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亞運奪首金 風速女王王惠珍為何奪牌後就要退休?

王惠珍在廣島,為台灣摘下第一面亞運金牌。(新新聞資料照)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今年東京奧運,賽程尚未結束,國家代表隊已取得史上最佳成績,也引發國人觀賞運動競賽的熱潮。

不過有人奪牌也有人失意,其中甘苦,我們重新刊登1994年在廣島為台灣在亞運首奪金牌的「風速女王」王惠珍專訪,看她回憶在1991年世大運如何因太過緊張失誤而痛失100公尺獎牌,卻在腳傷情況下,在隔天奪下200公尺金牌的心路歷程。也聽她描述怎樣因被中國方面的霸凌,感受到國家地位問題帶來的痛苦。還聽她說為什麼剛剛奪牌就決定要退休,只是為了要在運動競賽外,擁有自己的人生。

雖然已是20多年前的往事,但讀完王惠珍的表白,面對帶著光榮回國的奧運英雄們,或許會讓我們感受到,他們除了提振台灣的榮耀,也是一個人,有自己的喜怒哀樂,有自己的人生想要去完成。

(本文刊登於1994年11月6日出版的400期《新新聞》)「亞洲風速女王」王惠珍,從17歲開始嶄露頭角至今,歷經了7年多的體育生涯,在這段時間內,她爲台灣體育界在國際舞台上寫下了很多「第一次」的紀錄,她是多年來台灣最優秀的田徑選手。

今年的廣島亞運王惠珍又爲台灣奪得了一面亞運金牌,但剛獲得金牌,她就宣布要半退休,並且在一、兩年後完全退休。這個決定讓許多人驚訝、遺憾,今後不能在田徑場上看到王惠珍飛奔的身影,短期間國內恐怕也很難再出現像她這麼優秀的田徑選手。

這位風速女王爲什麼不再乘風飛馳?她是經過怎樣的考慮、掙扎決定從千萬人的掌聲與期盼的眼神中隱遁?以下是王惠珍接受本刊專訪,對她這幾年來的田徑生涯心路歷程,作出最深刻而完整的表白:

其實我從國小國中開始就不太喜歡運動,不過當時有些中學運動會,學校還是會叫學生去報名,然後就臨時練一練。因爲我在國中的時候並沒有接受田徑的訓練,所以到了中國工商的田徑隊後,我的體力和技術方面的成績都很差。

剛進去的時候我很痛苦,好像不管他們做什麼我都做不完,像重量訓練我根本做不動,練體能的時候我也跑不完,所以我很不想練習;因爲我的個性很直,有什麼話都會直說,並不會因爲你年齡大或有權威我就會怕,所以當時很多人都不喜歡我,覺得我成績不好話又很多。

在「不想練了」的情緒中反覆

專二的時候,我受不了了,我回家告訴我媽媽說不想練了,根本不能適應這種環境。後來當時任體育老師的蔡榮斌跑來找我談,他告訴我說,想幫我作一個8年的長期訓練,並且朝國際比賽的路線發展。

我當時覺得不可思議,我跑得的那麼爛!而且那時大家的想法都是在台灣能跑跑大專運動會就不錯了。不過蔡老師的態度非常認真,他提到當時在中國工商田徑隊的學生中大概只有我沒有接受過正統的體育訓練,可塑性較強,而且我的骨架也還不錯。我當時覺得一個敎練肯爲選手付出這麼多,我身爲選手似乎也該好好努力吧!

後來跟蔡老師練真的很辛苦,每天要跑四、五個小時,我記得才剛練了3天,那時候在師大分部練,我就一個人躲到司令台旁邊一直哭,那時候想自己幹嘛那麼神經,練這種東西要做什麼?還好當時我有一個乾哥哥,是台大田徑隊的隊長,他一直到師大勸我,每天都送我回家,一直開導我,要我再試試看,就當是一種磨練吧。之後我練田徑就沒有再中斷過了。

其實我後來一直跑下去,跑了7年,跟我的興趣一點都沒有關係,應該說是一種責任吧!因爲也沒有人可以接我的棒子。一旦我決定要做下去的事,我就會全力去做不會罷手,除非達到我自己的目標。

為台灣拿下第一面世大運金牌、封號為「風速女王」的王惠珍(右)擔任第一棒火炬手,希望台灣體育佳績和精神能承上啟下。(台北市政府提供)
為台灣拿下第一面世大運金牌、封號為「風速女王」的王惠珍(右),在台北世大運擔任第一棒火炬手。(資料照,台北市政府提供)

由於蔡老師是攝影師,常待在國外,他常覺得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很低,或許在體育上面的成就也可以做很好的國民外交。他曾經是選手,但是他沒辦法在國際上得獎,所以他很希望能夠培養出一批選手在國際上爲台灣爭光,他灌輸我的這個觀念影響我非常大,也是後來支持我的力量。

國際比賽受到對岸種種刁難

對國家觀念的重視,應該是我後來在參加了許多國外的比賽後才愈來愈堅持的。記得第一次去參加世界大學運動會的時候,我們本來已經排好時間要辦ID卡了,後來他們聽到我們是台灣來的,就不幫我們辦,一直讓我們等,等到最後一個,大概等了一個下午,到晚上才辦。

我不知道爲什麼我們要接受這種待遇?那時候我心裡就想,我回去之後一定要苦練,不可以讓他們瞧不起我!要是遇到中國去的選手和官員,尤其是官員,更是常常排擠我們,對我們常有仇視的態度,所以我常想如果我有能力的話,我一定要叫他們跟我低頭!

