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招新制爭議2》高三終能好好上課?108課綱首屆考生:放榜拉長更焦慮

在目前大學考試期程下,高中生三年級後的人生,往往就被大小考試、模擬考占滿。示意圖,非本新聞當事人。(資料照,柯承惠攝)

在我國,1名青少年迎接18歲生日的那年,通常會以數不盡的考試做為成年禮。

在目前大學考試期程下,高中生三年級後的人生,往往就被大小考試、模擬考占滿,對於關鍵的高三課程,往往就在「考試不考」、「考了也不會考太多」的觀念下草草帶過,以致於學生進入大學後,往往出現知識與思維上的銜接困難,不僅學界感到苦惱,就連產業界也萬分憂心。儘管108課綱期盼還給學生完整的3年時光,但在考試期程依舊的情況下,這般期盼,恐怕不會如此順利發生。(延伸閱讀:考招新制爭議1》剩半年要考大學 明年2大升學考考科、計分方式仍未知

國教行動聯盟:學生只有高二程度就上大學

過去數十年來,擺脫升學主義一直是我國教改重點,大學入學也從脫離聯考以後,開始實施多元入學,高中生升上三年級後,每年約有8成左右學生,分別透過學科能力測驗(簡稱學測)與指定科目考試(簡稱指考)這2大管道進入大學。

20210502-四技二專統測,考試學生及考場。(柯承惠攝)
高中生升上三年級後,每年約有8成左右學生,分別透過學科能力測驗(簡稱學測)與指定科目考試(簡稱指考)這2大管道進入大學。示意圖,非本新聞當事人。(資料照,柯承惠攝)

過去學測皆在高三寒假進行,考試範圍包含高一、高二課程內容,學生拿到成績後,可以選填6個志願校系,也就是所謂「個人申請」,假若通過第1階段篩選,便需在4、5月赴各校進行面試、筆試等第2階段甄試,才能確定是否錄取,而假若沒能進入理想科系,便得接著在暑假參加指考,範圍包含高一、二必修及高三選修內容,並以指考成績進行「考試分發」。

實際走過這一遭的考生多少都會同意,高三生活就是由考試堆疊而成,夾在2個大考之間,除了有著考不完的總複習、進度衝刺、段考、模擬考之外,更需要騰出時間準備個人申請資料、模擬面試,同時還要兼顧高三課程,一天超過12小時都悶在書堆中,尤其為了加速讓「指考戰士」們早點就定位,各科老師高三下學期大多也會趕進度,才能讓學生早點進入衝刺階段。

20160701-SMG0045-012-2016年大學指考登場-考試開始。(顏麟宇攝).jpg
為了加速讓「指考戰士」們早點就定位,各科老師高三下學期大多也會趕進度,才能讓學生早點進入衝刺階段。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

不過如此方式,也被批評讓高三課程形同虛設,國教行動聯盟2015年時便曾批評,此做法等同讓學生只有高二程度就上大學,更有超過200位大學教授連署,呼籲教育部應維持高三完整學習,包含台灣大學前校長楊泮池、中興大學校長薛富盛等校長也一同響應。

台大教授:高三學習變得破碎,對台灣競爭力影響很大

台大電機系教授吳瑞北對此便表示,如今超過半數學生是透過個人申請入學,然而學生錄取科系後,高三下學期往往就無心上課,但微積分等重要銜接課程都是在高三,「學生高三的學習變得很破碎,素質也下降,這對台灣未來的競爭力影響很大。」

不僅學界有此擔憂,就連產業界也罕見地對此發聲。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近日便投書媒體,指出台灣在少子化及國際化影響下,開始出現本土科技人才荒,勢必影響國家發展,尤其台灣近年如人工智慧、量子計算等領域的基礎研究能力與成果已落後國際,站在人才培育角度,呼籲高中教育乃至大學入學考試制度,應重視數理教育基礎的奠定。

20201211-聯發科技11日舉行第三屆智在家鄉數位社會創新競賽頒獎典禮,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出席致詞。(柯承惠攝)
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近日投書媒體,呼籲高中教育乃至大學入學考試制度,應重視數理教育基礎的奠定。(資料照,柯承惠攝)

