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以巴衝突是國家間戰爭,以色列有權反擊

以色列和哈馬斯的軍事衝突已成國際熱點,到底衝突雙方誰比較站得住腳?圖為以色列民眾在耶路撒冷總理辦公室外示威,要求哈瑪斯釋放遭囚的以國士兵與平民。(美聯社)

以色列和哈馬斯(Hamas)之間的軍事衝突已成爲國際熱點。5月10日晚上,巴勒斯坦方面實際管治加薩走廊(Gaza Strip)的哈馬斯武裝組織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拉開了這次軍事衝突的序幕。以色列以鉄穹防禦系統(Kippat Barzel)攔截火箭彈,又出動空軍發動空襲。

雙方的攻擊不斷升級,在一個星期内,哈馬斯共發射超過兩千枚火箭彈,以軍則對多名哈馬斯首領發動斬首式空襲,又以哈馬斯活動基地為名摧毀了幾棟加薩走廊地標式的辦公大樓,包括5月15日有當地美聯社和半島電視臺所在的加拉大樓。根據雙方各自統計,以色列方面有10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兒童,500多人受傷;巴勒斯坦方面有212人死亡,過千人受傷,其中包括58名兒童和24名婦女。國際社會紛紛呼籲雙方克制,儘早停火。

要理解這場衝突要先從歷史說起,但以色列和阿拉伯人的衝突要從上百年前開始寫,幾本書也未必寫得完。簡而言之,從19世紀甚至更早開始,猶太人在錫安主義(Zionism,又稱猶太復國主義)指引下,在全球覓地盼建立猶太人國家。一戰後,猶太人選定了當時在英國托管之下的巴勒斯坦地區,開始大量購地;二戰後,由於猶太人受納粹迫害而在國際上受到廣泛同情,猶太人也增強了建立自己國家的欲望。

哈馬斯藉攻擊以色列爭取人心

巴勒斯坦上一次大選在15、16年前,今年5月22日是一再推遲的選舉的原定日期,但再次被總統阿巴斯無限期推後。衝突發生在此時,哈馬斯反對阿巴斯、爭取奪人心的動機非常明顯。

在各方推動下,1947年聯合國通過決議,原巴勒斯坦地區實行兩國方案,猶太人(以色列)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各自建國。以色列接受決議,但阿拉伯人拒絕並立即發動第一次中東戰爭要消滅以色列。在陸續的五次中東戰爭中(大部分是阿拉伯發動),以色列贏了四次,最後基本佔領了整個巴勒斯坦地區。1993年奧斯陸協議確定了以色列「土地換和平」的和平進程大方向。2004年,以色列退出了加薩走廊和大部分約旦河西岸地區。在這兩塊不相連的土地上,巴勒斯坦建立自治政府,但以巴和平進程時斷時續,矛盾和衝突不斷。

這次衝突事件到底誰對誰錯?以、巴恩怨情仇這麽長,要拉到歷史上去分辨是不可能的,只能採取就事論事的方式。

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右)2014 年5月25日在梵蒂岡接見巴勒斯坦總統(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
原本巴勒斯坦今年5月22日要舉行大選,再次被總統阿巴斯(左)無限期推後。圖為教宗方濟各(右)2014 年5月25日在梵蒂岡接見阿巴斯。

巴勒斯坦有多股勢力,最重要的有二:相對溫和的法塔(Fatah),現在自治政府的主席(巴勒斯坦已宣布建國,因此也是巴勒斯坦國總統)阿巴斯(Mahmoud Abbas)就屬此派別,而哈馬斯走激進路線。法塔大致支持和以色列和解,哈馬斯則堅持要消滅以色列。巴勒斯坦上一次大選在15、16年前舉行,阿巴斯在2005年總統選舉勝出,隔年哈馬斯贏得立法機構選舉。兩個派系很快就發生衝突,到2007年,巴勒斯坦實際上分裂為兩塊:法塔控制了約旦河西岸,哈馬斯控制了加薩起廊,分裂狀態維持至今──這也是爲何這麽久都沒有舉行統一選舉的原因。

今年5月22日是一再推遲的選舉的原定日期,但在4月29日再次被阿巴斯無限期推後。衝突發生在此時,哈馬斯反對阿巴斯、爭取奪人心的動機非常明顯。

衝突有利納坦雅雅胡化解下台壓力

同樣,以色列也有多股勢力。現任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領導的右翼以色列聯合黨(利庫德集團,Likud),它主要對手是中間派和自由派的左翼聯盟藍白黨聯盟(Blue and White Alliance)。納坦雅胡從2009年開始執政至今,是以色列史上連續執政最久的總理。可是在2019年4月選舉時,利庫德集團雖仍為第一大黨,席次卻不夠單獨組成政府,也拉不到足夠盟友組閣。經過當年9月第二次選舉和2020年3月第三次選舉,才和藍白黨達成協議組閣成功。

