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不是不義之戰,而是阿富汗糟蹋了美國紅利

2021年8月喀布爾國際機場,美軍協助難民撤離被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資料照,美聯社)

塔利班(Taliban,又譯神學士)出人意料地在短短十來天之內,幾乎攻陷了整個阿富汗,還不發一槍地攻占首都喀布爾。

美國和盟軍只能控制國際機場,成千上萬的阿富汗人湧向機場,爭相爬上飛機以逃離阿富汗的悲壯畫面震撼世界,仿佛第二個「西貢時刻」。美國不得不增兵6000以控制機場和維持秩序,又緊急徵用了6家民航公司的飛機協助轉運。到8月24日已撤退了逾7萬人,但還有無數人繼續湧向機場。現在多國正要求美國延長8月31日撤軍的最後期限,但塔利班卻强硬拒絕。

拜登(Joe Biden)政府混亂到堪稱災難的撤退,被美國國內和世界媒體指罵。拜登數次强硬辯護並未見效,創下了上任以來支持度最低點。這件事不但為拜登執政留下污點,也為明年期中選舉敲響警鐘,更提供一些國家用之不絕的素材以製造輿論攻擊美國。

拜登撤兵行動確實差勁,然而那些對阿富汗戰爭的各類批評乃至抹黑,大部分是錯誤的,因此必須溯本清源,重建正確的敘事。

首先,美國發動戰爭推翻塔利班統治,符合正義。

除了911事件之外,塔利班以往的倒行逆施早令國際社會天怒人怨。美國攻打阿富汗,國際社會都公認為是為世界除害,沒有人說美國「侵略」阿富汗。

阿富汗戰爭源於2001年九一一事件。當時,以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為首的蓋達(al-Qaeda,原意為「基地」)組織在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培訓恐怖分子,以阿富汗為大本營策畫了針對美國的恐怖主義襲擊。911襲擊讓美國死亡數千人,紐約地標世貿中心兩棟大樓被挾持飛機撞擊,最後轟然倒塌的畫面,仍歷歷在目。

事實上,美國原先也不是非進攻阿富汗不可,小布希(George W. Bush)發出最後通牒,塔利班只要不再包庇奧薩瑪.賓拉登和基地組織,把他們交給美國,取締國內所有恐怖主義組織,就可以免去戰禍。正是塔利班不肯交出奧薩瑪.賓拉登,美國才揮軍攻打阿富汗,推翻塔利班。「雖遠必誅」,美國是為死去的數千名美國人伸張正義。

小布希總統與貓頭鷹。(美聯社)
布希進攻阿富汗前,曾給塔利班最後通牒,表示塔利班只要不再包庇奧薩瑪.賓拉登和基地組織,把他們交給美國,取締國内所有恐怖主義組織,就可以免去戰禍。(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攻打阿富汗也完全合法。根據國際法,各國本來就有自衛權和集體防衛權。當年9月12日,聯合國安理會就通過了1368號決議,强烈譴責恐怖主義襲擊,號召國際社會聯手打擊恐怖主義。9月28日,安理會更通過1373號決議,重申「《聯合國憲章》所確認並經1368號決議重申的單獨或集體自衛的固有權利,「必須以一切手段打擊恐怖主義行為對國際和平與安全造成的威脅」。這兩個決議,在固有的自衛權之上,進一步確認了美國攻打阿富汗的合法性。(參閱〈黎蝸藤專欄:美軍撤離阿富汗,對台灣是件好事!〉)

當時國際社會支持美國攻打塔利班,除了911事件之外,塔利班以往的倒行逆施,特別是利用「國家主權_為擋箭牌公然招攬恐怖組織和嚴重侵害人權等行徑,早令國際社會天怒人怨。美國攻打阿富汗,國際社會都公認為是為世界除害,沒有人說美國「侵略」阿富汗。

其次,阿富汗政府是合法政府,盟軍留在阿富汗完全合法。

儘管塔利班占據喀布爾,但阿富汗合法政府的副總統沙雷依然繼續領導對抗塔利班的戰爭。根據《阿富汗憲法》他才是合法的臨時總統。一些媒體卻迫不及待「造王」,默認塔利班為阿富汗合法政府,急著為塔利班「加冕」。

在阿富汗戰爭前,阿富汗就有由拉巴尼(Burhanuddin Rabbani)為總統的合法政府。塔利班藉暴力革命上台,本來就合法性存疑,況且國內的反抗割據從未停息。加上其倒行逆施,上台幾年中承認其為合法政府的國家寥寥無幾。美國推翻塔利班後,阿富汗組建臨時政府,然後實行民主選舉,全球各國很快紛紛承認民選政府的合法性,阿富汗政府也在聯合國中派有代表。

