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蔡通話」其實是意外?新書揭內幕:薛瑞福趁亂排進電話號碼,川普後來向習近平承諾「不再接台灣電話」

2016年底,當時還是美國候任總統的川普曾與我國總統蔡英文通話,引發國際高度關注。(翻攝Youtube)

已經卸任的川普被許多人視為「對台灣最友善的美國總統」,不但積極發展與台灣的雙邊關係,在習近平顯露統一野心之際,更成為台灣重要的後盾。尤其他在2016年以總統當選人身分,與我國總統蔡英文的「川蔡通話」,更創下台美關係首例。不過《華盛頓郵報》外交政策與國家安全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在這個月出版的新書《天下大亂》(Chaos Under Heaven,暫譯)中指出,「川蔡通話」其實是一場意外。

按照羅金的採訪結果,「川蔡通話」只是川普沒想清楚利弊得失之下的一次莽撞決定,三個月後他就在「川習通話」中對習近平保證「不會再犯」。而川普在兩岸領導人之間的反覆無常,也是美國過去4年混亂中國政策的開端。

2016年12月2日「川蔡通話」,蔡英文總統由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及外交部長李大維陪同,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通話(總統府)
2016年12月2日「川蔡通話」,蔡英文總統由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及外交部長李大維陪同,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通話(總統府)

羅金在書中指出,華盛頓和台北的任何互動都是北京抗議的理由,何況是最高領導人這個層級的接觸。2016年11月8日跌破所有人眼鏡當選總統的川普,卻從一開始就明目張膽地激怒了北京。不過問題是,沒人知道為什麼。如果這原本就是計畫的一部分,那麼代表川普從一開始就想跟中國擺出戰鬥姿態;但如果這是一場意外,那麼川普激怒北京的意義也就完全不同。羅金表示,中國領導人不可能知道這確實是計畫的一環,只不過這並不是川普的計畫。

羅金強調,雖然根據白宮發布的新聞稿,是當時還是總統當選人的川普接聽了台灣總統的電話。當時輿論大多認為,要麼未來的新總統是一個魯莽的中國鷹派,否則他就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超級新人。但川普到底在2016年12月2日這天是怎麼跟蔡英文通上電話的,即使是川普身邊的親信也有不同說法。不過沒有爭議的是,「川蔡通話」在川普政府的美中關係早期確實造成重大問題,但川普的最終處置卻是向習近平讓步,並且以此作為兩人構築關係的重要基礎。

羅金指出,川普治下的白宮就像是日本電影《羅生門》,或者是法國凡爾賽宮的鏡廳(Galerie des Glaces)。因為所有轉述事實的人都相信自己說的是真話,但他們所說出的故事卻又大相徑庭。就2016年底的「川蔡通話」來說, 這個故事最經常被報導的白宮官方版本,其實也是知情者最不相信的版本。由於它看似合理,當時又有太多其他醜聞吸引了媒體的注意力,以至沒人去尋找事實的真相。

根據當時《紐約時報》與各家媒體的常見說法,前聯邦參議員杜爾(Bob Dole)是「川蔡通話」的牽線人,因為他的律師事務所Alston & Bird每年接受台灣政府28萬美元的報酬,經過長達六個月的幕後遊說,終於在台灣與美國高層的幕僚之間建立關係。不過羅金親自採訪後發現,川普競選團隊與台灣政府的真正牽頭人,其實是後來出任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的薛瑞福(Randy Schriver)。

羅金指出,當時擔任華府智庫「2049 計畫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台灣政府提供部分資金)主席的薛瑞福,找上他在國務院交接小組的一個朋友幫忙,將蔡英文的電話塞進了川普的聯絡電話清單,然後這份清單又被送進了紐約的川普大廈。川普在12月2日那天不停的跟國外政要通話,一直打到了聯絡清單上的最後一個:台灣。白宮內部人士透露,在政權交接期間局面非常混亂,以致於沒有人能夠及時阻止這件事。

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部助理部長薛瑞福。(翻攝Youtube)
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部助理部長薛瑞福。(翻攝Youtube)

不過也有其他川普親信,提供了不同的「川蔡通話」故事。後來擔任白宮策略長的巴農(Steve Bannon)就堅稱,川普知道自己會跟誰說話,因為他當時已經提前向候任總統報告了通話對象。巴農甚至還提醒川普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跟台灣總統通話將會激怒中國,兩人也一起跟川普報告了這件事。不過向來對中國抱持鷹派立場的巴農,對這一點根本不在意,甚至還認為是一件好事。

根據巴農表示,他當時曾提醒川普:「如果你接了蔡英文的祝賀電話,將在亞太區域引爆,但你也會讓中國政府處於下風。」而川普的回答是:「那我絕對要接這通電話!」川普可能認為接了蔡英文的電話,會讓他的英雄形象更為鮮明。不過羅金指出,「川蔡通話」後美國媒體卻多半宣稱「這是個愚蠢的錯誤」、「莽撞的挑釁」,這樣的輿論風向讓川普相當驚訝、甚至相當憤怒,他對中國政府的跳腳指責反倒不甚在意。

