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冬段成戰備道起降最後拼圖!從「國防大秀」一探漢光演習與實戰差距

國軍漢光37號演習將於台一線屏鵝公路佳冬段執行戰備道起降,這也是國內現役唯一還未實地完成起降的戰備道,外界高度關注。圖為幻象2000戰機於民雄戰備道起飛。(資料照,蘇仲泓攝)

國軍漢光37號演習實兵演練將於13至17日展開,考量疫情未歇,預計部分科目內容、規模將有所調整,但眾所矚目的佳冬戰備道起降(15日實施),如今仍照計畫執行,這條國內唯一還未實地完成起降的戰備跑道,能否在今年達標,外界高度關注。

戰備道之於空軍有生戰力延續和完整,頗具指標意義,此次選擇佳冬段,與當前共機頻繁侵擾我西南防空識別區敵情有關。然而,只是即便有其必要,實務上仍潛藏不少問題,這正好也是漢光演習給人既定印象的縮影──距離實戰景況究竟有多遠?

戰備道是我方機場遭破壞時的備援機制,確保空軍主力機型能維持整補條件,整補後能起飛再戰,特別是台灣面對中共軍事恫嚇,一旦兩岸開戰,首當其衝的便是導彈齊發,摧毀我指管中樞與重要設施,機場自然成為初期敵人打擊的標的。因此有多條能權充跑道的路段,似是面臨龐大威脅下的台灣,不得不為的作法。

共機繞台。2020年2月,中共轟-6軍機(上)入侵台灣領空,我空軍F-16全程監控(AP)
共機近年擾台頻繁。圖為2020年2月,中共轟-6軍機(上)入侵台灣領空,我空軍F-16(下)全程監控。(資料照,美聯社)

我方設有4+1條戰備道 佳冬段是大滿貫最後拼圖

我國目前計有5條戰備道,高速公路部分有4條,分別是彰化員林段、嘉義民雄段、台南麻豆段、台南仁德段,以及省道1條,即台一線屏鵝公路(屏東佳冬段);過去另有一條中壢戰備道,早年曾完成T-33教練機和F-5戰機起降,後於2006年解除戰備迄今。

在現行的5條戰備道中,僅剩佳冬段還未有飛機正式起降(2011年曾在該路段實施,但最終因天候不佳,任務機僅能以低空衝場方式,象徵性通過),因此今年堪稱台灣戰備道能否真正大滿貫的關鍵,無論對軍方還是總統蔡英文而言,皆具歷史意義。

近期各參演任務機(F-16、幻象2000、IDF戰機、E-2K預警機等)均已進駐屏北機場整備,同時利用場內跑道先期實施預演,也因此才發生一架F-16V降落滑行衝過頭,導致機鼻插泥土的窘境。不過軍方目前仍照計畫執行,國人還是可以期待屆時飛官所展現的高超飛行技術。

20190821-空軍升級版的F-16V於今年五月參與戰備道起降演練。(蘇仲泓攝)
2019年,空軍F-16V戰機於彰化戰備道執行起降演練。(資料照,蘇仲泓攝)

完美預演面對上千「觀眾」 戰備道起降實戰差距引質疑

由於戰備道平時作為民車南來北往的道路,無論路段本身還是周邊環境、起降條件,即便為戰備道開設預作準備,仍無法與真正的機場相比,能夠把飛機平安降落,飛行員本職學能自不在話下;歷次執行常吸引數以千計民眾和航迷分立兩側觀看,宛如全民國防盛事,而這也是除聯合反登陸操演火砲齊發的「煙火秀」外,漢光演習最大的一場秀。

飛機近距離起降帶來的震撼,確實激勵人心,然而戰備道起降背後的問題未解,並隨著時空環境推移浮現,值得高層省思。例如,為讓視導層峰或與會人員視線清楚,配合戰備道開放的防空部隊和地面、空中掩護兵力,全數擠在跑道周邊,無法反映各種反制措施實際部署位置和相對距離,與實戰景況脫節頗深。