以美軍爲主的盟軍留守在阿富汗是阿富汗合法政府的請求,因而也是合法的。聯合國2001年12月20日通過的1386號決議,授權成立國際安全援助部隊(International Security Assistance Force),以幫助阿富汗政府維持喀布爾周邊的安全。

2003年,安理會再通過1510號決議,授權國際安全援助部隊的任務擴展到阿富汗全境。國際安全援助部隊以當時的盟軍爲主,也加入了其他歐洲國家。駐阿富汗的外國部隊都是經過阿富汗合法政府請求並經聯合國授權進入阿富汗,完全合法,根本不是什麽「侵略軍」。

阿富汗第一副總統薩勒赫(Amrullah Saleh)。(美聯社)
阿富汗合法政府的副總統沙雷依然繼續領導對抗塔利班的戰爭。(資料照,美聯社)

儘管目前塔利班占據喀布爾,但阿富汗合法政府的副總統沙雷(Amrullah Saleh)依然繼續領導對抗塔利班的戰爭。根據《阿富汗憲法》,他才是合法的臨時總統。目前他領導的軍隊重新奪取了一些被塔利班占據的北方土地,顯示了阿富汗還可能有長期對抗。一些媒體卻迫不及待「造王」,默認塔利班為阿富汗合法政府,急著為塔利班「加冕」。

第三,阿富汗戰事不息的主要責任不在美國,而在塔利班。

阿富汗戰爭共21萬人死亡,最大一塊約7萬人是阿富汗政府軍,他們是被塔利班殺死;第二大塊是塔利班和蓋達戰鬥人員約5萬;第三大板塊是平民近5萬人,至少4分之3死於塔利班的恐怖襲擊中。因此,阿富汗戰爭傷亡責任主要在塔利班。

其實,美國早就計畫撤軍,但每次減少兵力之際,塔利班就重新進攻,反恐形式嚴峻, 阿富汗政府又要求美國留下,所以才一拖拖了20年。

聯軍未能徹底掃清塔利班當然有很多原因,但歸根到底最直接的原因只有一個──做爲一個非法組織,塔利班持續叛亂20年;如果塔利班不叛亂,美軍早就離開阿富汗了。

媒體常説「美國發動的阿富汗戰爭導致幾十萬人死亡」。這種表述完全誤導。

根據統計資料,阿富汗戰爭中共21萬人死亡。這些人口可分為幾個部分:最大一塊約7萬人,是阿富汗政府軍,他們是被塔利班殺死;第二大板塊是塔利班和蓋達戰鬥人員,約5萬,他們是叛軍和恐怖分子;第三大板塊是平民,將近5萬人,根據《紐約時報》2011年的統計,至少4分之3死於塔利班的恐怖襲擊中。因此,阿富汗戰爭持續和傷亡的責任,主要在塔利班。

第四,阿富汗吃了20年美國紅利。

2001年阿富汗人口2100萬,到了2019年為3800萬,成長逾8成,哪裏像一個民不聊生的國家。過去20年,阿富汗經濟總體持續高速成長,GDP平均增長率為6.7%,一直到2019年爲止都沒有出現負成長。

一些媒體把阿富汗的過去20年描繪得仿佛日軍侵華那種民不聊生的黑暗年代。其實根本不是那麽一回事。無疑,美國幫阿富汗建立的民主政權和選舉制度並不非常成功,否則難以解釋為何政府腐敗成性,後來一觸即潰。然而,在其他方面的變化令人矚目。

在過去20年,阿富汗人口大幅增長。2001年阿富汗人口2100萬,到了2019年為3800萬,成長逾8成,哪裏像一個民不聊生的國家。真正動蕩的國家是怎麽樣的?敘利亞就是例子:從2010年開始敘利亞人口一直負成長,2018年比2010年人口減少將近4分之1,到2019年才稍微止跌回升。

一名在阿富汗喀布爾市郊公墓賣水的少年,在等待顧客時站在墳墓上遠眺。(美聯社)
在美軍進駐的20年,阿富汗人口大幅增長。2001年阿富汗人口2100萬,到了2019年為3800萬,成長逾8成。(資料照,美聯社)