不只學科知識出現落差,在學生過往被考試灌滿、無暇他顧的情況下,不少教授也認為,如此培養出來的思維模式,進入大學後往往會出現適應困難。

吳瑞北表示,雖然如今學生在搜尋資訊、使用網路的能力上確實比以前更強,但思辨、說理能力則較弱,而在理工領域來說,他認為這跟學測數學只考選擇題有關,但大學往往需要學生進行邏輯推理、論述。

清大教授:學生好像已經很久沒動筆了

「現在改作業或考卷,會發現學生好像已經很久沒動筆了。」清華大學電機系教授劉奕汶則表示,這幾年從教學現場來看,會發現學生儘管最終答案正確,但是推演過程卻時常有省略、跳躍的現象,但大學重視的不只是答案,更重視的是推導出答案的過程,「大學不是只是套公式,需要紙筆推導的篇幅會越來越長,而且這是一輩子的功力。」

從高中踏入大學,對學生來說,難的不只是知識與課程的落差,更牽扯到思維的變化。台大電機系主任吳忠幟便指出,每年新生入學後,不少人都曾向老師反應過適應困難,「高中以前念書,可能都是老師、學校規劃得好好的,還可以去上補習班,但大學要自己做時間管理、規劃, 每年大一都會碰到一些亂流。」

各大專院校加緊研議遠距教學,若有師生確診,齊聚上課的景像將不復見。(新新聞資料照)
從高中踏入大學,對學生來說,難的不只是知識與課程的落差,更牽扯到思維的變化。示意圖,非本新聞當事人。(新新聞資料照)

適應與銜接的難題不僅在理工科系發生,政治大學法學院院長何賴傑也表示,對大一新生來說,儘管專業知識的學習不會有困難,但更難的是思維轉換,「高中是比較被動式的學習,但大學需要更靈活的思維,像法律不是只要背,每個法律問題背後都有特殊性,要有靈活思維才能思考如何應對。」

「除了基礎知識以外,真的不用背那麼多,這些東西現在只要上網Google都可以找到。」推動翻轉教育多年的成功大學資工系教授蘇文鈺也呼籲,不只理工類科目,即使是歷史、地理等文組科目也都同樣需要思考能力,然而過去教育大多只是為了應付考試,學生常常學不到出社會要用的知識。

從高中到大學的意義,不只是換了一張學生證而已,也是從填鴨教育轉入自主學習的階段,如何彌補這段差距,正是過去教改的重中之重。從2014年便開始擘劃、如今上路將屆滿2年的108課綱,便是希望在課程裡增加多元選修、探究與實作等課程,期待讓高中生擁有更多思辨空間。

自主學習沒從小養成 成大教授:上高中依然會耍廢

然而政策的美好想像,要落地時終究有所摩擦,第一線教育人員眼裡,一切並非如此順遂。蘇文鈺便擔憂,如果學生從小沒有建立自主學習的習慣,「那他上高中依然是會耍廢。」

蘇文鈺認為,不管是實作的方法,或自主學習的能力,都要從小開始培養,「如果從小都在拚國英數,怎麼會有時間去探究、實作?人不會年紀到了,突然就會這些東西,我們大人都希望小孩很忙,但其實有時候需要給他一點空白時間摸索。」

20210413-犯罪被害人專題配圖,孩童,親子。(顏麟宇攝)
成功大學資工系教授蘇文鈺認為,不管是實作的方法,或自主學習的能力,都要從小開始培養。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

高雄女中校長林香吟則指出,新課綱上路僅有2年,從老師、學生、家長到行政體系,都還不是很習慣這套全新的模式,儘管學校在課程上會有更多彈性、讓學生自由安排時間,「但也會發現,他們反倒不知道怎麼規劃時間。」

追求彈性自主的新課綱還需要磨合,但更嚴重的問題是,我國畢竟是考試領導教學,做為配套的大學入學考試,才是影響高三課程安排、學生學習態度的最大因素。

準高三生:暑假仍要分科測驗,高三下難專心上課

目前學測仍維持寒假進行,指考改名分科測驗後,仍於暑假開跑,僅將個人申請從過往的4、5月,延遲到5月底、6月初,也就是高三課程結束之後,教育部期盼,學生可以不用像過往一樣,一邊準備大學面試,一邊還要上高三課程的窘境,不過這般期盼,恐怕難以如想像中落實。