再者,為讓操演當日人員實力充分發揮,事前準備工作相當完備,但兩岸一但開戰,面對敵人的導彈根本沒有預演機會;儘管演習本質仍與實戰有所區別,人員安全最重要,但這種有如考前最後衝刺的作法,能否真正反應考生實力?恐怕還有一番討論。

20210903-漢光演習與實戰景況差距長期引發外界質疑,如配合戰備道開放,前推部署的各項防空武器,為讓觀眾看清,通通擠在道面旁,恐和戰時實際狀況脫節甚遠,儼然成為全民國防大秀。(蘇仲泓攝)
漢光演習與實戰景況差距長期引發外界質疑,如配合戰備道開放,前推部署的各項防空武器,為讓觀眾看清,通通擠在道面旁,恐和戰時實際狀況脫節甚遠,儼然成為全民國防大秀。(資料照,蘇仲泓攝)

中共海空兵力推進西太平洋 我戰力保存挑戰嚴峻

而戰備道存在的目的,是要在我方機場遭敵先期鎖定破壞後,仍能將起降能量銜接;在此之前,西部軍機得先實施大規模的戰力保存作為,移防至花蓮佳山基地等處,待敵第一擊告一段落後,再設法轉移,進而展開各項作戰任務。

然而想定如此,每年也都在漢光演習執行相關演練,但近年中共海空軍已有能力進入西太平洋,戰力越趨完整,不僅能將馳援的美軍擋住,對我東部亦形成直接的威脅;若東部停放戰機的洞庫成為打擊目標,導致國軍失去產生局部空優的期待,那戰備道根本沒有開放意義,因為我空軍有限戰力將在開戰之初,就損失慘重。

另外一個論點,則是敵導彈若可先標定機場目標,要再加上5座戰備道,恐也不是難事;考量我方中高空反彈道飛彈能力有限,若將主力用於機場等重要目標防護,有無餘力兼顧戰備道路段,著實令人憂心。此外,跑道修補能量有多大、能否擴充至戰備道搶修、開打後能維持這項能力多久?都仍然是隱憂。

美軍CCT導引飛機降落公路 實戰化是空軍關鍵課題

無獨有偶,美軍近期也曾以一架A-10攻擊機和C-146A運輸機執行類似演練,地點位於密西根州某公路。與我方不同的是,該路段周邊樹木林立,近處路面也有不少電線桿,起降條件不比開闊高速公路,能夠完成演練的關鍵,除兩型機速度較慢,更重要的是地面有美國空軍作戰管制員(CCT)負責導引,而CCT除本身為合格特戰人員,專業職能還包括在前線戰區執行空中管制,確保在助導航設施不足的環境,仍能發揮空優或使物資空投、飛機起降任務順利執行。

20210903-國軍漢光演習演練將於佳冬段執行戰備道起降,美軍8月亦曾執行類似演練,其最大特點是美國空軍作戰管制員(CCT)在地面導引飛機落下(見圖),這種人員戰管專業與立即接戰意識兼具的作法,值得我方參考。(取自USAFSOC網站)
國軍漢光演習演練將於佳冬段執行戰備道起降,美軍8月亦曾執行類似演練,其最大特點是美國空軍作戰管制員(CCT)在地面導引飛機落下(見圖),這種人員戰管專業與立即接戰意識兼具的作法,值得我方參考。(取自USAFSOC網站)

美軍這樣的編制,自與數十年來征戰世界各地有關。再看我方執行野戰起降的空中管制組(ACT),雖同樣具備引導管制專業,卻是比較像一群人在戰備道旁或任務航線下方,於特定位置執行任務,與敵火下作業概念相去甚遠;反觀美軍的作業模式與實戰更貼近,若我方人員具備這樣的能力,同時又能實施戰鬥,才是改善當前諸多質疑的解方。

撇除戰備道起降給人空軍大秀的印象,讓地面裝備回到它真正該待的地方,甚至同時啟動一條以上;否則也可搭配戰備道搶修科目,將驗證幅度擴大,了解軍方極限在哪,如此才是真正帶著敵情練兵,5條戰備道也才有真正存在的價值。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