普跟神學士簽訂的多哈協議,不過阿富汗政府軍的兵敗如山倒,也讓美國二十年來的苦心經營歸零,二十年前被美軍趕跑的神學士竟班師回朝,九一一後因為包庇賓拉登垮台的「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就此復辟。

美軍在阿富汗的狼狽撤退,勢必會被中國看作是「美國霸權衰落」的最新證據。加上川普發動的美中貿易戰顯然沒能扳倒中國,第一季的GDP年增率為百分之十八點三,第二季即便有所回落,也仍有百分之七點九的表現;發源於武漢的新冠肺炎,竟然在中國(靠著封鎖與國產疫苗)得到控制,反倒是美國至今仍深陷疫情漩渦。

2021年8月31日,神學士武裝進入美軍已經撤守的喀布爾機場。(美聯社)
2021年8月31日,神學士武裝進入美軍已經撤守的喀布爾機場。(美聯社)

所以美國還能維持全球第一強權的地位嗎?在東亞的地緣角力中,華盛頓還有辦法壓制中國崛起嗎?美國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學教授裴敏欣應《經濟學人》之邀,撰文探討美國的未來與美中新冷戰的勝負。這位長期研究中國轉型改革、民主化與貪腐問題的美籍華裔學者認為,中國擁護者的幸災樂禍高興不了多久,因為拜登帶領美國離開「帝國墳場」的泥淖,才能完整保留實力,在爭奪全球霸權的下一場競逐中戰勝中國。

裴敏欣認為,中美之爭的本質與其說是「意識形態的競逐」,不如說是「霸權及其挑戰者的衝突」。因此純就實力的差距來說,中國確實很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保持高速成長,甚至在未來二十年縮小跟美國在許多方面的差距。不過裴敏欣認為,中國即便能夠成長為一個強大的地緣政治對手,卻終究沒有辦法超越、或者說取代美國的地位。

挺過中美貿易戰與新冠疫情的中國共產黨,在北京盛大慶祝百年黨慶。(美聯社)
挺過中美貿易戰與新冠疫情的中國共產黨,在北京盛大慶祝百年黨慶。(美聯社)

針對中國的崛起,美國當然也採取了阻止的對策,那就是透過「經濟脫鉤」(economic decoupling)的做法,迫使全球供應鏈遷出中國;發動美中「科技戰」(tech war),避免關鍵科技與智慧財產權繼續流入中國。裴敏欣認為,這些作法當然有其效果,華為的迅速衰弱就是最好的證明。然而他也指出,這些經濟戰頂多只是拖慢中國覺起的腳步,因為在龐大的國內市場、充滿活力的民營企業、與充沛的勞動力資源加持下,中國的經濟發展趨勢依然強勁。

除了經濟持續成長,美國發動的貿易戰與科技戰,在中國政府承諾對科技領域投注巨資之下,即便習近平不太可能徹底實現「科技自立自強」的雄心,但數以百萬計的科學家與工程師大軍,加上數以兆元計的研發投資,中國在尖端科技方面繼續有所進展,並非不能想像。裴敏欣預測,中美的經濟成長率若保持不變(中國百分之四點七五、美國百分之二),中國未來十五年就會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屆時這個國家也將更有投資軍事及其研發工作的餘裕。

那麼裴敏欣為何認為中國還是贏不了美國呢?

第一、中國人口的老化速度比美國還快。根據聯合國預測,中國的平均年齡到了二0四0年將來到四十六點三歲,而美國屆時則為四十一點六歲。裴敏欣指出,就是這五年的差距,中國的經濟成長速度將大幅放緩。

第二、中國雖然大力投資科技發展,美國也將繼續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研究型大學、最具創新力的科技公司和最有效率的金融市場,這些領先優勢都不是中國能夠輕易超越的。

第三(也是裴敏欣認為最諷刺的一點)、長期把持政權的中國共產黨本身,其實正是中國與美國競爭的最大障礙。中共擔憂失去政權,因此對於經濟緊抓不放,這種做法反倒降低了經濟效率,龐大但僵化的國企也將繼續浪費資源。真正遏制中國科技行業創新與發展的因素,在裴敏欣看來恐怕不是美國的制裁,而是中國對滴滴或阿里巴巴的大規模打壓。由於中國政治日益獨裁,他們也更不可能糾正最高領導人偏執的一意孤行。

第四、中國沒有真正的盟友,美國卻是得道多助。這個差距將讓美中實力進一步往有利美國的方向傾斜。由於美國在印太區域沒有其他強大的競爭對手,中國在美國之外,卻還有印度與日本需要面對。因此中國能夠對付美國的餘裕,其實遠比大多數人意識到的還要少。

2021年,北京當局倡議「三次分配」、「共同富裕」,可能會為中國經濟與社會帶來劇烈變化(AP)
2021年,北京當局倡議「三次分配」、「共同富裕」,可能會為中國經濟與社會帶來劇烈變化(AP)

不過裴敏欣也提醒,中國即便無法跟美國平起平坐、更談不上超越美國,但華盛頓也不該因此放鬆戒備。因為中國在未來十五到二十年,確實會成為一個更大的經濟體、擁有更先進的科技、也會擁有更強大的軍事力量。這個國家仍會是美國最強大的競爭對手,也會繼續遏制美國在全球各地發揮影響力,美國不會因為中國無法終局勝出輕鬆多少,而是必須繼續將大部分的資源與精力用來對付中國,一定程度也會犧牲美國在其他區域的利益。

裴敏欣在這篇寫給《經濟學人》及其讀者的預測結尾,認為中國經濟發展的腳步將在三0年代放緩,使得中國超越美國的前景日益黯淡,但是中國在二0年代的快速發展,確實能縮小與美國之間的差距。如果這個分析是正確的,他認為未來十年反倒是美中關係最危險的時刻——因為中國在最近幾年的持續崛起,可能促使中國領導人更加魯莽,因而讓美國陷入危險之中。

不過裴敏欣也樂觀看待美中關係的將來,他認為美中之間的軍事緊張與外交對立可望持續緩和,美國的印太盟友也能夠有效壓制中國霸權以及併吞台灣的野心。透過雙方的軍備控制以及重新接觸,美中兩國或許能對相處的規則達成共識,兩國將會進入一個戰略相持的僵局,雙方真正的爭執與競爭點將會侷限在少數領域,並且不太可能發生全面衝突。

中共迎來建黨百年,繼續以各種宏大敘事構築永久執政的正當性。(美聯社)
中共迎來建黨百年,繼續以各種宏大敘事構築永久執政的正當性。(美聯社)

裴敏欣也說,這個預測當然不符合雙方野心家的宏圖壯志——美國的戰略家希望重演過去冷戰扳倒蘇聯的歷史,習近平則一心想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美國最大的麻煩可能是中國畢竟不是蘇聯,即便沒辦法取代美國的世界霸權地位,中共似乎還是會牢牢地控制著這個美國沒能擊敗的超級大國。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