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榮欽專欄:台灣競爭力重回世界10強,基建競爭力卻長期倒退嚕

在IMD的《世界競爭力報告》中,台灣相對表現最差是能源基礎建設。(資料照,尹俞歡攝)

在今年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的《世界競爭力報告》(The 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中,台灣排名世界第8,這是睽違9年之後,再度進入世界10強。尤其難能可貴的是,前幾名大多是人口稀少的國家,如果僅以人口2000萬以上的國家排名,台灣高居世界第1,其餘2至5名分別是:美國、加拿大、德國與中國。

台灣在《世界競爭力報告》的四大評比項目中,排名均有上升,依世界排名與上升名次排列,分別是:經濟表現(6, +11)、企業效能(7, +5)、政府效能(8, +1)、基礎建設(14, +1)。台灣排名進步的最重要原因是經濟表現強勁以及企業效能增加,至於政府效能與基礎建設排名也有進步,但是基礎建設是唯一低於台灣全球總排名的項目。

「經濟表現」進步多,「企業效能」退步大

「基礎建設」項目,歷來一直表現不佳,名次持平,不過如果就細項而言,退步最多的是基本建設,無論從長期與短期的角度來看,台灣的基本建設都在世界上逐漸落後。

從細項來看,台灣在「經濟表現」項目中,進步最多的是就業與國內經濟,這主要是反映前一年台灣領先世界的防疫表現。「企業效能」的改善則來自勞動市場、金融、行為態度與價值觀。至於台灣企業的經營管理能力,近年來一直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因此能夠進步的空間有限。

在「政府效能」項目中,財政與經商法規均有進步,但是在租稅政策則退步。至於排名一向較低的「基礎建設」中,教育與科學建設有所進步,排名較低的醫療環境微幅進步1名,而一向表現最差的基本建設(basic infrastructure)更是大幅退步;顯示相較其他國家,台灣的基本建設投資與品質均落後於同區段國家,需要大幅改善。其中相對表現最差是能源基礎建設、再生能源、水資源管理、人口成長率與公共教育投資,都是近年來台灣的弱項。

從長期角度而言,上次台灣進入世界10強是2010-2012年,相比於當時的各項排名,台灣改善最多的是「經濟表現」,退步最多的則是「企業效能」,至於本次表現較差的「基礎建設」項目,歷來一直表現不佳,名次持平。不過如果就細項而言,退步最多的是基本建設,無論從長期與短期的角度來看,台灣的基本建設都在世界上逐漸落後。

台灣2021年IMD世界競爭力評比排名重回前10、居第8(取自IMD網站)
台灣2021年IMD世界競爭力評比排名重回前10、居第8(取自IMD網站)

要注意的是,《世界競爭力報告》是歷史資料的評比,未必能準確預測未來的表現。有些人因為該年競爭力名次的進步,實質上經濟表現不佳,而否定《競爭力報告》的意義;但事實上,《競爭力報告》的名次來自前一年的資料,所以更像是去年整體的成績單,而非對未來的預測。

當然,如果《競爭力報告》完全無法預測未來的表現,也會令人懷疑其價值,畢竟國家的表現不會天外飛來一筆,過去在實體資本與人力資源的投資,都會影響未來的績效。

波特:比較不同發展階段國家排名意義不大

國家競爭力的關鍵在於產業的國際競爭優勢,我們可以說美國的影視、軍事或是金融等產業在國際上具有競爭優勢,但是要比較美國與瑞士的國家競爭力,則經常有以蘋果比柑橘的風險。

雖然有不少實證研究都說明《競爭力報告》的指標與之後的經濟表現相關,但是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對此不以為然。

克魯曼認為競爭力對國家經濟來說是一個無意義的詞,熱衷於競爭力是錯誤而且危險的。根本的原因在於,國際貿易學者相信國際貿易與投資乃是基於自願交易的互惠活動,而非彼此競爭的零和遊戲,他認為競爭力一詞容易造成誤解。克魯曼也認為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奇蹟大多建立於大量的資本投入,而非生產力的提升,而生產力才是關鍵所在。

當然,現實世界的情況遠比自由貿易模型所描繪的更為複雜,要實現完全自由貿易利益所需要的各種條件,不僅既多且雜,而且不少與現實世界並不相符,要如何實現創新利益更是眾說紛紜。

台灣2010-2021年IMD世界競爭力評比排名家(國發會提供)
台灣2010-2021年IMD世界競爭力評比排名家(國發會提供)

有趣的是,《競爭力報告》最重要的理論基礎之一,來自哈佛大學波特(Michael Porter)的《國家競爭優勢》,這是波特結合多國學者共同研究的結晶,波特本人在書中提出決定國家競爭力的鑽石模型:生產要素、需求狀況、相關產業與支持產業,企業策略、結構和對手四項主要因素,以及政府和機會兩項輔助因素。

儘管如此,波特本人對國家競爭力一詞的使用具有高度警覺,在波特看來,將不同發展階段、歷史與條件各異的國家放在一起排名的意義不大;國家競爭力的關鍵在於產業的國際競爭優勢,我們可以說美國的影視、軍事或是金融等產業在國際上具有競爭優勢,但是要比較美國與瑞士的國家競爭力,則經常有以蘋果比柑橘的風險。

 

後進國家依然認真看待競爭力報告

許多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在資訊極度匱乏的情形下,《競爭力報告》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國際比較標準,令其不僅能夠從歷史上探究自身的進步與否,同時能和先進國家或彼此高度競爭的國家相比較,更能夠獲悉自身各項指標究竟有何差異。

經過後來不斷地進展,IMD等機構仍然決定根據四大項目以及之後各種層級的次項目與子項目,發展出一套可以評比國家排名的國家競爭力指標,並隨著後來理論與實證不斷地修正,IMD也承認這套指標過於強調可以衡量的部分,並且缺乏對於社會不平等的關照等缺失,近年來也鮮少提及競爭力指標在衡量一國的繁榮程度,而強調國家如何創造環境以促進企業實現長期的價值創造,這也成為美國、愛爾蘭、南韓、新加坡等各國競爭力委員會等相關機構的基調。

更關鍵的問題在於,對許多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來說,不僅市場失靈的現象十分常見,官僚失敗更是生活日常,有時在某些領域連市場都不存在。對於不想依照比較利益而認命從事附加價值較低的國家而言,如何實現動態的比較利益,或能夠升級到附加價值較高的產業,一直缺乏相關的理論引導,遑論具體的動態策略。

蘇丹的衣索比亞難民營,糧食供應是一大問題(AP)
對許多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來說,不僅市場失靈的現象十分常見,官僚失敗更是生活日常,有時在某些領域連市場都不存在。(資料照,美聯社)

他們不僅對於過度強調國家互助而低估國家競爭的學說氾濫感到不耐,而且在資訊極度匱乏的情形下,《競爭力報告》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國際比較標準,令其不僅能夠從歷史上探究自身的進步與否,同時能和先進國家或是彼此高度競爭的國家相比較,更能夠獲悉自身各項指標究竟有何差異。

因此這些國家依舊認真看待《競爭力報告》,做為擬定策略的參考;他們對於後來與IMD分道揚鑣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競爭力指標,也大抵抱持類似的看法。

*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副教授,法國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博士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