每一輪衝突過後,主張強硬的一方,利庫德集團和哈馬斯,在各自地區的民望都暴漲。可見,納坦雅胡與哈馬斯都不約而同地有動機發生衝突。

可是到了同年年底,藍白黨不再支持聯合政府,國會以微弱優勢通過解散政府決議。這樣,2021年3月23日進行了兩年以來第四次選舉。選舉結果和解散之前沒有太大變化,利庫德集團依然擁有微弱多數,但同樣面臨組閣困難。在5月4日的最後期限前,納坦雅胡組閣失敗,以致組閣主動權落到了藍白黨手上。如果藍白黨能拉到足夠票數,就能推翻納坦雅胡12年的統治。現在爆發以巴衝突,同樣對納坦雅胡非常有利。

在2005年之後的以巴武裝衝突,絕大部分都發生在以色列和哈馬斯控制的加薩地帶之間。可以說,從2006起的以巴武裝衝突更應準確地稱爲「以哈衝突」。最近一次大規模衝突發生在2014年,最終雙方在埃及斡旋下停火。但2019年又發生一次小規模衝突。多年來衝突的模式都很相似──哈馬斯以一些「以色列警察的鎮壓平民」事件為由,在加薩境内向以色列發動攻擊,接著以色列報復,之後國際介入調停停火,停火後再等待下一次爆發。每一輪衝突過後,主張強硬的一方,利庫德集團和哈馬斯,在各自地區的民望都暴漲。可見,納坦雅胡與哈馬斯都不約而同地有動機發生衝突。

以色列大選,以色列將舉行2年內第4次大選,總理納坦雅胡稱自己也不想要選舉。(AP)
納坦雅胡組閣失敗,12年的統治可能被終結。如今爆發以巴衝突,對納坦雅胡非常有利。。(AP)

以色列行動是在「種族清洗」或符合國際法?

 這次衝突的直接起因是由三個事件逐漸積而成:

第一,在從4月開始的穆斯林的齋月期間,以色列警方以防疫為由阻止巴勒斯坦人大量通過舊城的老城門「大馬士革門」到老城聚集。

第二,5月7日即開齋節前的最後一個星期五,以色列警方包圍聖殿山的阿克薩清真寺(Al-Aqsa Mosque),與當時在内的巴勒斯坦人發生衝突,巴勒斯坦人扔石頭、燃燒彈和雜物,警察還之以催淚彈和橡膠子彈,數百人受傷。

第三,5月10日,以色列最高法院在一宗持續十幾年的居住權官司中,最終裁定六個居住在東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家庭必須搬出住所,引起巴勒斯坦人抗議。

當然,這一切的大背景都是以色列對耶路撒冷的蠶食所致。儘管以色列的蠶食行爲頗具爭議讓哈馬斯有了藉口,但這民事衝突這並不能合理化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的軍事襲擊;相反地,哈馬斯的攻擊反而給了納坦雅胡反擊的合理藉口。

由於巴勒斯坦人死亡人數大大高於以色列人,現在國際媒體幾乎一面倒地支持巴勒斯坦,渲染以色列殺害巴勒斯坦人,甚至有人以「種族清洗」或「種族滅絕」形容以色列政府的行爲。然而,考究整個過程,以色列才是符合國際法的一方。

2021年5月,以色列重兵攻擊加薩走廊,約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聲援同胞(AP)
由於巴勒斯坦人死亡人數遠高於以色列人,國際媒體一面倒地支持巴勒斯坦,甚至以「種族清洗」形容以色列政府的行爲。圖為約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聲援同胞(AP)

以哈衝突不是恐攻而是國與國戰爭

以哈衝突不是恐怖主義,而是國家和(準)國家之間的戰爭。每個國家受到攻擊時都有還擊權,以色列還擊符合國際法。

現在的以哈衝突不是恐怖主義(terrorism)襲擊,而是國家和(準)國家之間的戰爭。

首先,哈馬斯攻擊以色列不是恐怖主義攻擊而是軍事襲擊。那些火箭彈是正規的大殺傷力的軍事武器,不是通常意義上恐怖分子用的小型武器,數量之多也遠遠超過恐怖主義的範疇。

其次,哈馬斯是實際統治加薩走廊的政府,它不是那些隱匿起來進行偷襲的地下恐怖主義集團。不過哈馬斯並無準星的火箭對著平民區發射,是類似恐怖主義的無差別襲擊,意圖造成與恐怖主義類似的大規模恐慌,違反國際法中戰爭法中戰爭不能針對平民的規定。而哈馬斯這樣的軍事襲擊在過去發生多次,早就劣跡斑斑。