過去20年,阿富汗經濟總體持續高速成長,GDP平均增長率為6.7%,增長最快的2009年高達21%,後來在2010年代雖慢了下來,但一直到2019年爲止都沒有出現負成長。這個成長速度跑贏了很多附近地區的國家,比中亞各國、伊朗乃至巴基斯坦等鄰國都要出色。

阿富汗人均GDP在2000年代增速迅猛,近年則才有所下降。雖然目前依然只有507美元,但在戰前只有179美元,成長逾兩倍。尤其,這個數字還是在人口大幅增長的情況下取得的。

阿富汗的社會民生變化同樣顯著,根據媒體統計:在戰前兒童的小學入學率只有21%,2011年達97%。兒童死亡率也比戰前大幅降低一半左右;能用上安全食水的比率只有不到5%,在2011年就達到60%。阿富汗的進步特別體現在女性地位上。

在塔利班的伊斯蘭教義的統治下,女孩子要讀書接受教育都是奢望,女性在戰前入學率為零,但在2012年,適齡女孩在各類學校中的入學率為36%。15到24歲的女孩的識字率提高到22%。在戰前,女性在政府工作的比率為也是零,在2020年這個數字接近40%。在過去20年,正是由於美國,阿富汗的女性才擺脫了「生育機器」的悲慘命運。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婦女在瑪麗斯特普國際組織的診所裡,觀看避孕紀錄片(AP)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婦女在瑪麗斯特普國際組織的診所裡,觀看避孕紀錄片。在美軍進駐的20年,阿富汗女權明顯提升。(資料照,美聯社)

這些經濟和民生的改善和美國的付出高度相關。正是美國幫助阿富汗人民訓練軍隊、維持秩序,才爲為改善生活提供安全的基礎。正是美國投入大筆資源建設學校和醫院,更解放女性,才能在社會變革方面取得如此進步。光是美國政府就在阿富汗投入將近一兆美元,更不提在美國提供安全秩序後,各國NGO對阿富汗的大筆投入,更不提民間國際企業也因此才能進入阿富汗,繁榮經濟。

可以説,在過去20年,阿富汗人民享受了巨額的「美國紅利」。

第五,阿富汗人沒「選擇」塔利班,只是習慣躺平享用美國紅利。

有人指責美國背叛了阿富汗人民。這種説法顛倒是非。過去20年,是美國紅利下「偷來的時間」;指責美國的人,無非是經過「偷來的20年」,已習以為常把紅利視爲理所當然,可以躺著享受的東西。

有國家說,尊重阿富汗人民的選擇云云,這是徹底的語言僞術。這種説法有兩個不對:

首先,沒有所謂「人民共同體」一説。無疑,有人支持塔利班,但同樣很多阿富汗平民爭先恐後地拚死都要逃離塔利班統治,正如機場慘況顯示的。

其次,也沒有「選擇」這回事。塔利班通過武力攻占喀布爾,用打贏了去證明「選擇」,只能說是勝利者的邏輯。真正民主選舉勝出,才是人民的選擇。但阿富汗人民恐怕沒有這個機會,因爲塔利班聲明「不實行民主制度」。

聯合國估計,阿富汗將會出現大規模的難民潮,各國正在加緊建造邊境墻,阻止大批難民湧入。顯而易見,這些阿富汗人民不但沒有選擇塔利班,還對塔利班怕得要死,否則會有這麽多難民嗎?

阿富汗總統賈尼19日出席獨立百年紀念活動(AP)
因逃亡備受質疑的阿富汗前總統賈尼,其實是透過民主程序產生的領導人。(資料照,美聯社)

既然阿富汗人民沒有選擇塔利班,那麽又何以讓塔利班輕鬆回朝呢?最根本的原因還是:過去20年間,阿富汗人享用了「美國紅利」的同時,忘記了紅利不是必然的,不是美國的義務,總會有消失的一天。

有人指責美國背叛了阿富汗人民。這種説法顛倒是非。沒有美國推翻塔利班,阿富汗人就會在過去20年都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過去20年,是美國紅利下「偷來的時間」;指責美國的人,無非是經過「偷來的20年」,已習以為常把紅利視爲理所當然,可以躺著享受的東西。

如果一個富翁給一個乞丐施捨了20年,一旦不再施捨了,乞丐就指責富翁背叛了自己。大家都覺得荒謬。不幸地,絕大部分阿富汗人也同樣墜入這種邏輯。他們都沒有認識到,必須好好利用得來不易的美國紅利,加强自立,反而採取「躺平主義」只顧享受。沒有培養起阿富汗人的自立,或許這才是美國最失敗的地方。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