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能好生意3》南台灣土地煉金術揭密!光電5年大限倒數 銀彈獵地手法曝光

蔡政府上任後拚能源轉型,綠電業者近年力推「漁電共生」,在中南部公開徵求農地。圖為台南市七股區大潮溝與海埔魚塭。(資料照,取自Guanting Chen@wikipedia/CC BY-SA 4.0)

在位4年多,大力推動魚塭種電的台鹽董事長陳啟昱,今年(2021)2月無預警下台,當時部分媒體報導,陳下台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台泥嘉義義竹漁電共生案,恐衍生140億元違約爭議;然而,60公頃義竹開發案,只是台鹽「漁電共生」的一小部分,台鹽先前已跟711位魚塭地主簽下協議,準備開發741公頃綠電。陳啟昱受訪時曾表示,台鹽「扮演公家單位及太陽能製造商中間橋樑」、「協助製造商加速取得土地」,目標是建置1GW的綠電案場。「綠電,儼然成為新的土地煉金術。」

台灣需要綠電,但有限的土地面積,阻礙了大規模太陽光電開發。去年7月,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宣布,2公頃以上之農地設置「營農型」綠電設施,從縣市政府改由中央審查;這項農地種電嚴格把關政策,引發了綠能業界集體反彈,從上游的太陽能矽晶圓、太陽能模組廠,到下游的太陽能統包工程(EPC)業者,都跳出來開記者會。

20201204-農委會主委陳吉仲4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針對「營農型」綠電設施,農委會主委陳吉仲2020年宣布把關趨嚴,引發綠能界反彈。(資料照,顏麟宇攝)

光電模組大廠:能源自給率低落才是國安危機

太陽能模組大廠、元晶太陽能董事長廖國榮當時表示,台灣農地耕種1年收入不到20萬元,農地設置「營農型」光電設施後,竟然被說成是農地種電,以後大家都沒飯吃;且台灣到2025年建置14GW光電設施,需要的農地面積「不會超過2萬公頃」,更何況台灣現在幾十萬公頃廢耕地,「農委會認為台灣糧食自給率33%是國安危機,但台灣能源自給率不到3%,這才是國安危機」。他強調,14GW光電設施需要的2萬公頃農地,和台灣國土面積3萬6000平方公里相比,「面積不到千分之一」,卻被外界放大解讀。

事實上,就連綠電業者自己也知道,台灣綠能發展有其先天限制。

受限地形 光電系統案件最快3年飽和?

根據「森崴能源」2019年年報,台灣總面積3萬6188平方公里,扣除原本就不適合建置太陽能電站的山脈(約占台灣總面積之70%),以及地形因素較不適合建置太陽能的台灣東部陸地,「即使政策再大力支持,胃納畢竟有限,加上躉購制度導入後即將邁入10年,預估太陽能系統商可承做之案件再過3到5年將達到飽和。」

3到5年,是綠電業者的機會之窗,業者們卯起來推動「漁電共生」,原本的養殖重鎮,包括台南七股學甲、嘉義東石布袋,都陸續成為綠電業者獵地的首選;國營事業的台鹽,則扮演了急先鋒的角色。

20181110-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競選辦公室總幹事召集人劉世芳及陳啟昱召開「1111守護高雄總動員」記者會,呼籲明(11)日下午4時參與在旗山體育場舉辦的旗美大團結晚會。(陳其邁辦公室提供)
台鹽董座陳啟昱(左)今年2月無預警「被請辭」。(資料照,陳其邁辦公室提供)

南部地區漁民跟地主租地養殖,1甲地每年租金約8萬元,光電業者進駐後,喊出了1甲地30萬元的價格,一度導致地主因此不願租給漁民養殖,並且引發台南市議員陳昆和等民代關注。由於台鹽綠能已經簽下741公頃魚塭,台鹽綠能總經理蘇坤煌在2019年6月,曾對外表示「400億投資可能泡湯」。

根據光電業者統計,全台太陽能統包工程(EPC)業者,目前聘僱的員工人數已達10萬人之譜,台鹽綠能數百億元的投資,其實只是上兆元綠電投資的冰山一角;整條綠電產業鏈,除了牽涉上游的光電模組、逆變器採購,也涉及到電廠的土地取得、工程施作與維運。

以台鹽綠能向台泥嘉謙綠能承攬的「嘉義義竹漁電共生案EPC統包工程案」,工程總經費14億元,台鹽簽約後,又再轉包給其他營造業者;高雄聯鋌營造,去年12月4日就公告取得「台鹽綠能嘉義義竹漁電共生案」,工程總價為3.08億元。