正如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致電納坦亞胡所言,以色列有「還擊權」。每個國家受到攻擊時都有還擊權,以色列還擊符合國際法。哈瑪斯首先違反了2014年達成的無限期停火協議,在此情況下停火協議可被視爲失效,因此以色列反擊不違反停火協議。哈瑪斯一天不停止向以色列發動攻擊,以色列就有權繼續攻擊哈瑪斯,包括揮軍直入加薩地帶攻擊哈瑪斯軍事據點。

當然,以色列需要盡量避免對平民的傷害。以色列在幾個方面都力求做到這一點。首先是定點攻擊,用空軍攻擊特定的目標,據稱全是哈馬斯據點,而不是像哈馬斯那樣無差別攻擊。其次,以色列在攻擊大樓時都預先發出警告,給大樓人群留下合理的撤離時間。在對幾棟密集的高層大廈攻擊的過程做到「零死亡」,周圍人群居然還可悠然地直播大廈倒下的過程。第三,以色列對哈馬斯頭目進行斬首式攻擊,最大程度地減少對周圍人士的影響,比如在擊殺某個在汽車上的哈馬斯高層頭目時使用了R9X的「忍者導彈」或稱「刀片導彈」,即彈中不安裝火藥,而是彈出刀片絞殺目標人物,兩頭目當場死亡,但汽車沒有爆炸,司機也未受傷。從這幾個方面看,以色列已採取合理措施。

2021年5月,以色列空襲、砲轟加薩走廊,哈瑪斯以火箭攻擊以色列各地(AP)
哈瑪斯以火箭攻擊以色列各地(AP)

應先要求挑起戰爭的哈馬斯停火

在這種情況下,加薩地帶還有大批人員傷亡,這可能有幾種情況:第一,很多傷亡者本身就是以色列要擊斃的哈馬斯頭目。作戰中擊斃作戰的另一方,不違反國際法。第二,根據以色列的説法,哈馬斯習慣把據點安放在平民區,「用婦孺擋子彈」。如果説法屬實,反而是哈馬斯有違反國際法之嫌。第三,戰爭中不可避免的波及無辜,屬於不幸。

以色列對哈馬斯有很大的軍事優勢,武力是不對稱的。有人以此為由,加上雙方傷亡數字差距之大,指責以色列使用了過分的武力。這種説法是錯誤的。

首先,在戰爭期間,只要動用的武力不涉及核武器、化學武器等,就是合法的。

其次,沒有一條戰爭法規規定,武力必須對等。

最後,武力是否合適要看後果,即這種武力是否能阻止敵方的攻擊。事實是,哈馬斯在多名頭目被擊斃後,依然每天以幾百枚的火箭彈襲擊以色列,這說明現在以色列動用的武力尚不足以擊敗哈馬斯,尚不能迫使哈馬斯停火,因此以色列並未使用過分的武力。

現在國際社會呼籲停戰,這是正確的,但首先應該停戰的是挑起戰爭及繼續攻擊以色列的哈馬斯。不去譴責哈馬斯、要求他們停火,而去譴責還擊的以色列,屬於是非不分

2016年3月9日,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會面(資料照,AP)
美國總統拜登(左)最多要求以、哈雙方停火,不可能向進步派讓步偏袒哈馬斯。圖為2016年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會面(AP)

國際情勢對以色列有利

現在形勢對以色列非常有利。在川普時代,以色列大大改善了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特別是和四個伊斯蘭國家建立外交關係(阿酋、巴林、摩洛哥和蘇丹)。阿拉伯世界的政府普遍不支持哈馬斯對以色列的攻擊。它們還指望和以色列聯手對抗伊朗。在中東,以色列對哈馬斯和敵意鄰國(敍利亞和黎巴嫩的民兵武裝)的軍事優勢非常大。伊朗即便在背後支持也無法匹敵。只要土耳其不進場,以色列在區内基本上就是「橫著走」。

哈馬斯命運堪憂。如果主張消滅以色列的哈馬斯垮台,對巴以和平進程也不一定是壞事。

在域外大國中,美國一直撐以色列,拜登等民主黨中間派長期與以色列親善,雖然民主黨内進步派反以色列,但共和黨人一致支持以色列,還指責拜登撐得不夠。拜登最多要求雙方停火,不可能向進步派讓步偏袒哈馬斯。歐洲國家政府,特別是德國,也站在以色列一方。而俄羅斯與以色列關係也不差,中國則「撿到槍」,希望借助事件抹黑美國,同時擺脫新疆問題和縱容緬甸政變軍政府等事件上受到的國際壓力,在輿論上反美爲主,反以色列為次。

這樣,以色列大可趕在國際介入調停前大幅削弱哈馬斯實力。現在以色列開始攻擊哈馬斯構建多年的地道系統,看來也是這麽部署。哈馬斯命運堪憂。其實,如果主張消滅以色列的哈馬斯垮台,對巴以和平進程也不一定是壞事。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