有一次到英國比世大運的時候,我印象很深刻:在休息的時候,許績勝許大哥在一面很大的、可以自由留言的看板上寫了「中華民國萬歲!」;後來,大陸去的官員看到了,反應很激烈,氣的跳腳,很生氣喔!一直要我們擦掉,不然不讓我們參加比賽;那時候他們在大廳當著所有外國選手的面給我們難看,想要擦掉它。

當時許大哥很生氣地說:「你不要動!要擦我自己擦!」我那時候真的很感慨,覺得我們怎麼被中共欺壓到這種地步?

甚至後來我拿到了200公尺的金牌,因爲藥檢是抽籤的,那次沒有抽到我,大陸隊竟然要求我去驗尿,懷疑我吃禁藥。我那時候很生氣,覺得他們怎麼那麼沒風度啊?你有本事就自己拿金牌啊!

絶對不在人前流淚

我對自己的要求滿高的,每個選手都想拿金牌,但是不可能都那麼順利;所以我對自己有個要求,就是失敗了絕對不要在別人面前流淚!因爲我既然已經失敗,我就不能再讓對手看到自己挫敗的樣子。我還是會哭,但是自己躱到後面哭;因爲既然失敗了 ,就要自己去承擔這種痛苦。

像今年亞運會我們400接力跑到第四名,有些隊友很傷心;著裝換衣服出場時,就有人忍不住哭了。我告訴她說,「不准哭!尤其是不能在大陸選手面前哭,要哭你回家自己哭!」穿上了隊服,就代表了中華民國,不能讓別人看到我們哭喪的臉,失敗了要有風度,要回家自己苦練。

1991年在世大運拿到200公尺金牌那次,其實對我來說100公尺反而是比較有把握的。但是到了準決賽的時候,我右邊的鼠蹊部非常的痛,決賽的時候就差了一點變成第4名,我那時候心裡真的很傷心,而且當時腳也痛的不能走路。

後來,我自己一個人回到了休息室,那時候別人都不在了,我知道自己後天還要比賽,就一個人去拿冰塊做冰敷;那時候真的是一邊冰敷一邊哭,心情很沮喪,覺得練習了這麼久竟然會和獎牌擦肩而過!

剛拿下金牌榮譽就想要退休,當年王惠珍的宣言讓許多人感到大惑不解。(新新聞資料照)
剛拿下金牌榮譽就想要退休,當年王惠珍的宣言讓許多人感到大惑不解。(新新聞資料照)

後來有一個《聯合報》的記者來安慰我,結果他比我還難過,因爲那時候台灣還沒有在世大運上拿過獎牌,他一直希望我能拿個銅牌也好,最後他鼓勵我200公尺的時候再盡力就好。隔天是休息日,幾乎大家都去逛街,只有我一個人在房間裡繼續冰敷,除了吃飯時離開過,我都一直待在房裡冰敷;可能後來大家都看我沒希望了就比較沒有壓力了吧,沒想到竟然跑出金牌。

這次的亞運壓力更大,除了年初腳開刀外,我也辦了休學,如果成績不好那就二頭落空了。敎練看我情況不好,在旁邊也只能一直抽菸,他還跟隊醫說:「我看是不行了!」我自己站上跑道時,覺得心跳加速好緊張,直到最後我第一個壓線拿到金牌時,才覺得責任卸下來了。

當個明星掌聲過後就會被人遺忘了

亞運金牌對我來說一面就夠了。我自己一直想學商科,當個明星掌聲過後就會被人遺忘了,而且體育和學業對我來說很難兼顧。過去7年我把重心都放在體育上,因爲運動員的生命有限,必須好好把握。現在我覺得我該盡的責任已經盡完了,目前半退休的狀況,則是以學業爲優先;但是一、二年後我想完全退休。

雖然我很欣賞紀政,她爲體育界做了很多事,但是一旦我退休後,我就完全不想再介入體育界,如果有能力最多成立一個基金會吧!兩年後的奧運,我還得看自己當時的狀況才會決定要不要參加,現在誰也說不定。

當一個優秀的運動員,最重要的是要能「承受孤獨」,想要有頂尖的成績,如果不能承受孤獨的話那是很難的,像我們練田徑是很枯燥的,遇到情緒低潮的時候怎麼辦?怎麼克服?沒有朋友的時候怎麼自處?我已經不會去在意自己有沒有朋友了,我比較在意自己充不充實。

我跑了7年,犧牲了很多私生活的時間,不能玩、不能交朋友,但是我並不會後悔,走上體育這條路我所得到的收穫還是很豐富的。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