綠電,讓沿海地層下陷區農地「鹹魚翻身」,也讓綠電的土地開發,和民進黨政府推動的「地方創生」,有了某種程度的連結。

2019年,國發會在「地方創生元年」,選擇了雲林縣口湖鄉「漁電共生」案場,養殖台灣鯛導入智能AI技術,作為「地方創生元年」的全國示範點。國發基金針對該案,一口氣投資了1億8000萬元。

(延伸閱讀:綠能好生意2》青年軍玩綠電如何穩賺不賠?揭開成功背後的綠色身影

楊丕暄攜手寶佳 盼在林邊打造全台最大綠能專區

2018年,地產業者「優美地產」正式在林邊鄉開幕,屏東當地政治人物,包括競選立委的前綠委鄭朝明都親自出席開幕活動。鄭朝明形容,「優美地產」負責人楊丕暄,長相神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有了「屏東安倍」的投資,以及地產、綠能、觀光這「林邊三箭」的願景,屏東的未來一定指日可待。

(延伸閱讀:綠能好生意1》綠能政策肥了誰?吃下兆元大餅的綠電金主政商網絡大公開

楊丕暄的「城市發展公司」,後來跟國內知名金融大鱷「寶佳集團」攜手合作,共同投入屏東林邊的綠電開發。而從台北南下創業的楊丕暄,在當天典禮上表示,投資地產公司主要目的,是期望能解決在地鄉民房屋與土地難以成交的困境,並希望能藉此拋磚引玉,提升土地利用率,為鄉親創造更多就業與發展的機會。

該公司林邊加盟店總經理鄭超文表示,屏東因長期地層下陷鹽化無法耕作利用,楊丕暄率領團隊響應政府政策協助土地轉型,3年來已彙整了50公頃農地,未來將擴大至480公頃,期望能成為全台灣最大的綠能專區,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因此正積極招募更多新血加入,號召年輕人返鄉。

20210217-「優美地產」負責人楊丕暄(藍衣者)。(取自城市發展興業股份有限公司臉書)
「優美地產」負責人楊丕暄(藍衣者)。(取自城市發展興業股份有限公司臉書)

事實上,中南部沿海地層下陷鄉鎮,支持綠電開發的地方人士,似乎已經把綠電開發視為地方翻身「最後的浮木」。

位在濁水溪口的彰化大城、芳苑,在扁政府與馬政府時代,曾經一度是「國光石化」預定地,在彰化環團眼中,當地的海埔新生地是台灣「國寶級濕地」,也是候鳥來台重要棲地,不過,這一片近百公頃土地,也是綠電業者「海精新能源」的申設場址,支持綠電開發的當地民眾,2020年底在公開場合跟彰化環團槓上,抨擊環團管太多,拿出「大城人要建設、給子孫們一個未來」布條,高喊「綠能若退出、大城變死城」。

中南部廣徵農地 綠電業不乏「一條龍」式經營

由於農地種電租金收益較高,中南部縣市不乏綠電業者公開徵求農地,並且以每公頃1年至少40萬元租金為號召,爭取農民出租農地。例如台南的「宸峰電力」,綠電業者跟地產開發、工程營造、鋼構形成了「一條龍」經營模式,高雄的「南方電力」集團,就是最好的例子。

根據《經濟日報》報導,南方電力集團負責人黃坤元,2006年進入太陽光電系統產業,成立鴻元工程顧問公司後,陸續又成立日昇電能源(執行特高壓工程)、日昇金能、鴻元建築師事務所及正信不動產等關係企業;2020年南方電力集團與高雄「重劃大王」、三地開發鍾嘉村轉投資的北基加油站的「合豐能源」合作,準備在屏東縣獅子鄉興建綠電設施。

根據南方電力官網,南方電力是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公告,全國首批再生能源轉供成案業者之一,並積極發展購售電網路交易媒合平台。在台積電南科擴廠,急需再生能源業者,就近出售綠電的環境下,這樣的營運模式,可說是無往不利。

20210217-南方電力公司名列經濟部標準局國內首批再生能源轉供成案業者之一。(取自南方電力公司官網)
南方電力公司名列經濟部標準局國內首批再生能源轉供成案業者之一。(取自南方電力公司官網)

即便是受污染的農地,也看得到綠電業者的影子。2020年台南學甲農地回填爐渣事件,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曾經召開記者會,質疑該筆農地遭污染後,轉由3家業者向金融機構貸款,其中一家業者「宸峰工程科技」,就與綠電業者有關係。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