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20年前台灣資助阿富汗3億元,卻踏不進那場國際會議大門……

2002年陳水扁政府為維持台美關係,曾對阿富汗進行人道救援。圖為薄瑞光(左)、陳水扁(右)。(取自總統府)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2001年10月7日,美國與其盟軍對阿富汗發動代號為「持久自由」的攻擊,並且很快地就擊敗了當時執政的神學士政權,讓神學士政權失去對阿富汗的控制權。2002年1月,日本、美國、歐盟與沙烏地阿拉伯,在東京共同主持了「協助阿富汗重建國際會議」,說穿了目的就是「要大家出錢」。

很少人知道,當時台灣執政的陳水扁政府,也以人道救援為名,對阿富汗金援了3億元。當然過了20年你還會時常耳聞的「中國打壓」,當時已經存在,捐了錢的台灣還是因「中國打壓」,踏不進共有61國與22個國際組織的部長級人士參加、「協助阿富汗重建國際會議」的大門。

在《新新聞》2002年1月31日出版的778期的這篇文章,也很清楚的提到,除了進不去「協助阿富汗重建國際會議」,捐錢也沒讓當時阿富汗的臨時政府對台灣增加好感,但捐錢的目的──維持台美關係是達到了。

有一句話這樣說,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但若印證到我國對阿富汗的金援效果,恐怕得保留些。

由日本、美國、歐盟與沙烏地阿拉伯共同主持的「協助阿富汗重建國際會議」,1月20日在東京舉行,與會者包括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美國國務卿鮑威爾(Colin Powell)、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阿富汗臨時政府總理卡札(Hamid Karzai)等,總計61國與22個國際組織的部長級人士參加,各國表明支援助阿富汗富汗的金額,今年的總數將超過18億美元。

政府曾派遣小組實地勘查

在這場以人道救援為主題的會議上,令人好奇的是,台灣並沒有受邀派遣正式人員參加,唯一代表我方發聲的,是剛結束阿富汗賑災行的慈濟團員。

雖然外交部官員表示,在中國大陸的刻意打壓下,以非政府組織方式進行相關的活動,比較有助於我方參與國際事務,但是,當國際人道救援與兩岸政治力混為一談時,是非對錯,恐怕還是得講清楚。姑且不論我駐美、日等地的代表處,如何協助民間慈善團體前往參與救援工作,光是台灣為什麼可以和中國大陸同時加入WTO,卻可以在投注大批金錢、物力援助阿富汗後,容忍缺席國際會議這件事,就應該先檢討。

根據一份外交部的資料顯示,自去年10月美國對阿富汗塔利班(又譯神學士)政權展開軍事行動後,我國政府先後派遣勘查小組前往伊朗與阿富汗邊境,實地瞭解難民營的情況,評估可行的救援作業方式,成員包括佛教慈濟慈善基金會、台灣路竹會、知風草文教協會、台灣世界展望會,以及外交部與衛生署。

政府官員表示,由於阿富汗政府長期以來在對台關係上,對我們不是很友善,所以,在勘查小組探訪的期間,洽獲伊朗紅新月會(伊斯蘭區域的紅十字會組織)的同意,取得對阿富汗進行人道救援的合作計畫。

在整個援助阿富汗的計畫中,國家安全會議及行政院曾多次召開協調會議,甚至連總統陳水扁都親自指派監察院長錢復,在去年11月上旬前往美國表示哀悼與慰問,同時也致贈100萬美元給紐約「雙塔基金」。

至於實質的幫助,在外交部公開的明細表上,我國政府部門援助阿富汗的物資總金額為新台幣1億1844萬471元,其中,包括毛毯1393萬元、藥品82萬471元、白米與帳棚等8776萬元、贊助「救援阿富汗兒童計畫」20萬美元,以及委由伊朗國家航業公司等承運物資的運費883萬元。

未來成立專責單位因應

政府官員表示,為了讓救援物資能夠順利進入阿富汗災區,我國政府也提供了軍用卡車,透過航運將這批路上交通工具送到中亞地區,供當地的救援組織使用。據估計,這個部分的支出要上億台幣,如果加上政府已經對外公開的數字,台灣的援助阿富汗金額已經超過新台幣3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我對阿富汗表達了精神上的國際人道關切及實質的援助,但似乎並沒有太增加阿富汗對我國的認同,甚至瞭解。據國安系統透露,在我援助阿富汗期間,曾有阿富汗極高層的政治領袖過境台灣,但卻對台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以及我國有哪些援助阿富汗作為都不是很瞭解;當時,政府還曾特別將捐贈給阿富汗的所有金額、物資,以明細表的方式逐一列印給對方。

前總統小布希為美國黑人歷史文化博物館開幕致詞。(美聯社)
發動阿富汗戰爭的美國總統布希。(資料照,美聯社)

事實上,在預算以及援外金額有限的情形下,該不該對非邦交國投入龐大規模的救援行動,這個問題已經在外交系統中引起討論。持反對意見者認為,以阿富汗為例,這個國家對台灣本來就不是很友善,我方此次的救援行動,除了人道立場的考量外,最主要的出發點,還是在於維持台美關係的穩定發展,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政府也不必大費周章地透過伊朗紅新月會或國際慈悲組織(Mercy Corps)等間接的管道,將物資櫃運給國際團體運用。

鑑此,外交部開始思考,未來如何因應類似阿富汗救援行動的策略;目前,已經規畫完成的方案是成立緊急人道救援小組,成員有突發事件地的主管地域司、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委員會、研設會、新聞司、總務司、會計處、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等,透過協調分工的方式,進而可以精準判斷今後碰到非邦交國需要人道救援時,我方應該提供多少的人力、財力與物力。

怎麼做才算是實質拓展國際生存空間

至於是否還會積極參與重建阿富汗國際計畫,相關官員則持保留態度指出,還要再評估,「如果要加入,應該也不會太多」,但最後還要看上面的意思。

持平而論,和世界各國相較,台灣在帳面上的援助阿富汗金額實在不足為提,更遑論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日前於北京會見阿富汗臨時政府總理卡札時,表示願意再為阿富汗重建工作提供1億美元以上的援助。然而回歸現實面,台灣外交處境的艱辛,國人可以理解,只不過,怎麼做才算是實質拓展國際生存空間,從援助阿富汗一案的角度思考,遠比在護照上爭議要不要加註「issued in Taiwan」來得有意義。

(本文刊登於2002年1月31日出版的778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