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江艦成軍緊扣不對稱作戰主旋律 海軍「以小博大」戰力總盤點

海軍高效能後續艦首艘「塔江艦」(見圖)近日成軍。相較大型巡防艦造艦計畫成效模糊,塔江等噸位數小,但火力強大的艦型,緊扣不對稱戰力方向,儼然成為當前主流。(蘇仲泓攝)

海軍高效能艦艇後續艦首艘「塔江艦」日前在蘇澳軍港成軍,成為海軍繼沱江艦後,緊扣不對稱戰力概念的新利器、正式擔負戰備。相較大型巡防艦造艦計畫執行成效模糊,此類噸位數小,但火力強大的艦型,儼然成為當前主流;而塔江艦、沱江艦究竟屬於不對稱戰力中的哪一種?海軍「以小博大」的組建成果又有哪些?

台灣無論是西邊台灣海峽、東邊太平洋、南邊巴士海峽,均為我與周邊各國南來北往的要道,因此確保順暢,極具軍事及經濟戰略意義。兩岸一旦開戰,共軍犯台的手段包括實施海上封鎖對台施壓、以兩棲登陸運輸大兵力上岸,作戰各階段皆與水上戰力有關,因此常保海軍戰力,是突破其封鎖、迫使其登陸失敗的必要舉措。

惟兩岸經濟懸殊是不爭事實,若淪於軍備競賽實質意義不大,這也是為何我方必須將資源轉投在打造不對稱戰力上,才能發揮出奇不意之效。沱江、塔江此種具高航速、匿蹤性、強大火力的艦船自應運而生。

20210910-如同陸軍戰車,主戰艦被視為軍種戰力象徵,但現役驅逐艦、巡防艦都已服役多年,台灣四面環海,組建強大的海軍不僅有軍事用途,更具政治意義。圖為海軍濟陽級巡防艦。(蘇仲泓攝)
主戰艦被視為軍種戰力象徵,但現役驅逐艦、巡防艦都已服役多年,台灣四面環海,組建強大的海軍不僅有軍事用途,更具政治意義。圖為海軍濟陽級巡防艦。(資料照,蘇仲泓攝)

輕、快、火力強 我反艦飛彈將群起反制大型敵艦

共軍無論是要遂行大規模的兩棲登陸,還是強化對南海一帶的控制,甚或穿越第一島鏈往第二島鏈移動,打造標的無疑是藍水海軍,造艦上至航艦,下至打擊群各艦,多為大型目標。

我方戰術則以輕、快、小,但火力強的載台群起圍攻、加以反制。從先前完成打造的光華六號飛彈快艇(百餘噸),再到沱江、塔江(600至700噸),每艘都能搭載複數枚反艦飛彈;甚至包含最終未能成形的「微型飛彈突擊艇」(不到百噸),戰時分散至小型港口或特定海域,獲令後即刻出動,造成對方先期偵測和反制我反艦飛彈的困擾。

自動化布雷有效封鎖特定海域 以利遲滯敵攻勢

9月9日,在塔江艦成軍現場,快速布雷艇亦同日交船。水雷布放亦為彰顯不對稱戰力一環,在特定海域造成敵艦困擾,遲滯對方攻勢速度,迫使其投入掃雷資源,以利擴大我方優勢。而快速布雷艇的優勢在於布雷系統自動化,能提升布雷效率,某種程度亦是一種反封鎖對方的戰術。

20210910-第二艘快速布雷艇9日交艇,而在海軍不對稱戰力整建版圖中,快速布雷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新艇更具自動化布雷能力,大幅提升封鎖特定海域效率。(蘇仲泓攝)
第二艘快速布雷艇9日交艇,而在海軍不對稱戰力整建版圖中,快速布雷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新艇更具自動化布雷能力,大幅提升封鎖特定海域效率。(蘇仲泓攝)

潛艦國造邁大步 原型艦預計11月「安放龍骨」

至於同樣被認為是海軍不對稱戰力組建要項的「潛艦國造」,根據行政院日前送達立法院的施政報告書指出,軍方預計今年11月「安放龍骨」,代表原型艦主幹將越趨完整,可謂有重大突破。這也是潛艦全案歷經紅、黃、綠3區裝備先後獲美國等國許可輸出、部分有能力自製,及歷經造艦廠房動土與啟用後,再有關鍵期程為外界知悉。

台海環境雖能以航空器突破,但要想將大兵力或重型裝備送上岸,兩棲登陸仍是唯一選擇,因此迫使敵搶灘失敗、滅之於海上,制海權就成為影響戰局走勢的關鍵。而潛艦神出鬼沒,只要能組建相當規模的水下戰力,就能迫使敵方投入資源反潛;且共軍犯台置重點於速戰速決,一旦慢下來,即能為台灣爭取外軍介入建立契機。