20210725-SMG0034-N01-大學多元入學時程變化
 

就讀高雄中正高中的洪羽臻,正是明年要踏入考場的準高三生,她認為在暑假仍要考分科測驗的情況下,高三下學期其實很難專心上課,依然同時要準備個人申請面試、分科測驗,還有設法兼顧高三課程,「而且從學測考試,到錄取放榜的時間拉得更長,學生過程中也會更焦慮,感覺沒什麼效果。」

「考完學測,大家就會覺得高中學習已經結束,會覺得最後一學期為何還要讀那麼多書?」台東均一高中的邱毓庭也期盼,時程上還是能和過去的學長姊一樣,高三下不用太專注在課程,可以專心準備上大學,尤其從考試到放榜的時間拉長,中間也無法好好放鬆,依然要夾在個人申請、分科測驗、高三課程之間。

20170120-大學學測於20日登場,首日便遇上冷氣團,學生紛紛戴上口罩。(顏麟宇攝)
準高三生洪羽臻認為,暑假仍要考分科測驗的情況下,高三下學期其實很難專心上課。示意圖,非本新聞當事人。(資料照,顏麟宇攝)

2022年起,個人申請也將首度適用「學習歷程檔案」,108課綱學生從高一開始,便需陸續上傳修課紀錄、多元表現等資料,目的也是希望改善過去學生都是等到考完學測,才急忙拼湊備審資料的窘境,進一步讓高三能有更多學習時間。

不過,由於學習歷程檔案要先由學生上傳至學校資料庫,學校認證後再上傳至教育部建置的中央資料庫,層層疊疊的行政程序,反倒又一步擠壓了高三生最稀缺的學習時間。

專家:高中3年回顧,只有2個月能統整學習歷程檔案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高中職主委張瓊方指出,目前教育部已要求,學校最晚要在4月底將檔案上傳至中央資料庫,因此各校學生最慢也要在4月第2周繳交檔案,但考量學生繳交情況,「通常不可能真的壓在那時候,一定要往前挪」,然而下學期開學是2月11日,等於學生只有大概2個月能統整學習歷程檔案。

張瓊方擔憂,這時學生要做是高中3年的統整回顧,也是申請入學時最重要、大學端最在意的部分,但在時程壓縮下,實際上可能無法好好統整,「所以高三能否有完整學習?其實這要打折扣,老師在課程安排上,只好自己壓縮課程時間,來協助學生完成統整。」

另一方面,目前分科測驗預計不考國文、英文、數學乙3個考科,直接沿用學測成績,除了引起不少師生擔憂,恐怕變成一試定生死外,師大附中教務主任陳雅萍則表示,在此情況下,學生的衝刺期必須往前拉,高二下就要開始為學測準備。

師大附中教務主任:學生高二下其實很難收心

然而,高中社團多由高二成員擔任幹部,並於每年下學期的5、6月進行成果發表,學生往往將成發結束、幹部交接視為分水嶺,陳雅萍便指出,學生高二下還沒交幹部、還沒辦成發,其實很難收心,而新課綱又減少國文、英文授課時數,如今學生也不一定要參加第8節課輔,整體授課時數都減少,「教學現場就會遇到衝突,老師時間不夠,學生也無法安頓。」

20210427-高中職校園教室。示意圖。雲端教改配圖。(柯承惠攝)
師大附中教務主任陳雅萍指出,學生高二下社團還沒交接幹部、還沒辦成果發表,其實很難收心。示意圖。(資料照,柯承惠攝)

目前就讀桃園武陵高中的曾逸博,明年以考取頂尖大學商管科系為目標。然而,分科測驗少掉國文、英文2大文組重點科目後,讓他直嘆,「社會組好像沒有考分科測驗的權利」,如果學測失利,幾乎就宣告準備重考,高三下學期不但無法完整學習,反而更會因此忐忑不安。

備受矚目的108課綱,明年終於要迎來首屆大考,也堪稱階段性的驗證,然而在考試依舊領導教學的社會氛圍,以及僅微調的大考時程下下,制度能否讓學習回歸初衷,恐怕還有諸多關卡要克服。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