白宮,巴農,川普,蒲博思,佛林,史派瑟,誰是接班人。(製圖:風傳媒、美聯社)
(製圖:風傳媒、美聯社)

一位政權交接團隊的成員對羅金表示:「不管這通電話是怎麼接上的,當總統看到《紐時》宣稱這是40年來最嚴重的錯誤,他確實不太開心」、「因為他的部屬說,這通電話對他會有非常正面的影響。」雖然川普在12月11日確實曾對福斯新聞網(Fox News)表示,「我為什麼要被一中政策綁死?」但他其實並不想因此損害與習近平的私交。因為川普當時希望跟中國領導人建立關係,他對習近平這樣的強人也素來頗有好感:一方面是羨慕對方的權勢,另一方面也希望尋求對方的認可—重點在於,川普需要跟習近平「博感情」,才能達成協議。

羅金表示,川普透過庫許納與中國大使崔天凱制定了一個打破僵局的計畫,在2017年2月9日晚上,川普把巴農與時任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叫進白宮。當晚川普接到了習近平的來電,並且按照庫許納的安排,川普親口向習近平承諾,他今後不會再接台灣領導人的電話。白宮在這次「川習通話」後發出官方聲明,表示「應習主席的要求,川普總統同意尊重一個中國政策」,據稱「應習主席的要求」是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要求加上的,希望至少保留一點美國的顏面。

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戰略主任、國防政策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表示,這通「川習通話」為兩人日後的海湖莊園峰會掃除了障礙,因為川普承認了跟台灣政府通話是錯誤的,今後也不會再發生。由於庫許納幫助川普「改正錯誤」,因此也掌握了美中政策的主導權。不過一心想要修理中國的巴農對「川習通話」則是非常不高興,甚至認為這根本是庫許納過於天真的讓步。巴農後來對羅金表示,「這一切都是庫許納主導的,後來川普就不想再聽台灣的事了」。

羅金指出,在2016年底的「川蔡通話」、以及2017年初的「川習通話」之後,川普對台灣的態度就在「漠不關心」和「不尊重」之間搖擺不定,而且他的總統任內也一直都是如此。因此儘管川普政府表面看來都是親台人士,但在川普執政的前三年,對於總統態度心知肚明的這些官員們,卻也一直避免對台灣公開表示支持或同情。一個最顯著的例子是,儘管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選擇親台的薛瑞福擔任五角大廈的印太政策最高官員,但推動F-16對台軍售案還是花了兩年多時間才完成。

美國總統川普與其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許納。庫許納積極主導現今的美國對中東政策。(AP)
美國總統川普與其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許納。(AP)

另一個例子則是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助卿黃之瀚(Alex Wong)在2018年3月訪問台灣。黃之瀚曾任對中鷹派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的外交政策和法律顧問,他在訪台期間與蔡英文共進晚宴,並且重申美國對台灣的防衛承諾、稱讚台灣的民主是整個地區的典範,「美國過去、現在、將來都是台灣最親密的朋友和夥伴」。但當中國政府對白宮提出抗議,當時川普卻站在了北京的那一邊。羅金說川普當時大為光火,大罵「那個該死的黃之瀚是誰?」(Who the fuck is Alex Wong?),「為什麼沒人告訴我他要去台灣?快把他弄回來!」

此外,曾經出任白宮國安顧問的波頓(John Bolton)也曾經表示,「川普曾告訴我,『我永遠不想聽到你們談論台灣、香港或維吾爾人』」。一位共和黨參議員也曾試圖說服川普,他應該盡一切努力說服中國不要鎮壓香港的抗議者。這位參議員認為,如果北京選擇鎮壓香港,中國下一步可能就會接管台灣。他警告川普,這一切將讓他的執政記錄蒙羞。

美國前總統川普2021年2月28日出席「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CPAC)年度大會,場內外川粉雲集。(AP)
美國前總統川普2021年2月28日出席「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CPAC)年度大會,場內外川粉雲集。(AP)

羅金雖然沒有在書中指明這個參議員是誰,但他也表示,根據他與政府內部消息人士的交談經驗,諸如此類的情況並不罕見。每個與川普談話的人都試圖利用他的虛榮心與自負(而非國家安全理由)試圖說服這個美國總統採取某種決策,但川普的回應往往讓他們不寒而慄。根據這位參議員的說法,川普給他的答案是「台灣就像是離中國兩英尺遠,我們在八千哩之外。如果中國真要入侵,我們什麼也做不了。」

羅金指出,如果川普當時公開說出了這些話,那麼美國政府40年來對台灣的防衛承諾、以及維持台海和平的政策就會化為泡影。這位透露內幕的共和黨參議員說,他當時啞然無語,因為川普說出了他真正的主張。問題是,川普根本也不在乎。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