20210910-潛艦國造計畫複雜程度可謂是最高級別,但概念上卻不脫不對稱作戰思維。面臨共軍可能以兩棲登陸方式犯台的可能性,我方若能組建相當規模的水下戰力,提升制海權掌握效率,將極具戰略指標意義。(蘇仲泓攝)
潛艦國造計畫複雜程度可謂是最高級別,但概念上卻不脫不對稱作戰思維。面臨共軍可能以兩棲登陸方式犯台的可能性,我方若能組建相當規模的水下戰力,提升制海權掌握效率,將極具戰略指標意義。(資料照,蘇仲泓攝)

海軍艦指部256戰隊轄下有4艘潛艦,分別為美製「茄比級」(海獅、海豹)2艘、荷製「劍龍級」(海龍、海虎)2艘。前者由於艦齡老舊,服役超過70年,目前僅具訓練用途;後者雖然不算新,但具發射魚雷、潛射魚叉飛彈能力,是當前水下戰力的主力。

軍方規劃,自2019年至2025年,潛艦國造首要目標是造出原型艦,預計投入超過新台幣493億元連續預算打造,再討論後續量產執行計畫;過去有消息稱,海軍潛艦至少需要8到10艘才可汰除茄比級;至於劍龍級是否續服現役則保留彈性。顯見達標長路漫漫,海軍以茄比級訓練、劍龍級戰備的現況恐暫難異動。

20201126-1970年代的「海星計畫」,我方赴往美接收2搜「茄比級」潛艦;「海獅」和「海豹」服役迄今已超過70年,早已成為全世界最高齡且仍在服役的柴電潛艦,放眼國外都已是博物館展品等級的裝備。圖為SS-791海獅軍艦。(蘇仲泓攝)
我方自美接收2搜「茄比級」的潛艦,「海獅」和「海豹」服役迄今超過70年,早已成為全世界最高齡且仍在服役的柴電潛艦,在國外都已是博物館展品等級的裝備。圖為SS-791海獅軍艦。(資料照,蘇仲泓攝)

陸基反艦飛彈部隊扮演制海要角 主官料升階少將

海軍另一個不對稱戰力,是打造極具威力的反艦飛彈部隊。除供飛彈快艇、巡邏艦、巡防艦、驅逐艦搭載的雄風二、三型、魚叉反艦飛彈外,還有「海鋒大隊」專門操作陸基反艦飛彈,透過發射車機動部署或固定陣地,再與水面艦共同鉗制我周邊海域。

由於投資反艦飛彈符合不對稱戰力以小博大的牽制精神,因此軍方對國產飛彈、發射車的需求,正逐年增加;加上近年美方同意售我岸置魚叉飛彈,我方以反艦飛彈制海的戰略越趨明顯,不僅能攻擊敵軍大型水面艦,持續提升射程,更能從台灣本島直接打到中國東南沿海一帶,這也讓反艦飛彈搖身成為時下最夯的「源頭打擊」品項之一。

由於海鋒大隊所屬反艦飛彈和發射車的數量預料都將增加,連帶新單位編成(員額數變化)、營舍整建等將都如火如荼展開,日前即有消息指出,高層已決定將海鋒大隊長位階,從目前的上校,提升至少將,使其在制海作戰中的重要性名符其實,這個位子亦將躋身海軍最重要的幾個少將職務。

20210910-海軍不對稱戰力組建的要項之一,是針對各型反艦飛彈的投資;除供艦射用的雄二、三型,相同的飛彈還能以陸基方式機動部署,能從台灣本島各固定陣地及戰術要點進行射擊,發揮鉗制台海的強大威力。圖為飛彈發射車。(蘇仲泓攝)
海軍不對稱戰力組建的要項之一,是針對各型反艦飛彈的投資;除供艦射用的雄二、三型,相同的飛彈還能以陸基方式機動部署,能從台灣本島各固定陣地及戰術要點進行射擊,發揮鉗制台海的強大威力。圖為飛彈發射車。(資料照,蘇仲泓攝)

軍種戰力象徵 主戰艦仍有其代表意義

一如陸軍戰車傳統上被視為地面部隊的戰力象徵,大型軍艦也被認為是稱霸海上的關鍵,除因歷史背景,亦受部隊主流思維影響。惟對照海軍新一代巡防艦籌獲,戰系整合及飛彈垂直發射等技術面問題仍有待解決;但在不對稱戰力組建全般輪廓清晰,料成為海軍軍事資源投資標的參考方向。

然而,現役主戰艦船服役多年仍是事實,台灣身為海洋國家,擁有強大的海軍仍有其政治與軍事上的必要性。能盡速完成新艦打造,對於官兵將有提振士氣的作用。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